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跟沈瑜组队的,不是别人,正是被她正面怼过的白慕雨。

    用脚指头想也知道,这女人就是来找茬的。

    沈瑜猜测,白慕晴应该还没跟自己的妹妹提起她的身份,也不知道两个妹妹之间的恩怨,不然的话,白慕晴肯定会阻止白慕雨的各种幼稚行为,毕竟白慕晴还没勾搭上沈霄,沈瑜目前还是她想要讨好的对象。

    以上复杂的关系,白慕雨一无所知,所以她一逮到机会,就想找沈瑜的茬。

    沈瑜觉得挺烦的,一个班那么多人,也有几个跟白慕雨是没有交情的,可白慕雨偏就盯着她不放,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抢了白慕雨的男人!

    想当然,她当场拒绝了白慕雨的组队请求,不用看那剧本,也知道那肯定不是什么正经的剧本!

    入秋的天气渐渐转凉,沈瑜每次出门,都要在长袖衫外再套个薄外套,原本宽松的衣服穿到身上,越发的松垮垮,简直就像个麻袋套在身上,毫无美感可言。裤子很多都穿不了,特别是松紧带裤腰的,穿上去肯定掉。

    种种迹象表明,她是真的瘦下来了,在沈霄和一群娃娃的监督下,在水果沙拉的折磨下,她整个人已经瘦掉一大圈,脸也小了很多。

    往称上一站,60公斤这个数字,让她颇为满意,这重量比标准身高体重还要轻一些,但还不是她的终极目标,还得再减减。

    周三的早上没有课,但沈瑜还是跑了一趟学校,眼看小考的时间渐渐逼近,她的搭档还是没着落,她得把这事跟老师说说,看能不能换个题目,换成单独表演什么的。

    出门前,沈瑜吃了不少早餐,李叔今天早餐做了广式凤爪,她趁沈霄还没起床,就多吃了一些,这会肚子还有点撑,从侧门走到办公楼前,突然就想上厕所,左右看看了,沈瑜决定就近找个厕所解决。

    她记得办公楼一楼的走廊转角有一间,于是小跑着过去。

    厕所里,洗手台前有个人在那照镜子,沈瑜也没注意,匆匆找了个隔间就蹲下。

    然后皱着眉想,刚刚洗手台前那个人,她只是随意瞥一眼,但仔细一想,那侧脸好像挺熟悉的。

    解决完个人大事,她一身轻松地走出隔间,准备去洗手,然后就愣住了。

    刚才那个人居然还在。

    沈瑜忍不住偷偷看一眼,然后才上前洗手,自来水哗啦啦地往下流,在手背上砸出许多小泡泡。

    她动了动唇,小声问一句,“请问,你是袁悦吗?”

    对方靠在洗手台前玩手机,听到她的声音,就扭过头来,笑道:“你好,我是袁悦。”

    沈瑜心脏砰砰直跳,心想我的老天,这可是她穿进来的小说的第一女主啊!是司徒逸爱得死去活来的女人,也是个自带光环的人物!

    目测袁悦的身高也在170左右,人很瘦,一头短发带点小卷,脸蛋尖尖的,眼睛很大,看人时眼里带着笑,看起来就是很温和的人。

    看沈瑜询问后就在原地发呆,袁悦就小声说:“是要签名吗?还是合影?不过合影的话,不能马上发到网上哦,等我离开学校你再发。”

    于是沈瑜就稀里糊涂跟人合了影,还顺便拿到个to签。

    其实她只是因为见到女主,有点意外,并不是想追星!而且目前袁悦的名气还不如白慕晴高呢,要等袁悦跟司徒逸发展感情,才会被捧走红。

    照完相签完名,袁悦才说:“从这里到校门口,远不远?我跟助理走散了,有点迷路。”

    沈瑜便说:“这里离正门有点远,但离东侧门很近,我可以带你去。”

    袁悦眼睛亮晶晶,“那实在太感谢了。”

    等她把帽子眼镜戴上,两人才一起离开厕所,往东侧门走去。

    路上袁悦在手机里跟助理约好在东侧门门口见,等她们赶到的时候,助理的车也正好停在那,袁悦又跟沈瑜说了几声谢谢,才上车,确实是个很温和的人。

    目送袁悦的车子离开,沈瑜才转身往办公楼走去,走着走着,又觉得哪里怪怪的,如果她没记错,这里应该也是袁悦的母校,她离开学校也没几年,怎么会对学校这么陌生??看那样子,更像是第一次来?!

    沈瑜百思不得其解,也就不再纠结,转头想起自己的问题,就将偶遇袁悦这事丢之脑后了。

    跟老师商量的结果并不如意,老师觉得她平时就太独,应该试着跟朋友多沟通,而不是一味地避开人群,如果真找不到人,老师会帮她去问问同学。

    沈瑜真的是欲哭无泪,但也不能怪老师,老师确实是为她好,觉得她这性格不适合娱乐圈,应该改掉。

    离开办公室前,老师随口问她:“你是不是廋了?”

    沈瑜笑着点头,“最近有在做运动。”

    老师欣慰地点头,说:“这就对了,在演艺圈,也不能光靠演技,还是要注重下外表,当时老师看你,就知道是个好苗子。”

    沈瑜心想:原来就是老师你把原主这小胖妹收进来的呀!

    跟老师道了别,一走出教学楼,沈瑜又开始犯愁,刚才在老师面前,她可是保证过,一定会努力去找小伙伴,可班里根本没人愿意跟她讲话,她到哪找去??也忘记问老师,能不能去别的班借个同学来演???

    转天上学,沈瑜一进到教室,原本闹哄哄的教室立刻安静下来,好像在说什么悄悄话不给她听到似的,沈瑜早已经习惯这种氛围,也不理,抬眼找了找白慕雨的身影,这家伙最近没去跟剧组演戏,都有来上课。

    白慕雨今天穿了件粉色长袖T恤和条白色超短裙,看起来青春靓丽,这会正坐在桌子上跟男同学讲话,长腿一甩一甩的,惹来许多男生的目光。

    沈瑜径直朝她走去,然后在她身前站定,说:“白慕雨,你那天的剧本给我看看。”

    白慕雨诧异地回头,冷笑道:“怎么,想通了?”

    沈瑜也不理她的冷嘲,说:“剧本。”

    白慕雨挑眉,跳下桌子,回到自己的座位,从包包里翻出一本剧本扔到桌上,“有勇气你就接,除了我,班里你肯定找不到别人跟你搭档!”

    沈瑜将她的话当耳边风,拿起剧本翻开来看。

    剧本不长,是个宫廷戏,就一个小片段,宠妃和失宠皇后对决的场面。

    通过剧中两人的对话,可以看出宠妃有多嚣张,皇后有多受气。

    沈瑜挑眉,问:“你演宠妃??”

    白慕雨笑,“当然,你就演那个可怜虫!”

    沈瑜想了想,点头道:“行,我演,但我不跟你排练,到时直接上考场演吧。\"

    白慕雨呵呵笑道:“好啊,到时你别怂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