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刚才惹他了?”回屋后,苏糯轻问,顺便递了杯冰水过去。

    赵星辰依旧笑嘻嘻的:“我这人嘴贱,估计说了一些让他不爱听的话,所以他才生气了。”说着接过水,咕噜咕噜喝到了底。

    苏糯没再追问下去。

    赵星辰凑过来,说:“姐姐,我们打游戏呗?”

    “不打。”苏糯冷漠拒绝。

    “我爸和你爸在谈工作,估计下午才结束,闲着无聊,你陪我打一下嘛~”

    他黏糊的厉害,苏糯被缠得烦了,领着他到了偏厅。

    沙发上,赵星辰窝在上面,掏出手机打开了一款射击类的手游,“姐姐,你下这款。”他把手机拿到她面前,好让苏糯看到名字。

    苏糯登录商店,很快下好游戏后,跟着赵星辰开了第一局。

    她没玩过手游,多少有些生涩。

    苏糯那不太熟练的操作让赵星辰心里乐开了花,“姐姐你跟在我身后就好。”

    “姐姐这里有枪,你捡一下。”

    “后面有人,姐姐你躲起来。”

    “死了。”

    “……”

    赵星辰觉得自己男友力爆棚。

    一局结束后,他不动神色靠近,旁敲侧击着:“姐姐,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男生?”

    苏糯指尖顿了下,摇头:“没考虑过。”

    赵星辰张嘴,正要说话,一抹身影落入眼底,他勾眉,收敛视线,“你是不是还喜欢沈妄那样子的?”

    苏糯专心看着屏幕上的游戏画面,手指头转了转镜头,操控着角色把物资捡起来,结果下一秒就被一群人堵死在了房子。

    她长吁一声,丢下手机解放了双手:“不喜欢。”

    三个字冷冷清清的,像回答“中午吃什么”一样随意。

    躲在墙壁后的沈妄低头,揣在口袋里的五指紧了紧。

    赵星辰压着笑,“那他万一重新追你呢?你也不答应?”

    苏糯总算琢磨出味儿来,眯眼,抬头,目光定定。

    赵星辰被盯的心里一慌,匆匆转移视线,“我、我就是随便问问,既然你单身,我是不是可以追……”

    在他要说出最后一个字时,沈妄站了出来,冷生生注视着赵星辰,打断他:“你爸妈要走了。”

    赵星辰努努嘴,片刻的不满过后,歪头看向苏糯,用少年音肆无忌惮和苏糯撒着娇,“姐姐,我能要个你的电话吗?不方便的话微信也成。”

    沈妄已经没了耐性,踱步上前,大手一拉,拎着赵星辰的后领把他往外面拖拽。沈妄是练过跆拳道的,赵星辰挣了半天没挣脱开,最终不情不愿跟着额他到了客厅。

    赵家夫妻已经准备回去了,沈妄大力把人往前一推,再也没了动作。

    “星辰,我们要回去了。”

    “噢。”赵星辰随意理了理凌乱的衣襟,步伐不情不愿到了两人身后。

    赵夫人温柔摸了下他的额头,“和哥哥姐姐玩儿的开心吗。”

    赵星辰:“和苏糯姐姐玩的开心。”

    赵夫人笑了笑,说:“谢谢你们的招待,改天我做东,各位一定要赏脸。”

    沈父刚和赵家谈好大单子,这脸上难得带了笑,“那是一定的,你们邀请,我们肯定要去。”

    目送一家人离去后,沈父搂上沈母细腰,兴奋说道:“有了赵家,我们在欧洲的贸易市场一定能顺利打开。”

    沈母推了他一把,笑道:“看你这开心的样子,既然这样,我们晚上好好庆祝一下,刚巧糯糯和阿妄也回来了。”

    “好。”沈父点头应下,脖子一转,看到静站在身后的沈妄时,脸色立马阴沉,发出道意味不明的冷哼后,径直上楼。

    沈妄眉心皱起,“我又让他老人家不顺心了?”

    “你别理他,他更年期到了,就那个脾气。”

    沈妄没说话,自顾自拿起电脑包坐到了沙发上。沈母本来想和儿子聊一下他的兴趣,然而在看到屏幕上那密密麻麻的代码时,瞬间打消念头,转而去找苏糯。

    偏厅的苏糯斜靠沙发,腹部搭了条轻薄的毯子,垂着眼皮似睡着就像是醒着。

    沈母轻手轻脚坐过去,苏糯闻声醒来,急忙坐好:“妈。”

    “睡着了?”

    “没有,休息一下眼睛。”那款射击游戏太费眼,和赵星辰只玩了两三把就有些累。苏糯揉揉眼后,专注听沈母说话。

    沈母拉上她手,“今天你爸顺利谈下一个合同,他挺开心的,我看你们今晚上就别走了,留下来好好陪陪他。”

    沈母生怕她不答应,一个劲儿用期待的眼睛注视着苏糯。

    苏糯又不是什么白眼狼,沈家养她这么大,她不会连这么一点小小的请求都不答应。

    听她答应下,沈母喜滋滋去招呼厨房做她喜欢吃的菜。

    天色很快暗下,月色爬上枝丫。

    晚餐结束后,苏糯去院子里散步消食,她刚走,沈母暗搓搓推了推沈妄,“你也和你妹妹去溜达溜达。”

    正低头看手机的沈妄朝门口一瞥,落下淡淡两字:“不去。”

    “去!”沈母不由分手把人拉起,“我网上看了,说搞程序的都是秃子,你要是不想秃就去给我锻炼!”

    被强拉起的沈妄无奈喟叹,“锻炼的是四肢,又不是脑袋,该秃的时候还是要秃。”

    沈母扯着他向外走:“那你去外面用你的脑袋倒立,反正你要给我锻炼去。”

    沈妄:“……?”

    沈妄:“妈你讲点道理好不好,我这儿正忙……”

    话音而落,沈妄被一把推出门。

    他看着那紧闭的房门沉默几秒,没动,靠着墙继续用手机打字。

    夜色静寂,沈家别墅的夜景静谧迷醉。

    苏糯已经绕着房子走完了一圈,开始走第二圈。

    沈妄打字的动作停下,视线缓缓随着她身形移动,轻咳声,收了手机佯装随意的跟在了她身侧。

    “妈让我出来走走。”

    苏糯眨眼,停下脚步,紧接着从口袋里掏出蓝牙耳机,戴好,把声音开到最大后,开始小跑。

    沈妄怔了下,快步跟上。

    “喂……”

    电子音震耳欲聋,苏糯目不斜视,马尾在脑后来回甩动。沈妄眉头皱得更紧,挡在她身前,“我在和你说话。”

    苏糯绕开了他。

    完全无视,就好像他是一个透明人。

    两圈跑完,她身上出了细微薄汗,苏糯深吸口气,坐到一旁长椅,抓起事先放在上面的水杯喝了几口。

    沈妄也有些累了,坐到她另一边,眼角余光悄悄打量她。

    灯光在她脸上盘旋,女孩的侧脸线条精致柔和,湿莹莹一双眼,天生没有攻击力的长相。

    沈妄望着,忽的觉得这样的苏糯惹人移不开眼。

    心中转瞬的悸动后,他不禁说:“跑完步喝水不好。”

    他鲜少关心苏糯,多数时间是冷漠刻薄。

    苏糯放下水杯,看向他。

    三秒钟后。

    只听“啪”的一声,苏糯白白的五个指头落到了他清隽的侧颜上。

    苏糯这一巴掌不轻不重,属实打懵了沈妄,回神后,他恢复先前阴鸷,冷声质问:“你疯了?”

    嗯,这才正常。

    苏糯收敛眼神,毫无悔意说:“你脸上有蚊子。”

    鬼信。

    沈妄不准备这样放过,“你故意的。”

    苏糯依旧是那一套说辞,“你脸上有蚊子。”

    沈妄的眸中倒映着她的脸,他勾勾唇,坏心的在她脸蛋上捏了一把。

    苏糯的脸蛋很有弹性,触感绵滑。

    他来回掐了几下才松开,语气淡然:“有虫子。”

    苏糯摸了下被掐过的脸,她觉得自己脏了,脸脏了。

    狠狠搓揉两番后,苏糯起身回屋,准备好好把自己洗干净。

    沈妄未动,长腿交叠坐在长椅上。

    天空乌黑,几颗稀疏的星星围绕在月亮四周。他抬头仰望,又沉沉看了看指尖。

    印象中沈妄只捏过苏糯两次脸蛋,一次是她刚被接到沈家,一次便是现在。

    他至今记得,刚住进来的苏糯小小一只,全身干瘦,瘦的只剩下一团骨架,脸都脱了相,只剩下一双眼,又大又圆,活像是外星人。

    五岁的苏糯躲在父母身后,小声叫他“哥哥”。

    然后他捏了她脸,递过一颗糖,她笑,开心的像得到了世间最美味的珍宝。

    后来沈妄才知道,苏糯在孤儿院遭受虐待,他们带她出来时已经三天没吃过饭了。

    记忆飘的有些远,沈妄睫毛微微颤了颤,深吸口气回了屋。

    苏糯洗完澡,换好睡衣上了床。

    王成一个小时前给她传送过了剧本,用手机接收后,苏糯认真翻阅着。

    这部由赵云清和孟亦苒主演的电影名叫《密码》,主要讲述抗战时期发生在上海滩的一系列故事,其中苏糯所饰演歌女白玲,同时也是汪伪政府的眼线,任务是谋杀特务A,未曾想,特务A竟是她上学时期的暗恋对象,最终,白玲没忍对男主下手,为掩护他离去,被乱枪射死,死前也没能和心上人说上一句话。

    这个角色在2个多小时的电影中只有几分钟的戏份,连配角都算不上,充其量就是个炮灰。

    台词只有死前的两句,其余都是舞台上唱歌的戏份。

    苏糯认真看完后,在手机备忘录上写了个人物小传,准备回去后再详写一份。

    时间不早,她放下手机,合灯钻进了被子里。

    苏糯每次入睡困难,她需要蜷缩成一团,用手臂紧紧揽着双膝,把自己围成一个虾米的形状,直到大脑确定安全,才会安心入睡。

    悬挂在墙上的时钟滴答作响。

    时针已指向12的位置,隔壁房门打开,一束橘黄灯光从缝隙钻出到地面。

    沈妄拿着空掉的咖啡杯正要下楼,忽的瞥到苏糯卧房。

    她的房门被风吹开,透过狭窄的细缝,沈妄眼底略过床上微隆起的身形。他那修长的指尖轻轻摩挲瓷杯,抿了抿唇,转身准备去关门。

    就在这时,沈妄注意到苏糯的窗户半开着,夏风灌入,吹动着窗帘来回飘忽。

    他轻手轻脚进入,瞥了眼熟睡的苏糯,小心把咖啡杯放在桌上,上前关好窗户,拉严窗帘,刚要离开,注意到床上丝被滑了一半在地上。

    沈妄皱皱眉,慢慢凑近,弯腰捡起被子。

    余光一扫,看到她睡姿乖巧,宛如婴儿,一张脸单纯无害,全然没有了醒来的咄咄逼人。

    沈妄垂眸望着,不由自主伸出手,想把遮在她脸上的一缕发丝别在耳后。

    突然间,苏糯刷的睁眼,纤细的手腕一转,用力箍住沈妄脖子,她翻身上前,使了全身的力气把人带到身下,双手死掐着沈妄脖子,眼神凶蛮,咬牙的模样活像是一只受惊的野兽。

    被按在枕头上的沈妄瞪大眼,双手摊开,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