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耳光清脆响亮。

    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白慕雨猝不及防,脸被打得侧向一边,再抬起来时,她是一脸茫然与震惊,一时间竟也没想起来要发怒,只是气急败坏地捂着脸质问道:“你居然敢打我??!!!”

    沈瑜等的就是她这句话,收回手,扬高头,冷声道:“打的就是你,我身为皇后,一国之母,哪容得你这等小人在眼前兴风作浪!”

    得,这人还在戏里面没出来呢!

    白慕雨捂着脸,终于反应过来,她居然被打了,居然被沈瑜打了!!!该死的,剧本里根本就没有这一段!

    当即她就伸手想打回去,但手刚伸出去,就被沈瑜一把抓住,用目光示意她看老师,白慕雨深吸几口气,才勉强压住滔天奴火。

    因为她此时内心的情绪波动实在太大,导致面部表情也渐渐扭曲起来。

    沈瑜冷眼看着她的变化,随即哼笑出声,挥开她的手,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表演结束——

    “不错!”

    两位监考老师不吝啬地给予掌声。

    沈瑜一脸淡定地走回来,戴上眼镜,站到老师面前,等待她们的评语。

    白慕雨捂着脸,尽管心里恨不得掐死沈瑜,但也只能先忍着。

    “虽然剧情很普通,但你们两人演的还不错,沈瑜的皇后在挥手打人的一瞬间,情绪把握很到位,她虽然为了尊严打出这一巴掌,但她也能预见打出这一巴掌后,将要面对的困境,演得很棒。”

    “慕雨这一次也让我很惊艳,特别是被扇巴掌后,起来时的表情,真实、传神,看来平时在剧组的磨炼,对你的演技有很大帮助。”

    最后,两人都拿到A+的成绩。

    后来才知道,这一次也就只有两个A+而已。

    刚一走出教室,白慕雨立刻翻脸,抬手就想去扇沈瑜的耳光,沈瑜早有准备,一把抓住她的手,冷笑道:“我觉得你应该感谢我才对,而不是打我。”

    “神经病啊!你打了我,还要我感谢你??”白慕雨咬牙切齿道。

    沈瑜说:“如果不是我那一巴掌,就你那烂剧本,能拿到A+吗?”

    白慕雨道:“行,只要你让我打回来,这笔账就算清了。”

    沈瑜抬眼看她,“只要你去跟老师说,你A+的成绩不作数,我就让你打回来。”

    白慕雨:“你!!!”

    沈瑜一把甩开她的手,抬眼看她,眼神锐利如有锋芒,一时间竟让白慕雨心生寒意,嚣张的气焰一下熄灭大半。

    沈瑜也没再理她,一脸淡定,转身大步离开。

    早上都是考试,谁先考完就可以离开,这会她得趁白慕雨没回过神来,赶紧溜了溜了。

    不过刚刚打那一巴掌,确实挺解气的,沈瑜走开一段路,都忍不住扬起嘴角偷笑。

    沈瑜一走,白慕雨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居然被沈瑜吓唬住了,还不敢发作!当下郁闷得差点原地自爆!!

    可人走都走了,她现在想撒气也没对象,只能坐在台阶上继续郁闷,心想着下次遇到沈瑜,一定要把这小贱人给手撕了!

    几个死党见白慕雨表情不快,以为她考砸了,连忙过来安慰,又趁机一起数落沈瑜。

    白慕雨这人本来就好面子,被沈瑜扇巴掌这事,她又不想跟几个人说,嫌丢人,就只能自己憋着,把一张脸都憋紫了。

    几个人见她闷闷不乐,也就没再提沈瑜,转而聊起别的话题。

    其中有个女孩是班里的文娱委员,忽然想起个事,就对白慕雨说:“对了,你们那个节目定下来了吗?我要把我们班的节目名单交上去,不能再拖,眼看校庆快到,还有几次彩排呢。”

    白慕雨点头道:“就上次跟你说的那个舞蹈,林玲不参加,就七个人。”

    对方点点头,“行,我今天就交上去。”

    “等等。”白慕雨看着她,眯起眼睛说道:“我再报一个节目。”

    大家一听,都好奇地看着她,“你还想表演什么?”

    白慕雨冷笑道:“不是我,我是替沈瑜报名的,就她一个人!”

    文娱委员吓一跳,“这样不好吧。”如果这是白慕雨的新恶作剧,那就太过分了!

    毕竟在她们印象中,沈瑜内向胆小,身材又壮,让她一个人上台表演,简直就是最恶意的攻击!

    白慕雨心里还惦记着刚刚那个巴掌,沈瑜那一下甩得干脆利落,却也将她心里的新仇旧恨通通甩出来,和那一巴掌相比,任何报复都不算过分!!!!

    这么一想,白慕雨便咬牙切齿地说:“就把沈瑜的名字写上去,前面两次彩排也不要通知她,你们放心,有什么后果,我来承担就是。”

    众人面面相觑,虽然心里都觉得白慕雨这次是真的过分,却也没人敢反驳,反正到时真的出事,也有白慕雨顶着,不关她们的事。

    文娱委员心里没底地问:“那……那你要给她报什么节目??”

    白慕雨低头想了想,唱歌?不行!万一她真会唱歌怎么办??

    “就跳舞吧!”她说。

    让一个高度近视的大块头上台去跳舞,想想都觉得带感!!!

    众人:……

    提早回去的沈瑜,自然不知道这场和她有关的大阴谋。

    沈瑜选择去扇白慕雨的耳光,当时确实解气,可过后还是有点后怕,毕竟白慕雨人多势众,以后不知会怎么报复她。

    之后的两天,上学时,沈瑜都是打起百分之两百的精神,以防止白慕雨找机会为难她。

    可奇怪的是,接连两天,白慕雨都没有任何动作,甚至连看都懒得看她。

    到第三天,白慕雨请假去拍戏,干脆连人影都没见着。

    沈瑜心里虽然觉得奇怪,但也乐得清静,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见招拆招就是了。

    很快,沈瑜的注意力就被其他事情吸引走了。

    也不能说是其他事,就是她那蛇精病哥哥沈霄的事。

    几天没注意,这家伙居然上娱乐版头条了!!!

    “当红影星白慕晴和某神秘男子逛街,全程牵手,疑似恋情曝光……”

    沈瑜一边啃苹果一边读完这段话,就去点开照片,照片的拍摄角度很刁钻,接连几张都能看清楚白慕晴的样子,但神秘男子却总是背影或者侧脸,让人看不清他的长相。

    别人或许猜不出是谁,沈瑜却是一眼就认出来。

    那身高,那宽肩,那窄腰,那逆天的大腿长……

    不是她那蛇精病哥哥还能是谁???

    这会刚吃完晚饭,沈瑜不敢马上回房间,因为按照以往的套路,蛇精病总要作一下妖,不是喂她吃水果,就是指使她干活。其实自从她痛经以后,沈霄就不怎么作了,但她还是不敢轻举妄动,吃完饭就拿个苹果,乖乖坐在沙发上边啃边玩手机,顺便等蛇精病发作。

    结果就被她刷到这则热搜。

    以白慕晴目前的咖位,恋情曝光确实能上热搜的。

    沈瑜抬眼看向旁边长沙发上的沈霄,他正全身放松地瘫坐在沙发上,一双长腿习惯性架在茶几上,双眼眯起,一手拿着棉签正在掏耳朵。

    帅的人就是这么不可理喻,掏耳朵的画面都像是在拍大片,可惜是个蛇精病!

    沈瑜想了想,小声说:“哥,网上说,你跟白慕晴在谈恋爱。”

    沈霄半张开眼睛斜她一眼,然后又闭上眼,捏着棉签继续掏啊掏。

    沈瑜:……

    几分钟后,她又不死心问道:“是真的吗?”

    沈霄又睁开眼看她,冷嗤一声,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沈瑜百爪挠心,“我想知道。”

    沈霄挑眉,不理她的话,而是调整下坐姿,让自己身体坐直,然后拍拍身边的位置对沈瑜说:“过来。”

    沈瑜瞬间开启防御模式,“做什么?”

    沈霄皱眉,语气加重几分,“过来。”

    沈瑜不敢继续挣扎,起身将手里吃剩的苹果心和手机一起放到茶几上,然后走到他身边坐下。

    谁知沈霄并不满意她的姿势,又指挥道:“躺下,头放这。”

    沈瑜:……

    救命啊,这蛇精病居然让她的头去枕他的大腿!!这是要做什么???

    见她没反应,沈霄又催促道:“快点。”

    沈瑜这才僵硬着身体躺下去,将脑袋枕到他腿上,然后假装自己是个没有灵魂的雕像。

    其实内心瑟瑟发抖,蛇精病终于要拿她的脑袋开刀了吗??

    然后等了一会,她没等到刀,而是等来一根棉签。

    妈的,这蛇精病居然拿着棉签开始帮她掏耳朵!!!

    沈瑜的内心是拒绝的,她好像有好几天没掏过耳朵,要是被掏出一大坨耳屎,以后她都没脸见人了!!!

    尽管她内心疯狂吐槽,但表面上还是安静乖巧的,任他拿棉签挠她的耳朵。

    她敢乱动吗?要是惹蛇精病生气,他一下把她戳耳聋了怎么办?!

    沈霄脾气不好,看起来也没什么耐性,但手上的动作却意外地温柔,柔软的棉签在耳朵里一卷一卷的,让她舒服得眯起眼睛。

    李叔经过客厅,看到这情形,都忍不住放轻脚步,怕打扰到他们兄妹。

    这时,沈霄放一旁的手机忽然响了,他抬眼看了看,没有理会,继续专注地帮她掏耳朵。

    电话却很固执地响着,他啧的一声,停下动作,弯腰点开通话键,又按扬声。

    白慕晴甜甜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沈总……”

    “嗯。”沈霄兴致不高地应了一声,又拍拍沈瑜的肩,示意她换另一边耳朵。

    沈瑜听话地转个身,但注意力全在电话上。

    白慕晴说:“沈总晚上有空出来玩吗?我们去唱歌。”

    沈霄想都不想地拒绝道:“没空。”

    白慕晴轻轻笑道:“忙什么呢?”

    沈霄道:“给我妹掏耳朵。”

    白慕晴:……

    沈瑜:……

    好像沈瑜转个方向让他很不顺手,沈霄又低头凑近几分,温热的呼吸轻轻打开她的侧脸上,让她有一丝不自在。

    “你们兄妹感情真好。”白慕晴说,“那我去玩了,下星期天的校庆,你可别忘了。”

    沈霄不耐烦道:“知道了。”

    说完也不跟白慕晴道别,直接挂断电话。

    沈瑜惊讶地抬头,问他,“你要参加我们学校校庆?”

    沈霄将她的头按回腿上,说:“不关你的事。”

    沈瑜:……

    等了一会,沈瑜忍不住小声问:“好了没有?”

    沈霄冷哼,“急什么,你的耳朵里是垃圾场吗?这么脏!”

    沈瑜:……

    沈瑜原本对校庆没多大感想,只知道当天在大礼堂有文艺汇演看,他们班的白慕雨还有个舞蹈节目,但以她这种专业人士的目光来看,这种级别的舞蹈表演,肯定没有看头。

    现在知道沈霄要陪白慕晴出席校庆活动,她也就跟着关注起来,发现原来离校庆也只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学校很多地方都开始在做准备工作。

    周四那天放学,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的沈瑜,被文娱委员叫住,对方支支吾吾半天,才说:“明天下午是晚会最后一次彩排时间,你一定要去参加。”

    为了表示自己说话的真实性,文娱委员将已经安排好的完整节目单给她看。

    沈瑜被她说得一头雾水,又低头看一眼节目单,说:“我参加彩排,为什么??”

    对方为难地说:“你这里不是有个单人舞蹈节目吗?前两次你都没去,这次再不去,要去跟导演说。”

    “单人舞蹈??”沈瑜完全不能理解她的话,“这事为什么我不知道??”

    文娱委员眼神闪烁,左看看右看看,说:“之前不是你报名的吗?节目名单都交上去很久了,难道你不知道?”

    她知道??她知道个鬼!!

    沈瑜眯起眼睛看她,直把对方看得心虚地低下头,她才冷笑着说:“是不是白慕雨帮我报名的??”

    这看起来明显就是个阴谋!而她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对方没有回答,但神情已经说明一切。

    沈瑜心里很是恼火,问:“这节目能取消吗??”

    那女孩抬头看看她,犹豫道:“有点麻烦,但……但可以去说说看。”

    沈瑜想了想,捏紧拳头说:“算了,不用去说,我明天下午会去彩排。”

    这下,轮到文娱委员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