迪文小说网 > 同人耽美 > 重生六零驯夫记 > 第二百四十章 甜蜜
    曲长歌的脸更红了,赵况忍不住低头吻了吻曲长歌的脸,好似亲不够,直接吻到了曲长歌嘴上。

    这一下就跟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般,赵况虽是生涩,可是也忍不住细细地品尝起这如玫瑰花瓣般鲜嫩柔软的红唇。

    两个人在没人的时候也有过牵手、搂抱、亲吻额头等等,可这亲嘴却是开天辟地第一回。

    曲长歌前世今生的第一回真正意义上的亲吻,而赵况也是第一次,有些莽撞,有些小心慌,又有些小窃喜。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曲长歌只觉得自己的嘴巴都要麻木了,赵况终于松开了。

    “长歌,怎么办?我想就跟你结婚!”赵况一脸无奈地看着曲长歌。

    曲长歌舔了舔嘴唇,她有些害怕自己的嘴唇刚刚让赵况给咬破了。

    哪里知道这样的动作让赵况又把持不住,一场亲吻又接着开始了。

    还是曲长歌实在是受不了了,用力咬了一下赵况伸进自己嘴里的舌头,赵况被咬得赶忙缩了回去,两人才分开。

    “长歌,你怎么咬我?”赵况因为舌头被咬,说话都有些大舌头了。

    曲长歌嫌弃地说道“有完没完啊,要不是我修炼过心法,我都要背过气去了。”

    赵况笑了起来“傻瓜,你都不会换气啊?”

    曲长歌的脸又可疑地红了起来“换、换什么气啊?”

    赵况往前凑了凑“要不我教你怎么换气?”

    曲长歌捂着嘴连连喊道“不要!不要!不要!”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赵况看着她那害羞的样子,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咝咝”的声音响了起来,赵况和曲长歌低头一看,就见小翠昂着头看两人,不时还吐吐它的信子。

    曲长歌更加害羞了,捶了赵况一下,怎么就让条蛇给围观了。

    两人有些狼狈地出了空间,也没有继续找东西,而是直接回了村,不过,赵况的嘴却一直咧着合不上了,虽说舌头还有些疼,可这是曲长歌咬的,他觉得疼也是甜蜜的。

    中午做饭的时候,曲长歌只要看到赵况跟个傻子一样地笑个不停,她都不想开口说话了。

    好在赵况看着是傻了,可饭做得还是很好的,曲长歌想今天就饶过他了。

    吃过饭,收拾完,赵况缠着曲长歌进秘境。

    曲长歌才不要,一进秘境就让她想起上午的事情,她就忍不住脸红。

    赵况也不等进秘境里了,直接在厨房就要亲亲,他是食髓知味了。

    曲长歌赶紧转身就跑,赵况却是一把搂住她,将她抵在墙边,低头又吻了下去。

    这回却不止是亲吻了,赵况的一双手也开始顺着曲长歌腰部的曲线开始慢慢往上爬升。

    曲长歌没有经历过这些,只觉得赵况手触碰到的位置就跟着了火一般,让她浑身软塌塌的没有力气。

    赵况干脆抱起她,将她抱进了卧室,轻轻放到了床上。

    曲长歌刚想起来,赵况又压了回来,两人在床上折腾了半天,直到赵况自己都要忍受不了了,只得放开曲长歌,将她被自己扯散的衣服又给拉上。

    赵况把头放在曲长歌的胸前,那柔软的触感让他叹息了一声“长歌,要是我们结婚了该有多好。”

    曲长歌虽是前世今生都没有过男人的经历,可那些事情多少还是懂一些的,只是没想到事到临头是这样的感觉,其实,她觉得也挺好的。

    可能这就是接纳他的感觉吧,曲长歌伸手摩挲了一下赵况的脸“不是明年么?”

    赵况抬起头看向曲长歌“我都要等不及了,不过,我还是会尊重长歌,不到新婚之夜,我不会做出对不住你的事情来。”

    他拍了拍曲长歌“好了,咱们下午先睡一觉吧!”

    说完,赵况就搂着曲长歌闭上了眼睛,曲长歌张嘴看着这个不要脸的人就这么堂而皇之地搂着自己躺在了自己的床上,真是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赵况虽是闭着眼睛,可也知道曲长歌肯定瞪着自己呢,他又拍了拍曲长歌那纤腰“乖啊,咱们先睡会儿吧!”

    曲长歌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真的窝在赵况的怀里睡着了。

    两人醒来的时候,天都黑了。

    曲长歌推了赵况一把“你一下午都没回知青点那边,到时候人不知道怎么传咱们呢。”

    赵况在她嘟起的小嘴上亲了一口“放心吧,他们都还没回来呢,我就是晚上不回去也没事。”

    “那不行,你白天在我这里也就罢了,晚上是肯定要回去的。”曲长歌急急地说道。

    赵况心里窃喜,这是已经认同自己白天在这里睡了,他假装一本正经地说道“行,等我们两个吃完饭,我就回去,行了吧?”

    曲长歌这才算是放下心来,不然他连晚上都不走,就算是两个人没做什么,可也能让人说得满城风雨的。

    赵况起来做饭,曲长歌烧火。

    今天赵况在小溪里捞了两条鱼,这回给炖了,还放了于家送过来的豆腐,满满一大锅,两人都没吃饭,把这两条鱼和豆腐都吃完就已经撑得不行了。

    晚上两个又进空间里干了会儿农活,小翠只要曲长歌和赵况进来,它就知道,飞快地跑来,然后就跟个监工一样,亦步亦趋地跟着两人,让两人无语得很。

    曲长歌倒是知道,这是小翠很依恋自己,它愿意跟着就跟着吧!

    只是以后赵况再想跟自己那啥的时候,可是不能在秘境里了,免得它又过来围观。

    赵况对于把这条小蛇捡到秘境里很是后悔,在这秘境里要做点什么就会有两只绿豆眼睛瞪着自己,这还让他如何能继续下去。

    第二天天气放晴,早上起来大家都做了晨练。

    曲长歌看得出来,大家都没有放松锻炼,这个很好,她又教了大家一些拳法,这样就更有实战的价值了。

    吃过早饭,于娇娇就跑过来了,她是要听曲长歌说说关于省城的事情。

    哪里知道她刚坐定,其他几个也都跑了过来,要听听省城的见闻。

    曲长歌笑着指着赵况“我说得不好,还是让你们赵哥哥说说吧!”

    赵况摇头“我是回家,哪里知道要说什么让大家觉得新奇的。长歌,还是你说吧!”

    曲长歌无奈,只得从坐火车开始说起,毕竟这里在座的几个都是孩子,还没有坐过火车呢,所以就光坐火车这段说了得有二十分钟。

    主要是他们的问题太多了,曲长歌没说两句就要回答几人提出的问题。

    她突然想起自己买的收音机来,回来这几天都忘记这事儿了呢。

    “你们先等等啊!我还在省城买了一台收音机呢。”曲长歌走的时候丢下这句话。

    孩子们都高兴坏了,红旗村只有于支书家里有一台老旧的收音机,收音的效果很是感人,所以于家人也不怎么听。

    当然对于听过收音机的于娇娇和于大显来说,他们更加愿意有个新的收音机能让他们过过瘾,特别是原来听的那些评书什么的。

    赵况和曲长歌把收音机装好电池拿了过来,打开以后,是一阵刺啦刺啦的电流声。

    曲长歌也是第一次听收音机,很是奇怪,这样的声音也能让大家这么激动。

    没过多久,赵况调出频道来了,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说话说得慷慨激昂、铿锵有力的,听起来是在播报新闻。

    于大显说道“评书要到下午才会有,这个时候是不会有评书的。而且周二下午还没有。”

    张强问道“评书都有些什么?”

    “林海雪原啊,我最爱听这个了!”于大显的脸激动得都要红了。

    对于这个时代的孩子来说,崇拜英雄是必不可少的,那些孤胆英雄更是让他们佩服不已。

    张强和王铁柱是没听过的,就缠着于大显说。

    于大显也没听完,自家那台老旧收音机就只能发出刚刚听到的那种刺啦刺啦的电流声。

    不过,他还是捡着自己记得的说了一些。

    曲长歌也没听过林海雪原,听了于大显说的这些就觉得和故事很是吸引人,可惜自己还没听过呢。

    后来她一想,也不用这么着急,自己有了这个宝贝收音机,每天下午听不就有了。

    这时候张强和王铁柱两个听到于大显说的林海雪原,简直是听得如痴如醉的,恨不得现在就能听到评书才好。

    最后,他们集体决定,以后只要休息,每天下午就都到曲长歌这里听评书。

    曲长歌本身自己也想听,既然大家都提了要求了,也只能同意了。

    这回不光张强和王铁柱欢呼,就是孙亮也跟着哥哥们一起站起来欢呼了。

    好不容易把小子们都熬走了,于娇娇却是不肯走,赖在曲长歌身边还非要去曲长歌的房间看看。

    赵况气得牙痒痒,这妮子一点都没有眼力见,这么私人的时间都让她给浪费了。

    他现在恨不得一天二十四个小时时时刻刻都能跟曲长歌黏糊在一起,最好是两人合并成一个人,这样到哪里都得一起去了。

    曲长歌经不住于娇娇的磨,还是带着她回了自己的卧室,还不许赵况跟着,赵况只得恨恨地回了厨房准备午饭去了。

    于娇娇一进卧室就看到了挂在墙上的照片,那是一张镶在镜框里的曲长歌全身照。

    “大妞姐,这张照片照得太好了。这省城的照相师就是水平高一些,要是在咱们公社的照相馆照的话,肯定没有这么好。”于娇娇站在那照片跟前上上下下地看着。

    曲长歌笑着说道“娇娇,你长得这么好看,如果照相的话,肯定也是很好看的。”

    于娇娇摸着自己的长辫子,两只眼睛亮闪闪的,略带害羞地问道“真的吗?”

    曲长歌看她那样子就笑着说道“等我和你赵哥哥结婚的时候,我请你去省城喝喜酒。”

    于娇娇很是向往,她最远也就去过县城,这省城还只是听说过。

    “大妞姐,那你就跟我再说说省城呗,刚刚被大显这臭小子几个打岔,就知道说那什么评书了,搞得我最想听的都没听到。”于娇娇嘟着嘴说道。

    曲长歌拿她没辙,慢慢地说起在省城的所见所闻。

    等赵况的午饭做好了,曲长歌还没说完呢,因为她也没想到于娇娇听到去靶场打靶的事情,特别向往,连细节问题都不放过,所以说得有些时间长了。

    曲长歌见赵况来喊吃饭了,就留了于娇娇在家里吃饭,毕竟原来也总是这样。

    于娇娇这回倒是很干脆,吃过中饭就走了,一分钟多的都不带留的。

    赵况见曲长歌送了于娇娇回来,就对曲长歌说道“算她识趣!”

    这丫头简直就是电力十足的灯泡,照得通明透亮的,让赵况拉拉小手的机会都没有。

    再过几天就要春耕了,又是个累得人脚朝天的时候,哪里还能有这样悠闲的时候。

    曲长歌见他这么说,就瞪了他一眼“胡说啥呢?”

    赵况凑过去,死皮赖脸地抱住曲长歌就啃,曲长歌推了两下没推开也就随他了。

    如今在赵况频繁的练习下,曲长歌如今换气自如,不会再需要动用心法了。

    在每日必练的亲亲游戏结束后,曲长歌和赵况两个进了秘境。

    小翠又是第一时间来欢迎两人,看得赵况有些运气,如果没有这个家伙就好了。

    谁知道赵况的心思刚一起来,小翠就冲着赵况“咝咝”了两声,一副你再敢如此想我就和你没完的意思。

    曲长歌看着这一人一蛇的对峙,心里很是好笑。

    不过,这小翠的本事还是真的有些意思,它好像能明白旁人的心思。

    因为赵况根本就没有表达出来自己的意思,可小翠就对着他发警告,这不就是知道么。

    曲长歌只好给他们打圆场,对着小翠说道“小翠,他对你没有恶意,只是喜欢开玩笑而已。”

    小翠对着曲长歌的“咝咝”声却又是另外一种频率,是那种一听就很是友好的感觉。

    赵况一看,差点没气死,这臭蛇居然这么嫌弃自己,真是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