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重生之嫡女风华 > 第二百零一章 绿帽子
    在场的闺秀哪个不是抱着目的来的?当下听到楚真儿的要求简直气晕过去。

    这么大的日头,竟要她们跑步?

    且不说她们打小娇生惯养出门都是马车,快步都没走过几步,还有这一身华丽的衣裳和精致的妆容,岂不是要全被汗水热化?

    那到时候,她们几个时辰的心血就都白费了!

    这个楚真儿欺人太甚!

    “怎么?要是怕热怕累,那你们可以回去呀,没人拦着!”楚真儿尤嫌不足,还让人端了两盆炭火过来,用的还是最次的黑炭,几个宫女在楚真儿的使唤下拼命煽风,那烟味熏得黑气冲天,众千金纷纷咳嗽,呛得不行。

    “哼,环境那么恶劣,我看你们还怎么硬撑!”楚真儿冷哼一声,转身就回了寝宫,她才懒得看一群花枝招展的女人在那流汗,臭死个人!

    “公主殿下太过分了!我们的父亲好歹都是朝廷重臣,我们进宫也是皇帝陛下亲邀来教她礼仪,她怎得如此蛮横无理?”

    “哎呀你少说几句吧,人家可是我们皇上最宠爱的女儿,我们怎么可能和她叫板?”

    “就是,你要是受不住那你就回去吧!我可一定要留在宫里头!”

    几个千金面色极差,却都强烈表示要留下来的意愿。

    且不说能不能被哪位皇子看上,就光是在宫中得最好的教养嬷嬷教导几日,那以后也是不得了的谈资!

    几人说着就开始绕着花圃跑,温芷言在最后头跟着,脸色已经黑到了极点!

    她很有可能已经怀上了不知锦容的孩子,怎能受得了这般折腾?

    恶狠狠地盯着楚真儿的寝殿大门,温芷言甚至怀疑楚真儿已经怀疑自己和不知锦容的关系,所以故意刁难她!

    呵呵,也是了,楚真儿既然喜欢不知锦容,那肯定是不愿他的心里装着别人,所以才千方百计想将自己赶走!

    她才不会如其所愿!

    正巧,她眼尖地瞥见楚梅洛经过宫门,似是刚从皇后娘娘的宫里出来,她心下一动,脚跟软瘫倒了下去。

    “啊!”

    “不好了!有人晕倒了!”

    “怎么回事?!”

    正经过宫道的楚梅洛听到动静走了进来,他原本就想来这儿瞧瞧温芷言,虽然这女人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但毕竟有用,既然同在宫中他还是有必要多热络一下感情的。

    “芷言,你怎么样了?”

    楚梅洛没想到一进来就见到温芷言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立即让人叫太医。

    “三皇子??!”周围的女眷面面相觑,个个气得牙痒痒。

    这温芷言怎得运气那么好,竟得三皇子亲自抱着?

    早知道她们刚才也装晕了!

    “怎么回事那么吵?本公主说过,你们若是不愿意跑就回去,本公主这里不留人!”楚真儿一脸不耐烦,她正准备睡午觉呢!

    “三皇兄,你怎么在我宫里?”楚真儿见闺秀们乱作一团站在,伸长脖子一看,竟然看到楚梅洛半跪在地上,怀里抱着晕厥的女人。

    这女人柔若无骨,满脸憔悴,不是温芷言还能是谁?

    “芷言?她怎么样了?”楚真儿和温芷言还算有点交情,毕竟她是这么多千金闺秀中难得不争宠的。

    “人在你宫里晕倒的,你能不知道怎么回事?”楚梅洛头一回对楚真儿加重语气,并非因他太过焦心温芷言的安危,而是当楚真儿确定要被送去和亲的那一刻起,便失去了拉拢的意义。

    一个身在异国的女人,只有在嫁过去的当时有利用价值,待真的远嫁他国,便是老死不相往来。

    况且,比起楚真儿,他同不知锦容的关系更好,也更直接,又何必再来忍受楚真儿的暴脾气?

    “这……我不知道她也在这群人里面。”楚真儿秀眉皱起。“先把人抱进偏殿吧,七儿,去叫太医来。”

    “不必了,我已经让下人去了,太医马上就到。”楚梅洛没好气,打横抱起温芷言就进了偏殿,羡煞其余所有千金。

    她们多希望刚才晕倒的是自己!这样,此刻躺在三皇子怀中感受他霸道又温柔呵护的就是她们了!

    “你们都愣着干嘛?继续跑啊!再停下来就全都扔出宫!”楚真儿看都她们就想到要学规矩,想到要学规矩就头疼得要命。

    指着宫里头的护卫,楚真儿厉声命令:“你们几个,都给本公主好好盯着,谁要是没跑完就停下来,立即扔出去!”

    “是!”

    侍卫立即应下,庭院里被暴晒的众人完全没了希望,只能认命地继续跑。

    没过多久,太医就到了,温芷言本就经常随父亲进宫,见是熟悉的太医,心就踏实了一半。

    她装晕除了要躲避烈日下跑步,自然还有别的目的。

    伸出手给太医把脉,温芷言紧张得心跳都慢了半拍。

    眼睛紧紧观察着老太医的每一寸神情变化,突然见其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温芷言又惊又喜,猛地握紧拳头,引起老太医的注意。

    四目相对,温芷言满眼乞求,老太医只得叹气。

    这温丞相府上的大小姐他是知道的,知书达理,温婉贤良,是京城有名的贵女,方才听闻是三皇子将其抱入殿中并亲自让人拿着他的腰牌来太医院请的人,这两人的关系定是不斐,再联想到宫里头的种种传言,温丞相有意将府上千金嫁于三皇子,这事情就理顺了。

    好在他在宫中多年,什么风浪都见过,对于此,他只能说现在的年轻人太心急了!

    “章太医,您方才叹气是为何?难道芷言她生病了?”楚梅洛为了俘获温芷言的芳心,自然是怎么做作怎么来,这在章太医看来,那便是将两人的关系更板上钉钉了。

    不过,皇子的事情他区区一个太医可没资格参与,也没那个命去管,一个不好,可是要掉脑袋的!

    “无妨,只是有些轻微的中暑,想是日头下呆久了的缘故。”章太医说着拿起笔开始列药单,自始至终没有再看温芷言一眼。

    三皇子强势,这温大小姐也不是个自爱的,想来这素日里给人见着的乖巧温顺皆是装的,真是让人遗憾。

    温芷言心细,自是分辨出太医眼底的失望,但她并不在意,等这些人知道自己肚子里怀的是凌云国未来皇帝的儿子,也就是凌云国将来的太子,十多年后的继承人时,看他们还敢瞧不起自己!

    而且她现在满心激动着自己赌对了章太医不敢乱声张,躺在软榻上美滋滋地想着不知锦容知道自己怀上他们爱的结晶后高兴的模样。

    他说会让自己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她信他!

    “温小姐身子虚,眼下中了暑气,这些天还是要多休息才是,最关键的,切勿动气。”章太医说着,颇有深意地看了眼三皇子楚梅洛。“三皇子切记这些天要清淡饮食,这夏末入秋最容易干燥,必得清火才好,记住,切勿动气啊!”

    楚梅洛一脸懵,他哪会想到章太医所说的切勿动气是指胎气?!

    连连点头应下,章太医才叹息摇头地离开。

    这后宫,真是没一天不乌烟瘴气的!

    宫檐上,一只灰褐色的布谷鸟眨眨眼,目送章太医远去,再望望偏殿里嘘寒问暖的画面,扑腾翅膀,飞向了不远处的华宁宫。

    “布谷,布谷。”

    鸟儿停落在秋无痕的肩头,亲昵地鸣叫,声音很是好听。

    苏月冷等着长公主沐浴更衣,正无聊着,立即被鸟儿清脆的叫声吸引。

    她认得这只布谷鸟,正是她和君久黎去襄城的路上一直来报信的鸟儿。

    “温芷言在楚真儿的宫中晕倒了,楚梅洛救了她,不仅当中拥抱,还亲自派人请了太医。”秋无痕边听鸟鸣边点头,片刻后,说出一连窜八卦。

    “秋无痕,你竟然会鸟语?”苏月冷的重点不在八卦,在秋无痕。

    君久黎身边都是些什么人?不对,他们都是神仙吧?

    “呵呵,这很奇怪吗?我五岁就能听懂所有鸟儿的语言了。”秋无痕笑着指向一旁树上的黄鹂鸟。“听,它正在夸我帅!”

    苏月冷闻言刚升起的敬佩之感荡然无存。

    翻了个白眼。“我就不该拿你当正经人看。”

    秋无痕却觉得苏月冷这反应不太好。“喂小鬼你也太不给面子了,我秋无痕虽不及君久黎那么厉害,也不精通谋略,但在情报收集方面可是一等一的高手,我敢说,放眼整片大陆,唯我独尊!”

    苏月冷好笑。“雨花楼也及不上?”

    秋无痕不乐意了。“你不能这样比,他们是专业以情报为生的,我不过是闲来无事给君久黎跑跑腿啊呸,帮个忙!要是我也认真起来,雨花楼也要甘拜下风!”

    “这话下回仙女姐姐来了,你可要当面和她说,不然我就瞧不起你!”苏月冷想到许久未见的孔雪瑶,甚是想念。

    “别,我想见她她还不想见我呢!”秋无痕脸上闪过不自然的神色。

    当年秋芈茵和君久黎他爹搞上,自己在其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虽说是年少无知,但毕竟拆塞了人家的姻缘,并且因此导致后面发生的一些列不可挽回的悲剧。

    如果不是自己,或许那位前辈也不用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