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少帅的女娇医 > 第133章 救救孩子吧
    荣音似乎突然想明白了一些东西。

    婚姻本就是应该夫妻共同经营的,一直以来都是段寒霆在保护她、为她付出,而她从未为他做过什么。

    从医院出来,荣音又去了一趟菜市场。

    刚过冬至,天冷的出奇,司机看荣音穿的单薄,脸冻的红扑扑的,很懂事地说:“少奶奶,您需要什么,小的帮您去置办就好了。”

    “没事。”荣音在车里搓搓手,有些难掩的兴奋,“我亲自去,挑些他爱吃的菜。”

    她没点名这个“他”是谁,司机只当还是韩晓煜,看着荣音兴冲冲的模样,再想起外面的传言,他面容僵了僵,到底没多说什么。

    荣音去菜市场买了许多食材,挑的都是最新鲜的,回了段公馆,拎进小厨房,系上围裙洗手准备煲汤。

    刘妈走进来,忙道:“夫人怎么忙活起来了?您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段家规矩大,自从荣音嫁过来,刘妈被五夫人派过来伺候她和少帅,便渐渐改了称呼,不再称“四小姐”,改唤“少夫人”了。

    基于往日的情分,荣音对刘妈一直照顾有加,将她当长辈一样尊重,笑道:“好久没下厨了,今儿我自己做。”

    刘妈过来帮她打下手,瞥了一眼食材,顿时了然。

    “呦,芋儿烧鸡、土豆排骨汤、鱼香茄子,我怎么瞧着都是少帅爱吃的菜?”

    荣音含羞带笑,大大方方地承认,“就是做给他吃的。”

    刘妈欣慰地点点头,“那敢情好。能吃到您亲手做的菜,少帅一定很高兴。”

    荣音想到段寒霆吃她做的菜吃的大快朵颐的模样,扬起唇来。

    ……

    段寒霆一整天待在营帐和各团长开会商议防御部署,心情都不怎么好。

    他脸色阴云密布,导致众人也跟着战战兢兢。

    各团长如坐针毡,心怀忐忑地表达了各自的想法和接下来的计划,不时偷瞄着少帅的脸色,直到听到那一句“就这么着”,心里悬着的一块大石头才怦然落下,见他挥挥手,一个个行了军礼顿时做鸟兽散,出了营帐犹如重获新生,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

    小傲因为课业做的不好,正被罚蹲马步,撑着满头大汗,看着狼狈的众人咧嘴一笑,贫道:“几位长官这是又从虎口脱险了?”

    刘副官走过来拍了一下他的脑袋,没好气道:“你小子用不着幸灾乐祸,早晚你也有这一天。”

    小傲虽然是个小兵仔,但军营里人人都心照不宣,这是少帅钦点的徒弟,是重点培养的对象,总有一天会封官进爵的。

    “我才没你们这么怂,一见少帅就哆嗦。”小傲初生牛犊不怕虎,很是傲娇。

    话音刚落,段寒霆一掀帘帐走出来,恰好听到这一句。

    众将抛给小傲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便纷纷散去,小傲瞪起眼睛,想冲过去打他们,却被段寒霆冷冰冰的眼神死死钉住。

    段寒霆睥睨他一眼,声音沉凉,“你很闲?”

    小傲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心道没看小爷已经快蹲不住了吗,还明知故问,不敢对师父不敬,嘴上只讪讪地答道:“没。”

    “有闲工夫饶舌,便说明不累。那就再蹲半个时辰。”段寒霆轻描淡写地加了罚。

    小傲咬着唇,忍下满肚子的脏话。

    段寒霆看出来了,眉梢一挑,“想骂人?”

    小傲发自肺腑道:“我想我师娘。”

    快来救救可怜的孩子吧!

    段寒霆:“。”

    直到夜幕降临,段寒霆才大发慈悲放过了蹲的快晕过去的小傲,大同过来像背媳妇似的将已经站不起来的小傲背了回去。

    看着两个孩子离去的背影,段寒霆在夜色下抽着烟,想起小傲说的那句“我想我师娘”的话,心头一闷,他又何尝不想媳妇。

    只可惜,媳妇现在的心都拴在别的男人身上了,还衣不解带地守在病床伺候着。

    他都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好脾气,竟这般惯着她。

    似乎所有的原则,在荣音这里,都不知不觉地土崩瓦解了。

    心尖涌上一股莫名的烦躁,段寒霆鼻间喷出一股浊气,踩灭了烟头,对跑过来问他是否回家的阿力道:“回家。”

    阿力今天因训练不小心伤了手腕,不能开车,特意让家里的司机来接的。

    段寒霆一脸疲累地靠在后座上,眺望了半天阴沉的夜色,晦涩地问:“少夫人今天都做了什么?”

    司机到底是段寒霆的人,不敢隐瞒,犹豫再三还是将荣音的行程一一讲述。

    说到荣音去菜市场亲自买菜做饭给韩晓煜吃,段寒霆的脸色彻底沉下来,比外面的夜色还阴、还沉,紧抿的双唇像冰刀一样锋利。

    阿力坐在副驾驶座上,即使不回头看也感受到了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危险气息,不由瞪了司机一眼,你饶的什么舌!

    司机更是紧张,却又很是无辜,急急道:“少帅,小的不敢撒谎,我说的都是实话。”

    阿力:“……”恨不得抡起拳头捶爆他的狗头。

    段寒霆的脸彻底黑了,“停车!”

    一个急刹车,让三个人的身子都往前一倾。

    眼看快到了段公馆,段寒霆却一点儿回家的念头都没有了,心头压的厉害,急需用什么别的方式把这股怒火发泄出来。

    他沉声道:“你们两个,下车。”

    司机和阿力令行禁止,二话不说打开车门下了车,而段寒霆从后座转移到驾驶座上,“砰”的一声关上车门,扬长而去。

    被甩了一脸尾气的司机懵懂地问道:“少帅是不是生气了?”

    “废话,你说呢!”

    阿力气得一脚踹过去,“谁让你多嘴的,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一阵鸣笛声响起,段寒江开着车在一旁停下,降下车窗饶有兴味地问:“呦,你俩怎么在这儿呢?又被我二哥半路丢下了?”

    他探头出来,果然看到段寒霆的车屁股消失在拐角处。

    阿力上前道:“五少,少帅心情不是很好,我怕他出事,您能跟上去瞧瞧吗?”

    “又是因为二嫂吧。”

    段寒江用鼻子想都想的出来,他二哥生性寡淡不知悲喜,能让他轻易动怒的,普天之下也只有一个荣音有这么大的能耐了。

    “行了,你俩回去吧,我跟着他。”

    段寒江撂下话,升上车窗便发动起车乘着夜色追了上去。

    天色渐晚,荣音坐在饭桌前看着满满一桌子已经凉了的饭菜,静静地呆坐着,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

    “夫人……”

    莲儿轻手轻脚地凑过来,小心翼翼地说:“阿力说少帅公务繁忙,今天晚上怕是要晚点才能回来,让您不用等他。”

    心里滑过浓浓的失望,荣音淡淡“哦”了一声,站起身,随即吩咐道:“把饭菜端下去热一热,让大家分着吃了吧,别浪费了。”

    “您不吃点儿吗?”莲儿很是心疼地看着忙活了一下午的小姐。

    荣音摇摇头,“我没胃口。”

    她坐在梳妆台前,将下午精心画好的妆容一一擦掉,女为悦己者容,没有悦己者,白瞎了这么精致的妆了。

    明明很累,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被窝一侧冷冰冰的,如同她一颗冰凉的心。

    她想,她还是不擅长经营婚姻,感情这事太不好控制,哪怕她时刻提醒自己保持理智,不要陷的太深,但她还是不知不觉地爱了。

    爱了,就会患得患失,就像今天这样,为了一个男人彻夜难眠,心里闷的难受。

    外面响起一阵动静,隐隐听到一声“少帅”,他回来了。

    荣音倏然起身,却又顿住,躺下闭上了眼睛。

    眉睫一个劲地乱颤。

    房门被人推开,紧接着床帘被拉开,被子被一把掀起,身上一凉,荣音不由睁开眼睛,便对上一双阴沉、冷漠的眼眸。

    他俯身而下,哑着嗓子,嗜血般盯着她,“说,你心里爱的人,究竟是谁?”

    荣音心口一滞,吸了吸鼻子,蹙眉看着男人,“你喝酒了?”

    身上一重,随即肩膀被人咬住,一股钝痛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