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都市青春 > 我只是想搞笑 > 第95章 你真的没学过?
    六月底,大学毕业季。

    蠡城大学门口,大四的学子们三五成群地,往往是几个人在送着一个人。

    拥抱,互道一声珍重。

    挥手,相约江湖再见。

    从此,社会里摸爬滚打,多年以后,唱着青春的歌谣。

    岁月如歌,岁月如梦。

    岁月是把杀猪刀!

    看着眼前的一幕幕道别,韩笑笑似乎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韩笑笑!”一声清脆的喊声,让韩笑笑回过神来。

    转身,看到苏灵汐一袭淡黄色的连衣裙,头发高高扎起,露出天鹅般的脖子。

    “你来多久了?”苏灵汐来到韩笑笑身前。

    “没多久,正看着这些大四的学子上演各奔东西的戏码呢。”韩笑笑说道。

    苏灵汐轻轻地打了韩笑笑的胳膊一下,然后说道:“人家是真情流露,怎么给你说成了演戏。”

    “人生如戏嘛。”韩笑笑回道。

    “走吧,我带你去那位余教授家里。她住在学校提供的公寓里,从这边校门进去,穿过校园,到另一边校门外的公寓楼就是了。”苏灵汐一边介绍着,一边和韩笑笑走进了校门。

    “你怎么会认识这位余教授?”

    “我爸也是蠡城大学的教授,我曾经跟余教授学过唱歌。我告诉你,余教授可是央音毕业的。”

    “哦,原来你也学过唱歌,那怎么没继续学下去?”

    “余教授说我没天赋,就别浪费时间了。”

    “哈哈……”韩笑笑被苏灵汐这话直接给逗乐了。

    “你笑什么啊,说不定你在余教授那里也是这么个评价呢。让你再笑!”苏灵汐见韩笑笑笑得很夸张,有些气不过,抬腿就踢了过去。

    韩笑笑身体一侧,闪了开去,说道:“喂,苏灵汐,怎么又踢我?”

    咦,自己怎么脱口而出“又”?

    韩笑笑再看向苏灵汐,发现她忽然间变身为安静的领家女孩。

    好不适应哦!

    不对,为什么会不适应?

    “苏灵汐,你怎么突然不说话了?”韩笑笑赶紧问道。

    “韩笑笑,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对你凶啊?”苏灵汐声音犹如蚊子叫一般。

    “哈?你说什么?”韩笑笑凑近了一点,一股淡淡的香味飘入他的鼻子里。

    然后,韩笑笑重重地打了个喷嚏。

    苏灵汐担心地问道:“你感冒了吗?”

    “哦,没,苏灵汐,你是不是喷香水了?”韩笑笑揉着鼻子问。

    “你……闻出来了?我喷的很少啊,味道应该很淡的,你不喜欢吗?”苏灵汐有些紧张地解释道。

    韩笑笑摆手道:“没有,没有,只是正巧刺激了一下,挺好闻的。”

    苏灵汐嘴角微微弯了起来。

    两人穿过校园,从另一个大门出去,又进了一个大门,就是蠡城大学的教师公寓。

    等来到一栋七层高的楼前,苏灵汐交代道:“如果余教授问你为什么学唱歌,你就说很喜欢很喜欢,千万别说是为了当明星才学的。”

    “哦,余教授是不是不喜欢学生当明星啊?”

    “那倒不是,只是不喜欢单纯为了当明星而学唱歌的学生。余教授更喜欢存粹热爱歌唱的学生,她觉得这样歌唱才能投入真情实感。”

    “嗯,看来余教授是担心学生太功利,失去了歌者的本心。”

    “你知道就好。”

    两人来到三楼东边的一户门前,苏灵汐按响了门铃。

    一会儿,门开了,一个带着围裙的姑娘看到苏灵汐,顿时露出了笑容,“灵汐,是你啊,快进来。这位是?”

    “秀儿姐姐,这是我同学韩笑笑,和余教授约好的。”

    “嗯,都进来吧。”

    秀儿姑娘拿来拖鞋给他俩换上,领着他们进客厅坐下。

    “你们稍坐一会,余教授在里面打电话。”

    秀儿姑娘很快给两人到了两杯水,然后就自己去忙了。

    “秀儿姐姐是余教授的保姆,据说是余教授老家的人。”苏灵汐小声地解释了一下。

    两人没坐多久,余教授就出来了。

    这是一位年约五十多岁,但是保养的犹如三十多岁的中年妇人,圆圆的脸,眼睛大而有神。

    “哟,灵汐,这就是你说的韩笑笑同学?嗯,一表人才嘛。”

    余教授声音洪亮,透着几分爽朗。

    “余教授好!”韩笑笑和苏灵汐一起站起来向她问好。

    “都坐,别拘束。灵汐,你怎么也叫我余教授了?阿姨可不高兴了。”

    “余阿姨。”苏灵汐连忙改口。

    三人一番寒暄之后,余教授果然问韩笑笑为什么要学唱歌。

    韩笑笑回道:“以前和初中的音乐老师学过吉他,后来就很喜欢音乐了,只是功课一直很紧,再加上家里条件不允许,也就没有再继续学习。

    今年高考完了,时间、条件都具备了,就想能够找老师学习提升一下,苏灵汐将您介绍后,我就很期待可以跟随您学习了。”

    余教授颔首道:“昨晚听灵汐说,你是今年蠡城地区高考文科状元,所以我也很期待有你这个学生呢。”

    说完,爽朗地笑了起来。

    一番聊天后,商定每天上午八点,韩笑笑来余教授家里学习两个小时,韩笑笑每次课支付500元学费。

    原本韩笑笑打算每小时支付500元的,这是按照央音老师的最低培训价格,结果余教授死活不肯。

    余教授带韩笑笑来到其中一个房间,这是她专门装修的隔音房,这样她在房间中教授学生练声就不会影响到左右邻居了。

    房间中摆放这一架竖式钢琴,靠着其中一面墙放着电脑桌,以及调音台的一些录音设备,显然余教授这里算是一个简易录音棚。

    余教授在其中一张椅子上坐下,然后对韩笑笑说道:“你会弹吉他,基本的乐理应该懂的,这部分我就快速地给你梳理一下。

    你先唱一首自己最拿手的歌曲,我也好对你现在的歌唱水平有个认知。”

    韩笑笑最近做直播,练习演唱了不少歌曲,不过最喜欢的,还是薛子谦的《演员》。

    他酝酿了一下情绪,同时将身体和发音有关的部位按照《百变声音术》初级教程中演唱时的要求,调整到位。

    “简单点说话的方式简单点

    递进的情绪请省略

    你又不是个演员

    ……

    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

    在逼一个最爱你的人即兴表演

    什么时候我们开始收起了底线

    顺应时代的改变看那些拙劣的表演

    ……”

    歌声响起的刹那,余教授原本的大眼睛就瞪得更大了,眼中全是惊奇的眼神。

    一曲唱罢,余教授竟然鼓起掌来。

    “唱的不错,韩笑笑。你真的没学过唱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