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合格的反派,沈霄几乎拥有大部分反派该有的特点,狂妄自大,目中无人,阴狠毒辣,喜怒无常……

    仔细数的话,十根手指都数不过来。

    就连在沈家呆了二十多年的李叔,都琢磨不透他,更别说刚穿过来的沈瑜。

    所以最有效的自保方法,就是远离沈霄,有多远离多远。

    现在这个机会就摆在沈瑜面前,她肯定不能错过,当下就跟李叔商量,明天她请一天假去看房子,最好就找精装修的房子,可以拎包入住。李叔不放心,决定明天和她一起去找。

    当天晚上,沈瑜做了个美梦,梦中她就是只快乐的小鸟,在天地间自由自在地飞翔。

    第二天,吃过早餐后,李叔开车载着沈瑜去找房子。

    电影学院附近有不少住宅小区,楼龄相对比较老,外表看起来很陈旧,但由于地段好,又离学校近,这些小区的入住率都很高。

    照沈瑜的意思,她一个人住,租个一房一厅的小套间就行,反正她平时也没朋友往来,而且这样比较省钱。

    但李叔完全不同意她的意见,觉得最少也要租个两室一厅,一间当卧室,一间当书房,“你不要担心钱的问题,要是先生真不给你钱,李叔给你。”

    “我有钱的。”沈瑜说,她昨天才查过银行卡,里面的存款数额,足以让她当个衣食无忧的小富婆,就算毕业后几年没有工作,也能过得很富足。小说有提过,在给零花钱这方面,沈霄是很慷慨的,每个月都会固定打一笔钱到沈瑜卡里,只不过原来的沈瑜,觉得这些都不属于她的,所以除了日常必须品外,她几乎很少去动用,愣是把一个富家小姐的人设,过成了穷酸鬼。

    沈瑜觉得,自己没必要忌惮用这笔钱,但用多少,她都会记下,然后等赚钱了,再存回去就是,当是先借用吧!

    逛了一个早上,他们看中两套房子,一套是精装修,家具家电齐全,但朝向不好,是背阴面,比较潮湿。另一套,两房一厅,采光足,有个很大的阳台,楼层也高,通风透气的,李叔一看就很满意,不过这套房子只是简单的装修,想住进去,还要自己买家具用品。

    中午沈瑜和李叔就在学校附近的小吃街吃午餐,然后讨论一下要租哪套。

    其实对沈瑜来说,只要能从沈家搬出来,其他都不是问题,住哪套都是差不多的。

    “就高层的这套吧。”李叔说,“下午我们就去看家私,先把床和日常用品买了,其他的再慢慢添置,以后一个人在外面住,可不能太委屈了自己。”

    沈瑜感动地点点头,知道这个长辈是真心在为她着想的。

    吃完饭,两人找房东交了押金,拿了钥匙,就直奔家私城采买。

    两天后,沈瑜将自己的两个行李箱提进小套房里,看着已经初具规模的小窝,心里是说不出的高兴。

    从空无一物,到舒适温馨,一点一滴都是她亲手布置出来的,以后,这里就是她最温暖的家,在这陌生的世界里,真正属于她一个人的小天地。

    疲倦的时候可以睡上一整天,无聊的时候可以看看书听听音乐,兴致来时,可以举办个只有一个人的睡衣派对……

    正当她沉醉在无限美好的幻想中时,李叔从厨房走出来,手上拿着个抹布,这里擦擦那里擦擦,又叮嘱她说:“小姐,以后还是要偶尔回家看看,先生他对你,还是挺不错的,在外面被欺负也要告诉我们,别一个人憋着。”

    沈瑜:……

    一切都非常完美,除了沈霄的存在!

    沈瑜叹气,“我会的,李叔。”

    李叔帮她打扫房子,归置东西,忙了一整天,才趁着暮色回去。沈瑜站在阳台上,目送李叔的车子缓慢开出小区,心里酸酸的,李叔是这世界,唯一待她好的人,从今往后,他们应该会很少见面了吧。

    沈瑜决定,以后不管怎样,她还是要偶尔回去沈家走走的,因为在原主心里,李叔是她唯一亲近在意的人,就算是为了原主,她也该好好孝顺李叔的。

    独自居住的日子,果然如她想象的那般,轻松惬意。没有课的时候,她可以放肆地睡个懒觉,自己下厨的时候,可以只做喜欢吃的食物,不怕被说挑食,懒得做饭的时候,可以叫个外卖,自在得不得了。

    最重要的是,她不用再面对沈霄!!!

    不过轻松的日子,也没让沈瑜荒废对身体的锻炼,她买了个跑步机放在阳台,每天都要在上面跑很长时间,但最令她感到痛苦的,还是拉筋。以前,她是从小就练习舞蹈,所以身体一直很柔软,从未因为拉筋而哭泣过。可现在,她独自在屋里拉筋,练着练着,就开始掉眼泪,没办法,实在太痛了,原主这副身体,应该很少做锻炼,四肢能伸展的角度非常有限,而她又对自己要求过高,每次都要折腾到汗流浃背,泪流满面。

    好在有付出就有回报,腰腿上的赘肉,已经明显地减少变结实。沈瑜痛并快乐着,心想: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惬意地独居一个星期后,沈瑜意外接到李叔的电话,电话里李叔的声音听起来有少许紧张,“小姐,你现在有没有在家?”

    “李叔,有事吗?我在家。”今天是周六,她并没有外出的计划,这会正在压一字马。

    “先生他要去找你,应该在路上了。”李叔在电话里说。

    一听到沈霄这个人,沈瑜就条件反射地开始紧张,屏住呼吸问:“他来找我做什么??”

    “我也不清楚,应该是临时起意的。”

    沈瑜:……

    挂了电话,沈瑜从地上爬起来,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在屋里走一圈,实在想不明白,这么多天对她不闻不问的沈霄,为什么会突然想来找她?难道又是来找茬的?这次还是要喂樱桃吗?

    大概是半小时后,还没等她想出个所以然来,她家的大门被敲响了。沈瑜连忙小跑到门口,透过猫眼看外面,果然看到西装革履、人模狗样的沈霄,对方仿佛猜到她在用猫眼偷看,也将视线停留在猫眼上,这样一看,两人就像通过猫眼在做对视。

    沈瑜吓一跳,连忙挪开脸,有那么一瞬间,沈霄的视线仿佛化作一只锐利的飞箭,直插她的心脏。

    连做几个深呼吸平复心情,沈瑜这才胆战心惊地打开房间门,然后乖巧地喊了句:“哥。”

    沈霄也不应,只是冷哼一声,推开房门,越过她走进屋里。

    等他走进去后,沈瑜才惊讶地发现,门外面还站着几个黑衣人,个个人高马大的,看起来很不好惹,应该都是他的保镖。

    沈瑜心里发憷,沈霄这人是不是太奇怪了,来见自己的妹妹还要带保镖,难道……是来抓她回去的???想到这种可能,沈瑜瞬间瞪大眼睛,但又很快自我否定,不会的不会的,要是真想来抓她,应该早就来了,怎么会等到现在呢?!

    就在沈瑜胡思乱想的时候,沈霄已经将她的两室一厅参观一遍,还心情很好地点评一句,“不错,挺温馨的。”

    沈瑜咽了咽口水,壮着胆问他:“哥,你来找我有事吗?”

    沈霄回头看她,眼神戏谑,笑道:“是有点事要解决一下。”

    说完他又在屋内四处看了看,然后从餐桌旁拿起两张椅子,走到门边面对屋子摆好,自己先坐下,又拍拍另一张,冲她说道:“来,坐这里。”

    沈瑜完全是一头雾水,根本猜不透他葫芦里在卖什么药,但还是听话地坐下。她自己也有点搞不懂,为什么每次面对沈霄的命令,她都不敢反抗,难道是原主身体残留下来的惯性反应??

    等她坐好,沈霄翘便起二郎腿,懒洋洋地开口说:“开始吧。”

    他这话显然是对门口的保镖们说的,因为他一说完,几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就陆续走进屋里。

    然后在沈瑜的目瞪口呆中,他们开始动手砸屋子!!!!

    不管是家具或是电器,通通搬起来再狠狠地砸到地上……

    物品破碎的声音,听起来撕心裂肺。

    就在一堆噼里啪啦、震耳欲聋的声响中,沈霄云淡风轻地给自己点上根烟,回头发现沈瑜已经完全懵掉,他才安抚般地冲她笑了笑,温柔地说道:“别怕,你就当在看电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