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瑜发誓,她绝对不是故意的,她只是一时走神,不小心就咬到了,但看沈霄一脸惊奇欣喜的模样,仿佛被咬都能咬出快。感来,这也太蛇精病了吧!

    旁边杜助理只是短暂停顿一下,又继续念文件,像是对眼前的一切习以为常。李叔则连忙弯腰给众人倒茶水,想借用茶水来转移沈霄的注意力,奈何沈霄这会被咬出兴致,又挑了颗樱桃递到沈瑜嘴边,笑眯眯哄道:“来,继续。”

    他的手指修长完美,捏着樱桃的手势,就跟摆拍的手模似的,非常好看,可惜这么完美的手的主人居然是个蛇精病!

    沈瑜觉得头大,这是要她继续吃还是继续咬啊,就不能说清楚点吗?到底要她怎么配合??最后她还是选择乖巧地把樱桃吃进嘴里。

    结果她还是选错了,只见沈霄皱起眉头,不满地说:“怎么不咬了??”

    还真是在等她咬人?什么毛病!沈瑜眨巴着眼睛,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说:“哥,我肚子好饱,想吐。”说完她应景地做出想呕吐的动作,当然,这只是她的即兴表演。不过刚吃完晚饭,又啃个苹果,还被喂了一碗樱桃,她的胃的确饱到快炸了!

    沈霄下意识地往后躲一下,压低声音威胁道:“你要敢吐,我就把你吐出来的东西,拌点沙拉酱再塞回去,要不要试试?”

    沈瑜吓得捂住自己的嘴,连连摇头,这也太恶心了吧!让她以后怎么面对沙拉!

    这会沈霄显然失了继续喂她的兴致,将手里的小盆往茶几上一扔,嫌弃道:“扫兴,滚吧。”

    沈瑜再次见识到什么叫“翻脸比翻书还快!”,却也偷偷松口气,麻溜地起身离开沙发,怕走慢了,他又会想出什么折腾人的办法。

    她实在是想不通,书里明明说原主自幼胆小自卑,平时跟沈霄几乎没什么交集,那为什么沈霄会想喂她吃樱桃,而且动作熟练,看起来就不是第一次喂,这又是为什么?难道只是单纯因为他是个蛇精病吗???

    回自己房间洗个澡出来,沈瑜才发现手机放在楼下餐桌上没拿,她原地纠结一会,才决定下楼去拿,没办法,楼下有个蛇精病,她有点怕怕的。

    放轻脚步小心翼翼地下楼梯,沈瑜偷偷往客厅张望,发现这会沈霄正歪躺在沙发上,和杜助理在谈正事,连个眼神都懒得给她。

    沈瑜深吸口气,踮起脚尖,小跑着去餐厅拿手机。

    餐厅和客厅之间有个隔断,放置着好几种绿色植物,看起来是两个独立的空间,但站在餐厅里,还是能隐约听到客厅讲话的声音,沈瑜原本没想偷听,可在听到白慕晴这个名字时,她不由自主地竖起耳朵。

    白慕晴是小说中的重要配角,曾是男主司徒逸的初恋白月光,但因为种种原因分手了,后来她一心想与司徒逸和好,奈何司徒逸已经喜欢上女主袁悦,白慕晴求不得,便由爱生恨,转投反派沈霄的怀抱,之后更是撺掇沈霄下狠手陷害司徒逸,沈霄手段狡诈毒辣,可司徒逸有男主光环,最终还是反败为胜,给沈霄致命一击。

    说到底,沈霄会主动去招惹挑衅司徒逸,完全是因为白慕晴的挑唆,这女人简直就是个祸害,最后沈霄败了,司徒逸质问白慕晴的时候,她还非常无辜地说,她会变成这样,完全是司徒逸造成的,如果当初他肯复合,也就没后面那些事。

    明明坏事干尽,最后还无辜柔弱地指责是所有人逼迫她的,简直就是活生生一朵白莲花!

    所以这会听到他们提起白慕晴,沈瑜才会这么在意。

    客厅里的两人,可能也是不介意有人旁听,说话的声音并不小,正好让沈瑜听得仔细。

    杜助理说:“白慕晴现在名气不小,请她来代言产品,着实费了一番功夫。”

    沈霄冷笑,不屑地说:“现在还有什么是钱砸不来的?女星又怎样?不愿意就多砸点!”

    杜助理随后又问:“约她周末见面,沈总到时要去吗?”

    沈霄听起来兴趣不大,但还是说了一句:“有照片吗?我先看看模样。”那口气,就跟在菜市场里挑棵白菜似的。

    听到这里,沈瑜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从他们的对话里,终于能准确地推断目前剧情的进度,看来这会沈霄和白慕晴还没有勾搭上,这个蛇精病大反派还没去招惹司徒逸。

    但也快了,白慕晴如今在娱乐圈正当红,她接下沈霄集团的品牌代言,之后两人见面,很快就看对眼,从而狼狈为奸。

    所以说,这次的合作,就是剧情的一个转折点。

    沈瑜想,这些通通不关她的事,她目前最要紧的事情,就是想办法从这个家搬出去。就沈霄这种重度蛇精病患者,再跟他住下去,铁打的人也会崩溃,她还年轻,生命来之不易,要珍惜生命,远离蛇精病才对。

    穿越过来的这些天,沈瑜睡眠一直都很好,但这天晚上,她却做了一个晚上的噩梦,梦里沈霄化身为人头蛇身的大妖怪,一直追着她跑,还老拿尾巴来缠她,她尖叫着问他为什么要追她,沈霄桀桀怪笑,说因为他是蛇精病。

    沈瑜第二天醒来时,就觉得头疼得要命,一点精神都没有,但还是艰难地爬起来拉筋。

    原主虽然是个大近视,大胖子,但其实底子很好,170的身高,皮肤很白,五官清秀,只要能瘦下来,再治治眼睛或戴隐形眼镜,肯定不会差。

    沈瑜是练舞蹈出身,最受不了的就是发胖,她准备用两个月的时间,让身体瘦到她想要的程度。

    因为有这项计划,她才不想在沈家继续呆着,怕沈霄会看出端倪。

    悄悄在房间里锻炼一个多小时,出了一身热汗后,沈瑜才去洗澡,然后下楼吃早餐。

    今天早上有两节大课,她还得早点去赶公车。

    楼下只有李叔一个人在准备早餐,这个时间点,沈霄应该还在床上做梦。她随即又想到昨晚那个蛇精病的梦,觉得自己应该是被沈霄吓出心里阴影了。

    李叔见她下楼,就乐呵呵地跟她打招呼,很快端来她喜欢的早点,“多吃点,吃完还有。”

    沈瑜摇摇头,“吃不了太多,而且我太胖了。”

    李叔愣了一下,以为是昨晚沈霄的话,让她难受到现在,连忙说道:“你也知道,先生说话就那样,他说过就忘了,你犯不着自己难受。”

    沈瑜点点头,端起杯豆浆小口地喝着。

    李叔坐下来,打量她一会,问:“我看你最近总是心事重重的,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原主几乎是李叔一手带大的,李叔会轻易看出她情绪不对,也是正常的。

    沈瑜刚想摇头否认,随即想到,李叔在沈家这么多年,对原主和沈霄都很了解,关系也很好,那她想搬出去的事,是不是可以从李叔这里下手?

    沈瑜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连忙现场编瞎话,“最近功课很繁重,我还报了辅导班,来回赶公车有点累,李叔,我想在学校附近租个房子住,你觉得这事我哥会答应吗?”

    “搬出去住??”李叔很是意外,小姐一向胆小没主意,这次居然想到要搬出去!看来是真的长大了。

    想了想,李叔对她说:“要不我先帮你探探先生的口风??”

    沈瑜无比激动地说:“谢谢李叔!!”

    李叔摆摆手,“先别着急谢,还不知道先生会不会同意。”

    “还是要先谢谢你。”沈瑜笑出一口白牙,不用正面对上蛇精病,实在太棒了!

    这天上大课,沈瑜照样找了个最角落的地方坐着,同班同学都不喜欢她,有意无意地排挤她,她也就不凑上去惹人嫌。

    可她不主动招惹人,不代表别人不招惹她。

    “哟,这不是我校第一胖的沈胖子吗?半个月不见,你怎么又胖了?”一个柔柔细细的嗓音在旁边响起。

    沈瑜抬头去看,就见一个打扮时髦的女孩子正站在她身边,看着她的眼神里,毫不遮掩地写满嫌弃。

    沈瑜想,现在不会说人话的人可真多,不过长得倒挺不错。

    这时又有人走过来,拍拍那人的肩膀,说:“白慕雨,你干嘛老找她说话?”

    沈瑜:!!!

    这女人居然就是白慕晴的妹妹,一个经常欺负原主的非常讨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