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都市青春 > 我只是想搞笑 > 第27章 我哭晕在厕所里
    三模考试第一天,韩笑笑略有波折地运用临时提升智力,在考试中取得了很大成功。

    也让他进一步地熟悉了系统的功能应用。

    猛然间,交完卷子的韩笑笑真想给自己一嘴巴,自己真是固定思维了,谁说一定要每次15分钟的提升?他完全可以一次30分钟嘛。

    那样系统应该就算做一次,只需付出2000点开心值就行,如今多付了1000点开心值,需要自己发不少笑话才能赚到呢。

    收拾心情,韩笑笑出了考场,找到何不乐后,就嚷着要到校门口买煎饼充饥。

    “我这有包奥利奥,你要不?”

    “拿来,算了,还是自己动手。”韩笑笑说着就去翻何不乐的书包。

    “喂喂,你咋这么粗鲁,饿死鬼投胎啊。”

    吃完一包饼干,韩笑笑才缓过那阵饥饿感。

    两人一路向着校门走,韩笑笑人逢喜事精神爽,忍不住哼起了歌。

    “我只想看看你怎么圆,你难过的太表面

    像没天赋的演员,观众一眼能看见……”

    何不乐特别喜欢唱歌,不过并不追星,他只听那些好听的歌曲。

    此时猛然听到韩笑笑的歌声,不由地说道:“咦,是薛之谦的《演员》。记得我第一次听的时候,挺感动的,当时就哭晕在厕所里。”

    “真的,假的?后来怎么样了?”田静忽然从身后追上来问道,身旁的苏灵汐也好奇地望过来。

    韩笑笑看着何不乐一本正经的样子,忽然心有所悟。

    “后来,我把眼泪擦干了,我发现……”何不乐似乎还陷在回忆中,语气显得特别舒缓。

    “你发现什么了?”田静等不及地催问道。

    “纸全部都擦眼泪了,没纸擦屁股了。”

    “哈哈哈……”韩笑笑顿时大笑起来,苏灵汐也忍俊不禁。

    田静一边笑,一边拍打何不乐,说道:“你太皮了。”

    韩笑笑一把搂住何不乐的肩膀问道:“那你后来怎么出来的?”

    “鬼知道我怎么出来的呢。”

    四人笑闹了一阵,韩笑笑却若有所思。

    这一段笑话,何不乐没有干巴巴地讲出来,而是应时应景地穿插着,还带上些自己的表情表演,取得的效果显然很好。

    看来今后自己讲笑话,也要这样才行。

    “韩笑笑,刚才听到你唱歌呢,原来你唱歌很好听啊。”苏灵汐说道。

    何不乐一副剧透的模样说道:“苏灵汐、田静,你们高一没和我们一个班,我告诉你们,笑笑不仅唱歌好听,吉他也弹得很棒呢。”

    “真的?那怎么我们高二元旦晚会时,你没表演节目啊?”田静问道。

    韩笑笑淡然地说道:“当时没心情。”

    他这话说的云淡风轻,何不乐却知道,那时笑笑的奶奶才去世半年,自己这位好友再没心情碰过吉他。

    记得韩笑笑戴着黑纱布第一天上课时,自己曾经劝慰过他,当时韩笑笑说了一句话,何不乐至今都记得。

    “这个世界已经没有最爱我的那个人了。”

    从那之后,韩笑笑就没有再唱过歌,他眼看着好友陷入半自闭的状态。

    说是半自闭,主要是韩笑笑还愿意和他在意的人说话。

    为了不让韩笑笑真的陷入自闭状态,何不乐从那时起,常在他面前逗乐打趣,只是并没有多大改观。

    谁知道二模考试后,韩笑笑成绩大滑坡反而刺激了他振作起来,主动走出了那种死闷闷的状态。

    这段时间韩笑笑的变化,让何不乐非常高兴。

    何不乐当然想不到韩笑笑发生变化的根源。

    刚刚听到韩笑笑哼歌,还是今年最流行的歌曲之一,何不乐当即凑趣地整了一个段子。

    此时虽然听到韩笑笑那么平静地说话,但还是担心他又陷入不好的回忆,连忙说道:“笑笑今天有心情唱歌,是不是下午数学考得很好啊?”

    “嗯,我觉得题不难。”韩笑笑平静地说道。

    “啊?这次数学还不难啊?我有三道大题都没做!能及格就阿米豆腐了。”田静哀叹道。

    何不乐停下脚步,捂着心口道:“扎心了,老铁。”

    苏灵汐惊讶地看着韩笑笑,说道:“我出考场时,听到咱班的孙叶和2班的甄帅说,这次数学题比二模时难多了,甄帅还哀叹错了一道题呢。”

    韩笑笑却从这问题中听到一个信息,不由好奇地问道:“2班的甄帅不是已经保送北大了吗?为什么还要参加考试?”

    何不乐神秘一笑,说道:“人家是为了追年级女神,要用高考分数证明自己强大的实力。”

    韩笑笑不由地一愣,摇摇头说道:“多此一举,浪费时间。”

    苏灵汐听了不由说道:“甄帅参加高考,想要用分数证明自己的实力,说明他很自信啊。怎么就是多此一举、浪费时间呢?”

    “韩笑笑,你在背后说我们甄哥的坏话?”身旁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四人望过去,看到青春痘正在身旁,估计青春痘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在他身后七八米外,甄帅等几人正走过来。

    青春痘已经走到韩笑笑跟前,眼神中带着挑衅意味。

    甄帅本人没有走过来,但是已停下来看向这里。

    苏灵汐连忙解释道:“我们没有讲……”

    韩笑笑也说道:“谁人背后不说人?谁人不被背后说?甄帅不是许多人的偶像吗,我们议论几句不是很正常吗?”

    韩笑笑说完后,眼光看向了甄帅。

    青春痘微微一怔,然后说道:“议论可以,但如果是讲坏话,甚至在骂我们甄哥,可就不能这么算了。你说说看,你刚才讲了什么?”

    今天高三年级三模考试,放学就早了点,周围走过的都是高三年级的同学。

    看到韩笑笑等人似乎和甄帅几人对峙上了,顿时都围聚过来瞧起热闹。

    “赶紧说啊!”

    “甄帅被人骂了?”

    ……

    高三苦逼,又刚刚历经三模的数学考试,心情急需宣泄,吃瓜群众是不担心事大的。

    苏灵汐看到那么些同学都围拢过来,心里顿时有些焦急了,立即冲着青春痘喊道:“韩笑笑又没说什么,你干嘛这样不依不饶的?”

    青春痘眼光在苏灵汐胸前掠过,喉结不由地动了动。

    韩笑笑看到青春痘猥琐的目光,当即闪到了两人中间,挡住了青春痘的视线,冷冷地呵斥道:“眼睛往哪看呢?甄帅本人都没说话,你在这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做什么?”

    周围有人顿时发出一片嘘声,也不知道在嘘什么。

    青春痘脸上有些挂不住,瞪着韩笑笑说道:“韩笑笑,你是不敢承认吧?是男人的话,真的说了坏话,就给我们甄哥道个歉。”

    “你真好笑,我是不是男人,要你知道干什么?我可不搞基。”

    周围一片笑声和嘘声同时响起。

    韩笑笑欣慰地接收着一波开心值。

    何不乐站到韩笑笑身旁,说道:“你自己照照镜子,无论男女都不会搞你啊。”

    哈哈哈……

    周围同学顿时笑成一片。

    青春痘脸庞涨得通红,那些密密的青春痘让人看着都有些头皮发麻。

    “何不乐,我——”青春痘几乎忍不住想要动手了。

    “同学,你说话过分了。”甄帅的声音传来,人也慢慢地走到韩笑笑两人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