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白慕晴的主动邀约,沈霄并没有立即答应,随性地将一双长腿架在沙发前的茶几上,等沈瑜将最后一段胶布剪断,才凉凉地说道,“不去,没兴趣。”

    白慕晴没想到沈霄会直接拒绝她的邀请,心中有些不悦,柳眉轻蹙,挪步到沙发后面,撑着沙发靠背,低头说:“到时司徒逸也会去,他退出娱乐圈,回去接管公司后,也算是商界新贵,他还是高我两届的师兄,交情不错,我可以引荐你们认识。”

    沈霄仿佛没听到白慕晴的话,而是抬起包扎好的手腕,仔细欣赏几眼,满意地点头,对沈瑜说:“包扎得不错,以后就你来给我换药。”

    沈瑜:……

    说得好像给他换药是件多光荣的事。

    白慕晴如今在娱乐圈正当红,到哪都是被众星拱月般地捧着,已经很久没尝过被冷落的滋味,忍不住跺脚,撒娇道:“沈总~~~”

    沈霄这才挑眉,回头对白慕晴说:“司徒逸是谁?我为什么要认识他???”那不可一世的口气听起来很欠揍。

    白慕晴:……

    沈瑜:……

    司徒逸作为小说的第一男主,拥有无敌的男主光环,曾经是家喻户晓的影帝巨星,就连原主沈瑜,也是他的小粉丝,甚至为他而考进电影学院。可司徒逸并不留恋娱乐圈,两年前,演艺事业正处于巅峰的他,毅然宣布退出娱乐圈,转而接管自己家的公司,当起正儿八经的商人。

    就算不再是明星,名气也依旧响亮,作为同个商圈里的人,沈霄不可能没听过,他这么问,应该是故意的,也不知道是对白慕晴说这话感到不满,还是对男主司徒逸不满。

    沈瑜觉得,这趟意外遇到白慕晴,也不是没收获,起码让她知道,目前沈霄对白慕晴的态度,还不到非她不可的地步,破坏他们的关系,也应该不会很难。

    她偷偷看一眼白慕晴,就她进来的这一会功夫,白慕晴又被沈霄当透明人,又被他怼,居然还能保持一脸淡定的微笑,也是厉害,看来她是真的下了狠心要将沈霄拿下的。

    不过看她被怼后还要强颜欢笑的模样,沈瑜还是觉得有点暗爽的。

    眼看话题就要被沈霄聊死,白慕晴深吸口气,生硬地接话道:“好吧,只是个不关紧要的人,不想认识就算了,也快中午,我们要去哪里吃饭?去吃法餐好不好?顺便还能在附近逛一下。”

    “你不怕被狗仔拍到吗?”沈瑜问她,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没事,我伪装一下。”白慕晴撩了下头发,笑得风情万种的。

    沈霄无所谓地点点头,“也行。”随后又对身边的沈瑜说:“小东西,你也去。”

    那语气不是询问而是命令。

    在场的两个女人同时楞住,不是要去约会吗?把妹妹也带去算怎么回事???

    沈瑜楞了两秒,立即动了心思,她这才准备打瞌睡呢,沈霄居然就主动递枕头了,也太配合了吧!

    她没有立即答应,而是一脸慌张地低下头,两秒钟后,又一副胆怯地抬起头,看看白慕晴,又看看沈霄,小声说道:“不……不好吧,你和白姐要约会,我……我也没去过法国餐厅。”

    沈霄原本还挺平和的脸,在看到她这副模样后,又一秒钟变脸,皱起眉头,嫌弃地说道:“让你去你就去,你个怂货!”

    沈瑜:……

    白慕晴看着眼前的情形,当真是一脸懵逼,“妹妹不想去就算了,你何必……”

    沈霄扫了白慕晴一眼,说:“没你的事,她不去也得去!”

    白慕晴:……

    沈瑜紧张得脸色发白,心里却不断吐槽:你个蛇精病,你果然吃这一套,就是喜欢欺负弱小!

    刚才帮沈霄包扎,这会手上还沾了点药味,出发前,沈瑜去休息室跟李叔打声招呼,随后就去了趟厕所洗手。

    顶层的公用厕所虽然使用频率不高,但装修风格也跟外面一样,非常豪华。沈瑜站在洗手台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现自己的外貌和衣着,跟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门口传来一阵清脆的高跟鞋声,很快,白慕晴便推开厕所门走进来,发现沈瑜正透过镜子看她,她便扬起一抹浅笑,打开手提袋,掏出一支口红,对着镜子开始补妆。

    沈瑜洗好手,刚站直起身,就听白慕晴说:“你真的是我粉丝??”

    沈瑜抬眼看她,然后坦然说:“不是。”

    白慕晴点点头,笑道:“我就说嘛,你见到我一点也不激动,根本不像是粉丝的样子,那这样更好,我们相处起来会更自在。”说完,白慕晴笑着收起口红,走到她身边,说:“姐姐今天也没想到会遇见你,没来得及准备见面礼,这个你喜欢吗,我今天才拿出来戴的,全新的,送你啦。”说着,她麻利地从手上拿摘下一块手表,递给沈瑜。

    沈瑜看一眼那镶钻的名表,心想这白慕晴也真舍得,这支表应该也有小十几万吧,说送就送,但她并没有伸手去拿,说道:“白姐,你不用送我东西,这个我家里有很多。”

    虽然不是真话,但沈瑜的零花钱,确实可以买很多支比这个更好的手表,白慕晴想用这个收买她,还真是用错方法找错人了,要是白慕晴知道她正想办法要拆散她和沈霄,估计得气吐血吧!

    白慕晴拿着手表,尴尬地停在那,随后才笑着说:“也行,等会出去逛,你喜欢什么就告诉我,我送你。”

    沈瑜挑眉,说:“不用了,我有零花钱。”

    白慕晴:……

    这兄妹俩的最大本事,就是把话聊死吧!

    “你这丫头,可真难讨好。”白慕晴玩笑般地说。

    沈瑜眨眨眼,道:“你不用讨好我,如果有事想问我,你就直接问。”

    对于白慕晴这种套路,沈瑜并不陌生,以前有男明星喜欢她,就一直送她助理韩晓冰小东西,然后从韩晓冰那里套问她的喜好,韩晓冰一边收别人的礼物,转头就在她面前把对方卖个彻底。

    白慕晴这做派,就是想来她这里套话的。

    她这话让白慕晴有些意外,觉得眼前这小姑娘,跟刚才在办公室里看到的,好像有点不一样,具体有什么不一样,又很难说,好像看人的眼神不再畏缩,而是变得更坦然坚定。

    想了想,她问:“我只想知道,你哥哥平时都有些什么兴趣?”

    沈瑜直视着她的眼睛,说道:“他具体的喜好,我也不太清楚,但我知道,他喜欢温驯乖巧的,最讨厌对他心怀不轨的人!”

    白慕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