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沈霄率先走进屋内,其他人才陆续跟进,沈瑜走在最后面,偷偷打量他修长笔挺的背影。

    原本她对这个大反派还没有太过真切的感觉,毕竟没见过面,书里说他狂妄自大,桀骜不驯,但对她这个捡来的妹妹,还是挺和善的,所以她先入为主,就不觉得害怕,甚至还觉得可以跟他商量搬家的事。可刚刚在外面发生的那一幕,却让她对沈霄有更深的了解,这个人是绝对绝对不好惹的!!

    书里对两人关系的描述,只是寥寥几笔,说沈霄对她和善,愿意给零花钱,管束并不严厉,但没有详细说明两人日常是怎么相处的,也很少写沈霄在家里是怎样的状态。反正每次沈霄一出场,都是怼天怼地,嚣张跋扈,一副恨不得把所有人都踩在脚下的模样,作为反派,他绝对是最敬业的。

    沈瑜想,搬出去住这事,还是等他心情好的时候再说吧,不过像他这么阴晴不定的人,什么时候才算是心情好??

    尽管心里念头一个接一个,但沈瑜表面上还是装出一副乖巧温驯的模样。

    沈霄进屋后,很快将正装外套脱掉,又随手解下一对袖扣扔在茶几上,然后整个人放松地瘫坐到沙发上去,一双大长腿屈着不舒服,就干脆抬起来架到茶几上,晃了晃脚掌,扭头冲她说:“整天一副怂包样,过来叫哥。”

    沈瑜:……

    李叔就站在她身边,见她发呆,便轻轻推了推她,示意她过去。

    于是沈瑜上前两步,乖巧地喊:“哥。”

    沈霄哼笑,拍拍身边的位置,说:“过来坐,最近有什么不高兴的事吗?说出来让哥高兴高兴。”

    沈瑜:……

    这说的是人话吗???

    虽然很想脱下鞋子,拿鞋底往他脸上招呼,但她深吸口气后,还是忍住了,且低着头走到他旁边坐下。

    两人距离很近,沈瑜只需轻轻呼吸,就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古龙水香味,冷冽清爽。

    沈霄依旧晃着脚,侧过脸来看她,锐利的视线在她脸上停留半天,随后嫌弃地眯起眼,说:“你这副眼镜有两斤重了吧,鼻梁都戴塌了,还有你这发型,这肥脸,是不是该去整整容?放心,哥给你出钱。”

    沈瑜:……

    她忽然有点理解原主为什么会有那么深的自卑感,敢情是被这个人整天嫌弃,给嫌弃出来的!

    说到这个,沈瑜对她现在这副身体,也是很无奈的。原主有高度近视,镜片厚得吓死人,她也不想想该怎么去治治眼,就整天戴着一副古板的黑框眼镜,将整张脸遮去了大半。也许她是觉得自己的脸太胖,才选这么大的眼镜吧。

    除了高度近视,原主还是小胖子,昨天沈瑜特地在学校旁边的药店门口测了一下身高体重,170的身高,居然有150斤!!

    沈瑜觉得,作者给原主的外貌设定实在是太不合理,就这样的相貌条件,到底是怎么考进电影学院表演班的??面试老师也都是大近视眼吗?

    作为一个古典舞专业的舞者,沈瑜本身对身体的要求就非常严格,脂肪肌肉的比例,各处的柔韧度等等,就算毕业多年,她每天都会坚持练习一个小时,就是为了将身体保持在最佳状态。

    刚穿越过来时,第一眼看到这副身体,沈瑜差点就被吓晕过去,等冷静下来后,她才安慰自己,胖也没关系,还是可以抢救的,每个胖子都是潜力股,等她慢慢锻炼,总会瘦下去的。

    如今被沈霄这般当面嫌弃,她不禁再一次感到深深的郁闷。

    于是小声抗议,“我不要整容。”

    沈霄冷笑一声,没再说什么。

    李叔担心他俩再聊下去会直接把沈瑜聊哭,不是他夸张,把人说哭这种事,之前就发生过好几次。

    就出声问他们:“先生小姐,晚餐已经做好,是不是现在吃?”

    沈霄无所谓地点头,“那就吃吧。”

    沈瑜如蒙大赦,连忙站起身离开沙发,那过于矫健的动作,让沈霄挑了挑眉。

    兄妹俩本来就不亲近,也没有共同话题,只要沈霄不主动捉弄她,就能相对无语,和平共处,再配上李叔出神入化的厨艺,短暂的用餐时间,还是挺轻松和谐的。

    饭后,沈霄放下碗筷,吩咐李叔说:“洗点樱桃放客厅,我先上去冲个澡。”

    李叔随即看了沈瑜一眼,才对着沈霄点头道:“好的。”

    等沈霄离开,沈瑜才起身帮李叔收拾餐桌,这是她这几日经常做的事,李叔也快习惯了。

    看她漫不经心地将碗筷放进洗碗机,李叔边洗樱桃边问她,“这眉头皱得可以夹苍蝇,有心事?真的在学校被人欺负了?”

    沈瑜摆摆手,“没事。”

    看着盆里娇艳欲滴的新鲜樱桃,沈瑜有点馋,就想伸手去偷拿一颗吃,结过却被李叔拍开手,说:“别动,这些都是先生的,知道你偷吃,他会生气的。”

    沈瑜:……

    要不要这么小气,吃他一颗樱桃都不行??

    李叔拍开她的手后,又随手塞给她一个苹果,“你啃这个吧。”

    沈瑜接过苹果干瞪眼,心想这差别待遇也忒明显了吧!!

    沈霄洗澡还没下来,门口响起门铃声,李叔将一小盆樱桃递给她,让她端去客厅,他则出去开门。

    沈瑜端着樱桃走到客厅,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偷吃,她现在是懦弱的小白兔人设,要保持住不崩才行。

    李叔很快带着个男人进来,年纪跟沈霄差不多,戴着个半框眼镜,斯斯文文的,手上还提着个公文袋。

    “杜助理你先坐一下,先生去洗澡,很快就下来。”李叔说。

    原来是沈霄的助理,看来是要谈公事。

    沈瑜很快将苹果啃完,想着接下来应该没她什么事,就准备起身回房间去,却被李叔叫住,“等会再上去吧,免得又要下来一趟。”

    为什么还要下来一趟?难道还有什么事需要她做的?

    沈瑜听得一头雾水,正想问清楚,就见沈霄松垮垮地套着件浴袍就下来了,头发还在滴水,他拿着条毛巾胡乱擦了擦,再将垂到额前的头发全都往后扒拉去,露出线条凌厉的五官,嚣张到没朋友。

    杜助理看到他后,就打开公文包,说:“老板,那块地的协议书我已经拟好了,请你先过目一下,看有没有需要补充。”

    沈霄摆摆手,说:“你念给我听就行,懒得看。”

    说完他慢悠悠地走到沙发前坐下,然后再次拍拍身边的位置,对沈瑜说:“过来。”

    沈瑜一脸防备,头回发现,在蛇精病面前,她真的是一点战斗力都没有,简直弱爆了!

    别生气别生气,我是只可爱的小白兔!!

    做完心里建设,她视死如归地再次坐到他身边,这次他身上的古龙水味不见了,只有清爽的沐浴露香味。

    示意一旁的杜助理可以开始读文件后,沈霄就将茶几上那盆樱桃拿起来,精挑细选地挑出一个来,然后递到她嘴边,命令道:“来,张嘴。”

    沈瑜:……

    这蛇精病要做什么???喂她吃樱桃吗????

    半天见她没反应,沈霄不耐烦地拿樱桃敲了敲她的嘴唇,脸色微沉地说,“吃!”

    沈瑜心里觉得莫名其妙,又有点害怕,最后还是听话地张嘴吃下樱桃。

    看她乖乖嚼着樱桃,偶尔有一滴红色果汁从她嘴角溢出,沈霄终于露出个满意的笑容,就跟看到什么好玩的事,“真乖,继续。”

    然后,就在杜助理读文件的声音背景中,沈霄笑着将樱桃一颗接一颗地喂给她吃。

    沈瑜越吃越觉得毛骨悚然,刚才在厨房李叔还不让她吃,说沈霄会生气,结果兜了一圈,这东西还是进了她的嘴里,只是操作的人变成这蛇精病而已,可是为什么呢??喂她吃樱桃好玩吗?爽点在哪??

    她心不在焉地想着一堆问题,结果一不小心,就连樱桃带手指给一块咬住了,而且咬的力道还不轻。

    沈瑜:……

    李叔杜助理:……

    沈霄瞬间瞪大眼睛,然后惊喜地乐出声,“哈,小东西,终于知道要咬人了??”

    沈瑜:……

    这语气,听起怎么像是在说只小宠物??

    呜呜呜呜……妈妈,我想回家,这里有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