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瑜的情绪还停留在刚才门口那场闹剧中,还在担忧沈霄的伤口,猛地听到白小姐这三个字,一时间竟有点反应不过来。

    白小姐??

    白慕晴!!!

    那个光听名字都会让沈瑜咬牙切齿的第一女配,居然这么快就要见面了吗?可真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昨天沈霄说和白慕晴有约,还以为两人会去什么浪漫的地方,结果居然是约在公司,这是要办公还是办私啊?!

    昨晚她才刚决定要阻止沈霄和白慕晴发展感情,也就是说,她主动选择站在白慕晴的对立面,以后两人总会有撕破脸的一天。这样一想,沈瑜还是有点怕怕的,以前她虽然不怕事,但也不会主动挑事,现在却是要主动去挑战一个厉害的女配,光是想想,都觉得压力山大。

    电梯直达顶层,开门走出去,就是一条长廊,长廊铺着红色地毯,两边的装修风格以金色为主,土豪气息爆表,感觉不像是公司,倒更像是酒店,也不知道沈霄到底是什么审美。

    保镖带着他们一路往沈霄办公室走去,只见办公室门是敞开的,他们刚走近,就听到有个柔软甜美的女声说:“不是说没危险吗?怎么去一下就受伤了?”

    然后是沈霄熟悉的声音,满不在乎地说:“小伤口而已。”

    对方又说:“这种找上门闹事的人,很危险的,刚才你就不应该下去。”

    沈霄啧的一声,说:“我必须下去,不然怎么看到他们如今的惨样?”

    他说完,自己先乐出声。

    众人:……

    沈瑜对他这种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上的路数,已经习以为常,一点也不觉得意外。

    几步走进办公室,就看到沈霄没形象地靠坐在长沙发上,一个身穿职业套装的女孩弯着腰在给他处理伤口。旁边单人沙发上,则坐着一个衣着时髦,妆容精致的年轻女子,不用问,这女人就是白慕晴,沈瑜已经在电视上见过她,不止她,连男女主司徒逸和袁悦,她也是仔细搜索过他们的资料。

    进门后,沈瑜偷偷将办公室里的人看了一圈,才乖巧喊人,“哥。”

    想起他刚才在小广场上的那股狠劲,沈瑜这会是越发乖顺。

    沈霄见她进来,随即挥手将旁边的小助理赶走,然后让沈瑜过去给他包扎。

    沈瑜心里不爽,这人每次使唤她都使唤得很顺手。她是他妹,又不是他的贴身丫头!

    李叔跟在后面进来,也是打量了白慕晴几眼,才将文件放到办公桌上,回头对沈霄说:“先生,你的伤没事吧,不用让医生看看吗?”

    沈霄道:“只是一点小伤,不用。”

    李叔点点头,说:“那我去休息间等小姐。”说完礼貌性地朝白慕晴点点头,转身出去了。

    办公室安静了几秒,沈霄也没想起要给两个女人做介绍,只是看到沈瑜不太情愿的模样,越发的来劲,皱眉催促,“快点,墨迹什么,血要流干了。”

    沈瑜:……

    又不是开水龙头,哪有那么快流干!!

    吐槽归吐槽,她还是麻溜走到他身边,低头看一眼伤口,刚才那助理已经将伤口清洗过,这会没有血水的掩盖,居然能清楚看到外翻的皮肉,看得沈瑜直起鸡皮疙瘩,在她看来,伤口已不算小,他居然跟没事人似的。

    闭了闭眼,她拿起一旁的药粉,轻轻地往伤口上撒,沈霄吃痛,手臂不受控制地缩了缩,药粉就直接撒歪了。

    “笨手笨脚。”他低声嫌弃,但也没打断她的动作,想想又问:“见到大明星了,开不开心?”

    沈瑜抿着唇垂下眼,一副害羞的模样,又偷偷用眼角余光去看白慕晴。在她进来前,白慕晴跟沈霄说话,语气亲昵,显得很熟络,可在她进来后,白慕晴就没再开口,只是静静地盯着她看,像是在评估一件有价值的商品,这让沈瑜觉得有点不舒服。

    沈霄碰了碰她的手背,说:“叫人。”

    沈瑜也不纠结,轻声喊了句:“白姐好。”

    白慕晴眉眼弯弯地笑道:“这小姑娘就是你妹?”

    沈霄点头,说“怎么样,挺乖的吧。”

    听起来就像在夸自家的宠物!

    白慕晴优雅地站起身,踩着红色高跟鞋,走着猫步来到他们旁边,又将沈瑜打量一遍,说:“看起来跟你不像。”

    只要有心了解沈家,都会知道沈家有个从外面捡来的养女,白慕晴一开始就是有目的地接近沈霄,不可能不知道这层关系,可这会却装出一副一无所知的模样,当真是演技了得。

    沈霄用没受伤的手把玩着打火机,看了眼沈瑜,兴致不高地回道:“再不像也是我妹。”

    白慕晴很快发现自己这个话题挑得不好,也就没再继续,而是低头问沈瑜,“妹妹,想要签名吗?签几张都可以,我现在有空。”

    她能说她一点也不想要吗?结果沈瑜一抬头,说出口的话就变成:“真的可以吗?”

    白慕晴瞬间被她期待的模样取悦到,大方地说:“当然,帮你哥抱扎完,我就给你签。”

    刚才助理给沈霄处理伤口的时候,是低头弯着腰,这会换成沈瑜,她个子太高,弯腰嫌累,于是干脆用蹲的,目光正好比沈霄的手臂高一点点。

    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态,沈霄看她抬头跟白慕晴说话的模样,就觉得很不爽。也不顾伤口处理到一半,就一把将沈瑜拉起来,道:“坐沙发上弄!”

    沈瑜:……

    这人真的是说风就是雨,她这边帮他洒药都小心翼翼,大气不敢出的,结果他一伸手,就让她所有的努力全付诸东流!

    深吸口气后,她还是听话地起身坐到沈霄身边。

    沈霄的手臂刚刚用了力,伤口又开始渗血,沈瑜就将一个抱枕放到自己腿上,再将他的手放到抱枕上,对着伤口轻轻吹了吹,才继续上药。

    一旁白慕晴默默地看着兄妹两互动,捂着嘴轻笑出声,“你们感情真好,我也有个妹妹,但我们没办法坐下来好好说话的,见面就互怼。”

    沈霄对现在这个姿势很满意,也就有了聊天的兴致,“你妹多大?”

    白慕晴说:“刚过20岁生日,在电影学院学表演。”

    沈霄就问沈瑜:“你好像也读的电影学院??”

    沈瑜:……

    这哥哥当的,连自己的妹妹读哪里都不清楚。

    “嗯。”她随口应一声。

    白慕晴有些意外,连忙说道:“那你认识我妹妹吗?她叫白慕雨。”

    沈瑜:……

    何止认识,她前阵子才和白慕雨互怼过。想了想她说:“不熟。”

    她们之间本就没有半点交情,确实不熟。

    白慕晴说道:“那找机会介绍你们认识,下个月底学校举办周年庆,她正忙着准备节目呢,到时我也会以校友的身份去参加。”

    还介绍她们认识,以后不打起来就不错了!不过白慕晴要是回去跟她妹提起她,不知道又得闹出什么幺蛾子,当真是冤家路窄!

    沈瑜这会正在给沈霄贴纱布,沈霄不配合,手臂一下抬高一下放低,玩得不亦乐乎,就是不让她好好贴,差点把沈瑜气吐血。

    一心二用地等白慕晴说完,他才问沈瑜:“你呢?到时有节目吗?”

    沈瑜:……

    这真的不是故意挤兑她??她一个一米七的壮妞,能表演什么节目?抖肚皮吗??

    白慕晴仿佛看懂她的纠结,便打岔道:“沈霄,你想去吗?我可以邀请你去。”

    沈瑜:……

    让沈霄去参加学校周年庆?这不是给她添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