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同人耽美 > 联盟之佣兵系统 > 第五百四十五章 求求你快当个人吧!(第一更)
    克烈这个英雄的定位一向都十分奇特。

    他有着除了r技能之外,三个小技能都很猛并且cd都极短的特性。

    要知道克烈是一个无蓝条的英雄。

    但他的技能cd却完全不像是一个无蓝条英雄所应该拥有的。

    只要克烈还活着,他就可以创造无限的可能。

    之所以选择他的人少,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克烈参团很需要大招,单带也是如此。

    如果自身没有r技能的话,那么克烈的作用将会遭到大幅度的限制。

    况且就算有r,克烈也面临着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

    那就是切入时机。

    一旦切入时机没有把握好,克烈是很容易被秒的,他的坦度可不比坦克类型的英雄,而且自身没有什么回复能力,甚至连一些战士英雄的坦度都有所不如。

    所以克烈一旦被集火就会很麻烦,它最喜欢的就是敌人与之在团战中进行拉扯。

    拉扯来拉扯去,克烈就又能上马了。

    现在的问题就在于,rng这边存活着的几人是无法对克烈造成秒杀的。

    那么……这里就是属于克烈的舞台!

    当李牧上馬的那一瞬,rng三人勃然变色。

    不等他们有所反映,重新有能力释放e技能的克烈已经扑向了挖掘机。

    通过方才积攒怒气的一波,李牧已经估摸清除了自己想要把怒气槽蓄满其实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

    玩过克烈的人都知道。

    这个英雄,哪怕是近战形态,都有着超乎寻常战士的攻击距离,只要在平a,怒气槽中的红色怒气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蹭蹭上涨。

    所以,能够对李牧造成控制的挖掘机就成为了当前的首要威胁。

    至于牛头……已经释放了二连的他在自身只有百分之十冷却缩减的情况下并不被李牧放在眼中。

    碰!

    挖掘机的w技能总算是将克烈顶飞了起来。

    但也就仅此而已了,小六在将克烈顶飞之后仅仅只是释放出了一发qe便被克烈斩下狗头。

    而后是没有血池的吸血鬼。

    “杀他杀他!”

    小虎有点慌。

    以至于e技能都没蓄力就已甩了出来,这也就导致他e技能的伤害并没有很高。

    噗噗噗。

    一刀又一刀戳在吸血鬼身上,小虎本人感同身受。

    “这边挖掘机也阵亡了!克烈还活着,而中路这边sac已经破掉了中路二塔……他们的目的居然是高地塔?”

    “开玩笑的吧?十四分钟怎么可能上高地?!”

    娃娃和米勒神色夸张。

    前期两队之间rng虽有小劣势,但还是凭借一些运营将局面稳住了。

    怎么感觉在这短短的两分钟之内rng全局直接崩盘了一样?

    看着上路还在操作中的克烈,娃娃和米勒头皮一阵发麻。

    现在的问题是……就算rng将这个克烈击杀了也是血亏啊!

    更何况……他们真的未必能完成击杀,吸血鬼的血量已经跌落到了极致。

    克烈身下的鸡所提供的灰色血条血量也已不多了。

    李牧在第二次下马之前,q技能出手拴住了吸血鬼。

    噗。

    一声轻响传来。

    克烈翻身下马。

    但牵引着吸血鬼的锁链却没有断裂。

    这同样是克烈释放技能的一个小技巧。

    只要上馬状态下的q已经出手,那么下马后也依旧会维持上馬时q技能的形态。

    两刀落在吸血鬼身上,反手一q将吸血鬼砍死。

    而克烈此时身上的血量仅剩150点左右。

    “他一定要死。”

    小虎有气无力的说着。

    牛头还是满血。

    克烈只是个残血。

    只要牛头支撑到自己三秒后的二连冷却完毕……

    但是,他真的能撑住吗?

    李牧顶着自己的怒气条,神色间古井无波。

    克烈的攻击距离,是要领先牛头的。

    所以他在以一个战士的身份,去和牛头卡攻击距离。

    导致丧失了五速鞋效果的牛头甚至都无法贴近到克烈的身边。

    在之后的版本中,克烈的w技能,q技能都遭受过不同程度的削弱。

    但李牧很清楚的是,对克烈而言削弱最狠的一刀并不是所谓的伤害减少。

    而是……被动的冷却时间。

    克烈在刚刚登上正式服的时候,被动是没有冷却时间的。

    也就是说,只要下马后的克烈还拥有着操作空间,那么克烈就可以在短时间内做到接连上馬!

    而在w技能伤害被砍的那个版本,被动却需要30秒的冷却时间才可再次激活,在这30秒之内不论克烈怎么努力,其血条下的怒气值都不会有丝毫增长。

    这才是对克烈而言最恶心的一刀。

    如今在当前版本,被动还没有冷却时间的克烈就是当之无愧的暴君!

    噗噗噗!

    怒气值蹭蹭上涨。

    三秒。

    牛头已经坚持不到三秒了。

    蹬蹬蹬噔!

    再次上馬的克烈向着牛头飞扑而来。

    这一刻ata的内心是绝望的。

    他有二连了。

    但是有二连了又有什么用?

    已经坐上坐骑的克烈就算吃下他一记二连也是不痛不痒。

    所以ata没有丝毫犹豫,直接w技能将克烈顶飞,同时反方向交出闪现向远处逃窜!

    triple  kill!

    召唤师峡谷中激昂的声音响起。

    李牧被顶飞后,神色淡然的敲下了自己的tp。

    中路高地塔前。

    uzi看着已经所剩无几的兵线,还有自家掉了一半血量的防御塔,脸色不是很好看。

    这怎么打的?

    他有点搞不懂了。

    四个人围攻一个。

    被反杀了三个。

    这要是在rank里面早就喷起来然后点投降了。

    但这是比赛。

    而且还没有到20分钟。

    当防御塔的攻击光芒落下,uzi微微松了口气。

    至少高地还能守住,虽然这场比赛目前看来节奏已经崩的不成样子了。

    不过只要还有高地在,终究是有那么一丝翻盘希望的。

    嗡!

    绚丽的紫色光芒映入眼帘。

    uzi在这一刻很想像在og的时候,把李牧推倒在床,然后跳起来给他来一下千斤坠。

    “这尼玛还是个人?”

    uzi爆了句粗口。

    他之前还在奇怪,sac是不是太膨胀了,小兵马上消失,四个人居然没有一个撤退的。

    这是要顶塔强拆?

    这样的话未免太不把自豪哥放在眼里了8?

    毕竟没了兵线之后,防御塔的坦度会随之提升,推塔的速度会慢两倍不止。

    可现在uzi算是明白了。

    那个曾经站在自己面前带自己飞的老李,口口声声说爱他的老李,现在是要相爱相杀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