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恐怖灵异 > 最后的抬尸人 > 第三百章 一片混乱
    这样一说的话,这只鲛人就没有被那些外国人带走,而是被徐村长用某种特殊的手段留了下来。

    又刻意制造恐怖的氛围,加以渲染之后,好让渔民们更加相信他的说辞。

    出海多人,五人遇难,徐村长话里话外都在责备条子不该多管闲事。

    “我看条子道长还是先行离开吧,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我们万绿村即将召开供奉社神大会,祈求社神能够庇佑海上平安。”徐村长手里拿着三根香,朝这那句已经干涸了的鲛人尸体拜了三拜。

    “之前我好像跟徐村长提到过关于美人鱼的事情,徐村长当时是怎么对我说的?”条子看着他的眼睛质问道。

    结合多种信息,现在几乎已经能够确定鲛人的死跟徐村长离不开关系。

    不过现在还有些事情,他没有弄明白。

    在村子里住的这一段时间,条子发现徐村长的威望很高。

    村民们对于他几乎已经到了盲目崇拜的地步,徐村长的声音刚落下,之后大家就蜂拥而至。

    纷纷将条子为在中间挥舞着手里的锄头,大声地叫嚣道。

    “赶紧给我滚出去,就是因为你们几个人来了财害的本村接二连三发生命案,现在我们要请社神杀猪祭天外向人全部给我滚蛋。”

    楚道长也没有想到场面会发展到难以控制的地步。

    赶紧拦在条子面前,同渔民们说着好话:“大家先不要激动,有什么事情好好说,这一次发生海难,是因为我们在海上遇见了六大凶鬼之一的水厉魂,若不是条子出手的话别说是那五位渔民了,就连我也不能回来。”

    楚道长说这话本想是维护条子谁曾想无意之中,彻底激怒了渔民们,由一开始的威胁变成了躁动,开始驱赶了起来。

    “滚开给我立刻从村子里面滚开。”

    “徐村长都跟我们说过了,就是因为你们二人在海上使用写法,才害得几位老渔夫死在你们手里,要是继续让你们在村子里面留下来,死的人会更多。”

    条子看着情绪暴涨的渔民们知道自己再多的解释也是无用,只好暂时选择退出,跟着楚道长一起来到了它位于半山腰的房子里,坐在板凳上。

    “这个徐村长还真是耍的一手好计谋趁着咱们出海的时候,鼓动村民。楚道长,咱们这一次必须联手对付徐村长,海底里的那东西已经被咱们彻底激怒,刚才他之所以突然从海面上消失,大概就是因为徐村长启动社神将鲛人的尸体从结界之中抬了出来。”

    条子气的面红耳赤,恐怕徐村长也笃定他们此行必定尸骨无存,所以才敢如此招摇撞世的哄骗其他村民。

    楚道长,长期跟徐村长呆在一起,一时半会儿无法接受条子的判定。

    依旧尝试着解释道:“你先不要那么激动,会不会是咱们之间有什么误会?”

    “误会?到现在你还搞不明白吗?”条子将他发现小琴的尸体,以及那三具沉在池塘中尸体之间共同的特征,以及在萧有为手扎中曾经记载过关于封锁魂魄秘法告诉了楚道长。

    “你还记得第一次我们出海的时候吗?徐村长曾经给过我一笔钱。”说着,条子便将那一笔钱拿了出来,放在桌上,将那几张冥币抽了出来。

    楚道长不是傻子,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的蹊跷之处。

    这在海上讨生活的最忌讳,出海时候携带冥币,徐村长自然也懂得这个道理,不可能明知故犯。

    唯一的解释就是徐村长希望他们此行没有退路。

    “你难道不觉得很奇怪吗?整个村子里的房子都是坐北朝南,唯独徐村长家的房子坐南朝北院子里面有左右两棵枣树,还挖了一条泄阴渠。”

    这栋房子的造型,无论是朝向还是风水,都像是一个寺庙。

    而渔民们正是从徐村长家偏听里将社神的尸体抬了出来,他用房子作为结界困住了鲛人。

    说了大半天的功夫,楚道长总算是明白了其中的利害关系。

    眉头微皱,脸上结着一层寒冰:“也就是说,徐村长就是害死小琴的人。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一个男人接二连三的伤害了四个女人,只有两种可能,一为谋财,二未好女色。”

    徐村长似乎最爱做这种黑吃黑的生意,鱼同熊掌二者兼得。

    “我知道你现在还不相信,不过待会儿你就知道了。”条子从怀里掏出一技隐身符贴在楚道长的身后,随后,房门打开又合上未见人的影子。

    徐村长安插在暗处的某个狗腿,揉了揉眼睛,嘀嘀咕咕:“还真是奇了怪了,刚才明明看到门打开了,怎么没有人出来?”

    条子脸部走到这狗腿身后,双手做观音纸上下翻飞,手中一张黄符燃烧一缕青烟升起,幻化成一个年轻女子的模样。

    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海底见到的小琴。

    条子控制着小琴拍了拍狗腿的肩膀:“你在这里看什么?”

    狗腿一个机灵回过头来看清楚小琴的脸,之后坐在地上,随后就传来一阵尿骚味儿。

    反应过来的狗腿捂着脑袋大喊道:“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我确实是死了,不过我现在回来报仇了。当初害了我的那几个人,今天都必须死。”小琴面目狰狞,身上乳白色的蛆虫,不住地往下掉着。

    狗腿吓得两眼泛白,慌忙之中道出一个惊天的秘密。

    “谁让你当初不答应徐村长给他做小,偏偏要等那个臭道士,你要找就去找徐村长,是他说爽完之后把你赏给我们几十个人的……”

    听见这消息之后的楚道长浑身上下爆发出一股可怕的气息,要不是条子在一边拦着,他恨不得冲上前去把狗腿撕成两半。

    “这家伙先留着,好歹也是个人证,人死不能复活,咱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替小琴跟那三个可怜的女人沉冤召雪。”

    看到楚道长收敛气息之后,条子在这狗腿的左右大学上个敲击了两下,随后将他扛进房间里五花大绑。

    又拨通了胡警官的电话,“胡警官,麻烦你帮我调查一下,这万绿村从十年前到现在,一共发生了多少起失踪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