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盛宠之将门嫡妃 > 043.让他去死
    “小叶子,我问你一个问题,你一定要如实回答!”南宫珩十分严肃认真。

    “嗯。”叶翎心不在焉,还在想刚刚在湖边遇到百里夙的事情。

    “小叶子,你看着我!”南宫珩的俊脸凑到了叶翎面前。

    叶翎下意识地伸手,把他拍到一边儿去,微微蹙眉:“干什么?好好说话。”

    “你说,我跟那个百里人渣,谁是天下第一美男子?”南宫珩问叶翎。

    叶翎回答:“我家叶尘宝宝长得最好看,你俩都不行。”

    南宫珩无语望天:“小叶子,你赢了。”

    “鬼兄,你们东晋的人,打算何时回国?”叶翎问。

    “你问这个做什么?巴不得我早点走?”南宫珩表示不满。

    叶翎不想理他,继续往前走。

    南宫珩又追过来:“哎!小叶子,那个姓楚的有没有说,你们南楚的人,什么时候走啊?”

    “八皇子正在拜访你的太子皇兄,谈结盟之事,若是谈判失败,我们或许明日一早就走了吧。”叶翎神色淡淡地说。

    “明日一早?那我明日的宵夜怎么办?”南宫珩不改纨绔本色,根本不关心什么结盟不结盟。

    “凉拌。”叶翎幽幽地说。

    “我去看看,太子皇兄跟姓楚的谈得怎么样了。”南宫珩话落就没影儿了。

    叶翎手中拿着一个小风车,一个人回了南楚驿馆。

    叶翎不希望百里夙知道叶缨和叶尘的存在,或者说,他们之间是否要相认,叶翎认为该由叶缨来决定。只是今日见到的百里夙,让叶翎有种感觉,他似乎,已经知道什么了……

    东晋驿馆。

    楚明寅前来拜访南宫烈,南宫烈热情招待,天南海北地聊。但每次当楚明寅提到正事,南宫烈总是顾左右而言他。

    如此几回过后,楚明寅心中失望,明白东晋无意与南楚结盟,他这次的任务,失败了。

    就在楚明寅准备告辞的时候,一夜未归的南宫珩回来了。

    “太子皇兄,我有事找你。”南宫珩站在不远处对南宫烈说。

    楚明寅微笑起身:“那我就不打扰了。”

    “你先坐着!”南宫珩对楚明寅来了这么一句,然后对南宫烈招手,“太子皇兄,你过来!”

    南宫烈神色无奈,有些抱歉地对楚明寅说:“八皇子稍坐片刻,本宫去去就来。”

    楚明寅又坐回去,看着南宫烈被南宫珩拉走,微微叹了一口气。

    “太子皇兄,楚八来谈结盟的?”南宫珩问南宫烈。

    南宫烈瞪了南宫珩一眼:“什么楚八?别乱给人起外号!你怎么关心起这个了?”

    南宫珩嘿嘿一笑,伸手抱住了南宫烈的胳膊:“太子皇兄,我求你个事儿呗!”

    南宫烈身体后倾:“老七,你又憋什么坏呢?我不答应!”

    “我还没说什么事呢,太子皇兄你怕什么?”南宫珩唇角微勾。

    “你能有什么正经事?”南宫烈吐槽。

    “这次很正经。”南宫珩轻咳了两声,“我觉得,咱们东晋可以跟南楚结盟。”

    “老七,你吃错药了?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南宫烈甩开南宫珩想走,又被拽住了。

    “太子皇兄,你听我说。我知道东晋西夏打算看北胡和南楚斗个你死我活,好坐收渔利,但仗还没打,结果犹未可知。不过是口头结盟,我们何必拒绝南楚呢?现在是东晋最强,万一哪天西夏改主意,跟南楚联合灭东晋,我们就悲剧了。风水轮流转,只要不是敌人,没到利益攸关的时候,都可以是盟友。”南宫珩煞有介事地说。

    南宫烈若有所思:“有点道理。”

    南宫珩唇角微勾:“太子皇兄,不如这样,派我去南楚拜访,好好考察一下南楚的真正实力,如何?”

    南宫烈神色了然:“老七你就是想去南楚玩儿,不想回家!还绕这么大一个圈子!”

    “太子皇兄懂我。”南宫珩很爽快地承认了。

    “罢了,我若不让你去,你肯定又偷跑,倒不如光明正大地让你跟着楚皇子走一趟。”南宫烈摇摇头,“你只答应我一件事,不准惹祸!”

    南宫珩连连点头。

    “八皇子,抱歉久等了。”南宫烈去而复返。

    楚明寅微笑摇头:“无妨。”

    “八皇子的来意,本宫明白。我们东晋,也十分不喜北胡的行事作风。”南宫烈态度有所转变。

    楚明寅心中一喜,就听南宫烈接着说:“南楚欲与东晋交好,这件事,待本宫回国,会与父皇详细商谈。这次,就先让本宫的七皇弟,跟着八皇子到南楚去,看看不一样的风土人情吧!日后有机会,本宫会亲自前去拜访。”

    楚明寅怀疑只是南宫珩想去南楚玩儿,转念一想,南宫珩虽然是个纨绔,但身份尊贵,传闻中东晋帝后都极宠爱这个儿子。南宫烈让他去南楚,本身也说明,东晋并不排斥跟南楚合作……

    想到这里,楚明寅点头微笑:“欢迎之至。”

    “接下来七皇弟就拜托八皇子照顾了,他素来顽劣,还希望八皇子多多包涵。”南宫烈拱手。

    楚明寅自然满口应允。

    回到驿馆,楚明寅让人通知叶翎,明日一早出发回国。

    因昨日那场闹剧,西夏皇后气得病倒了,西夏皇室也没有再为宾客举办践行宴,只分别送上了厚礼作为答谢。

    是夜,南宫珩再次造访,叶翎准备了丰盛的宵夜,与他作别。

    “鬼兄,我明日就走了,天高路远,各自珍重。”叶翎对南宫珩说。

    南宫珩没接叶翎的话,拿出一个盒子,递给她。

    叶翎打开,里面有两个药瓶,一大一小。

    “这是?”叶翎不解。

    “小的是小风风给你姐姐做的解药,一共三枚,三日一枚,他说解毒会有点疼。大瓶的,给你那丫鬟和护卫的,祛疤灵药。护卫身上的伤疤就算了啊,这药很贵,没那么多,脸上够用。”南宫珩说。

    叶翎心中微暖:“够了。多谢鬼兄,也替我感谢风少主。”

    “本来小风风是想再去南楚的,他喜欢你们家那个娃娃。”南宫珩说,“不过虞前辈要带他回神医门,今日已经走了。”

    叶翎本以为南宫珩会再跟她聊些什么,譬如让她答应日后再给他做宵夜,谁知南宫珩把药交给叶翎,拿了宵夜,摆摆手就离开了。

    叶翎感觉不太对劲,也没多想,回房睡觉去了。

    第二日一早,南楚一行出发,离开了西凉城。

    楚明寅为雪晴和云忠各自安排了一辆马车,有人照顾,叶翎把祛疤的药物给了雪晴。

    马车出了南楚驿馆,叶翎手中捧着一本在西凉城一家书铺买来的风物志,看得津津有味,车突然停下来,又很快出发了。

    加入南楚队伍的南宫珩,看了一眼叶翎的马车,唇角微微翘了起来。

    叶翎看书入迷,也不知走了多久,马车再次停下。

    叶翎下车,楚明寅朝她走来,身旁还跟了一位紫衣美男,不是南宫珩又是谁?

    “战王妃,昨日忘了跟你说,南宫七皇子这次会跟随我们,前去南楚做客。”楚明寅微微一笑。

    南宫珩客气拱手:“战王妃,接下来请多多关照。”

    阴魂不散的死变态……叶翎心中吐槽,面上不显:“南宫七皇子客气了。”

    楚明寅离开去安排队伍休整的事情。

    叶翎压低声音说:“鬼兄,你可真闲。”

    “小叶子,我是贵客。”南宫珩眨了眨眼,“不说废话,每日给我做顿宵夜。作为报答,我教你轻功和医术。”

    叶翎眼中满是怀疑:“你?懂医术?”

    南宫珩轻哼了一声:“本人是神医门虞门主不为人知的外门弟子,小风风的师兄!”

    “若你骗我,给你宵夜里下泻药。”叶翎幽幽地说。

    于是,叶翎又开始了每日亲自下厨做宵夜的日子。

    楚明寅有次笑言,想看看叶翎做了什么好吃的,叶翎说,她做的自己都不够吃。楚明寅自觉尴尬,就不问了。

    宵夜自然都进了南宫珩的肚子。不过一行人在赶路,某些事不方便,叶翎与南宫珩约好,待抵达楚京后,南宫珩再教叶翎轻功和医术。路上,南宫珩不知从何处,又给叶翎寻了许多医书过来。

    西凉城。

    叶翎离开的当日,百里夙进宫了。

    “母后。”百里夙见到明氏的时候,宫女正在伺候她喝药。

    明氏摆手,让宫女太监都出去,招手让百里夙到她身边坐。

    “夙儿,你都许久没有进宫了。”明氏握住了百里夙的手。

    “母后,我想出去走走。”百里夙垂眸说。

    “出去……去哪里?”明氏蹙眉问,“是因为欧阳清那个贱人,你心里不舒服吗?夙儿,都过去了,你现在还活得好好的,母后别无所求,只盼着你真能找到一位喜欢的姑娘,成个家,给母后生个孙子。”

    “母后,我想出去散散心。”百里夙说。

    明氏沉默了片刻,眼圈儿微红:“我的儿,你从出生,因为身体,就没离开过西凉城。如今你已有了高强的实力,想去就去吧。到外面看看,早日回来,记得母后在家里等你。”

    “父皇那边……”百里夙问。

    “你去吧,我跟你父皇说。”明氏轻轻拍了拍百里夙的手,“出门在外,提防人心险恶,千万注意安全。”

    百里夙颔首。

    出宫,回到太子府,百里夙吩咐哑奴:“哑叔,收拾行李,随我去南楚走一趟。”

    叶翎离开楚京,是秋末冬初。回来这天,楚京大雪纷飞,银装素裹。

    楚明寅回宫复命,南宫珩前去拜见楚皇,而叶翎直接回了战王府。

    让管家安排人照顾云忠,叶翎带着雪晴回到凌云院,又让雪晴去休息。

    “小妹?”叶缨听到动静,推开房门,见叶翎回来,面上浮现出一抹浅浅的笑来,“风大,快进来。”

    叶翎进门,叶缨帮她摘掉身上的披风,放在一旁,递了一个小手炉过来,又给她倒上一杯热茶。

    “大姐,小弟和宝宝呢?”叶翎没听到孩子的声音。

    叶缨轻笑:“楚京难得下雪,尘儿闹着要出去玩,小弟带他去花园了。”

    “我离开这段时间,家里没出什么事吧?”叶翎问。

    叶缨摇头:“一切都好。小妹此行出门,可顺利?”

    “倒是顺利,只是有件事,我要跟大姐讲。”叶翎神色一正。

    一高一矮两个人,在风雪之中,悄无声息地进了战王府。

    哑奴拉了一下百里夙的袖子,对着百里夙比划了几个手势。

    百里夙面无表情地说:“若真是她,不管她希望我做什么,我都会做到。”

    哑奴叹气摇头。

    百里夙和哑奴飞身落在了凌云院的屋顶上,就听下方传来叶翎的声音:“大姐,就是这样。当年侵犯你的男人,是西夏太子百里夙,我很确定,他就是宝宝的亲爹。据我了解到的情况,他并非罪魁祸首,是被人控制。”

    屋顶上的百里夙眸光一凝,屏住呼吸,就听叶翎的声音再次响起:“姐姐,若他找到了你和宝宝,你会怎么做?”

    狂风夹杂着冰冷的雪花,打在百里夙脸上,下方传来一道清冷淡漠的女声:“让他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