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都市青春 > 我只是想搞笑 > 第63章 解开第一个扣
    “我有事找你啊。”

    韩笑笑看到陈苏身体摇晃,连忙扶住了她。

    代驾男子把车钥匙交给韩笑笑,说道“那行,我就算送她到家了,你记得让她给我好评哦。”

    “知道,谢谢你哦。”韩笑笑说道。

    代驾男子走回车子旁,那里放着他刚刚从车上取下的折叠自行车,打开来,骑着车走了。

    “陈老师,你的门禁卡在哪?”韩笑笑问道。

    陈苏依靠着韩笑笑,说道“卡……在……包里。”

    韩笑笑单手扶着陈苏,另一只手在陈苏的手袋里摸索了一番,找出一张看起来像门禁卡的东西,靠近了感应器,只听门响了两响,单元门打开了。

    “陈老师,我扶你回家。”

    “唔,我……不要回家,我要喝酒!你们男人都是色狼,就想女人穿得暴露,都不是好东西……”

    韩笑笑摇摇头,陈老师还真是喝多了,这都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韩笑笑扶着陈苏走进去,乘电梯一路到八楼,也听着陈苏满嘴醉话地控诉自己遇不到好男人。

    唉,这陈老师有多恨嫁啊。

    不过到了八楼时,陈苏又没了声音,整个人迷糊地要往地上滑,显然要睡着的架势。

    韩笑笑用力才搀扶住她,也没再问她,自己在手袋里找出钥匙开门。

    打开门,进了屋,找到灯的位置,一通乱按把好些灯都打开了。

    韩笑笑扶着陈苏略微打量了一番,这是一套两室两厅的房子,客厅能有20多个平方,餐厅要小一点。

    两间房都朝南,北面是厨房和卫生间。

    整个房子看起来整洁、干净,韩笑笑脱了鞋,正打算也帮陈苏脱鞋,却不想陈苏忽然将他一把推开。

    然后跌跌撞撞地跑进旁边的卫生间,对着马桶就吐了。

    一看陈苏这动静,韩笑笑心想不错,还有点清醒,知道跑卫生间吐,不然可有的忙了。

    韩笑笑光着脚跟进去,看她吐的辛苦,连忙用旁边洗脸池旁的漱口杯接了水。

    “陈老师,你漱漱口。”

    陈苏接过来,然后漱口,还没漱完就一屁股坐地上了,杯子里的水也洒在了身上。

    “哎,陈老师,咋坐地上了。”

    韩笑笑连忙上前去搀扶,发现陈苏整个人像面袋一样,完全不受力,还一个劲往下坠。

    这都吐完了,怎么还没清醒啊?

    看她衣服前面都湿了,这样的热天,她穿着一件长袖衬衫,领口的扣子也扣着,将脖子捂得严严实实的。

    她这是有多担心暴露自己的皮肤病啊,心下感叹着,韩笑笑忽然间就想看看陈苏老师的皮肤病究竟是怎么样的。

    他小心地看了看陈苏,见她眼睛闭着,身子靠着墙壁,似乎睡着了。

    韩笑笑紧张地咽了口口水,小声唤道“陈老师,我扶你到床上躺着吧。”

    陈苏没有任何反应,韩笑笑咬咬牙,伸手到陈苏脖子下,轻轻地将衬衫领口的扣子解开来。

    “嗯……”

    陈苏忽然发出声音,似乎韩笑笑的手碰触到她的脖颈,让她感觉到有些痒。

    吓得韩笑笑连忙缩手,再看陈苏,并没有睁眼,心里顿时舒了口气。

    韩笑笑凑过去,拨开衬衫领口,看到了陈苏雪白的脖颈下,在锁骨位置那里,一片米粒大小的红疙瘩映入眼帘。

    看上去确实很不美观,再往下看,衬衫遮挡住了,韩笑笑可不敢再解扣子了。

    幸好今晚来时,自己带了灵气水,原本就想让陈苏试试一次多服用一些,看看有没有效果的。

    等下想办法一次给陈苏老师服用十瓶,看看能不能见效。

    想好之后,韩笑笑将陈苏一条胳膊绕过自己的脖子,架起陈苏就离开洗手间,将她半抱着进了里面那个房间。

    开灯之后,果然这是她的卧室,布置的十分雅致。

    韩笑笑扶着陈苏在床上躺下,想了想又跑去厨房间,找到烧水的壶把水烧上。

    又从卫生间拿了一条毛巾,过了过水后拧干,再返回到卧室中。

    此刻,陈苏似乎又缓过劲来清醒了几分,看到韩笑笑站在床边,不由地有些诧异地问道“韩笑笑,你……怎么在我家里?”

    她的声音虽然有些沙哑,但是却很大声。

    一般喝醉酒的人说话都这样,韩笑笑见多了姑父喝醉的样子,倒是没在意。

    “陈老师,你忘了,我在楼下遇到你被代驾送回来,我就将你扶回来了。来,你刚才吐了,我给你擦一下。”

    陈苏此时躺在床上,挣扎着想要坐起,却被韩笑笑按住。

    “别动,我帮你擦就好了。”

    陈苏有些迟钝地看着韩笑笑拿掉自己的眼镜,给自己认真擦脸,接着又去擦拭胸前衣服上的脏东西,顿时脸红起来。

    抬手想要夺过毛巾自己来,可是韩笑笑已经快速擦完,站起身来说道“陈老师,你休息一下,我烧了水,等下给你弄碗醒酒汤,喝下去你就舒服了。”

    “哦,谢谢你!”

    “客气什么,你是我老师欸。”

    看着韩笑笑离开,陈苏感到身体很沉重,口也很干,听着厨房传来的动静,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一般。

    她心里暗骂自己,怎么就喝醉了呢,还偏偏给学生看到,真是糗大了。

    迷迷糊糊之间,她感觉到韩笑笑又回到了床边。

    “陈老师,醒醒。起来喝点醒酒汤。”

    然后陈苏感觉到自己被韩笑笑有力的胳膊扶了起来,一股扑鼻的清香味传来,还带着淡淡的醋味。

    咦,这个香味好像闻过。

    陈苏睁开眼睛,看到面前一个大碗,盛着满满的淡绿色液体。

    “这么多啊?”陈苏讶异道。

    “醉酒的人本来就口渴,多喝一些,解酒也能快一点。”

    韩笑笑当然不会说,这是加了八瓶灵气水的量,要不是实在没法再加,他还想把剩下两瓶全倒进去呢。

    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也不知道能不能起作用,成败在此一举。

    韩笑笑要喂陈苏喝,陈苏却想要自己端着喝,手一伸把大碗碰的一晃。

    温热的液体顿时洒在了她的脖颈、胸口等处。

    “哎呀,都洒啦。”陈苏嗔怪道。

    韩笑笑有些无语,这至少洒掉四分之一,好在洒在她的脖颈间,算是给她的皮肤病患处做外敷了。

    这个念头刚起来,韩笑笑不由地愣住了。

    难道灵气水要外敷,才能起到效果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