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都市青春 > 我只是想搞笑 > 第100章 技术入股
    韩笑笑走到店门口,拉住有些激动的孙悦悦,义正辞严地对女记者说道:“记者同志,有人恶意利用公权力,对我们这家店进行莫须有的处罚。

    现在还把你们记者找来,分明就是想要一棍子打死我们这家不起眼的小店。你可以亲自进店里感受一下,哪里有不卫生的地方。”

    女记者看着韩笑笑,只觉的此人很有些眼熟。

    来不及多想,就说道:“好啊,那我就亲自看看你们这家店的卫生情况。我们可以录像吧?”

    “欢迎采访,但希望你们可以给予公正的报道。”

    韩笑笑做出一个邀请的动作,将女记者和摄影师迎进了店堂中。

    此时机灵的许玉贞已经将店里的灯都打开了,下午刚刚全面无死角大扫除后的店堂,在灯光下桌椅、地面、墙面都干干净净。

    每张餐桌上的调味瓶都十分洁净,在靠近收银台的地方,还有一个消毒柜,里面的餐具也干干净净,任人取用。

    走进后厨,灶台、刀具、洗菜池、案桌等等无一不擦拭的干干净净,完全没有小餐馆那种油腻的感觉。

    女记者说道:“嗯,我目前看到的餐馆从里到外都很干净。或许这家店在被处罚的第一时间就进行了打扫。

    但是像处罚书上写的那么严重,需要停业整顿一周的卫生问题,如果仅仅一两个小时就能清洁干净,显然这个处罚过重了。”

    女记者说完,有将话筒对向韩笑笑,问道:“我想你不否认,你们刚刚进行过打扫吧?”

    韩笑笑说道:“各位观众,关于记者同志的疑问,我来详细解释一下。

    可能有很多食客是通过我的文章或者我的微博知道这家小店的。

    这家店每天晚上营业到晚上11点,店主人孙悦悦会独自打扫卫生到晚上12点才结束一天的劳作。

    这是一个跟随父母来蠡城创业的20岁女孩,她现在这么努力,都是为了远在家乡正在读初中的弟弟。

    他弟弟被同学欺负到被迫还手而伤了人,现在需要赔付巨额的医药费,这关系到那个未成年的孩子是否需要承担刑事责任的问题。

    在这家店用过餐的食客应该都知道,这家店的特色担担面和药膳菜十分好吃,知道这些美食为什么那么好吃吗?

    首先食材很新鲜,其次用作汤料的高汤都是当天新鲜熬煮的。

    一个追求食材新鲜的餐馆,会把不干净的食物送到顾客的嘴里吗?那么做,百分百会破坏菜肴的美味!

    今天来店里检查的食药监局稽查大队的那位姓丁的科长,你们知道他是怎么检查的吗?

    他带着白手套在后厨四处摸,谁都知道,厨房一天下来,总有被油烟熏过的地方,他的白手套自然就会摸脏。

    他们不检查食材是否新鲜,不检查人员健康证,单单用这么一个摸脏的白手套作为证据,下达整改一周的处罚。

    这是什么样的行为,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韩笑笑这么一番侃侃而谈的话语,将女记者听得完全愣住了,这人怎么那么能说啊。

    孙悦悦则听得两眼通红,眼泪在眼眶中打着转。

    虽然将自己的私事公布于众有卖惨之嫌,但是她觉得经过韩笑笑这么一说,弟弟的事情似乎没有那么难于启齿。

    “好,状元郎说的好!”

    “就应该让记者曝光一下那些人,我们做点小生意容易吗?”

    ……

    跟着进店的一些吃瓜群众听了韩笑笑的话,顿时议论纷纷起来,有街坊邻居认识韩笑笑的,更是直接喊出了状元郎来。

    韩笑笑今年夺得蠡城地区高考文科状元,周边的街坊邻居早就与有荣焉,他们方桥村出了状元,这可是从未有过的大好事。

    女记者被状元郎几个字触动,顿时想起来,眼前这个年轻人可不就是前阵子新闻组报道过的今年文科状元嘛。

    难怪自己觉得有点眼熟,接着她又想起来,这个状元郎高考第一天下午还勇救过落水者,只是后来因为落水者身份敏感,台里将自己的采访做了技术处理。

    自己怎么就把这人忘记了呢,他出现在这家网红店,难道有什么内情吗?

    女记者眼光在韩笑笑和孙悦悦两人身上转了转,似乎感觉到什么,于是问道:“请问你就是我们蠡城地区今年高考的文科状元韩笑笑吧?”

    韩笑笑刚刚听到有人喊状元郎,就知道女记者会这么问,其实他刚刚还有些奇怪,这女记者怎么不认识自己。

    高考第一天救人,这女记者当时还追着想要采访自己来着。

    韩笑笑却没想到,自己记忆力惊人,女记者每天采访无数人,近一个月过去,哪里还能记住他啊。

    “是我。”

    “那么你和这家店有什么关系吗?”女记者追问道。

    “我是店主人的房东,另外也算是技术入股了这家店吧。”韩笑笑解释了一下。

    “技术入股?”女记者显然没想到如此高大上的一个名词,会被韩笑笑用在了这个小饭馆上面。

    “就是提供一些调味配方。”韩笑笑含糊地说道。

    “看不出来,你不仅是学霸,还会做菜啊?”

    “嗯,以前跟我亲婆学的,算是得到了真传吧。记者姐姐,我们店的卫生情况你也亲眼所见,希望可以给我们一个公正的报道。”

    韩笑笑将话题从自身重新引回到餐馆卫生的事情上,并且对记者的称呼也换了。

    女记者对于韩笑笑换了称呼似乎挺满意,她点着头,说道:“嗯,我们会如实报道,你们最好也积极向有关部门申请,尽快解除处罚。”

    女记者随后又采访了一些围观者,这些街坊邻居自然都向着韩笑笑。

    女记者结束采访后就离开了。

    孙悦悦对一些上门的老客人做了解释,对不能提供晚餐供应表示歉意。

    将玻璃门锁上后,孙悦悦叹了口气,回头问韩笑笑,“你说,记者的报道会不会让我们的店提前解除停业处罚?”

    韩笑笑走回餐桌前,说道:“有可能吧,我今天特意说的那番话,如果记者后期制作不删除的话,应该对食药监局有舆论压力。

    哦,悦悦姐,没经你同意,就把你的家事说出来,你不会怪我吧?”

    “没事,你也是为了这家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