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女主,人美路子野! > 第053章 司裳VS司笙,初相遇【一更】
    ?钟裕】:回封城了,来吃烧烤。

    【钟裕】:[定位]

    司笙有些汗颜,将手机拿起,回消息。

    【司笙】:大金链子小手表,每天一顿小烧烤。钟影帝,你最近画风有点歪啊。

    【司笙】:还没走出来呢?

    【钟裕】:快了。

    【司笙】:七点左右能到。

    身为戏疯子,钟裕这些年基本都在戏里。拍一部戏,时间少则三个月,多则半年,甚至更久。

    但,钟裕对每个角色都很较真,前期最起码花两个月来入戏,杀青后,一般得花一个月才走得出来。如果入戏太深,所花的时间更长。司笙见过他半年都不在状态的时候。

    就像现在,结束完上一部戏后,在朋友圈发了一个月的烧烤了。跟着《火种》跑宣传的时候,他都没有消停,再晚也得到当地找烧烤吃。

    这人呢,确实是个疯子。

    也是司笙在娱乐圈里少有的朋友。

    将手机、分镜本、笔记本之类的,一股脑往包里一塞,司笙挑了两本没看完的书,打算借回去看。

    ……

    “诶,美女要走了。”

    时不时关注一下角落的单行,将笔往桌面敲了敲,吸引着玩手机的司风眠注意。

    【司风眠】:姐,周末回家吗?

    【司裳】:回家。不过今晚约了朋友,不在家吃饭。

    看到消息,司风眠发完一个【好】,然后才朝单行指的地方看了眼。

    人已经离开,只见到一抹侧影,转眼消失在书架另一侧。

    单行一脸的惋惜,司风眠却没放心上。

    夜幕降临。

    司笙开车抵达定位地点附近时,已经晚上七点了。

    道路上的雪被清理得很干净,但周围的建筑、植物依旧有积雪,风一吹,有积雪从树枝上掉落下来,撞洒一地。

    空气又干又冷,司笙一下车,就感觉到呼啸而来的冷风,刮得脸颊、脖颈刺痛。

    今日的目标只有图书馆,加上路上开车,她只穿了件大衣,一到露天的地方,难以御寒。

    呵出口冷气,司笙不紧不慢地往前走。

    这地儿,是一条比较偏僻的街,藏匿着很多味道不错的餐馆,因为是淡季,加上天气严寒,所以来往的行人很少,颇为萧条。

    “这边。”

    一道清冷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司笙一顿,抬眼看去。

    沿街的路灯旁,站着一道颀长身影,黑长风衣,兜帽盖在头上,脸藏在阴影里,隐约可见俊朗眉目。

    树影在风里,影影绰绰的,街灯橘黄,光线微弱,被树影分割,斑驳的光罩在他身上,摇摇晃晃,泛着冷。

    “我知道路。”

    司笙勾了勾唇,大步朝他走过去。

    风吹着兜帽,稍稍往后一掀开,有昏黄的光线落在他脸上,隔开一道光与影,清俊的容貌,分明还有着些少年气。

    只手揣在兜里,他微侧过身,淡淡道:“我知道。”

    这地儿,司笙比他熟。

    “所以?”

    “接你。”钟裕说,微顿,又补充,“是礼貌。”

    “行吧。”司笙一笑,走至他身侧时,一扬眉,“《火种》我看了,痞子钟,完全看不出是你。”

    “嗯?”

    钟裕停顿两秒,才算想起那个角色,慢吞吞地说,“哦。”

    他一副荣辱不惊、甚至不感兴趣的模样,让司笙觉得挺没意思的,说:“夸你呢。”

    “听多了。”

    “嘚瑟。”

    凉凉地打量她一眼,钟裕实话实说,“反正你嘚瑟不起来。”

    司笙:“……”

    自取其辱。

    他是天生就吃演员这碗饭的,而她,下再多功夫,演出的角色,也是她自己。

    街道清冷,行人零星几个,在寒风里裹着大衣,低下头,步伐匆匆。

    “薪火相传,不老不灭。”钟裕语调不疾不徐的,“陈导用了你这句话当宣传语。”

    “嗯,看到了。”一口冷气灌入肺部,司笙微微一低下巴,用围巾稍稍遮掩住鼻唇,“他现在还那么悲观吗?”

    她记得拍《火种》的陈导,在拍摄期间长期处于焦虑状态,不仅因拍摄压力大,还因对诸多传承日渐消弭的担忧。现在《火种》电影大爆,不知心里可舒坦些。

    “你走之前,不是跟他聊到半夜么。他说,自跟你聊过后,就不悲观了。”

    “嗯?”

    “因为,没用。”平静地吐出几个字,钟裕侧首扫视她,清澈的眼眸浮现出质疑,“做好手上的事,走好脚下的路,没人能改变时代和行业。这话你跟他说的?”

    “哈。”

    司笙笑笑,嘴里呵出白气,转眼就被风给扯散。

    她问:“挺有道理吧?”

    钟裕静了两秒,反问:“你把那些改变时代的人置于何地?”

    “……”

    跟这人,没得聊。

    两人没走几步路,然后,在一家烧烤店前停下来。

    微抬起头,司笙扫了眼老旧的门面,问:“你定位的是这家?”

    “嗯。”

    “这家味道还行,不过前面有一家,味儿更好。”

    偏头看她,钟裕‘嗯’了一声,“你待会儿带我去。”

    司笙一怔,“待会儿?”

    钟裕刚想解释,身后就传来急促地脚步声,以及一道疑惑地喊声——

    “钟哥哥?”

    女生的声音,嗓音甜美,尾音还夹带点软糯,柔柔的。

    司笙斜眼看他:行啊,还会约姑娘了!

    钟裕见到她的目光,但没有搭理,而是转过身来。

    短暂几秒,女生已经快步走过来,两人一回头,就跟她撞上了。

    是个长相甜美的女生,很漂亮,看模样,比司笙小个两三岁。穿着黑色斗篷外套,搭配打底裤和小皮靴,小皮包和围巾衬着装扮。稍微化了点妆,妆容精致但不浓重,头发扎成松垮的丸子。

    一看就是经过精心准备的。

    “钟哥哥。”女生眉眼浮现欣喜,再次喊了钟裕一声,然后才偏头望向司笙,神情有些僵硬、迟疑,“她是……”

    钟裕挺漠然地说:“朋友,司笙。”

    “……哦。”

    女生应声时,明显有些讶然,难免多看了司笙几眼。

    “你好,我叫司裳。衣裳的裳。”女生双手攥着手提包,主动朝司笙点点头,露出甜甜的笑容,“我们名字还挺像。”

    确实挺像……

    微微眯起眼,司笙态度不算热情,“嗯。”

    司裳友好地笑了笑,不过,尴尬还是挺明显的。

    “你们俩先进去,”朝不远处看了眼,司笙说,“旁边卖烤土豆的味道不错,我去看看有没有卖。”

    “嗯。”

    钟裕点头。

    司笙转身想走,但大腿跟包碰了下,她蹙了蹙眉,将其递给钟裕,道:“包给我拿进去。”

    平时出门司笙都懒得拿包,这次要放笔记本、分镜本之类的,拿了个稍微大点的。

    有些碍事。

    钟裕没说别的,自然而然地接过来。

    往店门走了一步,钟裕顿住,朝后方的司裳看了眼,说:“就这家。”

    “哦。好的。”

    司裳乖巧地应声。

    只是,紧跟着钟裕进门时,眉头微微蹙起,焦虑地四处张望了下。

    见到司笙的背影,又不由得抿了抿唇。

    多出个人,待会儿被拍的时候怎么办……

    ------题外话------

    司裳:我要作妖。

    司笙:弄巧成拙。

    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