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玄幻仙侠 > 霸器 > 第0284章 惊动圣山
    虽然铁在山已经很努力的在劝说这些老辈人物,但各座的老者态度都十分坚定,必须踢走叶川。

    他们要的不是叶川替各座弟子提升实力,也不是为了什么书院的荣誉,就是要将叶川从书院中除名。

    说什么叶川太过无耻,没有资格在书院任职,那都只是弄走叶川的借口罢了。

    他们都是爱惜颜面之人,虽然他们的目的很多人都能看透,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叶川提出的条件,给了他们一个合理的借口。

    “诸位真要如此固执?但也别忘了,楼教习是我赤府之人,他是去是留,只有由我这个赤府府主决定!”

    铁在山说到最后,也是怒了,拍案而起,不再给这些老辈人物留颜面。

    这些老者虽然辈分极高,但却没有实权,而他担任赤府之职,论权力,远大于这些老者之上。

    他敬对方是前辈,给对方颜面,但对方既然要逼得他这么紧,他又何必给对方颜面?

    “在山,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我等几人虽然不是赤府中人,但好歹也是你的长辈,你竟用这种态度跟我们说话?”

    各座的老者们先是惊愕,随后表现得痛心疾首的样子,似乎对铁在山充满了失望。

    “我不管你们今天说什么,楼羽尘我都保定了,只要我铁在山还任府主之职,谁也别想把他踢走!”

    铁在山身为一座之主的霸气在此时展露无遗,说话时身上长衫鼓荡,透露出强大的气势。

    各座老者虽然年长,但论修为,论实力,却未必如他,被这阵气氛惊得连连后退,又惊又怒。

    “好!你身为赤府之主,竟然庇护这样一个无耻小人!”

    “我等定将此事上报圣山,这等无耻小人,绝不可留!”

    各座老者们骇于铁在山的气魄,怒极而去,不敢多留。

    年轻时的铁在山,那也是无法无天的主,若他们真逼急了,说不定他还真敢动手。

    是以他们只能暂且退走,欲将此事报到圣山。

    “这些个老不死的!”铁在山又开始头大,自语道:“我这么为你小子,也不知道值不值!”

    之后,他又头疼起来,若是圣山那边也做出同样的决定,即便他是赤府之主,那也保不住叶川了。

    各座老者离开之后,直奔圣山。

    他们没有进入圣山的资格,只是相隔极远,向圣山禀报此事,只将叶川说得多么无耻,若将叶川留在书院,会对书院未来有多大的害处云云。

    六座皆有辈分极高的老者来到,甚至赤府那边,都来了一个七品炼器师,那就是陆远山,与各座老辈人物在圣山外痛斥叶川。

    六座联名,且个个地位非常,他们的话还是极具分量的,圣山照说不可能无视。

    果然不久,圣山中走出一名童子,朗声道:“楼羽尘为书院夺榜有功,不可除名!”

    圣山的回复,让各座的老者们都惊呆了。

    他们六座联名,且来的都是极具分量之人,圣山居然就这么驳回了他们的意愿?

    “另外,梅老先生说了,待那楼教习归来,将会得到进入圣山的资格,各座皆要敬之!”那童子又留下一句话后,转身离去,隐入圣山之中。

    六座的老者们,更是傻眼。

    圣山不仅完全没有听从他们的意见,而且还要将楼羽尘接入圣山?

    都说五大书院有直接通往圣地的路,那一条路,可就在圣山之中。

    连他们这些在书院中呆了一两百年的老东西,都没有踏入圣山的资格,那楼羽尘何德何能,才入书院不久,便得到了圣山的青睐?

    “老陆,这是怎么回事?那楼羽尘是什么来头?”

    他们纷纷转向陆远山,因为只有陆远山,是和那楼羽尘同出赤府,对其有所了解。

    “梅老先生开口,难不成……”

    陆远山此时满脸呆滞,他想起了前段时间,让赤府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件怪事。

    炼器堂三层有异,圣山中的梅老先生曾经到来,修复后便一直想要找到最后在那房间中炼器的人。

    现在的结果很明显,那姓楼的小辈很可能就是梅老先生要找的人!

    “梅老先生欣赏的人,我竟来告他一状,而且我和他还同是出自赤府……”

    陆远山只感觉身后发凉,其他五座此举,还算能够理解,他这和叶川同属一座的前辈,居然也在这个时候站出来,捅后辈刀子。

    这事让梅老先生知道,他此生,恐怕都将无望进入圣山了。

    书院的这番动静,在书院闹得极大,六座名宿兴师动众而去,要求踢走叶川,最后却是灰头土脸而回,而且叶川还得到了圣山的青睐!

    这件事情,一下在书院中炸开了。

    只因各座的名宿出动时,故意把事闹得很大,即便想瞒也瞒不住。

    万妖巢中,随着一段时间的过去,叶川手下那几个弟子的排名,也已经升入前两百,并且仍在继续。

    可恨的是,最早那几名弟子被带走后,叶川就变得极欠,每次他手下的弟子提升排名,他都得意洋洋的来到各座教习面前转上一圈。

    虽然他什么话也没说,但谁都能看出来,他就是故意刺激各座教习的,那种无言的嘲讽,更令各座教习心头憋屈万分。

    他们恨不得直接出手灭了这小子。

    但谁敢?这小子深得楼山老先生欣赏,在这万妖巢中,谁敢动他?

    “现在且先让这姓楼的小子猖狂一阵,等书院命令下来,将他除名,看他还拿什么嚣张!”

    “书院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败类?妈的,简直太欠揍了!”

    “要不是他背后有楼老先生站着,我早灭了他八百多回了!”

    各座教习气在心头,但却无处可泄,因为没人敢真正出手。

    他们只能一边忍受,一边等待书院的消息传回。

    所有人都深信,叶川不可能安然无恙,书院不可能由着他这么胡来。

    “唉,无趣,无趣啊!”

    叶川转了一圈之后,回到那面石壁之前,感慨道:“这些人的心灵太脆弱了,经不起打击!”

    楼老先生将叶川所做的一切看在眼里,闻言无奈摇头,这小子什么都好,就是这性格,有时实在是有些欠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