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药妆娘子 > 第六章 让皮肤自愈的宝贝
    安妘笑得开心:“你急什么,这里面有宝贝呢!”

    碧霞很是无奈:“姑娘可千万别哄我!这药渣子里面能有什么宝贝?”

    安妘伸手去里面翻了翻,拿出来一块圆圆的叶子。

    这叶子同着其他药煮了几次,已经变得漆黑了,她拿在手里仔细看了看,最后终于确定这就是可以用于护肤的积雪草。

    难为她之前将自家公司的护肤品有效成分全背了下来,就为了给顾客做销售的时候能说得有理有据,现在到了这里真是派上了用场。

    碧果看着安妘手上的叶子问道:“这么个东西,能是什么宝贝?”

    安妘心里欢喜得很,只道:“宋太医开的药还有吗?”

    碧霞道:“宋太医说姑娘要吃三天的药,现在还有三副药呢。”

    安妘将叶子丢回了碧霞手中的大碗里,笑道:“快,将还没有煎的药给我拿来看看。”

    碧霞将大碗交给了门口站着的小丫头,嘱咐让她们倒了,才去将药取了出来。

    安妘回到了屋里,碧霞将药拿到了屋里,安妘便赶紧打开了。

    几味药材混在纸包里面,按着比例已经放好了,安妘在里面拨弄了两下,拎出来一根被烘干的积雪草出来。

    安妘将积雪草放到手心里面,给碧霞碧果看了一眼:“看见没,这是积雪草。”

    碧果不解:“积雪草又怎么样啊?”

    安妘笑道:“积雪草又叫老虎草,你们可知道是为什么?”

    碧霞摇头笑道:“我们又不是郎中,如何知道呢?”

    安妘继续说道:“相传老虎受伤的时候,就会找到一片积雪草,在上面滚上个两三圈后,身上的伤口就好了。”

    碧果依然不解:“咱们这屋里又没有受伤的老虎,只有得病的姑娘,这有什么可宝贝的?”

    安妘将手中的积雪草放到了桌上,低头将纸包里的积雪草一个一个都捡了出来:“这个积雪草能促进皮肤自愈,你姑娘我不仅身上有病,脸上也生了病,正好用积雪草敷脸啊。”

    碧霞上前,轻轻的握住了安妘的手,柔声道:“姑娘,先不说这积雪草是不是真有你说的奇效,可是这药是现在治身上的病的,你这么捡出来,药效不一样了,可是要出大事的,姑娘的身子要紧啊。”

    安妘抬头看着碧霞,心里很是感动,可是想着现在这张脸上的痘痘,又有些着急:“我知道你的好意,只是女儿家最在乎的就是一张脸了,碧霞,积雪草的确能治脸的,我们且先试试不好吗?”

    碧果也走了过来,劝道:“姑娘是从哪里知道的?姑娘又不是郎中,如何这么确定?”

    这一句问话,倒是让安妘和碧霞都愣了。

    碧霞的神色从担忧变成了困惑,安妘瞧着碧霞的神色,错开了双眼,看着碧果笑道:“你糊涂啊,自然是姨娘在的时候,告诉我的。”

    碧果皱眉,更是困惑了:“姨娘知道这些吗?我倒是记得姨娘极善女红,平日里带着姑娘学女红,姑娘总也学不好来着。”

    安妘心里多少是有些慌的,在这样的社会里面,自己如果性情大变,凭空会了许多东西,闹不好得把自己当成妖精一样一把火烧死。

    若是命先没有了,还谈什么治脸啊?刚才委实欠妥了。

    安妘蹙眉,声音低了下来:“姨娘在时,疼我爱我,哪一样她知道的都要悉心教导给我,可恨我当时懒得很,姨娘最得意的手艺偏偏学不会。”

    碧霞颔首,也追思起了亡人:“是了,姨娘是个最玲珑剔透的人,懂得也多些,可怜是个小门户的庶出姑娘,不然,就算是太太……诶!”

    安妘见自己将气氛调动了起来,心里喘了口气,擦着眼泪将积雪草放回了纸包里面:“碧霞说得对,如今先把身上的病养好了,再说其他的事情。”

    虽然安妘口上是这么说着,但心里却并不是这样想的。

    这日黄昏时分,安妘坐在廊上看着日落,碧果将煎好的药又端来给了安妘。

    安妘咳嗽了两声问道:“明日太医要来复诊?”

    碧果点头:“是啊,姑娘,宋太医明日要来复诊的。”

    安妘端着药喝了一口,苦的皱了眉毛:“也不知道谁去太医院寻得太医,竟然请回来这样一个年轻的,分明是想着让我死呢。”

    碧果急道:“诶呀我的好姑娘,这青天白日的,说这些不吉利的做什么,姑娘气色好了不少了。”

    安妘点头,叹气:“这药实在太苦了,碧果,你拿两个蜜饯来吧。”

    碧果点头,转身去后院的小厨房里去寻蜜饯。

    安妘见碧果一走,四处看了一圈,院里的两个丫鬟正在洗扫,碧霞此时正在小厨房那里给她做汤。

    这样的好时机可千万不能错过去,安妘眼疾手快的将药倒在廊前的花丛里面。

    碧果拿着蜜饯回来的时候,安妘将空碗给了碧果,便将蜜饯吃了。

    第二日早上和中午碧果端来药时,安妘如法炮制,药一口没喝,身上又烧了起来。

    申时初刻,宋思来到了听萧馆复诊。

    安妘靠坐在榻上,碧霞将纱帐放了下来,将安妘的手上盖上了绢子,宋思才坐下给安妘把脉。

    宋思的手甫一放在安妘的腕子上,安妘的手便揪住了宋思的袖子。

    透着纱帐,安妘那一双眼睛看着外面的宋思,拉着袖子的手也很用力。

    宋思放在安妘腕上的手指一僵,轻叹道:“三姑娘的病迟迟不好,想来像是有些忧思过虑。”

    安妘咳嗽了起来,将手收了回来,拿着绢子捂在嘴边:“我心里自然是有优思的,我只怕我病死了。”

    宋思道:“我不是个庸医,还请三姑娘放心。”

    安妘坐直了身子,连忙辩解道:“并非我不信任宋大人的医术,只是当日将您从太医院请来的人心思恐怕不纯,我日夜在这府上吃住,若这里有人要害我性命,我当真是防不胜防,细想起来很是害怕。”

    碧霞和碧果互相看了一眼,想着安妘说的话,便也觉得这府上有人是见不得自家姑娘好的,心里着实一慌。

    宋思微笑:“三姑娘在病中,若每日思虑这些,就算我能渡些仙气给姑娘,姑娘的病也未必能好。”

    安妘身体前倾,手握住了纱帐,沉声说道:“我只求一个心安,否则我在明,而那人在暗,我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宋大人,我是个没有亲娘庇护的可怜人,我不求你能完全明白这些难处,但求你可怜一二,将那日情形告知于我,是谁请了大人,又是谁在府门前接了大人?”

    碧霞和碧果竟齐齐跪了下来,看着宋思道:“大人,求您告诉我家姑娘吧。”

    安妘看着跪在地上的二人不由愣了一下,她未曾想过这二人会有如此行动,心里十分感动。

    宋思颔首,轻声道:“我告诉三姑娘也是无妨的,只是我身为太医,本来不好和病人说些闲话,毕竟我们太医院接触到的病人,多少身边都有些不能让外人知道的……”

    他还没有说话,安妘便道:“是,我知道宋大人的难处,要不先让我这两个丫头出去吧,宋大人只说给我一个人听。”

    宋思没有说话,他端坐在那里,既不否认也没同意。

    而碧霞碧果站了起来,悄无声息的便从这屋中退了出去。

    宋思听见关门声后,无奈的笑了一下:“看来三姑娘还有事情瞒着下人。”

    安妘并不诧异宋思能猜中,想那太医院里的人都是国手,年纪轻轻进得了这样地方的人,总要有过人之处的。

    帐内安妘笑道:“宋大人真是个聪明人,其实不用你说,我也知道究竟是谁在请太医这件事上搞的鬼,只是我实在有事相求。”

    宋思微笑:“三姑娘煞费心机,想必对你极为重要。”

    安妘将纱帐轻轻撩开,露出了脸,宋思看后,神色毫无变化。

    她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腮边,那里长着红疮的地方:“宋大人,我瞧你给我开的药里有积雪草,我幼时听姨娘讲起那积雪草又是老虎草,能治疗伤口,让皮肤自愈,想着说不定能治我这脸,只是旁人都未曾听说过,我贸贸然的说给了别人听,传出去了,恐怕又要闹出不少笑话来。”

    宋思点头:“女儿家最在乎姿容,如今三姑娘算是舍了颜面,将自己最在乎的难处说与我听了,我岂有不帮之理,我倒是可以让送药的童子给姑娘多备一些,只是作用如何,我实在不知。”

    安妘低头,继续低着声音说道:“真是感谢宋大人了,其实这功效如何,我也不得知,要不宋大人借我几本医书看一看,也好让我学习一二,以免之后我看见什么不该用在脸上的用了,反而更加难堪了。”

    宋思听后,沉吟片刻:“也好,三姑娘解了心病,自然也就能好好吃药,不将药给倒了浪费。”

    安妘一惊,抬头看着宋思。

    宋思眼中含笑,轻声说道:“我虽然年轻,却不好骗,三姑娘分明是没有喝药,才会迟迟不好,想来三姑娘想着让自己病长长久久的不好,也好让我长长久久的给姑娘送积雪草来。”

    安妘看着宋思先是愣了一下,继而又笑出了声。

    宋思眼波流转,笑问道:“三姑娘因何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