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大概是沈执的操作实在是太骚,骚到乔与桥后知后觉地察觉到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话那种。

    乔与桥眼神复杂地望着站着的沈执。

    有种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好的。

    他总不能直接跟沈执说,我之所以心血来潮换座位,其实就是为了分开你们两个,因为怀疑你们两人之间出问题。

    乔与桥虽然是这个学期刚当上班主任,但他并不是第一天教书。他知道学生最是反感老师这种行为,要是强行把两人座位分开,乔与桥还真怕沈执生出什么逆反心理。

    这位小少爷刚当好学生还没几天。

    乔与桥确实有那么点儿犹豫不决,所以他还是决定稍微提醒一下。

    他语重心长地说道:“老师呢,也是从你们这个年纪走过来的,知道青春期懵懂是在所难免的事情。但是我们应该分清楚对于现在的你们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

    乔与桥是真的一心为他们着想,特别是沈执,好不容易愿意努力学习,提高分数,他还是希望这两个清华北大苗子生能够一心扑在学习上。

    就在他微顿了下,端起桌子前面的茶杯凑在嘴边轻轻抿了一口,他这是在掌握谈话节奏。

    毕竟对待学生不能一味的疾风骤雨,要循序渐进。

    于是他又轻呷了一口茶,打算再次开口,谁知反而沈执低着头望向他,说道:“我觉得对于我们来说,学习最重要。”

    乔与桥朝他看了一眼,竟是喜的在桌子上拍了一下,只差给沈执鼓掌喝彩。

    他满意地点头道:“沈执,你能这么想,老师实在是太高兴了,对,高中生嘛,就是应该以学习为主,咱们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学习。”

    沈执配合地点头。

    乔与桥看着他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当真是打心底里觉得开心,这世上还有什么比教书育人更开心的事情呢。

    看着一个以前走在歪路上的学生,如今慢慢走在正途,一点点学好,这种成就感实在是难以言表呀。

    此刻沈执淡淡问:“老师,您觉得我的学习进步大吗?”

    乔与桥有点儿怔神,不过呢,还是挺点头,进步何止是大,简直是跨越山河那般惊人。毕竟从年级倒数第一跃升年级第一,这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

    沈执神色认真地看着乔与桥:“乔老师,这一切都是纪染同学的功劳。”

    乔与桥朝纪染看过去,此时一直没说话的纪染有种无奈的感觉。因为她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说话的好,沈执只怕又要把她往沟里带了。

    她抿着嘴唇,微垂着眼睑。

    这叫乔与桥看不见她的眼神。

    好在沈执又开口把乔与桥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他说:“就是因为纪染坐我旁边,我我看着她数学虽然只考了22分,但是她每次模拟考试都能取得很大进步,所以我深受她的鼓舞,这才考出期中考试的好成绩。”

    沈执平时是不太喜欢说话,但是不代表他不会说话。

    纪染在一旁听着,整个人都懵了。

    原来沈执一本正经开始胡说八道的时候,居然什么瞎话儿他都敢说出口。

    还有,什么叫虽然她数学只考了22分?

    纪染低声说:“老师,我觉得沈执能从数学16分考到满分,有我一份功劳。”

    小姑娘刻意把16分咬的格外紧,有种来呀,不是要相互伤害的,看谁更惨哦。

    要不是乔与桥坐在他们面前,沈执真想伸手揉揉小姑娘软乎乎的脑袋,她小脑瓜子里到底想什么呢。他在这里认真保住他们纯洁的同桌关系,她倒是只记得22分的事情。

    要不是强忍着,沈执还真的能笑出声。

    乔与桥这下是彻底明白了,这两人是都不想换位置,可越是这样越能说明情况啊。

    这明摆着的呐。

    他无奈问道:“你们两人是不想换位置?”

    这一次两人居然异口同声地回答了:“不想。”

    沈执朝乔与桥看了一眼,认真说:“我还想跟纪染同学,继续相互进步。”

    纪染倒是干脆利索,她说:“老师,我想跟沈执一起坐,是因为我想要打败他拿到年级第一。”

    对,年级第一,她必须拿下,哪怕是喜欢的人都没得商量。

    必须是她的。

    乔与桥这下真的彻底傻眼了。

    好在沈执也不打算绕圈子,淡声道:“要是我们成绩下降,您可以直接把我们调开,不用询问我们意见。”

    这话撂的太狠了,相当于直接说,只要我下次没考到年级第一,您就尽管调位置。

    等两人从乔与桥的办公室里走出来的时候,顺着走廊慢慢往前走,直到纪染转头望着他说:“你就这么有自信?”

    纪染指的是他在办公室里说出的那句话。

    沈执终于没忍住,抬手在她发顶轻轻摸了下,她发质柔软,他声音特别轻:“不信我?”

    “你未来男朋友可没有说到做不到的时候。”

    对于乔与桥的承诺,沈执倒是理直气壮地约了纪染周六下去去逛书店,美其名曰要提高短腿科目。

    谁知周六中午的时候,沈纪明亲自上门。

    沈执从卧室里出来看见沈纪明站在客厅里,当即脸色沉了下来,一丝戾气袭上眉宇间,他低声怒道:“谁允许你这样不经我同意进来的?”

    沈纪明转头看了他一眼,居然没生气,反而脸上盛着淡笑。

    要是搁在平时,他早指着沈执的鼻尖开始骂了起来。

    他朝沈执看了一眼,直接说:“换一身衣服,晚上带你去大宅吃饭。”

    所谓的大宅,在沈家指的就是沈老爷子所住的地方。沈老爷子一共三个儿子,表面上虽然是一派和谐,可是这种豪门大户,谁不想在分家产上拔得头筹。

    各个都费劲心机想要讨老爷子欢心。

    当初程荟生不出孩子的时候,沈纪明是动过离婚的念头,毕竟他又不是生不出孩子,要是没孩子,老爷子别说高看他一眼,就是不骂死他已算是留了情面。

    这也是程荟愿意把沈执接回来的原因,她和沈纪明是夫妻一体,一荣俱荣。

    “不去。”沈执毫不犹豫地回他。

    沈纪明终于有些不悦,他看着沈执冷哼了一声,说道:“阿执,你觉得你跟我斗气有用?咱们才是父子,应该一致对外才是。”

    “你爷爷知道你这次考试考了年级第一,特地让我把你带过去。”

    沈纪明有种心底阴霾一扫而空的感觉,他就说他的儿子,怎么可能压不住老大家和老二家的那两个败家子。

    当初沈执可是天才少年,随便参加一个数学竞赛就能拿金奖。

    他大哥和二哥酸话说了一堆,可是没办法沈执就是能死死压着他们两家的孩子。

    谁知好景不长,沈执竟是一堕落不回头,在学校外面打架斗殴不说,成绩一落千丈,用断崖来形容都不足为过。

    因为这事儿,他没少被老大和老二嘲笑,说什么沈执伤仲永,小孩子小时候了得,长大大多是尔尔。

    沈纪明心底有气,却也找不出反驳的理由。没想到这次沈执期中考试居然考了个年级第一,这可让沈纪明这几年郁结在胸的闷气都一吐而空。

    前几天他特地在老爷子跟前提了两句,果不其然老爷子又让沈执回大宅吃饭了。

    自打沈执只闹事不读书开始,老爷子对他的宠爱肉眼可见的减少。

    此次能主动提出让他回大宅吃饭,这可是一个契机。正好沈纪明这段时间,想要老爷子手底下的那个物流子公司,目前物流行业发展的格外迅速,未来极有可能会呈现爆炸式增长。

    这家子公司目前已小有规模,假以时日成大气候也未尝不会。

    于是这块不小的肥肉,不止他盯着,据他所知,他那两位哥哥也都在看着呢。他想着正好借沈执考试的事情,讨得老爷子欢心让他把公司交给自己管理。

    沈执望着沈纪明一副已经在打如意算盘的模样,当即冷笑:“你死了这条心吧。”

    他恨沈纪明吗?

    其实一开始是并不恨的。虽然沈纪明将他从母亲还有外公外婆身边带走,可是他打小就没有父亲,父亲这个印象对于他来说是充满想象的。

    他也曾经幻想着他的父亲从天而降。

    而有一天,沈纪明真的从天而降了,他安排了原笙和外公外婆的生活,并且给了他新的生活。哪怕面上不表达,可是沈执怎么会不喜欢他呢。

    他怎么能不喜欢他呢。

    但他永远都没有办法忘记,自己偷听到他和程荟之间的争吵。

    那时候数学金奖庆祝晚宴刚过去没多久,他心底还处于一种迷茫当中。那天他提前放学回家,上楼的时候正好沈纪明的书房没有关。

    里面激烈的争吵声,就那么漏了出来。

    程荟歇斯底里地喊道:“我已经答应你把那个小野种接回来了,你不是说过会配合我去做手术的,你为什么又反悔了?”

    “我不是说了,下周爸爸要带我和阿执去钓鱼。你也知道爸爸钓鱼一向不爱带我们,这次勉强破例有多难得。”

    程荟听到真的要发疯了,她为了沈纪明一再退让,没想到却得到他的肆意践踏。

    沈纪明有些不耐烦地说:“我们已经有阿执了,与其把时间都浪费在虚无缥缈的事情上面,倒不如认真培养阿执一个人。”

    “凭什么,凭什么?”程荟真的快要发疯了。

    这次沈纪明终于再也不想克制,他说:“生不了孩子,那是你的事情,是你的问题。对于我来说,我不管阿执是谁生的,反正他是我的儿子。”

    “只要他能讨老爷子喜欢就行。”

    那些外人说了那么多话,沈执都不想信,他也不要去信。

    因为他觉得沈纪明把他接回来养,是因为他是自己的父亲,他对他有责任有爱。结果呢,这一天他亲口听到沈纪明说出这句话。

    只要他能讨老爷子欢心就行,原来就是因为这个啊。

    他之所以能出现在这个家里,不是因为什么所谓的父子之情。

    只是因为他是个工具,一个需要被沈纪明拿去讨得老爷子欢心的工具。

    现在他又有了利用价值,沈纪明就立即上门,还真是不耽误一点儿时间。

    沈执冷漠地望着他,几乎是咬着牙压着声音说:“我说过除非我死,否则你别想。”

    ……

    当沈纪明盛怒离开时,房间里已是一片狼藉,沈执安静地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地望着对面的墙壁。

    直到许久,他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致爱丽丝》这首歌。

    这是他特地为纪染设置的铃声,独一无二,只属于她的铃声。

    终于沈执的手指动了动,伸进兜里把手指勾了出来,当接通时,对面的纪染仿佛感觉到他的不对劲似得。

    她小声问:“沈执,你怎么了?”

    少年的眼睛很酸涩,是那种眼睛微转时,就干的发涩的那种难受。

    良久,他低声说:“染染,我有点儿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