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巧女喜当家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还好不是掉脑袋
    秦怀瑾出了门,就告诉孙嫂子:“嫂子先回家吧,剩下的我来。”

    “成,需要嫂子干啥就直说啊!”孙嫂子知道秦怀瑾着急,也不敢耽搁,说完就让秦怀瑾先走。

    秦怀瑾出了巷子就直奔萧家去了,那个苏凝是萧庭的熟人,找萧庭肯定能找到人。

    萧庭看到门口的秦怀瑾,还挺开心,秦怀瑾这可是第一次上门来找他呢!

    “怀瑾啊,怎么这么迫切的来找我?想我了?”萧庭看秦怀瑾额头上都出着汗,大冬天的还散着热气儿。

    秦怀瑾就说道:“那个苏凝身边的官差把小鱼给带走了,孙嫂子说都亮刀了!”

    萧庭一愣,苏凝身边的官差不就是华良玉那小子么?怎么还当街抢人了?

    “什么时候的事儿?”萧庭皱眉问道。

    “就刚刚,我接到消息就出来找你了。”秦怀瑾说道:“那个苏凝到底什么人啊?”

    萧庭也不好说,就说:“先别管那个,我去找人,你回家等我。”

    “我跟你一块去。”秦怀瑾说道,小鱼还没找到,他回家也坐不住的!

    萧庭叹气,就说:“那行,一块去!”然后就带着秦怀瑾一块走。

    秦怀瑾跟着萧庭一路往北,等到了宫门口的时候,秦怀瑾的脸色就不好看了。

    “那个苏凝是宫里的人?”秦怀瑾问道。

    “苏凝是我表妹,皇后嫡出的渔阳公主。”萧庭说道。

    秦怀瑾心中一凉,渔阳公主让自己的侍卫绑了沈小鱼入宫?什么原因呢?

    “一会儿入了宫,你记得别乱说话啊。”萧庭说道,秦怀瑾说话还是挺要命的。

    秦怀瑾点头,然后就看萧庭拿出一块牌子。

    萧庭生母是当今皇上的妹妹,萧庭也算是皇上的外甥,外甥入宫也不用那么多条条框框,亮了牌子就进去了。

    秦怀瑾还是第一次进到宫里,雕梁画栋自然不必说,重要的一点,就是很大。

    萧庭去找苏凝,秦怀瑾因为是宫外的男子,也不能入女眷内宫,只能在门口等着。

    苏凝也没想到萧庭会来,平时萧庭都嫌弃她麻烦,也不喜欢和她玩的。

    “表哥?怎么有空来?”苏凝诧异的问一句。

    “还玩?别装了?赶紧把小鱼交出来,你好歹也是个公主,就这么把人给掳来,成什么体统?”萧庭说道。

    苏凝一愣:“沈小哥?我没有掳啊?人是不见了吗?”说完就很是着急,沈小鱼要是丢了,她可是也着急的!

    萧庭一看苏凝,苏凝从小被人宠大的,也不会撒谎演戏,看样子是真的不知道!

    “那不对呀,小鱼让人传话,带她走的人,是你身边的官差,难道不是华良玉?”萧庭问道。

    苏凝一听,就说:“今日他没来我这当差啊!”

    “赶紧找人,问问是不是和他有关!”萧庭说道。

    苏凝也赶紧差门口的宫女去找华良玉,华良玉不在她这当差的时候,也就去那么几个地方。

    宫女没一会儿就回来了,还带着华良玉回来的。

    萧庭直接问道:“沈小鱼是不是你带走的?”

    华良玉看苏凝一脸紧张的盯着自己,就说:“是我,皇上要见他,让我去带人。”

    萧庭一听,当即说道:“完了完了,死定了!”肯定是皇上看苏凝对沈小鱼那么在意去调查,结果发现是女人的事儿了!脑袋肯定保不住了!这可怎么办?

    苏凝就问华良玉:“父皇要见他干什么啊?”之前皇上明明答应过不泄露她身份的啊!

    华良玉说道:“皇上见公主的腿好了很多,就夸赞她手艺好,前几日工部那边说是有一批难货,皇上今天就想起她他来,看那个意思,是想让他去工部帮忙出主意。”

    萧庭一愣,随即松了一口气,看来不用死了。

    另一头的沈小鱼被华良玉送到一个很高大的房子的门口,人就走了,不过走之前也告诉她一会儿进去不要乱说话,否则就是真的掉脑袋。

    沈小鱼害怕,她也识字,头顶上御书房三个字那么明晃晃,她又怎么会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死定了啊,为什么找我啊?”沈小鱼小声嘀咕着,她琢磨自己认识的这些人里头,唯一和宫里有关的就是萧庭,可是那也是拐了个弯的亲戚了,何况萧庭也不至于要她命,还亮刀要脑袋的!

    一个太监走出来,说道:“沈小鱼?”

    “啊?啊!是!”沈小鱼答应着,太监的声音也不想戏文里写得那么声音尖利,听着挺正常的。

    “进去吧,皇上找你问话,你要懂礼,也不要直视皇上,更不要乱说话,记得了吗?”太监说道。

    沈小鱼点头:“多谢……公公。”然后就先进去了。

    一进门,拐过屏风,路过屏风的时候,沈小鱼还一愣,仔细一看,这不是自己做的吗?苏凝带走的那一张,难道是送到宫里孝敬皇上了?

    走进去,抬眼贼溜溜的看一下,前面有人,就直接跪下:“草民沈小鱼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坐在上头的皇上一听:“行了,起来吧,这又是个听戏挺多了的!”也就戏文里会写“我万岁万岁万万岁”,平日不是大日子,也不至于这么隆重。

    “谢主隆恩!”沈小鱼把所有戏文里看的都用上了,反正礼数周全不会出错就是了!

    皇上笑着,看了沈小鱼一眼,就说:“你抬起头来。”

    沈小鱼记得刚才公公的话,就说:“草民不敢……”

    “抬起头,我怎么感觉你有点眼熟呢?”皇上说道。

    沈小鱼这才抬起头,一抬头,也是一愣,就说:“我怎么也感觉眼熟……?”

    皇上想了想,就说:“画……”、

    沈小鱼也想起来,当初在辽阳城摆摊子的时候,可是这位拿着一幅画让她来仿画的,当时她仿的好,还得了不少钱。

    “对,画!”沈小鱼一脸喜色想起来。

    皇上乐呵呵的,说道:“当时你仿的那一副,是我自己画的!”

    沈小鱼一听,麻溜儿的又跪下了,她还记得当时自己是怎么把那幅画给贬损得一文不值的,可是也不能怨她,那画是画的真不太好,何况她也想不到,有人会拿着自己画的画过来再让人仿啊!这不是有病么!

    “草民知罪了!请皇上恕罪!”沈小鱼赶紧跪下,皇上一句话,她脑袋能掉八百回,死法估计都不能重样!

    皇上哈哈的笑着,说道:“行了,我的画不好,我也知道,满朝文武,也就你还有我闺女敢说实话!”

    沈小鱼一听这话,就赶紧说:“皇上的画也好挺好的,就是……”

    “就是什么……?”皇上问道。

    “就是遇到瓶颈了,需要一个突破!”沈小鱼说道:“草民也曾遇到过,但是有办法度过难关!”

    皇上一听,就挺感兴趣,说道:“什么办法?”

    沈小鱼放心了,用得上她,也不会说砍就砍了。

    “草民可以看几天画,之后就能知道皇上的瓶颈是哪里了。”沈小鱼说道。

    皇上笑着,说道:“你还是那么聪明啊,不过我就得在辽阳城的时候,你还是个女子啊?”

    “草民扮成男子也是为了在辽阳城方便做生意。”沈小鱼说道。

    皇上寻思了一下,感觉事情有点复杂。

    沈小鱼见皇上半天没有回音儿,心里又忐忑了,就问道:“皇上找草民来宫里,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吗?”

    “啊,是有一件事,我想让你去工部,有一份差事让你办。”皇上说道,就先说正事。

    沈小鱼一听,就说:“可是草民是女子,这……”女子不得不得入朝为官,而且工部那么大的地方,什么人才没有,她这两下子哪里能派的上用场?

    “无妨,你就去工部,有朕的口谕在。”皇上说道,虽说是女子有些可惜了,不过他也不是迂腐的人,别管男女,有用就行。但是工部那边也不是有官位就能说的算的,工匠一个个的都牛气的很,要是没有真本事,他去了也是要受白眼,能不能吃得开,就看沈小鱼自己了。

    沈小鱼一听,感觉这事儿靠谱,就说:“草民手艺粗糙,怕是这差事办不好。”

    皇上笑着说道:“倒也没事,去看看,工部尚书看了你做的东西,倒也夸赞了。”这人就是工部想要的,他也就是好奇,能让苏凝这丫头说上一个好字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这回一看,倒是不错。

    沈小鱼心中有了底,就应承下来:“是,草民遵命,一定好好办差!”

    皇上点着头,说道:“明日就去工部吧,记得有空来宫里看看朕的画!”

    “是!”沈小鱼开心了,这可是给皇上办差事,她没想到自己这一下子就达到了质的飞跃!

    从养心殿出来,沈小鱼重重的呼了口气,刚才在里面大气儿都不敢踹呢!

    “小鱼!”秦怀瑾此时刚好也到这边来,看沈小鱼出来了,就叫了一声。

    沈小鱼看到秦怀瑾就赶紧跑过去,见萧庭和华良玉也在。

    “这不是说话的地儿,先出去。”萧庭说着就带着两人先出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