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082、探险二人组(一更)
    三方探测,可以确定这片旧城废墟的地势高低差极大,最高处与最低处连贯的面积不可估测。

    在没有探查清楚时就进入旧城废墟其实是个冒险的决定,那三位先生并不同意,他们和东哥一样,谨慎小心。

    不过,如果真要在外围探查个明白,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根据现探测到的路线,齐雍将护卫们分成了几队,沿着外围进行分布据点,同时也要朝着还未探测到的地方前进。危险是必然的,不过,该冒险的还是需要冒险。更况且,旧城废墟的外面,应当要比城里的危险小那么一些些。

    在夜幕降临之前,齐雍交代部署完了一切,之后,便整理了一番,与姚婴要进入旧城废墟了。

    金隼交给了罗大川,临走之时,他没少冲着她使眼色。意思很明显,就是要她聪明点儿,遇到危险时,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定要拖住齐雍当成挡箭牌。

    姚婴冲着他扬了扬下颌,表示自己有分寸,怎么也不可能拿自己的命来开玩笑。

    论命大,还是齐雍比较厉害一些,她是比不上的。

    准备完毕,姚婴便和齐雍出发了,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过坍塌的城墙,踩踏着那些淤积了许久的不知名植物,荒草高过了腰际,有的太高,都会打到她的脸。

    齐雍在前,他极为挺拔,倒是也算是个不错的开路设备。走在他后头,受到的阻碍减轻了不少。

    随着往深处走,天色逐渐暗下来,荒草树木也愈发的葱郁,在走路上也花费了不少的时间。

    “这里安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我记得你说,上回受到攻击,就是在刚刚进入城墙废墟。但我们走了有一会儿了,好像也没什么动静。”姚婴环顾四周,随着走动,挂在身上的荷包也在晃动。

    “嗯,上次就在边缘,这次倒是不见踪影了。”齐雍回答,声线低沉,他注意力高度集中。

    “我看,先让赤蛇在前带路吧,能安全些。”说着,姚婴放出了赤蛇。它倒是也听话,小身影迅速的从齐雍身边钻过去,由它来开路。

    齐雍笑了一声,“倒是把它给忘了。只不过,你那只隼都受了伤,也不能让它太过冒险了。”连动物都不行,这凶险显而易见。

    “嗯,它不会走太远的。”很明显,赤蛇也比较紧张,并不似之前何时何地都轻松自在,甚至得意洋洋。

    天色暗下来,两个人前行的速度也受到了阻碍,但也走出来很远了。只不过,除却大树和荒草,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说是一座旧城,可是除了之前外围坍塌的城墙痕迹,就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或者是什么坍塌的房屋,也或者是什么旧城的街道,除却荒草和树木,就什么都没有了。

    天色太暗了,齐雍跟随着赤蛇的踪迹,不过也顾及着后面的姚婴,他的速度并不快。

    “前面有东西,不过不是活物。”齐雍忽然开口,使得姚婴也不由得抬头往前看过去。

    但光线太暗了,荒草和树木都是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到。

    很快的,便走到了齐雍所说的那个不是活物的东西前,是一个两米高的石柱。起码得三人环抱才抱得住,因为天色暗,所以这石柱好像也是黑色的。

    两个人在这石柱前停下,抬头往上看,姚婴是什么都看不见的。倒是齐雍目力极好,抬头看了看,他叹口气,“这石柱断了,若按正常的制式,它应当很高。”

    “这是做什么用的?”走近,姚婴先闻了闻,没有什么问题,她才伸手去触摸。

    赤蛇也在同时爬上去,小小的身体极为灵活,眨眼间就爬到了姚婴手的位置,开始围着她的手转圈。

    “或许是城中一些较大建筑的梁柱,也或许是用来祭祀的东西。巫人最喜神秘的祭祀,似乎会在祭祀中得到某种灵感。”齐雍也摸了摸,听他的语气,似乎对这些东西极为不屑。

    “灵感?什么灵感?”姚婴也不懂了,巫人的行事,还真是摸不透。

    “胡说八道而已,祭祀只是个噱头,只不过是掌权者利用祭祀之名,来行一些残忍之事,为自己找一个不会被质疑审判的借口。”齐雍的确是不屑的,这种骗人的把戏,骗一骗那些无知的百姓也就算了。

    “嗯,这倒是有可能,毕竟愚弄大众,是掌权者的拿手好戏。”姚婴点头同意,不得不承认,齐雍这个人的思想是比较前卫的。

    “你在骂谁呢?”齐雍转眼看向她,黑暗里,这小丫头一副深以为然的模样,显然很赞同他的话。可是,他说掌权者说的是巫人,但她说掌权者,就有那么一股讽刺的意味了。

    “我只是顺着公子你说,因为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可是你又觉得我在骂人,我也解释不清了。”不过,她的确是在骂人。齐雍也算是个掌权者,某些时候,身上绝对带着某些掌权者才有的特质。

    看她那撒谎不打草稿的小模样,齐雍淡淡的哼了一声,“巫人是巫人,不可与本公子相提并论。”

    “是,公子您是绝无仅有,又岂是那些巫人可比的。好好好,往后,我是绝对不会把公子和巫人相提并论的。巫人是低等人,公子是高等人,不是同一个物种。”抬起双手在胸前交叉,做出了个大大的X形,以代表齐雍是多么的奇货可居与众不同。

    看她那造型,齐雍嗤笑了一声,随后也抬手学她的样子在胸前打叉,他的双臂长,打出来的叉都很好看。

    扯了扯唇角,姚婴看着他,尽管光线很暗,可是他那学自己的样子也瞧得清楚。

    放下双臂,她轻咳了一声,“咱们继续走吧。”

    “走。”放下手,齐雍再次前行,根据之前在外围探测到的地势,在走进这里之后,朝着那地势低的方向走。

    这种决定不能说一定是准确的,毕竟巫人做事奇特,地势高低所代表的意义是什么无法参透。

    兴许,地势低的那一边什么都没有,也或许,地势高的那一边空无一物,各种可能都有。所以,齐雍也做好了会在这旧城废墟中停留很久的打算。

    只不过,这片废墟之中,不止有一个这样的石柱,继续往深处走,又遇到了很多。

    有的较高一些,有的只有半人高,看顶端的痕迹,应当都是因为不明原因断裂了。

    只不过,断裂之后掉下来的那部分就不见了踪影,没有在附近,这就奇怪了。

    越往里面走,荒草越高,不断的往脸上打,打的她脸痒的不行。

    蓦地,一直在前方探路的赤蛇忽然停下了,如此黑夜,齐雍却看得清楚它的身影。

    也跟着停下脚步,却没有告诉后面的姚婴。太黑了,她只顾着低头抬起两手拨开那些荒草,根本没注意到前面的齐雍停下了。

    一脑袋撞上去,她紧紧闭上眼睛,反作用力让她向后踉跄,但还好没坐在地上。

    即便是撞上了,她也没任何的动静,好似根本没有疼痛似得。

    抬手捂住自己的鼻子和眼睛,姚婴试探着呼吸,以确认自己的鼻子没有骨折。

    后背被撞的人纹丝不动,他盯着赤蛇,随后缓缓地转过上半身来,看着姚婴那蠢笨的模样,他无声的叹口气,“疼不疼?”

    “还好,懵了一下子,现在好了。”放下手,姚婴吸了吸鼻子,刚刚脑子有短暂的短路,好多了。

    “看着点儿,暂时为止什么都没发现,你若把自己撞傻了,本公子还得浪费时间把你送回去。”呵斥,齐雍缓缓地深呼吸,语气听着有点不耐烦似得。

    “虽说公子你的身体像大理石一样,但也不至于把我撞傻了。不过,你为什么停下?”深呼吸,这鼻子还是微疼,他身体的确是大理石。

    “你的蛇停下了。”齐雍说道,随后收回视线看向前方,赤蛇还在那里,并且正在围着一个什么东西在转悠。

    姚婴上前一步,摇晃手腕,赤蛇随后便回来了。

    顺着姚婴的裙子爬上来,一直爬到了她的手上,它摇头摆尾,在向姚婴表达。

    “它刚刚围着转的那块地方,应该是一块有问题的石头。”姚婴说道,随后深吸口气,朝着那边走过去。

    齐雍抬手扣住她肩膀,“别贸然过去。”

    “没事,我先看看。”一块石头而已,她倒是不怕。而且这里踩踏之时也没有空空的感觉,应该不会发生什么地陷之事。

    到了近前,姚婴看了看,之后蹲下。

    那块石头埋在泥土里,露出地面只是不过一个磨盘大小而已。周边覆盖着泥土和荒草,乍一看也就是个埋在泥土里的石头而已。

    蹲下,姚婴抬手摸了摸这大石头,冰冰凉的。只不过,稍稍用力的按了按,这石头好像并不平稳,因为它动了。

    齐雍就站在她身后,也看到了那块石头在动,而且因为动了,周边的泥土都跟着松动了。

    “我来。”齐雍抬腿踢了踢她的屁股,叫她让开。

    不过,姚婴却没让开,只是再次用力的按压了一下那块大石头。

    稀里哗啦的声音响起,这块大石忽然间碎裂,朝着下面掉落下去。

    与此同时,只感觉到一股腥气扑面而来,眼前一闪,两排巨大的牙齿出现在她眼前。那一瞬,她的鼻子好像都被那两排牙齿咬在其中。

    后颈一紧,她被齐雍整个儿拎起来,旋身,同时一腿飞出去,那个从大石头底下冲出来的东西被他一脚踢到一边。

    那东西掉落在杂草中,身子一滚,再次朝着他们俩扑了过来。

    光线很暗,但那东西齐雍却看的清楚,两米多长,那是一条四脚蛇。只不过,这四脚蛇长得太大了。

    它极其凶悍,张开的大嘴里,舌头并不似寻常守宫那样。反而有着两排锋利巨长的牙齿,涎液顺着牙齿之间滴滴答答,极其腥臭。

    齐雍放下姚婴,随即飞身迎上,别看那守宫长得凶悍,而且无所畏惧的样子。可他一脚踢过去,那力度,都听到了守宫的骨头碎了的声音。

    它发出一声根本不属于它的嚎叫,之后翻滚着再次摔落到草丛中,身体抽搐,抽了一会儿后便不动了。

    一大片荒草都被它压得东倒西歪,腥气和着泥土的气味儿,谁又想到这里还有这种东西。

    姚婴始终站在那儿,看着齐雍解决了那个大的超乎寻常又明显变异了似得守宫,她迈步过去,想要看看这家伙到底经过了怎样的改造。

    她刚走出去一步,齐雍回头就把她的手臂给抓住了,“自作主张,不听本公子的话。刚刚若是再慢那么一分,你的半张脸就得被咬掉。你是傻子,还是蠢蛋?”他明明说让他来,她就像没听到似得,是她耳朵堵住了,还是他声音太小。

    “额、、、你给的这两个选项,还真是让人难以抉择啊。”一个傻子,一个蠢蛋,她哪个都不想选。

    齐雍抬手在她脑袋上拍了一下,“我说的重点是这个么?”

    “公子说得对,像这种东西的毒性我不会害怕,但它这么突然的袭击,我的确是应付不了。我都忘了,不是这世上所有的动物我都能驱使。”看着他,姚婴边说边抓住他的衣袖。

    垂眸看着她,如此暗淡的光线,她那小脸儿还真是可怜。好像做错事的不是她,反而是他一样。

    “哼。警告你,再遇到这种情形,以我的命令为准。重复一遍。”严声呵斥,就差揪着她耳朵大吼了。

    仰脸看着他,姚婴深吸口气,“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以公子的命令为准。”

    深吸口气,齐雍甩掉她抓着自己衣袖的手,之后反手扣住她的手臂,拽着她走向那条大守宫。

    它死了,被齐雍一脚踹断了身上的骨头,那巨大的身体如同铁皮一样的皮肉,可也敌不过齐雍的劲力,他的力气真的很大。

    她好像还真得感谢他曾对她手下留情了呢,否则寻常之时对她拍拍打打,她可能早就挂了。

    扯着她到了那大守宫尸体的近前,两个人垂眸看着那无比腥臭的东西,谁又想到守宫会长到这么大,两个人都没见过。

    “它变异了,守宫的嘴不是这样的,而且也缺少那个长长的舌头。这两排牙齿,长得也明显多余,不是它应该有的配置。这个东西也未必是守宫,兴许是其他的生物,只是长得像守宫而已。”姚婴蹲下,仔细的盯着研究了一会儿,说道。

    “别研究了,走。这种东西,也未必只有一个。再看到这种黑色的石头,离远点儿。”他可没那么多的时间和力气都耗费在这些畜生身上。

    “嗯。”点了点头,姚婴站起身,再次把赤蛇放出来,它倒是一副没心没肝的样子,再次开路。

    齐雍依旧在前,姚婴在后,两人只距离两步左右,姚婴边走边打那些朝着自己脸倾斜过来的荒草,同时一边注意着齐雍,别再他又忽然停下,她再次撞到他身上去。

    夜很深,这里又很寂静,赤蛇在前头悠游的带路,这树木和荒草让人十分压抑,连呼吸都困难。

    “终于有旧城废墟的影子了。”齐雍忽然叹道,一副终于走到西天可以取经了的样子。

    微微弯身绕过他往前看,黑漆漆的,她还是那样儿,什么都看不见。

    “这里有一些坍塌的建筑的痕迹,看。”齐雍上前两步,抬腿在一片荒草上踢了一脚,可是发出的声音很敦实,并不是踢到荒草上的声音。

    “看来,咱们终于进城了。就是不知这是城里的哪个位置,城中有掌权者所在的地方,也有普通人居住的地方。如果有重要的东西,必然不会放在普通人居住的地方。”姚婴点点头,环顾四周,这种光线下也分辨不出这是哪儿。

    “走吧。”齐雍再次确认了方向,之后向前走。赤蛇似乎也听得懂齐雍的话,直接方向一调转,顺着他所走的方向再次带路。

    走的渴,水壶在齐雍身上,她忍了好一会儿,才伸手扯了扯他后背的衣服,“公子,我喝水。”

    头都没回,步子也没停,他反手把水壶递过来,“多喝些。”

    “不能喝太多,在这种地方,想找个地方方便都不容易。”姚婴摇头,拧开水壶,只喝了一口便盖上了盖子。

    “考虑的还不少。不过说的也是,这种地方可能随时会冒出一只巨大的畜生,若是把你一口吞了,本公子又不在你身边,再见到你,就得从畜生拉出来的粪便里去找了。”齐雍笑了一声,似乎觉得这事儿还挺有意思。

    “公子的想象力还真是好。”从粪便里找她?真是够恶心的。

    “先别管本公子的想象力了,看,大片的坍塌的房屋建筑就在眼前。这房屋建在地势低的地方,若是下雨,岂不是全都淹了。”他们走这一路,的确是地势越来越低。而房屋建筑什么的都开始在这里出现,也不知到底有什么寓意。

    “是啊,不符合城市规划。”姚婴点了点头,这种城市规划有问题。还是说,故意在这种地势低的地方建房子住人,就是为了淹死人?

    开始顺着这些废墟走,虽说荒草仍旧密密麻麻,可是之前房屋的废墟还在,走在其中十分难行。

    有时得踩到高高的废墟堆上去,这些东西经过了百多年,石头泥土等等混合在一起,如同水泥一般坚硬。由此可知,它们为何没有因为岁月和风雨侵蚀而消失,反而仍旧留在这里。

    在其中艰难前行,有一些建筑坍塌的断墙还在,那些墙角里头黑乎乎的,看起来好像能遮风挡雨似得,但又黑的让人心底不安。

    这些地方,两个人必须都得看一下,起码得猜测出这些地方之前是做什么的。或许是普通的民居,或许是官用。

    天上已经隐隐的出现了亮光,新的一天要来临了,只不过这里仍旧静谧的无一丝声响。似乎时间在这里是不流动的,没有任何的生物,只是天空在黑白转换,像是被人为涂抹了一般。

    “累不累?歇一会儿。”从一片残留的墙上下走下来,别看过了那么多年,但他在上面走动,居然一块土渣都没掉下来。

    “也好。”这一夜都没休息,她的腿都开始抽筋了似得。

    在那片残破的墙后面还有高高的废墟,踩倒那些荒草,随后坐下,姚婴忍不住长长的呼吸,“最近一段时间都在徒步,感觉我的腿都长肌肉了。”

    齐雍走过来,旋身在她旁边坐下,一条腿伸直,一条腿支起,看了看她那两条小短腿儿,“细的像柴火棍儿,走路太多没有力气也是正常的。”

    翻了翻眼皮,姚婴无话可说,这人总是能在别人长自信的时候,给人一棒子。

    “吃点东西吧。”齐雍将进来这里随身携带的食物递给她,他好像没有要吃一口的意思。

    接过来,姚婴打开吃了两口,果然是饿了。

    这肚子里空空的,全身都乏力了,虽说没有身心俱疲,可这种无力感的确是让她生出一股自己会拖齐雍后腿的感觉。

    “接下来可能还会像这样走很久,你多吃些,保持好体力。若是半路体力不济,本公子可不会背你。”齐雍看着她,一边说道。

    天色亮了,他的模样也看的清楚了些,眼角眉梢间载着些冷霜之色。不过,在这种荒凉之地,他也真的很让人有安全感,最起码知道他是个本领极大的男人。

    “公子,你若累了,便先休息一下吧。”为了确保他接下来面对何种险境都能正常发挥,所以还是让他的体力和精神保持在最好才行。

    “你守着?”扬起眉尾,齐雍问道。

    “嗯,我守着。”点点头,这点事儿她还是能做的。

    见她做了保证,又吃的两腮鼓鼓,很有精神头的样子,齐雍便也信她了。

    身体向后,直接躺在了这些荒草上,这种环境之中,他倒是也不挑剔,在哪儿都能睡得着。

    姚婴吃着东西,也做好了值守的准备。果然不过片刻,就听到齐雍轻轻打鼾的声音,他是真的很累。

    填饱了肚子,姚婴便坐在那儿看守,天亮了,这四周的东西也进入了视线当中。

    眼下,她也能够清楚的看到这些层层叠叠的废墟了,高矮不一,夹在在树木之间,又被荒草所环绕,连个蚊虫都没有。

    远处,那些废墟很高很高,像一座一座的小山似得,被荒草所覆盖,也看不清里面有些什么。

    把赤蛇召过来,让它在这周边巡视,她则抱住了双腿,脑袋枕在膝盖上,盯着睡着了的齐雍。

    这人真是太强了,他躺在这儿腰部最高,头脚则坡度向下,这姿势也能睡得着,厉害。

    看着看着,姚婴也不知在何时眼睛就闭上了。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姚婴感觉到脑袋上有什么东西在敲打,她睁开眼睛,却发现眼前的一切都是倾斜的。

    “嘘。”低沉的声音就在耳朵边儿,姚婴这会儿才察觉,不是世界倾斜了,而是自己倾斜了。

    她枕在了齐雍的腿上,而他已经坐起来了,眼下他的头悬在她耳朵上边,让她噤声的声音,就是他传出来的。

    一动不敢动,姚婴也迷惑自己何时睡过去了,而且,还躺到了齐雍的腿上。

    “怎么了?”她很小声的问了一句,眼下这会儿天上还有太阳呢,可是却莫名冷飕飕的。

    “好像有人。”齐雍小声的回答,随后扣住她的肩膀把她扶起来坐着,他身体一动,从那废墟上滑了下去。

    他落下去无声,挺拔的身体眼下好像轻飘飘的没有一丝重量似得。

    眼见他悄无声息的移动出去,姚婴晃了晃手腕,赤蛇便爬了过来。

    缠在她手腕上,翘起来的头却摆动着,是在表达一些情绪。

    它刚刚叫她了,只不过,没成功的把她叫醒而已。

    刚刚齐雍说,这里有人。有人?

    貌似在这个地方,除了他们这一伙人之外,就没有其他人了吧。

    若真有外人,那么,很大的可能是巫人。

    有巫人在这里?

    姚婴随即起身,尽量不发出声音来从这废墟上下去,顺着刚刚齐雍走过的痕迹。荒草太高了,这里头若是藏了人,她是根本发现不了的。

    依稀的能看到齐雍的身影,不过他走的太快了,而且又没有声音,估计只是她再慢一步,他就没影了。

    蓦地,赤蛇剧烈一动,她眼角余光中好像也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她迅速的扭头看过去,却只看到了微微晃动的荒草。

    看着那摇晃的荒草,她的眼睛瞬时睁大,草在晃动,没有风啊!

    那么,就是有什么东西经过,碰到了荒草,所以它们才会晃动、、、

    “齐雍,快过来。”她大喊出声,下一瞬,齐雍的身影便迅速的出现在她身边。

    “怎么了?”上下的看了她一眼,好像都好好的。

    “那边,刚刚有东西过去。”伸手一指,她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赤蛇,刚刚荒草晃动绝不是因为风。

    齐雍抓住她的手,立即朝着她所指的地方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