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沈霄第二天和白慕晴有约,沈瑜的心情很复杂。当时在看这部小说时,沈瑜对反派没有太大的感想,她唯一觉得讨厌的,就是这个白莲花女配。

    可以说,故事里所有不好的事件,几乎都是白慕晴直接或间接造成的。沈霄更是在她的煽风点火下,跟男主司徒逸反目成仇,最后斗得你死我活。

    因为知道这些,所以她光是听到白慕晴的名字,心里就会觉得排斥与厌恶。

    如果沈霄真的跟白慕晴好上,那以后她见到白慕晴的机会肯定会更多。

    光是想想都觉得难受!!

    沈霄虽然说谈恋爱很脑残,可白慕晴现在正当红,走到哪都是星光熠熠,非常有排面,沈霄各种应酬的场合多,带她出席会很有面子。

    一开始他们确实不是因为爱情在一起,后来日子长了,沈霄的领地意识强烈,自然而然就将白慕晴看成自己的女人,白慕晴再使一点手段,沈霄也就一步步走上黑化的道路。

    想到这些,沈瑜就只想叹气。

    当晚晚餐过后,沈霄被人约出去,没有他在,沈瑜也就没那么着急回屋,而是陪着李叔在院子里乘凉。

    这会还没正式入秋,天气依旧闷热,不过夜里有习习凉风,吹起来清凉舒服。

    沈瑜伸个懒腰,舒服地躺在摇椅上,手里拿着把从李叔那要来的芭蕉扇,偶尔扇几下驱赶蚊子。

    李叔在旁边点了根驱蚊子的熏香,又端来一盘水果,放到沈瑜旁边,然后才坐上另外一张摇椅。

    二哈就趴在旁边打盹,偶尔动动耳朵,像是在偷听。

    院子里各种无名的虫子此起彼伏地叫,像在大合唱,声音明明挺吵的,却又让人觉得各外宁静。

    李叔看她一直沉默,以为她还在为下午的事难受,就安慰道:“你也别太难过,先生一直都这样,都这么多年了,你要想开点。”

    沈瑜点点头,“那李叔你会生他的气吗?”

    沈霄蛇精病一发作,谁都拦不住,就算李叔是长辈,他也照样怼,一点都不知道尊重人。

    “生气倒不至于,我心态好,就是有时候会觉得心疼。”

    李叔仰起头看夜空,像在看远方,又像在忆当年,道:“你小时候其实很活泼的,长大后才变内向,先生小时候非常聪明,什么都要琢磨透,可能懂得越多,想法才越和常人不一样吧。老先生老夫人走的那段时间,先生接手公司,没日没夜的熬,熬到最后住进医院。”说到这里,李叔叹气,“是我不好,没能帮上什么忙,只能看着干着急。”

    沈瑜摇摇头,真心的说:“不是这样的,因为有李叔在,这个家才能安稳。”

    因为有一个包容的长辈在,这个地方才有家的温暖。

    这样一想,沈瑜心里忽然微微抽痛一下,随着剧情的发展,沈霄的黑化,李叔的最终结局,就是被白慕晴驱赶出别墅!!

    沈瑜深吸口气,郁闷地想,这么好的长辈,这么全心全意为这个家着想的人,怎么能被赶走呢?

    可是,不管走没走,又有什么区别?反正结局都已经被安排好的。

    她这边心里纠结,就听李叔说:“刚才吃饭的时候,我听先生说明天和哪个女明星约会?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先生已经29岁了,是该娶妻生子的年纪,如果对方不错,我去劝劝他上点心。”

    沈瑜吓一跳,连忙说:“八字还没一撇呢,你可别去问!”心说那女人可是惹祸精,她要真跟沈霄好上,这个家谁都没有好日子过。

    是了,现在沈霄跟白慕晴八字还没一撇,那她是不是可以动点手脚,从中作梗,阻止他们走到一起??这样剧情和结局,是不是就能被改变??

    毕竟她看小说的时候,还没穿进来,里面的角色都按部就班地走剧情,现在她进来了,成为剧情中的不稳定因素,那是不是代表她其实是可以左右剧情发展的??

    一想到有这种可能性,沈瑜不由得心跳加速。既然没办法脱离沈家,又不想落得凄惨结局,那她是不是能为自己、为这个家争取一下,慢慢改变沈霄,从而改变结局???

    这想法虽然有点惊悚,但也未必不可行!!

    这一刻,她就如同一个跋涉于黎明前的旅人,猛一抬头,就看见天边的一抹亮光!

    第二天睡醒,沈瑜并没有马上起来,而是躺在床上想事情,昨晚她福至心灵,想到了自救的办法,就是拆散沈霄和白慕晴,不让他们在一起。

    想法虽然不错,但睡一觉起来脑子清醒一点,又觉得有点难度,首先,她跟沈霄的生活重合点,就只限于家里,沈霄平日里在外面做什么,她一概不知,其次,就沈霄那重度蛇精病的性格,她其实还有点怕怕的,如果明目张胆去搞破坏,沈霄会不会一怒之下,大义灭亲??这些都是有可能的。

    所以当务之急,她得想好更多应对细节才对,好好计划计划!

    就在她天马行空胡思乱想的时候,李叔来敲门了,“小姐,你起来了吗?”

    沈瑜大声应道:“李叔,什么事?”

    “小姐,早餐已经做好了,热的食物我都放保温合里,你等会起来可以直接吃,我现在要出门一趟,去给先生送文件。”

    沈瑜一骨碌从床上滚下来,胡乱套件外套,小跑着去开门,“我哥今天不是要去约会吗?怎么还让你送文件??”

    李叔笑道:“他早上还在公司忙,可能等中午或下午才去约会吧。”

    沈瑜又问:“你现在就要过去吗??”

    “是啊,先生等着要。”

    想了想,沈瑜小声问:“我能跟你去吗?今天周末,我想跟着你的车出去兜一圈。”

    李叔有点惊讶,以前沈瑜一放假,就整天躲在家里,哪里都不肯去,没想到今天居然会主动要求出门,看来最近她真的是慢慢在改变。

    李叔很欣慰地点点头,说:“那你收拾一下再下来,我去给你装些早餐,带在路上吃。”

    沈瑜连连点头,关上门赶紧去换衣服洗漱,等她匆匆赶到楼下,李叔已经在院子里发动好车子等她。

    车子一路开往沈霄的公司,沈瑜心里有点七上八下的,毕竟之前她还老想着要远离蛇精病,从今往后却要想办法去接近他,这心态的转折有点大,她一时间还没能适应。

    大约半小时后,车子到达公司楼下,李叔让沈瑜先下车,他去找位置停车。结果沈瑜一下去,就发现公司门口闹哄哄的,像是有人在闹事,动静还挺大。

    于是她上前两步,想看看热闹,没想到抬眼就看到沈霄,正带着一帮保镖,气势汹汹地走出大门。

    他带头走在最前面,西装革履,眉目不怒自威,一双大长腿走路带着风,看起来威风凛凛,不可一世。

    沈瑜暗暗吓一跳,心想:这阵势,是要跟人干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