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同人耽美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第二千一百八十五章 杀人不过头点地
    本来泄了气的王愉,一下子又嚷了起来:“不行,绝对不行,天子脚下,岂可乱来!一下子涌进几万外地人,会出乱子的,会出大乱子的!”

    刘裕冷冷地说道:“桓玄进京,一下子带了十万荆州大军,他们的家人子女来建康的也有十几万,当时请问王公你说过这话吗?”

    王愉咬了咬牙:“那不一样,他们是驻扎在军营里,他们的家人也是过来在京里当人质的,可没啥营生,并不入我们各大世家的产业之中,和你这情况可不一样。”

    刘毅冷笑道:“王公的记性恐怕不大好啊,桓玄进京,可是把抢走你们的产业,都交给他的荆州老乡们去经营,这些家属没入你们这些世家的产业,却进了那些给桓玄夺去的产业,就象刚才那郗道林说的,来了什么荆州掌柜,不过不是进你们家的铺子,而是在别处啊。”

    刘穆之笑了起来:“王公怎么会记错呢,他就是因为记得太清楚了,知道一朝天子一朝臣,桓玄进京,就会在他新占的产业里用荆州老乡,而现在我们北府军夺取政权了,也会让北府军的家人进这些分到手的产业,这样就会彻底脱离这些建康世家的控制了吧。是不是呢,王公?!”

    王愉恨恨地说道:“京城有京城的规矩,各行各业也有各行各业的行事准则,打仗我承认确实北府军在行,可是在京城经商,营业,这就不是你们的特长了,你们知道如何经营一行一业吗?如何控制物价,引进货源吗?”

    刘毅哈哈一笑:“王公啊王公,你道这些只有你们京城世家会吗?我刘毅在建康打拼几十年,现在城中五分之二的产业都控制在我手中,要论经营,只怕你王家还不如我呢,再说这些产业,店铺,又跟你们这些世家子弟有什么关系,还不是雇佣李掌柜这样的人在一直管理吗?就好比你王公,你名下的二十七家铺子,你知道有几家米行,几家酒楼,几家赌坊,每个铺子每个月经营如何,上缴多少钱?你现在不找账本,你说得出来吗?”

    王愉给气得满脸通红,浑身上下直哆嗦,却是说不出半个字了。

    刘穆之微微一笑:“只怕希乐你对王公家的产业的经营情况,都比他这个掌门人更了解吧。”

    刘毅的眼中冷芒一闪:“王公,打仗,你不行,经商,你还是不行。有些话刚才我不想说,怕失了你们的面子,但既然你不识大势,我也只好说得更明白一点了,这城中的产业,以前你们不过是靠了权势来垄断罢了,真要说经营,你们也谈不上,无非是坐在家中,每个月让各店铺的掌柜献上例钱罢了,给自家的管家贪了多少都不知道。而这些产业铺子,就是你们可以万年坐拥富贵的金饭碗,哪怕吴地的所有土地,庄园全丢了,你们这些嫡流世家子弟,也可以在京城混个衣食无忧。”

    庾悦咬了咬牙,沉声道:“希乐,这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就行,何必在这里说出来,你们北府军诸将,拼死拼活打进京城,不也就是想过这样的日子吗?”

    刘裕哈哈一笑:“庾公啊庾公,你道我们北府男儿,都只是想混个富贵,再不思进取了吗?也许这就是我们跟你们的区别。不错,富贵权势人人爱,金钱美女男儿求,但在这金钱美人之上,还有一样东西,是我们这些武夫所求的,那就是功业!”

    在场的世家贵族们,全都脸色微变,王愉不相信地摇着头:“我不信,我不信这个世上,还有人不要富贵,只要功名的。刘裕,我不相信你就是这样的!”

    刘裕冷冷地说道:“这个世上,不止有建康一座大城,还有洛阳,还有邺城,还有长安!普天之下,也不只有大晋这半壁江山,还有北方故土,还有草原大漠,有的是可以让大丈夫建功立业,名扬万古的地方。你们身为世家之后,饱读诗书,却给眼前一点点小小的富贵迷住了眼,只想在这几十万人的建康城中,谋个衣食无忧,如此心胸格局,如何能成大事?以前谢相公对你们客气,礼让,但我刘裕是个直来直去的性子,我要让大晋的战旗,让我汉家男儿的军靴,踏遍华夏每一寸的土地,这就是我的目标,如果有谁象当年黑手党一样妨碍这个目标,那我就会象在戏马台上终结郗超一样,亲手把他连根灭掉。郗公,你想向我寻仇吗?”

    郗僧施咬了咬牙,摇了摇头:“我养父的下场,是他咎由自取,我怎敢为此事恨上刘公?”

    刘裕沉声道:“很好,希乐为你担保过,所以我信你,也信希乐。今天,诸公应该知道了我们北府军两大巨头的意见,现在是一致的,这些产业,就由希乐来分配,我不插手过问,但是以后这些产业,不管是给谁,都要合法经营,纳税,所有的产业,都不得拒绝我们北府军的家属务工,我们会保护各位的家产,也希望各位明白一个道理,国强,才有各位的饭吃,不想再经历一遍这几年的苦日子,就最好和北府军一条心,共创大业。”

    说完,刘裕向着刘毅点了点头:“希乐,这边就交给你了。我还是那句话,今天,还是地下的这套,不过从明天太阳升起的那一刻开始,我希望这建康的天,这大晋的天,都能光明正大,在阳光之下。”

    刘毅微微一笑,突然,他的眼中冷芒一闪,一挥手,站在刘掌柜和郗福身后的两个壮汉,壮硕的手臂一下子勒住了两人的脖颈,猛地一拧,这两人连叫都没来得及叫出一声,就是喉骨错断,气绝而亡。

    刘裕的眼中喷出了怒火,正要开口,刘毅却冷冷地说道:“至少现在,这里还是按我的方式来办,寄奴,今天的事,不可以外传,恶人我来做,你别插手。胖子,等你当了丹阳尹,我会给你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