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再见,我心头的朱砂痣 > 第五章 欠收拾的人
    “我在看刚刚的合影,抓怕得正好,每个人都很好看。”

    “噢?比如说……”李总突然很有兴趣。

    “比如李总,您往这一站,整个人身形挺拔结实,身姿矫健有力,既有绅士的深沉稳重,又有运动男士的阳光精气神,帅得金光闪闪,让人移不开眼……”

    哈哈哈哈……李总愉悦的笑声在车里回荡,用力的握住方向盘,几乎要带着车身一起震动了。

    “韩若啊韩若,平常不见你说话,一说话还挺讨人喜欢。你怎么不夸夸指间沙老师?”

    韩若一愣,她本就是为了缓解尴尬随口胡说的,怎么会越说越尬呢?

    指间沙自副驾驶探过头来,无声的扫射了韩若几眼,不说话不避讳,单等着她开口。

    韩若再露笑意,朗声说:“指间沙老师一向很帅,大家有目共睹,微博几百万的粉丝排队求嫁,他听赞美大概听到腻了,不喜欢别人再夸他,所以我还是不触老师的逆鳞了。”

    指间沙轻微撇了下嘴角,转过头去,盯着窗外。

    韩若的心落回原处。下一秒又被李总的话惊到了。

    “照你这么说,是我平时不帅,今天才临时帅的?”李总佯装生气。

    汗。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本来就是皮一下,结果开心没开到,还要惹麻烦。

    韩若不慌不忙地回:“这么说吧,李总,您是帅得不自知,我们旁人知道您帅,可是您平时太忙啊,没给我们时间让我们说实话,今天这不是第一次有机会说嘛。我这个人没什么优点,就是爱说大实话,您就算不相信我的审美,也该相信大家的审美,待会可以请大家一起评定我话的真假……”

    韩若满脸写着真诚,末了,用力点头,以示自己话语的可信度为百分之百。

    “哈哈哈哈……”

    不知道到底是哪里被戳中了笑点,堂堂集团副总,上海分公司的一把手,再次突如其来地开怀大笑。

    “李总,天黑了,小心开车。”

    庄斌横插一句,中止了这场莫名其妙的冷笑话交谈。

    这一顿海鲜宴,佐着干白葡萄酒,吃得是口齿生香。

    李总高兴,也不管自己平日对外的那套酒量浅的说辞,打头敬指间沙和梅琳达。随后,张总、赵墨菊等带着策划部依次敬酒,韩若随大流混在其中。

    席间,不知道王晓晗是受了什么刺激,还是喝多了得了什么勇气,突然向梅琳达发问。

    “姐姐的英文名好美,姐姐的全名叫什么呢?”

    “我姓梅,叫梅琳达。”

    对,梅琳达并不是她的英文名,而是她的全名,奇特的中西合璧,父亲姓梅,母亲姓林,干脆起了名字叫梅琳达,连英文名都省了。

    曾经韩若犯过和王晓晗一样的错误,一直以为这是她的英文名。

    场面有些尴尬,王晓晗不死心。

    下一秒,一句“姐姐,你是指间沙老师的女朋友吗”,让酒酣耳热的场面瞬时冷了下来。

    韩若一口食物卡在喉咙口,心想着王晓晗真是脑子瓦特了。

    自找麻烦啊,这不是她平时的风格啊,梅琳达是什么人,王晓晗何至于为了争风吃醋如此哪!什么鬼!呸!她们根本不在同一层级,还能吃什么醋!

    李总拧了下眉头,张祖德举着酒杯圆场:“小粉丝!果真是小粉丝心态,年轻人哪,追星不分男女,这么关心女神的私事……”

    王晓晗仰着天真无邪、白里透红的脸,一派求知若渴的望着梅琳达。

    梅琳达面不改色,连抬眼看她一眼都没有,抿一口酒,回道:“我是谁的女朋友,关你什么事!”

    直接,不客气,业界前辈打脸无脑女友粉,不需要太多废话。

    王晓晗被这一句话怼的脸红气粗,但聪明人懂得进退,立即笑靥如花回道:“姐姐,你是我的女神,指间沙老师是我的男神,我当然希望男神女神在一起幸福喽!嘻嘻。”

    话语纯良,如果不了解她的人,完全听不出背后咬牙切齿的味道。

    可惜扮天真这套在梅琳达这里根本行不通,她一副指点后辈的口吻:“希望你把心思用到正事上,我保留随时更换项目编辑的权利。李总,你觉得呢?”

    根本不需要阴阳怪气,根本不需要明争暗斗,敞敞亮亮的几句话,孰强孰弱一目了然。几句话,杀得王晓晗落花流水。

    接下来,就是领导者们打哈哈了。

    从始至终,指间沙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反而在李总面色不愉的时候,主动为王晓晗开脱,表示欣赏这样有话直说的编辑。

    本以为此事告一段落,王晓晗主动起身,向梅琳达敬酒致歉,平时娇柔得直言不沾滴酒的她,这会儿一口气干了。

    梅琳达爱酒,自然也是干了。

    王晓晗连声称赞:“梅姐姐女中豪杰,好酒量!能跟到您和指老师的项目,是我三生有幸,以后有做得不对的地方,请梅姐姐多多包涵……”

    韩若还暗自想王晓晗能屈能伸,但随后她一句话就把战火烧到了自己身上。

    “……哎呀,我想起来了,我们策划部的韩若可是来自西南省份呢,少数民族特别能喝酒,韩姐姐,你还没怎么敬过指老师和梅老师,快敬敬吧。”

    如同前几次一样,所有的目光探照灯一样,钉在了韩若身上。

    在座诸位,韩若资历最浅,转到影视行业方才一年多,所以排在圆桌最末尾。正好与头位的李总和指间沙面对面。

    韩若脸色刷白,脑子里嗡嗡一片,只看到对面庄斌和梅琳达疏离陌生的目光。

    她一直在躲,还是躲不过这名场面!

    在他们三人初次重逢时,就应该出现的争锋相对场面,终于姗姗来迟了。

    要怎么描述他们的关系呢?她的前男友和前男友的现女友?不对,她的前男友和抢走前男友的小三?也不对!怎么定位呢?

    韩若真佩服自己这会儿还能想到这些。她闷不吭声,颤抖的往杯里倒酒,直到杯子溢出来,酒瓶空了。

    她端起,说一句庄老师,我干了,你随意。

    完全不管指间沙的反应,一饮而尽。

    指间沙冷着脸,赌气似的也干了杯底的酒。

    韩若找酒,脚下踢翻了酒瓶,手抖个不停。

    王晓晗早有准备,笑吟吟地说:“酒在这儿呢,我来给你满上。”转手就是满满一杯。

    韩若抿紧了嘴唇,脑袋发沉,她真想把这一杯酒倒在王晓晗脑袋上,没出息的女人才会被人落了面子时,不知道讨回面子,只知道拉别人做垫背的!王晓晗真是会玩阴的。

    更没出息的是,韩若一直怕庄斌和梅琳达,所以她一直躲,一直怂,一直活得很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