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重生之嫡女风华 > 第一百五十五章 狗咬狗
    有毒媚娘出手,苏烨的情况很快就稳定了下来。

    但不知是解毒后身体虚弱抑或是糟糕的情况被孩子看到的缘故,苏烨婉拒了苏月冷进来服侍,只留下惊风一人在房中。

    苏月冷原本担心苏烨的情况,但想着爹爹也是要面子的,便不作强求,和毒媚娘熬好药便撤了。

    苏烨目送女儿离开,待门关上,厢房中的气氛瞬间骤降冰点。

    男人的眼中早已没了疲倦,而是晦暗。

    “惊风。”

    “属下在。”惊风闪现屋内。

    “这次的药到底是谁下的?”苏烨声音冷沉,像是在酝酿一场暴风雨。

    这个中毒的感觉太过熟悉,太过深刻,他不得不疑心。

    “是大夫人身边的王乌婆,为了铲除争宠的闻香,所以利用了主子您。”惊风将和苏月冷说过的事情一五一十道出,苏烨的脸色才缓和了几分。

    原来不是她。

    但是……

    苏烨的疑虑并未完全打消,而此刻正在洋洋得意的王乌婆要是知道自己的自私之举会直接葬送自己和杨榕的话,她断不会冒险用那副蜜药。

    “夫人,饶命啊夫人!闻香真的是无辜的……闻香什么都不知道啊夫人……夫人救我!!”

    柴房内闻香惨绝人寰的哭喊声嘶吼声不断传出,杨榕面色阴沉地站在院中,眼色黑暗得寻不见一点光。

    里头的虐打声太瘆人,杨玫都有些受不了,拿绣帕掩着口鼻小心地对自家妹妹说道:“妹妹,我瞧着意思意思得了,一会儿直接找个人牙子卖掉了事,别给你们家侯爷听见,免得损坏你端庄贤淑的形象!”

    杨榕冷冷撇了杨玫一眼,抽了抽嘴角。“我的形象?”她刚才都送上门了还被苏烨推开,甚至被那几个贱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丢出霄云轩,外头的奴才们都看到了!她还要什么形象!?

    “继续给我打!”杨榕丝毫没有罢手的意思,她现在满腔怒火全都撒在闻香身上,转而就从柴房出来歇息片刻的王乌婆吩咐道:“柴房里那么多木头,全给我用上!那贱婢不是缺男人吗,呵呵,就让她好好享受享受!”

    “是!夫人!”王乌婆已经打得满手是血,太累了才出来透口气,没想到杨榕不仅没消气反而越演越烈,当即打了鸡血一样兴冲冲地回柴房继续折磨人。

    已经被折磨得没有人样的闻香听到王乌婆阴测测的转述,只觉得整个世界轰然倒塌,再想到先前杨榕对杨沁的那些手段,吓得神智崩坏晕了过去。

    “个贱人装晕,给我拿滚水浇醒!”王乌婆面目狰狞,伴着满嘴黄牙的笑容宛如地狱传来的号角,那几个打手和促使嬷嬷本已有不忍,毕竟闻香之前虽得宠但待她们也算不薄,不像王乌婆那般狗仗人势。

    “你们听不见我说什么吗?这是夫人的命令,你们要是敢违抗,这就是下场!”王乌婆最是受不了别人不将她放眼里,当即抄起一根木棍就捅向闻香,只听闻香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几乎穿破耳膜,人再次被强烈的痛楚激醒。

    “是是……我们这就动手!”几个下人见状哪敢再怠慢?

    兔死狗烹,人之常情!

    闻香,你死后可别来找我们,我们都是被逼的!

    杨榕听柴房里的杀猪声又上了新高度,顿时觉得通体舒畅,再看杨玫脸色惨白后怕的模样,不禁冷笑。

    “姐姐不会是怕了吧?我素日里都是这般惩戒那些对我有二心的人,不管是谁,只要敢对我不利,我就要她生不如死!”杨榕话中所指再明显不过,她就是杀鸡儆猴给杨玫看,让她知道想要越过自己去够那些权贵,踩在自己头上?做梦!

    “妹妹说笑了,哪那么严重呢。”杨玫被杨榕看得心里发毛,她虽然平时对待下人很是苛责,遇到动老爷心思的婢女也会下狠手,可顶多也就是毒打一顿再卖人牙子,哪会这样折磨人呀?这不是叫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吗!

    杨榕哼笑,这个姐姐也真是天真。“对别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姐姐可要牢记了。”

    刚抬步要走,杨榕突然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正在冒虚汗的杨玫,笑着说道:“姐姐有件事还不知道吧?我们那个表妹杨沁突然断了联络是因为被我弄死了,没办法,谁让她胆敢对侯爷动手呢?”

    说罢,杨榕很满意地欣赏杨玫最后的淡定一寸寸破裂,这才满意的离开。

    这一晚,注定谁都睡不了一个安稳觉。

    ……

    苏月冷回到梧桐院后,继续拿着没看完的毒草书籍翻阅,却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毒媚娘见她这般魂不守舍,叹了口气,索性将书本抽走。

    “诶媚娘你做什么,我还没看完呢!”

    “书都拿倒了还看,这要是学得进去我就认你做师父了!”毒媚娘挠挠头,扫了眼一旁低头袖荷包的吴心悠,看来活跃气氛是指望不上这妮子了。

    心里一片哀嚎,这都是什么事儿啊,她明明应该在江湖上逍遥自在的,现在却成了个管事婆,劳心劳力的,再加上这年龄差,自己是将苏月冷当女儿养了?

    “话说……你为什么挑了那个刑部尚书给苏嫣然,是不是那家伙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毒媚娘所指,当然就是这个楼展堂是不是前世得罪过苏月冷吧,否则也不会把苏嫣然说亲过去。

    苏月冷扫了毒媚娘一眼,伸出手,对方反而把书给扔到了窗外。

    好吧,看来她不好好回答是看不了书了。

    “楼展堂和他的师父林狐将来会成为杨榕的一大助力,我不能眼看着他们壮大,最好的方法就是在他们搭上桥之前就让他们反目成仇。”

    前世的楼展堂好不容易在林狐的提拔和培养下进入刑部任职,再凭借着自身卓越的能力获得圣上赏识,坐上了尚书之位,可这位子炙手可热,若无强力的后盾只能昙花一现作炮灰,而当时的杨榕就看上了个机会,和楼展堂以杨家和侯府的鼎力支持为交易达成共识,并且还顺藤摸瓜,将那个吏部尚书林狐也拉入了自己的阵营。

    从前苏月冷还想不通林狐这个老狐狸狡猾得很,向来中立不涉党争,又怎会突然变卦听了杨榕的进入出梅洛的麾下?

    结果之前听的媚娘一说她才明了,感情这个老狐狸是栽在杨玫的温柔乡里了!

    林狐和楼展堂和她前世并未太多过节,可这前提也是因为她自己当时没在苏嫣然身上起过疑心,想来若是她当时多留个心眼,或许能抓到那两位尚书大人暗中帮着苏嫣然对自己使不少绊子!

    反正,不是好人。

    “月冷你怎么知道他们将来会和你后娘搭上线?”吴心悠冷不定冒出个问题。

    苏月冷愣了下,眨眨眼,转而神秘一笑。“谁叫我是仙童呢。”

    话落,桌前三人笑得前仰后合,剪云进来的时候真是又气又无奈。

    小姐又不注重形象了,以后怎么嫁的出去呀!

    “小姐,外头林家小姐来找。”剪云咳了两声才吸引到人注意。

    “林馨儿?她终于肯来了?”苏月冷挑眉,她可是等了这女人好些时日了,再不来可就要毒发身亡了。

    “走,我们去会会这个心比天高的林大小姐。”苏月冷恢复了精神,小手一扬,像大哥带小弟,几人风风火火去了院口。

    ——

    “苏月冷!给我解药!!”还没见到人影,林馨儿吃人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这两天她被毒蜂散折磨得几乎发疯,反观苏嫣然却有好转的迹象,甚至身上都不那么痒了!

    而她呢!?

    不仅皮肤奇痒难耐,还不断在吐黑血,更是水米难进,就连她身边伺候的婢女都嫌她恶心不敢亲自给她喂饭吃!

    最让她痛心的,还有她亲娘杨玫,得知自己快不行了,不仅不来找苏月冷讨解药,竟直接彻夜不归当自己不存在了!害得她被病痛折磨还要亲自跑来找苏月冷这个小贱人算账!

    可恨!

    “哎呀,表姐,你怎么这副模样?可是吃坏了什么东西?”苏月冷一望着台阶下的林馨儿明知故问,小脸蛋上无辜得可以。

    “我怎么会这样?呵呵,苏月冷你还有脸问!我这样还不是你害的!?你这个贱人!黑心的狗东西,枉我拿你当妹妹疼,你竟下毒害我!”林馨儿的咆哮引来周遭下人们驻足远观,当下一听都惊了,大小姐竟然对林小姐下毒?真的假的?!

    苏月冷毫不在意别人的目光,她就是要聚的人越多越好。

    “我对你下毒?表姐,空口无凭,你倒是拿出证据证明是我干的。”苏月冷笑道:“否则无故诽谤我这位大盛国的仙童,你可有想过后果?”

    林馨儿被苏月冷突然犀利的目光看得直打哆嗦,可一听她自称仙童就更是怒火中烧。

    凭什么好事都给这个贱人占了!?又是战场小英雄又是大盛国仙童的,明明就是个没娘养的杂种!贱货!叫她一声表妹是看得起她!

    “你在你库房里投毒害我,还敢说没有证据!?我就是活生生的证据!我要彻查你的库房,那里一定还有毒药残留!”

    林馨儿这话一出,周遭一片哗然,可毒媚娘和吴心悠却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真是搞笑,林小姐,你最近就来梧桐院上了回我的课,怎得会去库房?”毒媚娘现在的身份是国师派来的大才女,所有人眼中的外人,也是说话最公正的一位。

    毒媚娘白色的眸子透过纱幔幽幽地妄想面色难堪的林馨儿,讽刺一笑。

    “敢问林小姐,你是什么时候去的库房?又是否经过苏大小姐本人的同意?”

    “请你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