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你他妈找死啊。”沈越大庭广众之下被如此对待,自然恼羞成怒,哪怕他心底对纪染再有非分龌蹉的思想,此刻也彻底恼火了起来。

    就在他扬起手的时候,沈执动了。

    他挡在沈越的面前,黑眸冰冷入骨,冷漠道:“沈越,在我还没动手之前,赶紧滚。”

    沈越咬牙望着他,要说沈越最恨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面前的沈执。

    在沈家,沈越是长房嫡孙,他爸爸是老爷子的长子,他也是长孙。打小他就受尽宠爱,自然也养成了唯我独尊的性子。

    只不过小孩子小时候横行霸道,长辈还觉得可爱些。

    但是沈越不算争气,从上学开始也是惹是生非,仗着自家有钱在学校里面没少欺负人。况且学习成绩是一泻千里。

    本来这也还好,他们这种家庭的孩子,哪怕成绩差点儿,但也有办法上名牌大学。

    甚至国外那些世界顶级名校也能通过各种操作进去。

    可坏就坏在,有个参考对照物。

    本来他二伯家的两个孩子表现也就是一般,沈越自然不怕什么。结果一直没孩子的三叔家里,居然把外头的私生子领了回来。

    沈越偷听他妈跟他爸吐槽,说三叔这么干就是为了分老爷子的财产。

    沈越一向觉得自己是大房长孙,以后沈家的产业都得由他继承,他爸爸继承他爷爷集团主席的位置,他继承他爸的位置。

    这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三叔凭什么跟他爸抢走,还搞个私生子回来抢。

    打从一开始,沈越就对这个刚出现的私生子不爽,甚至还联合二伯家的孩子一起孤立沈执。但凡在沈家大宅里吃饭,都没人愿意跟沈执玩。

    谁知他们都瞧不起的沈执,竟是个天才少年。

    在学校里面回回考试都是年级第一,而且远远甩开年级第二那种,数学竞赛拿奖跟家常便饭一样。

    哪怕沈越比他大几岁,还是不得不被拉过来一起比较。

    不是总说人比人气死人。沈越还有他爸妈就是被气死的那个,以前大家不说差不多,但也是半斤八两。

    如今一个沈执直接把他压的是头也抬不起来。

    他别说在沈执面前摆什么大哥架子,脸都快没了。

    况且从沈执回到沈家开始,老爷子对他就格外的关注,竟是私底下还跟几个儿子说,孙子里头最像沈家老太太的就是沈执。

    老爷子跟老太太是少年夫妻,感情一向好,只不过老太太突发心脏病走在他前面。

    如今来了个孙子,倒是有那么几分相似,引得他对沈执喜欢不已。

    就连沈纪明都没想到,自己这招居然这么有效果。一时间,他发倒是越过了他的两个哥哥。

    沈越不是没见过沈执发怒时候的模样,这小子是横,是真的横。他们之前在大宅吃饭,也不知道谁悄悄提起沈执的妈妈。

    他们平时在家里没少听自家父母骂三叔,说他心眼忒坏,找个私生子回来争家产。

    自然提到沈执亲生母亲时候,没什么好话。

    结果几人说的太兴奋,毕竟那段时间被自家父母念叨的太多再加上瞧见爷爷肉眼可见的偏心,一个个恨不得指着鼻子骂沈执才好。

    没想到一转头,沈执就出现外面。

    当时场面挺尴尬,但是沈越见沈执一脸深沉的模样,觉得不过是个小屁孩装什么,居然还当面挑衅了起来。

    狭长可想而知,他的鼻子活生生给沈执打出了血。

    当时惊动了长辈,沈执自然被教训了,不过沈越也没落什么好下场,毕竟他骂沈执母亲的同时也捎带上了自己的三叔。

    两人之间也算是结了仇。

    之后沈执突然从天才少年在学校里面打架斗殴无所不干,沈越一开始还挺得意,觉得沈执也不过如此。

    但是爷爷不仅没责骂过沈执,还时常让他回大宅。

    如今沈越看他是越发地犹如眼中钉。

    “你在我面前狂什么,你他妈……”沈越习惯性地妈字出口之后,对面的人往前踏了一步。

    沈越一下被吓的闭嘴了。

    还别说之前他被沈执揍的那顿是真的长了记性,他虽然爱玩但是绝对不是打架的好手。要不然当初也不会被沈执按在地上揍。

    可是这会儿他带来的几个人也走了过来,刚才纪染把奶茶往他身上倒的时候,大家就瞧见了。

    这会儿眼看着要起冲突,他们赶紧过来帮忙。

    “沈少,你没事吧?”有个朋友立即问道。

    本来这人是想拍沈越的马屁,可是沈越这会儿这么狼狈,恨不得全世界都没瞧见他这幅模样才好呢。

    于是大吼道:“你们一个个眼睛都瞎了,他们两个……”

    纪染一听笑了,立即说道;“怎么,你还想在大庭广众之下打人,你真当自己能只手遮天呢。”

    傻缺玩意儿。

    纪染在心底默默骂了一句。

    沈越冲着她看了一眼,纪染丝毫不慌,她拿出手里的手机晃了晃,冷静说道:“你要是还不快滚,我就打电话报警,刚才你骚扰我,这么多人都看见呢。”

    沈越被这么一呛,里子面子都丢干净了。

    这会儿真要动手还真的不太可能,毕竟这个天空之境也有保安,估计他们刚出手,保安就上来了。

    于是沈越恶狠狠地冲着纪染看了一眼,怒斥道:“你给我等着。”

    纪染冲着他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淡淡应了声:“哦。”

    这姑娘天生就不知道怕字怎么写,特别是这种家里有点儿钱的二世祖,说真的,他们顶多就是会拿钱砸砸妹子,真让他们干什么坏事儿,这帮人都没那个胆子。

    沈越是气得脸色发青,可是他身后的其他几个人对视了一眼,都有点儿憋不住想笑。

    这个妹子不仅长得好看,性格还这么有趣。

    天生有种气死人不偿命的能力。

    沈越觉得实在太晦气了,正好这会儿电梯又下来了,他直接走进去,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纪染冲着电梯看了一眼之后,这才转头看向沈执。

    沈执脸色不算好看,或者准确点儿说,有那么点儿生气,他低声问道:“刚才让你走,你怎么不走?”

    “他骂你了。”

    纪染小声嘟囔,不是那种特别大声地反驳。

    沈执心底跟有了一片沼泽地似得,不断地从底下冒出气泡,然后炸裂,有股酸涩又说不出的情绪悠然升起。

    他知道,纪染是想要护着他。

    沈执打小就看尽别人的冷眼,不管是长辈也好,还是同龄的孩子们也好。他觉得自己不在乎,况且他还会打的对方不敢再对他做什么。

    没人保护他也没关系,他从来都是自己的保护神。

    头一回,他这么被人护着,她不许别人欺负他,骂一句都不行。

    这种被放在心尖上护着的感觉,特别陌生。

    可也特别好。

    滋味真好。

    沈执伸出手掌在她的发顶上轻轻揉了下,他的小姑娘呀。

    到了发成绩这天,大家都前往学校里拿成绩单。这两天玩的挺开心,只不过要面对成绩单的时候,大家就有点儿不太开心了。

    纪染是是难得有点儿紧张。

    她知道自己肯定考的不错,但是具体能不能赢了沈执,她还真的没那么有底气。

    一时纪染心底也有些不痛快,以前她可从来没有这么畏手畏脚过。

    因为今天不上课,所以班主任通知九点之前来学校就好。纪染到教室的时候,整个教室里跟加了水的油锅似得,沸腾地险些要炸开。

    沈执这次比她早到。

    他转头看着把书房放下的小姑娘,突然问道:“你过年在哪儿过?”

    纪染朝他看着,轻眨了下眼睛,浓密的眼睫跟着一块上下翻飞。不怪她奇怪,昨天裴苑刚给她打过电话,问她什么时候放假。

    裴苑的意思是,放寒假尽快回江都。

    因为她外公外婆特别想她。

    纪染捏着手机没说话,裴苑和纪庆礼两人离婚之后,纪染跟着纪庆礼来了B市就再也没有回过江都。

    之前跟外公外婆也打过电话,两位老人家都嗔怪她是个小没良心的,也不知道回家看看他们。

    纪染知道过年肯定是要回去的。

    这样就得跟沈执分开了。

    突然,她心底有点儿不舍。

    纪染倒是脸色没特别表现出来,她不想让沈执太过得意,以为她离不开他似得,只不过她小声说:“我过年回我老家。”

    “你还不知道我老家在哪儿吧。”纪染突然想起来这件事。

    沈执安静地望着她。

    纪染轻声说:“在江都,是个特别美的地方,如果有空的话,你可以去看看。”

    “你现在是在邀请我?”沈执突然凑近黑眸直勾勾地盯着她压低声音问道。倒也不怪他,实在是周围吵杂的声音太大。

    纪染因为两人靠的太近,生怕被别人看出来点儿什么,忍不住往后拉开一段距离。

    纪染假装不懂地说:“邀请什么?”

    沈执直接说:“跟你一起回家。”

    他一向直接,又知道纪染这姑娘是那种善于装傻,所以他不打算跟她玩虚的,直接开口。

    纪染猛地转头望着她,压着声音说道:“沈执同学,麻烦你要搞清楚哦,我们现在还是纯洁的同学关系哦。”

    哪怕是未来男女朋友,那也是未来。

    她刚说完,突然她放在身侧的一只手被人轻轻捏住。

    “只是同学关系?”沈执一边说一边望着她的眼睛,他的手指捏着她的手心,有点儿暧昧地捏着。

    纪染立即警惕地左右看了一眼。

    随后她小声说:“你松手呀。”

    “还是吗?”沈执像是故意地一样,盯着她的眼睛望着,小声问道。

    “沈执。”纪染有点儿急切地喊了一声。

    可是她刚一喊完,沈执轻声说:“染染,别动好不好。”

    他话音这么一软下来,纪染有点儿不忍心了。她安静地不再挣扎,教室里依旧是那么吵吵嚷嚷,大家不是在跟同桌聊天,就是前后桌一块聊,反正教室里跟炸了锅似得。

    纪染突然伸手将脖子上的围巾扯了下来,随后搭在自己的腿上,而多余的一截正好盖住她和沈执握在一块的手掌。

    沈执的手掌特别大而且干燥又暖和,轻轻地包裹着她的手掌。

    就在围巾盖上的下一秒,突然他的手指插在她的手指缝间,一点点地挤进她的手指间,终于两只手十指相扣。

    不留一丝缝隙。

    纪染低头假装望着桌面,可是所有的注意力都被手掌上的触觉吸引。

    他的手真暖和。

    乔与桥是在差不多十点的时候到的,而且他还抱着很多试卷。

    “来来,你们帮忙把试卷发一下。”乔与桥指了指坐在第一排的学生,他们立即上前帮忙把试卷发了下来。

    此时乔与桥望着下面的学生,特别开心地说:“同学们,咱们这次算是彻底摘下了倒数第一的帽子。而且我们还有两位同学考的特别好。”

    “全市的状元,这次就在咱们班里。”

    全班同学立即扭头看向坐在第一组的两人,本来纪染就在做坏事儿,这会儿全班同学的眼睛望向她的时候,她心底一紧张,就想把手抽回来。

    偏偏她身边的少年不仅没松手,还把她的手掌越发紧地扣住。

    况且纪染紧张的另一方面是状元这个问题,所以到底是谁?

    好在乔与桥也不打算卖关子,笑着说道:“咱们恭喜沈执同学,这次考了716分,是全市的状元。”

    这次纪染再也忍不住了,用力抽开自己的手掌。

    哪怕乔与桥接着说道:“还有纪染同学这次以715分考了全市的第二,不过呢附中也有个同学考了715分,这次跟纪染同学一起并列第二。”

    沈执偷瞄了一下身边的小姑娘,突然觉得今年这个寒假只怕他要跟他的未来女朋友失联了。

    他叹了一口气。

    让你欠,考这么高干嘛。

    所以沈执叹了一口气,伸手将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低头发了一条短信。

    没一会儿,纪染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她低头看了一眼。

    【媳妇,我错了。】

    这一声媳妇叫的纪染,脸颊泛红,但是当她看完这句话时候,又觉得不太对劲。

    她转头望着他,问道:“你哪里错了?”

    沈执之前就听夏江鸣他们聊过,有时候女生就是不讲道理的生物,所以不管有没有错,必须先认错,而且态度要诚恳。

    所以他微垂着眸,低声说:“对不起,我不该抢走你的第一。”

    如果说纪染刚才还没这么炸,此刻她整个人有种血液从脚板底一下子冲到脑门的那种刺激。

    她、绝、对、被、羞、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