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坤宁 > 第082章 宁二
    姜雪宁痛快了,但有的是人不痛快。

    到现在,谁还看不出乐阳长公主做这一切是为了姜雪宁?

    姜雪蕙入宫固然颇为引人注目,可聪明人都能意识到站在这件事背后的姜雪宁。

    在她说出“痛快”二字的时候,殿内不知多少人暗暗黑了脸,便是原来有再好的玩乐心情,这一瞬间也被破坏殆尽。

    接下来沈芷衣还邀了姜雪蕙来一起玩。

    众人之中有几人明显是强颜欢笑作陪,萧姝更是从姜雪蕙拿着那方锦帕出现开始,就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入夜的仰止斋,各处宫灯点亮。

    从鸣凤宫中回来,终于到得自己的房间,这位萧氏一族的大小姐、后宫太后娘娘的亲侄女,在没了旁人关注的情况下,终于放任一切其他的表情在自己脸上消无,唯余下那种近乎于冷寂森然的平静。

    末了抬手轻轻压住额头。

    萧姝慢慢闭上了眼,手指的弧度却一根根紧绷,再睁眼时竟是直接将桌上的茶盏扫落在地!

    旁边伺候的宫人吓了一跳,瞪大了眼睛看着她。

    萧姝的胸口微微起伏着,却没有看旁人。

    她脑海里浮现出的只是当初偶遇临淄王沈d时,看见的那一方从他袖中掉落的绣帕,还有今日在姜雪蕙身上看见的那一方……

    旁人或恐已经忘了。

    可她却还记得一清二楚。

    不是姜雪宁,那个人竟然不是姜雪宁!

    可谁能想得到呢?

    在宫内这段时间,沈d也对姜雪宁处处关注,言语中多有照拂之意,勇毅侯府出事,燕临更是直接撇清了姜雪宁的关系。

    种种蛛丝马迹都指向她。

    所以上次自己才会……

    放在桌上的手指一点一点握紧了,萧姝只感觉出了一种阴差阳错的嘲讽:不仅没有除掉真正的威胁,反而还露了痕迹,为自己树了一个真正的强敌……

    姜雪宁终究还是敏锐的。

    同一时间,姜雪宁的房间里,气氛就颇为微妙了。

    这里经由乐阳长公主一番折腾后,各类摆件早已是应有尽有,香软精致,墙上随意悬着的一幅字画都是前朝名士的真迹。

    姜雪蕙是博学之人,一眼就能分辨。

    宫人们自然已经布置好了她的房间,不过和其他伴读没有区别。可等应邀到姜雪宁屋子里来看时,便轻而易举发现了二者之间那巨大的差距,鸿沟天堑,于是对自己这妹妹在宫内的受宠程度,有了十分直观清晰的了解。

    姜雪宁已经换下了那一身繁复的宫装,只着简单的天青缠枝莲纹百褶裙,连先前费心绾成的发髻都打散了,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脑后,有几缕被她用纤长的手指轻轻缠着,打成了卷儿。

    她只用着点似笑非笑的目光看姜雪蕙。

    姜雪蕙坐在她的对面,倒是平静如水,道:“你让我入宫来,到底是想干什么?”

    姜雪宁面前摆着一张琴,却不是蕉庵,只是一张再普通不过的琴。

    她伸出手指来轻轻拨弄了一下。

    听见那颤动的音韵时,才好整以暇地道:“都到这宫里来了,也确带了那一方绣帕,大姐姐要说自己半点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入宫,可也太虚假了些吧?”

    姜雪蕙于是低头看那方绣帕,便轻叹了一声:“你对我有多恨,我们关系又如何,你我再清楚不过。要说你是想来帮我,我断断不信。”她的眉眼其实有那么一点点像婉娘。

    姜雪宁看着,拨弄着那琴弦的手指停了一停,想起来的却是自己上一世因嫉恨眼前这人做出的事情:在无意中得知临淄王沈d暗中属意于那绣帕的主人后,她便想方设法地阻挠了姜雪蕙参与选妃,自己却拿了这一方绣帕,再一次与沈d“偶遇”。于是她抢了姜雪蕙的姻缘,当了临淄王妃,更成了皇后,彻彻底底将自己恨的这个“姐姐”踩在了脚底下。

    但最终快乐得意吗?

    好像没有很快乐,也没有很得意。

    姜雪蕙照样过得很好。

    有时候,姜雪宁甚至在想:她抢了姜雪蕙的姻缘,姜雪蕙到底知道不知道?

    从头到尾她都没能向她炫耀。

    因为她选上临淄王妃后不久,姜雪蕙便远嫁离开了京城,她也就没有了告诉这位姐姐实情、向她炫耀、引她仇恨的机会。

    “你知道我不会帮你就好,这宫里面步步凶险,有些人误会了一些事,把本该施展到你身上的手段,用到了我的身上,可不差点没了小命?”姜雪宁嘲弄地一勾唇,回想起今日看见萧姝那骤变的脸色,真觉得爽快,“有人今日看见你带着那方绣帕来,脸色都变了呢。想来姐姐日后在宫中的日子该不会很如意。我么,自然是袖手旁观,坐山观虎斗了。”

    换了旁人,未必能猜到那回到底是谁陷害。

    毕竟一切都没什么端倪。

    可萧姝倒霉就倒霉在遇到的人不仅是姜雪宁,更是重生的姜雪宁。如今还没有什么人知道萧姝对未来皇后之位的觊觎,可姜雪宁上一世同她斗得你死我活,却是一开始就知道那张看似高高在上的面孔下,也隐藏着勃勃的野心和熊熊的欲望。

    蛛丝马迹一串,想不怀疑到她身上都难!

    姜雪蕙闻她此言却是立刻想起了前些日的听闻:宁姐儿在宫中被构陷与天教乱党谋反之言有关,险些就没了性命!

    心底顿时凛然。

    直到这时,她才隐约明白起来:那件事,竟然与自己有关!

    姜雪宁自然可以告诉她前因后果,好让她对萧姝有所警惕,可毕竟她对姜雪蕙无法不介怀,且这位姐姐也的确不傻,她没必要说,也懒得去说。

    是以岔开了话题。

    她一面摆弄着自己的指法,想着明日去谢危那边学琴可千万不能出差错,嘴上却是漫不经心道:“你知道自己丢了的那方绣帕,落在谁手里吗?”

    姜雪蕙定定地注视着她,最终还是垂了眸,慢慢道:“大约知道。”

    “铮――”

    姜雪宁手指轻轻一颤,连带着那琴音都跟着颤颤。

    她豁然抬手回望着姜雪蕙,目光却陡然锋锐,像是要在这一刻将她看穿!

    知道!

    姜雪蕙竟说自己“大约知道”!

    如果她这时候已经知道了,那上一世她拿着她的绣帕去与沈d“偶遇”,并且抢走了她的姻缘,姜雪蕙该也是知情的!

    可她从未发作……

    姜雪宁甚至以为,她从头到尾不知情!

    “怎么了?”

    姜雪蕙本以为这位向来仇视自己的二妹妹,做出今日一番事来,应该已经对事情的全貌有所了解。可为什么,她如实回答之后,宁姐儿却反而露出这般神情?

    她不很明白。

    “……”

    姜雪宁却是久久没有言语。

    垂眸望着自己面前这张琴,只觉得没了一切练琴的心情,便直接伸手把琴一推,冷淡道:“我累了,该说的也都说得差不多了,你请回吧。”

    她素来是这般喜怒无常性情,能这般坐下来耐心同她说上一会儿话已是难得,此刻便是下了逐客令,也不令人惊讶。

    姜雪蕙虽觉得她有话没说,可自己也不好多问。

    于是起身来,也叫她早些睡下休息,推了门走出去。

    这一天晚上,姜雪宁再一次没能入睡。

    第二天一早到奉宸殿上课,宫人们在第二排多加了一个位置,让姜雪蕙坐下,原本的八位伴读便正式成了九位。

    来授课的先生们自然都惊讶万分。

    因为姜雪蕙是中途加进来的,往日他们教授的课业都没学过,先生们不免都有几分担心。众人中有不大看得惯姜雪蕙,或者将对姜雪宁的仇恨转移到她身上的,虽都听闻说姜家大姑娘不同于不学无术的二姑娘,是位真正的大家闺秀,可宫里先生教的东西毕竟不一样,姜雪蕙也不可能样样都知道,是以都等着看好戏,想见她当众出丑。

    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像是巴掌一张扇在她们脸上――

    姜雪蕙不仅会,而且什么都会!

    姜府门楣虽然算不上高,但孟氏却是实打实把姜雪宁当成高门闺秀来养的,诗词歌赋,礼仪进退,竟是无一不精!

    只是她平素为人不喜张扬,甚少在人前展露,是以少有人知。

    如今却因在宫中不得不应答先生们的提问,且因不了解宫廷的情况,不敢有半分的马虎敷衍,拿出了十分的认真,轻而易举便赢得了先生们的惊叹。

    现在的先生们和姜雪宁刚入宫进学时遇到的那些可不一样了,经过了赵彦宏的事情,众人大约也都知道谢危是个什么样的人了,明面上不再敢多偏袒萧姝。

    姜雪蕙又是姜雪宁的姐姐。

    在这宫里谁不知道姜雪宁受长公主殿下的照拂?他们倒是有心想要奉承两句,可姜雪宁的学业太差,便是他们脸皮再厚也有点夸不出口。

    这下好,来了个姜雪蕙!

    刚刚合适!

    一来她是姜雪宁的姐姐,也是被长公主破格选入宫中;二来礼仪周到,温婉贤淑,不会给先生难堪,一点也不像是姜雪宁那个刺儿头;三来学识过人,熟读诗书,实在很是难得。

    先生们当然不再吝惜夸奖,对姜雪蕙大加赞誉。

    不过短短两三日过去,刚入宫不久的姜雪蕙,就已经成为了奉宸殿里颇受先生们偏爱、赞赏的香饽饽。

    原本奉宸殿里是萧姝一枝独秀。

    如今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竟是渐渐有些压住了萧姝的光芒,双月争辉,一时瑜亮,实在叫人啧啧称奇。

    萧姝是不是高兴,旁人很难看出来。

    但姜雪宁素知她秉性。

    往日能超然物外,目下无尘,不过是因为没有谁能对她形成威胁罢了。可一旦要感受到威胁,原本高高在上的那副淡然,自然会因为处境的变化而岌岌可危。

    所以,只要一想萧姝如今的心情,姜雪宁便觉得心里畅快得不得了――

    没办法。

    上辈子斗了那么久,她这一世偏偏又因那绣帕的误会而对自己下手,自己当然不能对她太客气!

    更有意思的是,姜雪蕙出身不如萧姝,虽然在奉宸殿里很受先生的喜欢,素日里却无半点骄矜,行止皆平易近人,与总端着点的萧姝完全不同,很得人喜欢。

    连陈淑仪都愿意同她说话。

    且京中向来有传闻,说姜家两姐妹关系一向不好,姜雪宁在府中霸道跋扈,总是欺负这位性格软和的姐姐。因此同姜雪宁关系不大好的那几个,反而有意无意地接近姜雪蕙,想要与她结交。

    尤月更是觉得又来了一大助力,这一日走在路上便凑到姜雪蕙的身边,笑着对她道:“往日在各种宴席上见到姜大姑娘,从来都知道大姑娘是有本事的,没想到竟这般了得。比起那不学无术的姜二姑娘来,可真是好了不知多少,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姜雪蕙看她一眼,没说话。

    陈淑仪也在旁边淡淡道:“明明你才是家中嫡长女,学识才华做人又都比你那妹妹高出不知多少,可在府中竟然忍气吞声受她欺负,可也真是一桩奇谈了。要我是你,遇到这种败坏门风,不学无术的,逮着机会便要好好治她不可!否则,一府的名声都被她坏干净了!”

    这些日来众人在姜雪蕙面前也不知一次说过姜雪宁了,姜雪蕙总是听着,也不反驳,众人便默认她们姐妹二人之间的不和是真的,是以背后编排的言语也渐渐放肆起来。

    大家都觉得姜雪蕙当与她们同仇敌忾。

    可谁料想,陈淑仪此言一出,姜雪蕙清秀的眉竟颦蹙起来,脚步一停看向她,有些冷淡地道:“我二妹妹虽然的确不学无术,却也没到败坏门风,丢尽府里名声的地步。淑仪小姐此言却是有些偏颇不公了。我姜府虽然比不上一些高门大户,可家中管教也严,妹妹若有什么过错,自有家父与家母操心,何用淑仪小姐多言?”

    众人全愣住了。

    姜雪蕙竟然会为姜雪宁说话!

    说好的这两姐妹关系一向不好呢?!

    陈淑仪更是面色微变,瞳孔微缩,看向了姜雪蕙。

    姜雪蕙却是不卑不亢地回视她。

    尤月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时才与众人一起回想起来:人家内里关系再不好,也都是姓姜,一府里出来的姐妹!所谓“妹妹”,便是回了家里我自己骂上一万句,也不容许旁人随意诋毁的!更何况顶着家族的名声,顾着家族的荣辱,往日隐晦地说上几句也就罢了,要指名道姓说人败坏门风,姜雪蕙怎可能不发作?

    这一下谁也接不上话了。

    气氛有些尴尬。

    正好这时候前面姜雪宁手里拿了一卷书,拉开自己的房门,从里面走了出来,远远一抬眼就看见了仰止斋外头的她们,便更不好说话。

    还是站在众人之中的周宝樱有些好奇地看了看姜雪宁,软软糯糯地问道:“我们正和姜大姐姐说起你呢,姜二姐姐你又要去学琴了吗?”

    姜雪宁一看见这帮人聚在一起,就知道她们没什么好话。

    周宝樱说众人正说起她的时候,有人脸色都变了。

    她心底于是一哂,只道:“我去看看谢先生在不在。”

    谢危上回同她说,叫她次日去偏殿练习指法,可第二日她到了,谢危却没到。

    宫人说前朝事忙,暂时脱不开身。

    连着好些日,他都没有再现身奉宸殿,一堂课都没有上。按理说姜雪宁自可不去偏殿学琴了,可她也不知谢危什么时候忙完,宫人们更不清楚,便只好每日去一趟偏殿,等上一刻。

    谢危若不来,她再走。

    今日也是一样。

    此时此刻,没有沈芷衣在。

    尤月虽已经彻底怵了姜雪宁,当着她的面绝对不敢说话,可旁边还有陈淑仪在。

    听见姜雪宁说学琴的事儿,她便轻笑了一声,竟瞥了方才颇不给她面子的姜雪蕙一眼,意味深长道:“素来听闻谢先生与姜大人有旧交,姜二姑娘学琴这般堪忧,也肯费心教导。如今姜大姑娘也来了宫中,琴棋书画都是样样精通。只可惜先生近来忙碌,不曾来授课,不然见了姜大姑娘这般的美玉,必定十分高兴。毕竟是对着朽木太久了,也真是心疼谢先生呢……”

    话里隐隐有点挑拨的意思。

    可姜雪蕙没接话。

    连姜雪宁都没半点生气的意思,仍旧笑眯眯的,只向陈淑仪道:“淑仪姑娘今日说的话,雪宁记下了,等明日见了长公主殿下一定告诉她。”

    “你!”

    陈淑仪完全没想到她竟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当面用打小报告作为威胁!

    一口气哽上来,面上登时难看至极。

    想起那日被乐阳长公主训斥的场面,身子更是微微颤抖起来――气得!

    姜雪宁却是看都懒得再多看她一眼,冷冷地嗤了一声,便拿着手里那卷书,径直从她身旁走过,压根儿没将这乌泱泱一帮人放在眼底,脊背挺直,大步往奉宸殿去了。

    殿门口只有个小太监守着。

    姜雪宁走上台阶便问:“谢先生今日来么?”

    小太监摇了摇头,为她推开了门,回道:“没来消息。不过听说谢先生在前朝忙碌,两夜没合眼,昨夜回了府,今日说不准会来。”

    姜雪宁于是点了点头,进了殿中。

    峨眉高挂在墙上,蕉庵则平放在琴桌。

    她进了殿后,往琴桌前一坐。

    手中书卷放下,是本医书。

    那日街上偶遇张遮,瞧见他提着药,她才忽然想起,张遮的母亲身体不好,患有头风。正好这几日谢危都在忙,她练着琴之余也有闲暇,便托沈芷衣往太医院借了本医书来看。早年她在乡野间长大,也曾跟着行脚大夫玩闹,倒是粗通些医理,医书写得不算艰深,她慢慢看着倒是能看得懂。

    只是今日,医书放下,姜雪宁却只怔怔看着。

    明明让姜雪蕙入宫,是在被萧姝构陷那一日便已经想好的,她这位姐姐素来优秀,别说有那一方绣帕在,便是没有,也能让萧姝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世间并不只她一枝独秀,脱颖群芳。

    可真看着姜雪蕙入了宫,她又没有自己想的那般平静。

    是因为她竟很早就知道那方绣帕是被沈d拾走?

    还是因为,姜雪蕙的确有旁人说的那样好呢?

    她在乡野间长大,姜雪蕙在京城长大;

    她玩的是踩水叉鱼,姜雪蕙学的是琴棋书画;

    她顽劣不堪不知进退,姜雪蕙却贤淑端慧进退有度;

    ……

    上一世她便是为此不平,嫉妒,甚至憎恶。

    而这一世,要坦然地接受自己的确没有别人优秀,也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一个是姜大姑娘,一个是姜二姑娘。

    似乎天生就该一较高下。

    不仅旁人拿她们做比较,连她都忍不住会下意识地比上一比……

    医书就端端放在面前,姜雪宁只看着封皮上的字发呆,一时出了神。

    连外头有人进来,她都没察觉。

    谢危今日又换上那一身出尘的苍青道袍,一根青玉簪束发甚是简单,本不过是来奉宸殿偏殿走一趟,可到得门口时竟听小太监说姜二姑娘在,便有些意外。

    他推门进去。

    姜雪宁还坐在琴桌前一动不懂。

    谢危手里拿着一封批过红的奏折,脚步从绒毯上踩过时没什么声音,站在她身后,视线越过她肩膀往前,一眼便看见了搁在她面前的那本医书。

    “……”

    一时静默。

    旧年口中那股腥甜的鲜血味道混着药草的苦涩一并上涌,谢危不由想:这当年差点治死他的小庸医,不入流的行脚大夫,又在琢磨什么害人的方子?

    这模样是出了神啊。

    他走过去,举起那奏折来,便在她脑袋上轻轻一敲,只道:“醒神!”

    姜雪宁被敲了下,吓一跳,差点从座中蹦起来。

    她抬头一看,谢危唇边含着抹笑,从她身旁走了过去,神情间有一抹不易察觉的疲惫,脸色看着似乎比上一回见时苍白了些。

    谢危把那封奏折往书案上一扔,走到墙边抬手便将峨眉抱了下来,搁在自己那张琴桌上,取下琴囊,五指轻轻一拨试了试音,头也不抬,便道:“听闻宁二姑娘这几日都来,该是将谢某的话都听进去了,指法都会了吧?”

    宁二……

    在听见这两个字时,姜雪宁便怔住了,以至于连他后面的话都根本没听进去。

    她往日为何从不觉得,这样怪异的称呼,这样有些不合适的两个字,听来竟如此顺耳,如此熨帖?

    姜雪宁,姜雪蕙。

    姜,是一族的姓氏;

    雪,不过排序的字辈;

    唯有一个“宁”字,属于她自己,也将她与旁人区分。

    上一世,在回京路上认识谢危时,谢危与旁人一般唤她“姜二姑娘”;可没过几日,身陷险境后,谢危好像就换了对她的称呼,不叫“姜二”,反叫“宁二”。

    这一世也没变。

    可她从来不明白为什么,也不知道谢危这人脑子是有什么毛病。但上一世她不愿与谢危有什么接触,这一世初时又过于惧怕,后来则是习惯了,竟从来没有问过,也很少去想,他为何这般称呼她。

    心底一下有些波澜泛起,荡开的却是一片酸楚。

    人人都唤她“姜二姑娘”,往日不觉得,有了姜雪蕙时,便是怎么听,怎么刺耳。

    姜雪宁眼底有些潮热。

    她向来知道谢危洞悉人心,无人能出其之右,往日也有过领教。可却并不知道,这人原来那么早、那么早便将她看透,不叫“姜二”,反唤“宁二”,难怪朝野之中人人称道。只是她上一世实在愚钝,竟没明白……

    明明此人上一世对她疾言厉色,曾伤她颜面,叫她难堪,这一世她也对他心怀畏惧,又因学琴对他没好印象,深觉他面目可憎。

    可为这两字,她竟觉谢危好像也没那么过分了。姜雪宁坐在琴桌前,看着他,忘了回答。

    谢危话说出去,半天没听见回,眉尖一蹙,便抬眸去看,却见那少女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直直望着自己,眼圈有些发红,眼睫一颤,眼眶里的泪珠便往下滚。

    好端端怎么又哭起来!

    他动作一顿,抬手一掐自己眉心,深觉头疼,无奈叹了口气:“谁又招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