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瑜穿过来后,也没有偷懒,天天准时到学校上课。开始她还担心自己的一些习惯性小动作会让人察觉到她的异常,但几天下来,她已经完全不担心这个问题,因为原主在班里的存在感实在是低到不能再低,说白了,别人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直接将她当成透明人。

    沈瑜有点想不通,原主到底是怎么办到的?居然能让自己孤立到这种境界,这种自卑程度,会不会已经接近抑郁了??这已经不是沈瑜所能理解的范畴。

    穿越前,沈瑜是个专业舞蹈演员,在学校的时候,她成绩优秀,因为一曲敦煌颂而小有名气,毕业被选去当演员,也因为古装扮相出彩而备受喜爱,后来连续参演几部热度不错的古装剧,人气虽不能跟一线明星相比,但好歹也是三四线小花,出席活动,不管现场是真粉还是假粉,都要保安出来维护秩序,听说还被评为年度宅男最爱的女星第二名。

    不管是学生时代,或是进入娱乐圈,沈瑜所受到的关注都不会太低,她习惯这种关注,也享受被关注。

    像现在这样完全被当透明人一般排挤,是沈瑜从未碰到过的情况,这让她心里多少有点落差。但她并不会怨天尤人,既然穿过来代替了原主,那她就该调整好心态,面对现实才对。

    不过她也不准备立刻做出太大的改变,虽然成了透明人没朋友,她却能静下心来学习专业课,没人打扰她,更不用她费心去交际。可以说,忽略掉沈霄那个蛇精病,其实穿越过来的这段时间,是她过得最为平静安宁的时光。

    但显然,还是有人见不得她□□宁,沈瑜抬眼打量眼前这个白慕雨,书里提到,白家姐妹花长得非常出色,姐姐在娱乐圈走红,妹妹也当仁不让,妹妹性格倔强,争强好胜,又不像姐姐那般有心思,所以很容易得罪人。

    现在看来,这人果然不讨喜,一上来就喊人胖子,胖点怎么了?又不吃她家的米!

    沈瑜虽然也有点嫌弃自己身体胖,却听不得别人嫌弃,当下就有一团火在心里蹿得老高,看向白慕雨的眼神,不由得凌厉几分。

    白慕雨还在那洋洋得意,欺负这个可怜虫已经是她日常的乐趣之一,只要遇见了,她就嘴痒都想上来挤兑一番,不过今天的沈瑜看起来却有那么一点点不同,好像眼神不太对。

    之前看沈瑜,她的眼神总是躲躲闪闪,不敢与别人对视,像做贼似的,有时候还干脆低下头,逃避别人的目光,可今天,沈瑜不仅敢与她对视,那目光看起来还如有实质一般铿锵有力。

    这人今天是吃错药了吗??

    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地对视几秒,仿佛在用眼神无声地厮杀,旁边那位同学却不明所以,推了推白慕雨,说:“老师要来了,别找事,快找个座位,然后跟我说说你这几天去欧洲的事。”

    于是两人就在沈瑜附近随便找位置坐好,然后小声说话,四周的同学跟白慕雨也熟,于是都围过去听她说话。

    沈瑜离得近,也被迫听了一耳朵,才知道白慕雨这几天没来上课,是去她姐姐的电视剧里客串一个角色,然后又顺便在那边玩了几天。

    同学听完羡慕得不行,“你真好,能有这样的姐姐,慕晴姐最近又上热搜呢!听说要代言沈氏的产品。”

    白慕雨撇嘴,说道:“我以后肯定比我姐还红,不就是个国产牌子,我才看不上,我要代言国外的牌子才行!”

    有同学笑话她,“你就吹吧!不过你这项链是不是新买的,好漂亮。”

    白慕雨立时来了兴致,说:“这是蒂芙尼的,漂亮吧,我姐之前定制的,但戴上后跟她的气质不符合,就送我了。”

    “哇,定制的啊,是不是很贵??”

    白慕雨抬高下巴,说:“也不算贵,好几万吧。”

    “天啊!这都不算贵!”

    于是众人纷纷感慨她的家境真是太好了!

    沈瑜挑了挑眉,波澜不惊地掀开书本专心看内容,目前对她来说,最昂贵奢华的东西就是专业知识了,其他一切都是虚的。

    白慕雨说着说着,又想起沈瑜这个受气包,就冲她说:“喂,沈胖子,你听说过蒂芙尼吗?要不要借你戴戴,不过你那么粗的脖子,肯定戴不了。”

    她一说完,众人顿时哄堂大笑,好像只有笑得越大声,才能与她明确划分界限。

    沈瑜做了几个深呼吸,才让自己保持心情平静。

    这一刻,她不仅只是穿进原主的身体,还融进了原主的灵魂,仿佛能感受到原主曾经的种种情绪,自卑的、无助的、愤怒的情绪,更能清晰地感受到来自外界的恶意攻击。

    一个被从垃圾堆里捡来的缺爱的孩子,在冷漠的环境下长大,身边有一个蛇精病的哥哥,上学还遇到这么一帮喜欢人身攻击的同学,会养成内向的性格,也就不奇怪了。

    想通了这点,沈瑜无法再置身事外地去嫌弃原主,而是深深为她感到心疼,并感同身受,因为这一刻,她就是原主,原主就是她。

    下午回家,并没有遇见沈霄,听李叔说,沈霄有应酬,会去某个私人会所住两天。沈瑜不由得松口气,她怕沈霄在家的话,她会每天晚上都做那蛇精病的噩梦。

    晚餐又只有她和李叔两个人吃,就算人少,李叔也不马虎应付,而是做出许多道精致的食物,在他看来,吃饭才是天大的事。

    李叔给她添了碗汤,说:“你早上说想搬出去住,是真的吗?你敢一个人住?”

    沈瑜乖巧地应道:“就在学校旁边的小区,那里住的都是学生,有个派出所,很安全的。”

    李叔点点头,然后叹气,说:“要是觉得出去住会开心点,那就去吧。”

    沈瑜惊喜地抬起头,问李叔,“你是不是跟我哥提过这事了??”

    “早上先生出门前,我提了一句,说你学业太忙,想去学校附近住。”李叔说。

    沈瑜急忙追问:“他生气了吗?又怎么说的?”

    李叔摇摇头,“先生没有生气,只说了句‘知道了’,然后就出门了。”

    “知道了??那是答应的意思吗??”

    “应该是吧,如果不同意,他会发火的。”

    沈瑜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没想到这事居然出乎意料地顺利,都不用她自己去跟沈霄说,就这么蒙混过关了???

    这绝对是她穿越以来,最大的惊喜!!

    可真的有这么简单吗??那可是个蛇精病啊,他真的就这样默许她走了??那以后他找谁喂樱桃?呸呸呸,她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

    发了一会呆,沈瑜还是有点不确定,“我真的能搬出去?”

    李叔想了想,说:“先生脾气多变,他今天同意,明天说不定就反悔了,你要是真想搬出去,就趁这两天他不在家的时候搬吧,房子难找吗?身上还有没有钱,我再给你点?”

    沈瑜连连摆手,“我有钱的。”

    于是李叔拍板,“那你收拾东西,到时我开车送你。”

    一想到能摆脱沈家,摆脱沈蛇精病,沈瑜不禁大大地舒口气,心里有种拨云见日的松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