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药妆娘子 > 第七章 女主她被气昏了
    安妘眼中带着些许得意:“那把你找来的,本是想找个不得力的把我治死了,谁知道阴差阳错的,给我找了个神医回来。这样的事,我如何能不笑?”

    宋思摇头:“我究竟是神医还是庸医,都得看三姑娘愿不愿意好好喝药了。”

    安妘将纱帐放了下来,从新靠了回去:“宋大人如约帮我,便是解了我的心结,我肯定会好好的把药喝了的,还宋大人一个清白。”

    宋思站了起来,看着纱帐当中的身影,笑道:“看来我得快些让小童给姑娘送来东西,为我自己的医术证明了。”

    说着话,宋思抱拳,走出了这间屋中。

    宋思刚刚离开,碧霞碧果二人便走了进来,碧果将纱帐掀开,连忙问道:“姑娘,知道是谁了吗?”

    安妘垂眸,面色看起来很是凝重:“傻丫头,是谁伙着刘妈妈不让我进太太的院子?”

    碧果开口:“那自然是……”

    她的话没有说完,被碧霞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便没有再说下去。

    碧霞坐在榻边,柔声劝慰道:“姑娘千万别为这个伤神难过,想来她能做出勾引姊妹未婚夫婿的事儿,再干出这样的事儿也不奇怪。”

    安妘感念这两个人对自己的关心,伸手一边拉住了一个人的手:“在这个府里,我唯一能依靠信任的,只有你们了。”

    两个丫头感念安妘的信任,想着日后定要更加竭心尽力的服侍主子才好。

    晚上宋思身边的小童亲送来了药和几本医书来。

    碧霞抱着书和一大包积雪草到了内室里,问道:“姑娘,那宋太医送来这些做什么?”

    安妘坐在桌前,随意翻了一下医书,便将积雪草的纸包打开了:“医书是我要来看的,今儿随意问了一嘴宋太医积雪草的事情,他说是能治脸。可我后来仔细一想,恐以后将什么不该用的在脸上用了,便让他给我寻几本书来。”

    碧霞听了,只是一笑。

    碧果走过来,将纸包里面的积雪草挑了出来,笑道:“姑娘,那宋太医可真是个好人,热心肠的应了下来姑娘的请求。”

    安妘蹙眉,感受到了一些不对,便笑道:“你们也不看看我现在是什么样子,宋太医是医者父母心。”

    碧果想了想,看着安妘道:“我寻思着,倒是可以打听一下这宋太医是谁家的哥儿。”

    安妘懒得再和碧果说下去,便将碧果手里面的积雪草拿了下来丢在纸包里:“今儿晚上取一些煮了,捣烂,我敷脸。”

    碧霞指着碧果摇了摇头,将纸包收了:“真不害臊,引着姑娘想这些事情。”

    当晚,安妘喝了药后,取了些澡豆来洗脸。

    澡豆是古代人专门用来洗脸洗手的粉末,里面加着一些对皮肤很好的中药,越是有钱的人家,加的药也就越好,譬如她虽是庶女,但在国公府里每月分来的澡豆却也是千金方的——

    是用了丁香、沉香、青木香、桃花、钟乳粉、玉屑、蜀水花等物。

    安妘瞧着这样的洗面配方倒也不错,便没有再想着用别的,现在只要想着做好护肤就好。

    洗脸后,碧果已经将煮好捣烂的积雪草端了来,安妘取了用在脸上静静敷了有一炷香的时间,便取了下来,将脸用清水洗净了。

    碧果瞧着安妘的脸,笑道:“碧霞姐姐快瞧,姑娘比刚才的脸瞧着白了一些。”

    安妘拿着镜子看了看,觉得这敷完脸,痘痘倒是没有什么变化,想来这种直接煮了捣烂的法子可能还是差点意思,得想想怎么提取出更纯的物质。

    她虽然记得所有护肤的有效成分,但若没有什么正确的法子去发挥这些药品的功效,也是徒劳的。

    碧霞走到安妘身边,问道:“姑娘怎么好像不太高兴?”

    安妘将镜子放了下来:“睡吧,咱们明日去找珏大奶奶。”

    碧霞碧果互相看了一眼,没有多问。

    第二日安妘估摸着珏大奶奶在老太太和太太那里请了安后,便着了衣裳,带着碧果去了大公子安珏的院子里。

    安珏和珏大奶奶住在西边的甬道旁,是叫归鸟阁的。

    安妘到了归鸟阁,珏大奶奶刚在内室吃了早饭,二人便在内室,坐在暖炕上聊了起来。

    珏大奶奶传人上了茶来,安妘喝了一口,捂着胸口咳嗽了起来。

    那边珏大奶奶走过来:“你瞧你,病还没好,外面风凉的很,跑这么远来做什么?”

    安妘摇头叹道:“我这几日夜不能寐,病也好不全,想着是没有几天能活了,趁着我现在还能走,赶紧来看看嫂子,也不枉你和我好了一场。”

    珏大奶奶握着安妘的手坐了下来,皱眉劝诫道:“年纪轻轻的说什么死呀活呀的,错过一个毛还没长全的男人,真就那么可惜了?”

    安妘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头更低了一些:“嫂子知道的,我这心病,都在这脸上了,想着女子最惶恐的便是色衰而爱驰,可恨我非但无颜色,还貌若无盐,这姻缘二字,更是不能奢望了。”

    珏大奶奶收回了手,缓缓点头:“妘妹妹说的,我都知道,想来你这是身上有什么不妥,才生了痘,得好生治治。”

    安妘见话题被引到了这里,侧身转头看着珏大奶奶的眼睛:“嫂子,你别嫌我麻烦才是,我……”

    珏大奶奶急道:“你有什么话快说,我何时嫌你麻烦过了?”

    安妘如释重负的笑了:“那我就说了,想着京城里最好的脂粉铺子里有许多想也想不到的好东西,只是女儿家轻易出不得门,也不知道什么东西用在脸上妥当,想寻了可靠的人来问问。”

    珏大奶奶伸手点了一下安妘的额头,笑道:“我当是什么难事?我今儿找人问了,给你寻过来那家铺子的老板娘来,随你怎么问都使得。”

    达成目的后,安妘和珏大奶奶又寒暄了几句,便离开了屋里。

    一出归鸟阁院门,便看到了安婉。

    安婉走到了她面前,很是亲切的拉住了安妘:“三姐姐今儿来嫂子这里做什么?”

    安妘抽回了自己的手,冷道:“我做什么和你有什么相干?听说妹妹昨日才从祠堂里出来,今儿就四处走动,膝盖不疼吗?”

    安婉没有恼,拿着绢子放在唇边轻声笑了一下:“我来时,听小丫头们说三姐姐想寻来脂粉铺子的人来看脸?姐姐,府上的人都敢这样,这让府外的人知道了,只怕背后嘲笑姐姐的人更多了吧?”

    安妘拍了拍被安婉拉过的那只袖子,道:“小丫头们不懂规矩,嚼主子们的舌根而已,你来我这里想说什么?”

    安婉面露为难之色,叹息道:“我只怕姐姐被人笑话,最后脸也没有治好,那……”

    安妘看着安婉笑了一下:“我看是咱们公府的伙食太好了,让妹妹每天都有工夫来管别人的闲事。”

    站在安婉身后的芳草冷道:“我家姑娘关心你,你这是什么态度?”

    安妘身后碧果上前指着芳草喊道:“四姑娘言语讥讽我家姑娘,何来关心,你们平日里欺负我家姑娘也就算了,现而今勾搭上了林小公子,更是恨不得捏死我们了!”

    安婉低头又哭起来,似是受了天大的委屈,那芳草也是护主之人,也不与碧果理论,直接给了碧果一记耳光。

    安妘心里面也是生气的很,抬手便替碧果还了一耳光。

    打完芳草一耳光,安妘便拿着绢子哭喊道:“我虽然容貌受损,可我到底也是个主子姑娘,你算哪门子东西,敢这样说我?你这样折辱我,难道我还打你不得了吗?”

    安妘边哭着,边踉跄着往后退,靠在了碧果身上咳嗽个不停。

    碧果反应倒是也快,哭道:“四姑娘现在真是好不威风,抢了别人未婚夫婿,现在又让自己的丫头欺负我家姑娘。”

    往来的小丫头们瞧见了这事儿,谁也没敢去管,只低头走了过去。

    安婉被这一招弄得措手不及,指着安妘结巴了一下才哽咽道:“你,三姐姐……你,你实在误会妹妹,我心里极爱重姐姐,想着姐姐的心病全在脸上了,一个不小心戳了姐姐痛处,都是我的不好。”

    珏大奶奶从归鸟阁里走了出来,骂着院子里和甬道上过往的小丫头们:“你们做什么吃的?两个姑娘闹起来也不劝着点,难道要让老太太和太太知道了,剥你们的皮?”

    说话间,珏大奶奶已经走了过来,急道:“四姑娘平日里是最温顺的姑娘,怎么这两日竟做了这么些个让人看笑话的事?”

    安婉也不多话,直接跪了下来,扯住了安妘的衣角:“姐姐,我说错了话,姐姐你原谅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安妘未曾想安婉会来这么一出,索性将眼一闭,往后一倒——

    碧果喊道:“不好了,三姑娘昏倒了!”

    珏大奶奶指着旁边的小丫头们:“快,赶紧将三姑娘送回去。”

    这边指挥了小丫头们,珏大奶奶便伸手将安婉搀了起来:“我的好姑娘,你快起来,这下子不想惊动老太太和太太也得惊动了!”

    安婉看着被碧果抱着的安妘,打心眼里不信安妘是真的晕过去了,也不说话,只朝着安妘走了过去,心里琢磨着怎么当下揭穿了安妘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