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不准影响我学习! > 第五十五章
    林间看着时亦,没来得及回神,他们班同学已经在场边翻了天。

    班长周成哲带的头,在负责老师的喊声里手脚并用翻过了水泥隔档,一马当先跑到篮球场边。

    剩下的也跟着造了反,趁老师没杀过来,争先恐后跟着冲过去。

    老万动作慢,正好笑呵呵拦住了负责的老师,把两个沙锤送给他当礼物:“鲁老师,来,帮忙摇一下……”

    “争气!都争气!”

    老董终于放弃了编打油诗的爱好,大力拍打篮球队小同学们的肩膀:“都免作业!免一个星期!差点负伤的免半个月!”

    吴涛被学委扶着,好不容易蹦过来,比别人晚了好几步:“董老师,我呢?”

    “有你什么事!”老董回头,大嗓门直冲过去,“看看你那个默写填空!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使我不得开心颜!老老实实给我每天抄课文!”

    吴涛:“……”

    他们班学生哄笑成一片。

    过山车一样的情绪早因为比分的定局跟最后有惊无险的那一幕落定,姚戈虚脱在地上没人管,被人趁乱踹了好几脚,才被好不容易缓过神的袁校医及时拖走。

    一群人跟着揪心了整场,这会儿你拽我我抱你地连庆祝带发泄,好几个嗓子都喊破了音。

    时亦看了看闹成一团的同学,往后退了几步,翻出口袋里的眼镜戴上。

    老万在跟班长说话,四周实在乱得听不清,他看了看口型,好像是中午还要庆祝聚餐,请大家一起去吃饭。

    李磊不知道有什么事,还在努力冲破人群伸出手召唤着林间。

    打篮球赢了,庆祝也是正常的,林间应该也要去。

    他在操场边找了一圈,确定了个清净没人的地方,刚转身,手腕就忽然被林间握住。

    “不走。”

    时亦回头,指了指操场后面那一片堆着旧器材的杂草地:“我去那边等。”

    “不等了。”林间深吸口气,“……回家。”

    他的语气跟平时不太一样,时亦微怔,下意识抬头,手臂上忽然传来了点儿比平时更轻的力道。

    时亦抬头,迎上他的视线仔细看了看,顺着力道往前走了两步,抬手抱住他。

    林间呼吸滞了滞,动了动手臂,低下头:“时亦?”

    怀里的小书呆子弯下腰,拉着他的两条胳膊放在背后,围了个圆,挺严格地把自己给圈了进去。

    ……

    林间胸口忽然有点儿烫。

    他没出声,深吸了几口气,把忽然翻腾起来的情绪尽数压下去。

    打的憋屈赢得漂亮,身边所有人都在连抱带追地闹。

    女生们连委屈带激动,好几个眼眶都有点儿红。班长搂着学委,也不知道在唱团结就是力量还是一条大河波浪宽。梁见扛着吴涛吼个没完,很可能是土拨鼠综合征还没好。

    老董突然袭击,豪迈地挥着小喇叭,都快联合几个胆大的男生把老万举起来了。

    他们抱一下也不奇怪。

    林间收拢手臂,低下头,靠在小书呆子还有点儿硌人的肩膀上。

    “间哥!”

    李磊费了不少力气挤过来:“那孙子还闹呢,说这事儿不肯善罢甘休,要找人收拾你们,你们――”

    他话头堪堪刹住,有点儿迟疑地看着眼前好像不太适合打扰的情况。

    林间可能也是在跟家属庆祝,就是相对比较安静,姿势比较特殊。

    俩人抱着,家属背对着他,稍微偷着踮了点儿脚,一只手放在他间哥的头上。

    间哥缓缓抬头,神色挺平静,平静里似乎隐隐透出点杀气。

    李磊卡在原地,还在犹豫要不要亡羊补牢地再说点儿什么,腰上忽然一沉,已经被梁见眼疾手快拖离了现场。

    时亦侧过头,听了听他同桌不知道为什么还没慢下来的呼吸心跳,手臂反抱回来,落在林间背上轻轻胡噜了两下。

    林间扣着他的手臂紧了紧,可能是又想起了他不习惯接触,重新放松。

    “没事。”时亦反握着他的胳膊,往回带了带,“不过敏。”

    林间微怔,下意识低头:“不要紧了?”

    时亦摇摇头,又拍拍他的背:“你榨汁了。”

    林间:“……”

    在曾经有关芒果过敏和人肉过敏的有关人生哲学的比喻里,他可能给了他同桌一些不是特别正确的引导。

    本来被姚戈那一声喊杵出来的心思这么一打岔,全给搅得七零八落,一时半会儿只怕也再翻腾不起来。

    林间扯扯嘴角,蹭了一把小书呆子微潮着偏软的头发:“好了,没事儿了。”

    小书呆子认认真真抬头检查,看了半天,应该是满意了,挺酷的嘴角轻轻抿起点儿弧度:“嗯。”

    林间低着头看他,也跟着笑出来。

    他刚才好像隐约听见李磊喊了一声,没留意说的什么,抬头找了一圈也没看见人。

    估计也不是什么正事。

    时亦显然不喜欢这种环境,他没再耽搁,拿手背碰了碰他同桌的头发:“我去跟万老师说一声,想回家?咱们――”

    “你想回家吗?”时亦问。

    林间怔了怔:“嗯?”

    小书呆子没再说话,眉峰微蹙起来,格外严肃地抬头看着他。

    林间张了张嘴,低头看了他一会儿,扯扯嘴角,无奈地笑了一声。

    ……

    他同桌还真不是一般的敏锐。

    其实严格来说,跟想不想回家的关系并不是太大,他就是不太想在这种时候回去见林女士。

    不太想在这个真打了架动了手,跟他那个人渣生父最像的时候,回去。

    压了一整场球的、或者说可能是压了这么多天的戾气,在最后一秒还是没绷住。

    姚戈那句话没说完,其实说完了他也不陌生。

    家暴的男人的儿子,骨子里还是那个渣滓遗传给他的东西。哪怕他平时看起来再友善,再好脾气,再讲道理,也没有用。

    他自己其实也知道。

    前些年这种事没少出,他不想让这种话最后传到林女士耳朵里,后来就再没在明面上动过手,最近的友善度刷得明明也挺成功。

    还以为就能这么过去了,没想到居然险些就功亏一篑地绕了回来。

    还是在他同桌面前。

    “……不非得回家。”

    林间压下乱七八糟的念头,扯扯嘴角,把堵着的气慢慢呼出来:“其实就想跟你好好待一会儿,去哪儿都行。”

    “我也是。”时亦说。

    林间心里有事反应得慢,点点头接着往前走,走了几步才忽然刹住:“什么?”“……”时亦抿了抿嘴角,把校服领子翻起来,拉链直接拉到了最上头。

    小书呆子从耳朵尖开始,一寸一寸地往下红,转眼就红进了校服领口。

    “小――时亦。”林间换了个正式的称呼,绕着他转了半圈,“你刚说什么?”

    “问你想回家吗。”时亦说。

    “不是这句。”林间扶着他肩膀,弯腰认认真真地问,“下一句,我刚说完话以后,也是什么?”

    时亦板着肩膀:“也是去哪儿都行。”

    林间没动,还格外执着地,眼睛亮到不行地盯着他。

    时亦:“……”

    他同桌真烦人。

    时亦有点儿忍不住想往他脸上画个猫,绷着嘴角抬头,把林间的衣服领子也翻上去,给他冷酷地拉上了拉链。

    ……

    “回回聚餐火锅烤肉,吃腻了,新鲜点儿。”

    李磊这个队长还身兼体委要职,正跟着一块儿商量去哪聚餐,抬头跟班长提意见:“就不能有点创意吗?日料什――”

    他张着嘴,话头忽然一顿。

    班委们站得位置很巧,面前班长跟学委中间有两箱水,正好隔出来点儿空。

    透过班长跟学委中间的空隙,他好像看见了一些幻觉。

    比如刚才还整个人低气压到不行的他间哥举着家属转了一圈,看起来甚至还蹦了两下,然后按进怀里抱了个结结实实。

    家属看起其实来挺拒绝的,但也没展现出球赛里两人夹防的小空间都能从容起跳的矫健身手,耷拉着胳膊,抿了嘴低头往下看。整个人看起来跟之前的色号都不太一样。

    “……么。”李磊张着嘴,有点儿恍惚,“的?”

    “日料不行,咱们班有两位同学海鲜过敏,咱们的资金也有限。”

    周成哲从地图里抬头,有点儿茫然,回头看了一眼:“怎么了?”

    李磊一把按住他的脑袋,硬生生给转了回来:“那就不吃日料。”

    周成哲平时在班里也反应得不快,下意识跟他转了半个圈,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等一下,怎么回事――”

    “没事,你说得对,日料不应当。”

    李磊头疼得不行,横横心一个头槌砸晕班长,把学委跟副班长的脑袋也飞快掰回来,一手按着一个:“别走神,别回头,不行就麻辣烫。快点儿,一会儿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