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再见,我心头的朱砂痣 > 第十四章 虐恋成渣2
    “不,我不走。”韩若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东西,为了不被他推走。

    两人死命拉扯,体力上不占优势的韩若竟然能hold住庄斌的推搡。

    两人呼呼的喘气,进入拉锯战。

    韩若哭红的眼睛装满了哀求。

    “我不走。”

    庄斌恨恨的点头,随时要动手。

    “你再说一句!”

    “我不……”

    啪!他用力扇了她一耳光。

    韩若半边脸木木的痛,而后耳朵嗡嗡响,她的倔劲儿上来了。

    “我不走,就不走!”

    啪!他又甩了一耳光,打得韩若趔趄。

    他趁机关门,韩若扒着门边不松手,任凭手指被夹到。

    “庄斌,求求你,我不要分手,我们不要分手好不好?我不要失去你,我错了,是我错了,不要分手好不好……”

    不争气的眼泪流个不停,她满脸狼狈,苦苦哀求,像一只即将被折磨而死的小白兔。

    庄斌的心软了一秒,但很快又坚硬如铁。

    “我跟梅琳达睡过了,你不在乎?”

    韩若噎了一下,咽回涌到喉头的苦涩,连连摇头。

    “没有,你们没什么,是我错怪你了,我知道你们没什么……”

    她催眠自我的说着假话,连自己都骗不过。庄斌笑得苦楚而讽刺。

    “行!你真行啊!韩若,你真是一点脸面都不要了!来……”

    他把她扯进房里,扯她的衣服。

    “你不是不在乎吗?来,脱衣服啊……”

    韩若哇的一声大哭,推开他,踉跄地倒在地上,揪紧自己的衣服恐惧的望着他。

    他笑她的故作纯洁:“不是你说的不在乎吗?嗯?装什么?”

    他再也不是从前那个高冷但彬彬有礼的庄斌了,再也不是那个冷静理智的学霸了,他像一个恶魔,一个流氓。

    “你当我是什么,你当我是什么?我是你女朋友啊,你不嫌脏,我嫌!”

    那一晚他们吵到筋疲力尽,声嘶力竭。最后,韩若蜷缩在角落里,可怜巴巴的抱着自己睡着了。

    等她醒来天已亮了,庄斌不在,房内一地狼藉。

    她又渴又饿全身哆嗦,从包里翻出火车上吃剩的面包和水,狼吞虎咽的填进抽搐的胃里。

    之后,她忍着身体不适,拖着疲惫的身体打扫房间。

    她催眠自己:日子还要过下去,她的初恋还没有死,还有希望。她从十八岁一眼爱上的男人还在,她不要离开……

    可是当看到垃圾桶里用过的避孕套时,先前吃下去喝下去的东西,裹着胃液的酸腐味一股脑儿地被吐了出来。

    她呕吐到涕泪直流,呕吐到揪心揪肺,吐到全身都虚脱,站都站不起来。

    她躺在地上痴痴傻傻的笑。

    一份糟糕的爱情可以耗尽一个人的生命力,曾经张狂的韩若早就软弱成一团烂泥了。

    她是不是错了?生命里只有爱情才最重要吗?如果没有了爱情,她曾经的努力都是可笑的愚蠢吗?

    如果她的爱情失败了,她从大西南孤身一人跑到上海又跑到北京算什么?

    中午的时候,庄斌回来了,带了食物和水。

    昨夜的狂暴焦躁已经消失不见,他重新变得温文尔雅,扶起韩若,让她吃饭。

    饥饿侵蚀了韩若的大脑,她来不及思考庄斌的转变。等她终于安慰好自己的胃时,庄斌的行礼箱也收拾好了。

    “你要去哪?”韩若呆立原地,大脑迟钝的转不动了。

    庄斌不看她,声音平静而深沉:“这房子我已经退租了,你走吧。”

    “你去哪儿?”她还是执著地追问。

    “我搬去梅琳达那里,和她一起住。”曾经惊涛骇浪,此时风平浪静,已然注定了是分手,何不最后一次心平气和。

    好不容易消停的五脏又开始火辣辣的疼。韩若像一具被抽空了力气、血肉、气息的真空人,虚弱无力的滑坐在地,她捂着自己的胃,有气无力。

    “庄斌,你非要伤我这么深吗?我韩若这辈子要被你欺负死吗?”

    “对不起。”庄斌开门走人。

    像在波涛汹涌的海浪里起伏,韩若晕沉沉的不知身在何处,大脑断片了一会儿,而后她才如梦初醒,终于意识到是分手来临了。

    郊区的老居民楼啊,六楼啊,没有电梯,只有一级级的水泥台阶。

    她曾爬楼无数次,总是笑嘻嘻的从不抱怨,哪怕拖着行李箱上上下下,累到胳膊酸痛得抬不起来,也从不在庄斌面前说累。

    此时的韩若,还想最后一次挽留庄斌的韩若,虚弱的扶着铁扶手,一步一步走得艰难。她没有力气了,踩不准,一次次滑坐到台阶上。

    哪怕被水泥棱角磨得肉疼,她也要抓住最后的一次机会。

    庄斌把行李箱放进了出租车后备箱,梅琳达喊他上车。他恍若未闻的看着楼梯口,直到韩若捂着肚子、佝偻着身子出现在视线里。

    眼眶突然酸起来,他想起年初时笑脸比灯火璀璨、光彩照人的她,站在梧桐树下等他下班。这个用坚韧、勇敢、执著和善良让他爱上的姑娘啊,已经被他折磨得气息奄奄了。

    对不起,韩若,从今以后请你忘了我,好好过自己的生活。我配不起你的爱。

    庄斌狠心地上车,任凭虚弱的呼喊飘散在风里。

    庄斌,庄斌……

    出租车启动。就差那么一步,韩若眼睁睁地看着出租车里的庄斌离她越来越远。

    喉咙火辣辣的咽不下口水,她像一条濒死的鱼企图挣扎出一线生机。她追着出租车,一米、两米、五米……

    直到狠狠地摔在地上,硬生生的疼痛感传来,她伤痕累累的心就此支离破碎……

    那么多年的纠葛,短短一年的交集,却留下锥心刺骨的记忆。

    木心先生说:从前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一生爱一人,不是因为慢,是因为伤。

    耗尽一生的勇气去爱一个人,爱错了,伤够了,再没有力气爱别人了。

    别人可以说她傻,说她蠢,说她痴心错付,不懂得及时止损,说她自我修复力太弱,太沉溺于往事……

    她统统承认。但感情的事从来都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有些道理只有亲身经历过才会明白。

    别人事后诸葛亮的说劝,对当事人只是进一步的嘲讽而已。

    爱情就是一条河,当事人是到了河边不死心,跳也要跳下去求死。

    谁让当年的韩若真的想用一生爱一个人,求一份一生一世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