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许你余笙静安好 > 第两百二十一章:决定回江城
    “那你呢?”萧即墨也不知道自己该是怎样的心情面对这件事,其实自己总有一种感觉,萧安好早晚是要遇上顾余笙的,如今真的遇见了,自己好像一块石头放下了。虽然有可能最后萧安好会放下一切,接受顾余笙。

    但……最起码她可以选择怎样她能更幸福,而不是趋于现实。萧即墨因为几年前的那场意外,一直在内心谴责自己,若不是自己,他们一家三口现在该多幸福,所以如今的他只希望自己喜欢的人幸福,哪怕给予幸福的人不是自己,也没有关系。

    “我?”萧安好被萧即墨问的莫名其妙,“我当然拒绝了,我怎么可能自投罗网,这几年我觉得我的演技也得到了提高,应该没有露出马脚来。”

    萧即墨沉默了片刻,终究还是问出了口,“你还是放不下他?”

    “怎么会。”萧安好直接笑着否认了,“在我选择以这种方式离开的时候,就已经彻底放下了,过去那个为别人活着的凉静已经死了,现在站在这里的,是为自己而活的萧安好。”

    萧即墨轻笑了一声,“我都没说他的名字,你就这么直接回答了?”

    萧安好愣了片刻,转而摇了摇头,“除了顾余笙你还能问谁,我总不能放不下白慕楠吧。”

    “好吧,算你有道理。”萧即墨见萧安好不想提,便也不追问,他在这方面做得一直很好,尺度把握的恰到好处,既不会让彼此觉得疏远了,也不会太强人所难,让萧安好觉得不舒服,“对了,既然提到顾余笙了,就顺便把这件事跟你说了吧。”

    “什么?”萧安好倒是不大明白,萧即墨能有什么提到顾余笙才能跟自己说的事。

    “这次我出差是回国,有个合作需要招标,公司最看好了自然是现在发展最好,与我们旗鼓相当的Young,而前期接触Young对这个项目也是比较感兴趣的……”萧即墨顿了顿,话题转向更重要的事情,“这次选择Young其实会导致公司获利下降,但依旧选择它的原因就是想要借Young在国内的优势,打开公司在国内的市场。”

    “怎么忽然想起做国内的生意了?”萧安好也是很奇怪,自己这三年也算是很了解萧家了,在萧即墨刚两三岁时,就移民到了这边,是第一批做美国市场的华裔,发展的也非常好,在美国商界根基很稳,这已经三十年了,为什么又要回国了?

    “美国这边的市场,公司已经做到最好了,现在建立国内的分公司,也是为了以后的发展考虑,而且……人家都说落叶归根,我爸妈这几年岁数越来越大,就想着以后能够回去,几年前就在考虑国内的市场了,只是因为现在国内生意不好做,想分这瓢水的人太多了,三年前的合作就算是试水,这次有这个契机,自然想要好好掌握住。”

    萧安好之前也算是管理过An,虽然对管理没什么兴趣,但萧即墨说的这些她也差不多都能明白,“所以,国内分部打算放在江城是吗?”

    “聪明。”萧即墨忍不住笑了,谁说聪明的女人不招人喜欢的,萧安好的魅力就在于人美还聪明,虽然她对生意没兴趣,却都懂,往往自己提几句,她就能明白自己的意思,而自己正是被她的聪慧所吸引,“江城作为国内的金融中心,自然是首选,之前也考虑过帝都和港城,不过最后董事还是更看好江城。”

    萧安好也差不多清楚萧即墨的意思了,如果只是合作,最多几个月就能回美国,但如果是在国内发展的话,怕是三到五年重心都会放在国内,而且公司初期交给其他人负责萧即墨怕是也不能放心,毕竟现在想要回国内市场不是件轻松的事情。

    萧即墨若是在江城待三到五年,萧鹤轩应该也要带过去,那自己和安皓桐如果留在这边,当初假结婚就没有意义了。可如果自己和安皓桐陪着他们回国,就面临着随时可能遇见顾余笙的风险,所以他应该就是顾虑到这些,才会到现在才会告诉自己这件事吧。

    “如果定下来这次过去就是要开设分公司的话,那就一起吧。”萧安好觉得这对自己而言也算是件好事,总不能藏一辈子,如今顾余笙已经见到了自己,就大大方方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吧,以萧安好的名义,把自己完完全全的当做另一个人,说到底从小在江城长大,自己对江城还是有感情的,能回故土也是件好事。

    萧即墨倒是没想到萧安好会这么爽快的给出答案,“若是有所顾虑,你大可以先在这边待着,孩子有你在身边我也放心,等过段时间再说也没关系。”

    “让凉静死去,就是为了改变自己,不再这么瞻前顾后的,若我现在还这么犹豫,那和过去又有什么区别呢。”萧安好倒是下定了决心,“而且让顾余笙打消怀疑的最好办法,应该就是大大方方的出现在他的面前吧,像他这种心思缜密的人,越坦荡越不容易被怀疑……鸡翅要糊了。”

    萧即墨慌忙转身关了火,“好险,星星的鸡翅差点就变成炭烧的了,尝尝味道怎么样,有点烫小心。”

    “爸爸妈妈偷吃!”一声吼惊的凉静抖了一下,转身就看见安皓桐站在门口扒着条门缝,“被我抓到了吧!”

    萧安好结果萧即墨手中的鸡翅,冲安皓桐示意了一下,然后咬了一口,“怎样,就吃了!”

    “妈妈坏……”安皓桐把门扒拉开,扑到萧即墨跟前抱住他的腿,“爸爸,我也想吃,妈妈竟然跟我炫耀,幼稚!”

    “嗯,是挺幼稚的。”萧即墨对这话表示赞同,不过萧安好偶尔这么幼稚一下倒是挺可爱,又夹了一个抓在手上,喂到安皓桐的嘴边,“吹一吹再咬。”

    萧安好抓着鸡翅,看着安皓桐,眼底闪过些许的失落,若是有朝一日,安皓桐知道了一切,会怪自己吗?就像是萧即墨说过,等萧鹤轩长大了,会告诉他自己并不是他的爸爸,他的爸爸妈妈因为自己的过失出意外过世这件事一般。自己在他成年后也会告诉他,他的爸爸到底是谁,当初因为什么,自己才会选择带他离开,一直对他隐瞒。

    到那时这孩子会不会怪自己?人都是讲究感情的,可血缘之间的共鸣也是很神奇的一件事,现在基本上能确定安皓桐那天见到的就是顾余笙了,说他是好人叔叔……自己是看不出来顾余笙一张冷漠脸哪里像好人了。

    白慕楠查清楚萧安好所有的资料已经是一周以后的事情了,而顾余笙一直留在美国,国内所有的工作都是他远程操控。将资料丢到顾余笙面前,白慕楠有些感慨,“也真是巧了,还真是熟人,萧安好美籍华裔,五岁之前一直生活在孤儿院,五岁被萧家收养,萧家就是萧即墨他们家。一直生活在美国,大学毕业进入萧家企业工作,管理一个小众品牌做设计工作。”

    “九年前和萧家次子萧即墨结婚,可能是顾忌是养女和儿子这样的关系,没有举办大型婚礼,只是家人在教堂举行了仪式,注册了结婚证,七年前生下大儿子萧鹤轩,同年萧家长子在自己侄子满月酒之后,开车出门意外身亡,萧即墨就接手了萧家的生意,三年前生了二儿子,安皓桐。”

    “三年前?安?”顾余笙微微皱眉,凉静怀孕也是三年前的事情,而三年前萧即墨就在国内,住处也是玉竹苑,而凉静的妈妈是姓安的。

    “知道你在想什么,特地查了,萧安好在孤儿院时叫安好,她是弃婴,当时身上有字条,上面写着安好二字,所以孤儿院里的人就喊她Ann。萧家收养她后没有改名只是加了萧这个姓氏,二儿子就随了她的姓氏。三年前萧即墨回国和我们有合作,她因为养胎的缘故留在美国没有回去,不然我们应该会更早的遇见。”

    “两年前她再度去自己的母校,帕森斯学院进修,退出了萧家公司,自己创立了个人工作室,也就是现在的这个品牌G&g。”白慕楠汇报的差不多了,在旁边的沙发坐下,“完完全全另一个人,从小到大的资料都在这,可以回去了吧。”

    “可你不觉得都太巧了嘛。”顾余笙还是耿耿于怀,“长得一模一样,身材身高也是一模一样,现在小儿子的出生时间和凉静怀孕时间吻合,又是姓安,这是凉静的母姓……这么多巧合,我怎么可能不怀疑?”

    白慕楠轻叹了口气,“你太过钻牛角尖了,我承认的确有很多地方都太巧了,可她的资料没有任何问题,而且萧即墨那次是第一次回国,虽然住在玉竹苑,但是他大部分时间是在工作,和凉静也碰不上啊,就算遇上了,谁会花心思带一个刚见面的人出国,还有那场车祸,她总不能有任意门,从车里直接到另一个地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