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瑜觉得稀奇,难道沈霄还有砸房子的癖好??距离砸她租的房子才过去多少天,又开始砸自己家的房子了??再这样下去,他还有房子住吗?

    “这堵墙有什么问题吗??”沈瑜好奇地问李叔。

    李叔回头看她一眼,叹气道:“先生说,这面墙拆掉,换成透明的玻璃墙。”

    沈瑜皱眉,不解地说:“那整个健身房不就暴露在客厅里了?有什么好处吗?”

    李叔摇摇头,叹气道,“先生的心思,我也猜不透。”

    李叔说完又去忙了,剩下沈瑜蹲在一旁,搂着二哈一起发呆,心想将健身房暴露在客厅里,会有美感吗?不过蛇精病的审美观本来就跟普通人不一样,她是永远也get不到的。

    李叔动作很快,只用两天就将健身房的一面墙改造成厚实的玻璃墙,还顺便在另外两面墙上按几盏小壁灯,壁灯光线柔和,打开后像给健身房开了一层滤镜,看起来就很高大上。

    验收的时候,沈霄也在,他摸了摸光洁的玻璃墙问沈瑜,“你觉得怎么样?”

    沈瑜不疑有他,诚实说道:“采光好,视野好,还美观,挺好的!”

    沈霄笑得高深莫测,“你觉得好就好。”

    沈瑜:……

    这话听着怎么怪怪的,就好像这面墙是专门为她建造的。

    结果,等下次她到健身房锻炼时,真相终于浮出水面。

    当她在跑步机上跑半天,不经意扭过头,透过玻璃墙看向客厅时,就发现沈霄正咬着烟,翘着二郎腿,悠闲地坐在沙发上,而那沙发刚好面对着健身房,沈霄的目光则是紧紧地盯着她看。

    那目光锐利如有实质,看得她毛骨悚然。

    开始她还有点纳闷,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坐在那里的,就想着出去跟他打招呼,结果一走出门口,句听沈霄对身边的李叔说,“她在跑步机上跑步的样子,让我想起一种小动物。”

    李叔问:“像什么?”

    沈霄回道:“在笼子里不停奔跑的小仓鼠。”

    沈瑜:……

    她现在虽然瘦了点,但还是有140斤,哪点像小仓鼠了?不对,他居然把她比喻成小宠物!还真把她当小猫小狗逗了?

    见她走出来,沈霄不悦地皱眉,“怎么出来了?还没拉筋。”

    所以他提早下班,就是为了看她健身的样子吗?“你是在看我?”她难以置信的问。

    沈霄爽快承认,“是啊。”

    “为什么??”

    沈霄痞子似地笑了笑,“看你练得龇牙咧嘴的,挺有趣。”

    沈瑜:……

    难怪那天她拉筋的时候,他就站在门口看得津津有味,原来是在看她难受的模样!!!所以,这个人就非得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吗?整这么大的工程,就为了看她呲牙咧嘴??

    妈的,她以后再也不来健身房锻炼了!!

    沈霄又说,“你是不是在想,以后都不来健身房锻炼了?”

    沈瑜:……

    这人不仅有蛇精病,他还有读心术吗??连她在想什么都知道!

    动了动嘴唇,她避开沈霄的视线,小声反驳道:“我不想被人看!”

    沈霄啧的一声,说:“做这么大的工程,结果没有表演看,有点可惜。”他说完,看看李叔,又看看二哈,很快做出决定,“这样吧,以后我想看的时候,李叔你去跑步,二哈去拉筋。”

    沈瑜:……

    李叔:……

    二哈:????

    这人就是个魔鬼吧!李叔年纪这么大,居然叫他去表演跑步,还有二哈,一条狗怎么拉筋?还不如直接把它的腿掰折算了!!!

    沈霄换个坐姿,全身放松地靠到沙发背上,说:“既然都没有意见,那就么愉快地决定了!”

    怎么没意见,意见大着呢!

    沈瑜咬牙切齿,愤愤然说道:“你别欺负他们,我会继续锻炼的!”说完气呼呼地转身回健身房去拉筋。

    看着她炸毛的背影,沈霄眼中的笑意越发浓烈,像要溢出来似的。李叔站在一旁,小声劝道:“小姐胆子小,先生你别总欺负她。”

    上一秒还一脸笑意的先生,这一秒,脸色迅速地沉下去,回头冷冷看向李叔,“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我?”

    李叔立即闭嘴,在心底无奈地叹气,看来先生对小姐的欺负,还会没完没了地继续下去。

    沈瑜心里憋着气,又敢怒不敢言,最后只能拿自己出气,拉筋的时候,下手比平时要狠上许多,疼痛的感觉也越发明显,一个劲地想掉眼泪,但一想到外面还有个蛇精病在欣赏她的表演,她就咬牙控制自己的表情,最后楞是把自己憋出一身汗。

    等锻炼完,回房间洗过澡,沈瑜就瘫在床上一动不动,想到楼下有个变态,她就一点也不想去吃晚饭。

    沈霄果然是个标准的反派,威胁恐吓人是一套一套的,他深知她的弱点,所以一抓一个准。

    之前她还在跟李叔讨论,为什么沈霄会给她买只二哈,那么小那么可爱,今天她才赫然发现,买二哈不是为了逗她开心,而是可以得到更多拿捏她的把柄,和小狗相处这么多天,早已经相处出感情,她实在没办法不管它的死活。

    沈瑜是越分析越郁闷,沈霄就是个不折不扣的阴谋家,像她这样心思纯正的人,在他面前就成了一只蚂蚁,随时都能被他的脚底碾死!

    逃也逃不掉,斗也斗不过,沈瑜真的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难道要这样一直被他拿捏得死死的,最后还要被他连累,落得个悲惨结局吗??

    沈瑜烦躁地在床上滚来滚去,本以为老天给了她一次新生的机会,结果兜兜转转,又发现这个机会的尽头,原来是个死局。

    真的很不甘心啊!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李叔来敲她的门,“小姐,晚饭做好了,下去吃吧。”

    沈瑜这个时候实在不想去面对沈霄,闷闷不乐地说:“李叔你们先吃吧,我没什么胃口。”

    李叔停顿一下,说:“小姐,先生说了,你要是不下去吃,二狗子今晚也没有晚餐吃。”

    沈瑜:……

    到搂下,就看到沈霄已经坐在餐桌前,正在玩手机,见她下来,便朝她使个眼色,让她乖乖坐好,然后他又继续在手机上打字。

    沈霄没有动筷,沈瑜也就没动,干坐在他对面,看着菜色发呆,直到沈霄将手机放下。

    “你知道白慕晴吗?”沈霄抬眼问她。

    沈瑜停顿两秒才点点头,“大明星。”

    沈霄嗤笑,朝她说道:“你乖乖吃饭,明天帮你带几张她的签名照回来。”

    沈瑜这才将发散的思绪集中起来,犹豫地问他:“你们现在是在谈恋爱吗?”

    沈霄挑眉,啧啧两声,嫌弃地说:“恋爱这种东西,脑残的人才会谈。”

    沈瑜:……

    所以他和白莲花到底勾搭上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