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玄幻仙侠 > 外挂傍身的杂草 > 第121章 鹿爷,您算什么东西?【4500求订阅!求月票】
    “嘭。”

    金小二扇动着翅膀,缓缓地降落在了天渊妖王的面前。

    他的爪子距离沼泽水面上始终有着一寸的距离。

    在这沼泽地,危险得很,稍有不慎就容易掉进去。

    如此近的距离下,周叶终于能够看清这位天渊妖王了。

    体型很是庞大,以他的身形,看不清全貌。

    就连金小二的真身都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那淡金色的眼睛,更是大得吓人,呼吸间就有狂风吹出。

    浑身上下,沾染着泥土,只有少数地方能够看见那漆黑的鳞甲。

    “鹿爷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贵干?”天渊妖王缓缓开口问道。

    鹿小元仰着头,感觉很不舒服,于是扭动了一下脖子。

    她说道:“你能不能化为人形,你这个样子,我很难和你交流啊。”

    天渊妖王内心叹气。

    黑光在闪烁,随后庞大的身体消失不见。

    一个身穿黑色战甲,留着一些胡须的中年男子出现在沼泽地上。

    他面容刚毅,可脸上带着抹不去的忧愁。

    今天,就要倾家荡产了。

    那忧愁自然是抹不去的.

    “也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就是来拜访拜访你,这不是快万年没有见到了么?”鹿小元小脸上洋溢着笑容。

    玛德。

    说的真好听。

    搞得好像你真正的目的谁特么不知道似得。

    天渊妖王心里嘀咕着。

    “鹿爷心里还记得天渊,天渊很是感动,不如今晚留下吃个饭?”天渊妖王打算和鹿小元扯皮。

    能减少一点损失那也是很好的。

    “吃饭就不必了,我也不是很饿。”鹿小元笑容满满。

    “额……”天渊妖王顿时语塞。

    这天啊,似乎就没有办法继续聊下去了。

    不过没关系。

    天渊妖王立马转移话题,很是关心地问道:“鹿爷,这近万年不见,您过得还好么?”

    “马马虎虎吧,这万年来啊,已经很少去拜访那些妖王了。”鹿小元叹了口气。

    “所以啊,我打算最近去和妖王们交流交流感情,免得他们把我给忘了。”鹿小元神色认真,说得好像真是那么回事儿一样。

    天渊妖王心有悲哀。

    今天看样子是躲不过了。

    同时,他也为其他妖王感到悲哀。

    或许,经常这样下去,他们这些互相之间有点摩擦的妖王们能够组成一个坑鹿联盟?

    这事儿也说不定。

    “不会的,我们绝对不会把鹿爷您给忘了,您在我们心目当中,那地位可非同一般呐。”天渊妖王说着。

    忘记鹿小元是不可能忘记的。

    就算鹿小元几万年不找上门,那也是不可能忘记的。

    倾家荡产的记忆,那是一直保留在心中,哪儿会这么容易忘掉。

    “哦?是吗?”鹿小元有些诧异。

    在这事情上,她心里一直没什么逼数。

    她有些感动了。

    心里悄悄决定,今天就不坑那么多了,稍微少坑那么一点点。

    若是被天渊妖王知道这内心想法,那肯定很感动了。

    “那必须啊!”

    “鹿爷,您在我们心中,那是木界有名的仙子啊。”天渊妖王面带真诚,很严肃地说道。

    可是那内心当中的真正想法,是不一样了。

    仙子?

    放尼玛的狗屁。

    就是个土匪。

    “嗯。”鹿小元面带笑容,看着天渊妖王的目光越来越柔和了。

    这小鳄鱼也太会说话了吧。

    “天渊呐,鹿爷这次来拜访,你是不是得拿点东西出来招待招待啊?”鹿小元笑眯眯地,终于说出了内心想法。

    金小二和周叶都愣住了。

    我的天,这么直白的吗。

    “鹿爷,实不相瞒,最近天渊我囊中羞涩,实在拿不出什么好东西出来招待鹿爷您。”天渊一脸严肃。

    “是这样吗?”鹿小元不相信。

    仿佛是怕鹿小元不相信似得,天渊妖王取下了自己手指上戴着的戒指,然后递给了鹿小元。

    这是一个空间戒指。

    外观古朴,还刻着许多凹槽。

    鹿小元接过了空间戒指之后,分出一丝神念探查着。

    她皱了皱眉。

    果然,很穷。

    天渊妖王内心暗笑着。

    早在跑路的时候他就做好了准备,一些好东西,全都藏了起来。

    为了防止露馅,他只藏了一半。

    他都佩服自己,这等高明的方法都能想得出来。

    “鹿爷,没错吧?”天渊妖王叹气问道。

    “确实挺穷的。”鹿小元点了点头。

    她突然都有些同情天渊妖王了。

    “唉,这万年来,我日子过得苦啊。”天渊妖王叹气,面带愁容。

    “鹿爷你是不知道啊,这万年来,我因为实力没有什么长进,所以经常受别的妖王欺负啊,每当我看到他们富得流油的时候,我都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哭泣……”

    “我非常努力地修炼,我一闭关就是好几百年,可是依旧比不上他们那些靠天赋的妖王,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来掠夺我……”

    天渊妖王一边说着,一边流着泪。

    他的哭诉,简直男人听了沉默,女人听了流泪。

    鹿小元听完,总感觉天渊妖王是在抱怨自己。

    “既然你没有什么东西了,那就还给你好了。”鹿小元把空间戒指抛出。

    天渊妖王连忙接下,随后一副感动的模样。

    “感谢鹿爷大恩大德啊……”

    鹿小元翻了个白眼。

    听听。

    这话越说越奇怪,搞得好像她鹿小元就是个十恶不赦的人一般。

    金小二看着天渊妖王,他知道,这是真情流露,只有被鹿大佬拜访过的妖王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只有他们,才能理解到了鹿魔王手里的东西是多么难以回归原主。

    而今天,天渊妖王做到了。

    正是因为做到了,所以天渊妖王都激动得哭了。

    “我说,除了鹿爷我,都还有谁抢过你啊?”鹿小元有些好奇。

    她主要是想问出来,然后去拜访拜访对方。

    对方能抢天渊妖王,那实力肯定高强,实力高强就意味着富得流油。

    天渊妖王顿时一愣。

    他也不能说就是鹿小元自己吧。

    这事情,有点难办啊。

    见天渊妖王愣住,鹿小元有些疑惑,她问道:“难道你连说出对方的名字都不敢吗?”

    “到底是谁这么厉害,居然还威胁你了。”

    天渊妖王有苦说不出。

    他心底开始苦思冥想。

    谁和自己有仇,并且又正好能胜过自己的。

    “你说话啊。”鹿小元皱眉。

    作为顶尖妖王,居然连对方的名字都不敢说出,难道是帝境来抢夺的不成?

    可是那根本不可能啊。

    自己师尊和金姐姐根本不可能放下身份来干这种事情。

    树爷爷更不可能了。

    众所周知,树爷爷可是整个木界最为和善的帝境前辈。

    “唉,其实就是玄龟那龟孙子。”天渊妖王叹了口气。

    “玄龟?”鹿小元沉思着。

    天渊妖王点头。

    玄龟妖王的境界比他高一点,最重要的是和他之间有点小恩怨。

    那家伙最近喜欢算命。

    经常打着算命的幌子来找他的聊聊天,然后顺手坑走不少好东西。

    这让他很气愤。

    可是反抗又反抗不了,没有办法,只能被动接受。

    “好,我知道了,下一个就找它。”鹿小元点头。

    玄龟她也认识。

    稍微比天渊妖王要强上一些。

    按照她的想法,若是天渊妖王被玄龟抢了,也是说得过去的,毕竟双方之间一直有小摩擦。

    “鹿爷,我能一起去么?”天渊妖王突然问道。

    虽然算不上仇人,但是双方之间也算是互相针对的那种。

    既然如此,对方即将吃瘪,那自己肯定要好看看的,顺带着好好地嘲笑嘲笑对方。

    “可以啊。”鹿小元点头。

    这都是小事,没有任何问题。

    “那我们什么时候去啊?”天渊妖王搓着手,很是兴奋地问道。

    他现在时分期待地想要看到玄龟那家伙吃瘪的表情。

    他决定,等会儿一见面就给对方泼脏水,不管对方如何去否认,都一定要率先把屎盆子扣在对方脑袋上。

    “不着急,先让小二休息一会儿。”鹿小元摆了摆手,随手说道。

    金小二有点感动。

    他对鹿小元说道:“鹿爷,其实没什么事的,直接去也行。”

    天渊妖王看着金小二,目光深处,很不善。

    就特么先前,就是这鳖孙,追得可特么紧了。

    他淡淡地说道:“玄龟那家伙的领地距离这里至少三百万里,你确定能过去?”

    金小二闻言,顿时沉默了。

    他的飞行速度确实快,但是飞不了太远,如果真的要飞三百万里,那速度就达不到最高,可能会花不少时间。

    “不着急嘛。”鹿小元摆了摆手。

    “听鹿爷的。”天渊妖王点头。

    随后他伸出一只手,在空间戒指上抹了一下。

    手心当中,出现一枚白色晶石。

    他随手丢向了金小二,并且说道:“老弟,等会儿还要麻烦你载我一程。”

    金小二接下晶石,随后收了起来,说道:“能载妖王一程,也是在下的荣幸。”

    周叶感受着那晶石上散发出的强大能量波动,感觉那是个好东西,所以这一波金小二不亏啊。

    殊不知,金小二内心其实很难受。

    就他那小身板,能载天渊妖王?

    尼玛,天渊妖王一只手臂都能把他金某给压得死死的。

    金小二现在有点怕等会儿载天渊妖王的时候天渊妖王给他使绊子。

    不过他看了看鹿小元,感觉应该不会。

    毕竟鹿大佬在场,如果天渊妖王要使绊子,那肯定要考虑被鹿大佬知道后的后果。

    所以,金小二稍微有些放心。

    一刻钟后,金小二朝鹿小元问道:“鹿爷,我休息好了,我们现在出发吗?”

    “行。”鹿小元顿时跳到了金小二的背上。

    天渊妖王也一同跳了上去。

    化为人身之后,他有意控制着自己的重量,免得真的把金小二给压死了。

    “嘭!”

    金小二感觉没有多重之后,直接振翅起飞。

    由于找不到路的原因,请天渊妖王指明方向之后,朝着那边飞了过去。

    金小二背上。

    天渊妖王注意到了鹿小元腰间的周叶。

    两者对视着了半响。

    天渊妖王突然笑着问道:“鹿爷,您这小草精有点意思啊,您哪儿弄来的,改天我也去弄个来玩玩。”

    鹿小元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回答道:“这是我师弟。”

    “卧槽。”天渊妖王顿时爆粗口。

    “原来是草爷当面,失敬失敬,刚刚是我天渊嘴贱,草爷莫怪。”天渊妖王对周叶露出个笑容。

    “没事,草爷二字在下也当不得,在下只是一个小草精罢了。”周叶对他摆了摆草叶,毫不在意地说道。

    “在木界,能有草爷这般修为的草精,那是凤毛麟角啊。”天渊妖王拍着马屁。

    别看这小草精修为低,可人家背景大啊。

    别的不说,就鹿小元是他师姐的事儿,在整个木界就没人敢和他放肆。

    更别说背后还有青帝大佬了。

    天渊妖王决定要好好地和这位草爷交流一下感情。

    ……

    一个时辰后。

    通天河。

    木界最长,最宽的河流,贯穿着整个木界。

    可以说,整个木界所有水源的源头,就是这通天河。

    在金小二背上,周叶看着滚滚的通天河,感觉就是大海,根本就是无边无际。

    “到了,只不过需要找一找玄龟那家伙在哪儿。”天渊妖王说道。

    “搜。”鹿小元说道。

    “好嘞!鹿爷您放心,这事儿交给我就行。”天渊妖王脸上布满笑容。

    神念如同潮水一般涌出,遍布天地间,通天河中的一切在他眼中都无所遁形。

    半响后。

    远方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天渊小儿,你怎么来你玄龟爷爷家了?”

    天渊妖王没有说话,静静地等待着。

    通天河中,水花滚滚,一个巨大的阴影逐渐浮现在水面。

    “哗啦啦!”

    随着阴影浮现,众人清晰地看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龟壳。

    龟壳上,亮着一条条白光纹路,看起来神秘无比。

    那是一只巨大的玄龟。

    “你这小儿……卧槽,鹿爷!”玄龟的脑袋露出,抬起头就开喷。

    可当看到鹿小元之后,顿时愣住了。

    尼玛。

    来者不善!

    玄龟看向天渊妖王的眼神都不对了。

    那眼神中明显带着:你个坑逼。

    “鹿爷,就是它,这些年经常来我这儿抢东西。”天渊妖王觉得要先发制龟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啥玩意?屎能乱吃,话不要乱喷啊。”玄龟顿时怒了。

    你这家伙说什么呢,我这么老实的乌龟会抢你东西嘛?

    “这次呢,主要是来拜访你的,毕竟这么多年没有见了嘛,很关心你们最近的身体情况。”鹿小元抿了抿嘴,对下方的玄龟说道。

    玄龟闻言顿时哈哈大笑。

    鹿小元的意思,他很懂。

    当即,他化为人身落到了金小二的背上。

    他身穿棕色长袍,右手中按着一根由木头制作而成的法杖,而左手的手心中,拿着一个散发着微光的龟壳。

    “鹿爷,我跟你讲,最近我老龟迷恋上了算命。”玄龟妖王一脸神秘地和鹿小元说着。

    他现在要扯开话题。

    “哦?算命?怎么算的,给鹿爷也算一个!”鹿小元顿时来了兴趣。

    见鹿小元被吸引,玄龟妖王内心得意一笑。

    他继续开口说道:“鹿爷,经过我这几千年来的钻研啊,我发现用龟壳算命贼特么准,我现在会算姻缘,会算天文,会算地理,同时啊,我还会算机缘,会算宝藏所在的位置,鹿爷,您算什么东西?”

    这话一出,气氛诡异地沉默了下来。

    天渊妖王内心卧槽不断。

    玄龟你特么是脑子进屎还是不要命了。

    居然特么这么狂。

    他现在就想对玄龟说几个字:谁都不服,我特么就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