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药妆娘子 > 第二十三章 和宋思看烟花
    宋悠伸手去抓那人手中的钿花:“我要是想幽会,在这大殿上也得会,才不枉了这风流的好名声,何故找那么个地方。”

    红袍公子将钿花抛下空中,宋悠抬眼,抬手将钿花握在了手里,笑道:“多谢五殿下,五殿下的大恩大德,我永生不忘。”

    说完,宋悠又看向了五皇子慕瑾林,道:“还有块帕子呢。”

    慕瑾林将帕子也拿了出来,笑道:“人人都说最难消受美人恩,你今天少说得要消受三个美人的恩情,这场面可真是大。”

    宋悠将帕子连同钿花一同揣到了怀里:“若不是我把东西交给了你,只留下这块带着血污的帕子,我怕是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你要是想要这样的美人恩,我可以全部送给你。”

    慕瑾林摇头:“算了,我只求你下次少招惹点桃花债,免得还得我帮你藏东西。”

    宋悠笑了笑,转身从后门走了出去,只朝着皇上的寝宫仁和殿走去,今天因他才惹了皇帝不痛快,罪肯定是要请的。

    宴席一直持续到了入定末时,皇帝陪着太后、皇后以及一众嫔妃们到了祥和殿的门前,准备看烟花,皇帝身边依然跟着宋悠,这个御前侍卫并未因今日的荒唐之事而影响了仕途。

    皇帝到了门前之后,一众王公贵族高官显臣们携带着家眷也出了祥和殿,随在皇帝身边。

    一时间人们拥在祥和殿的门前,人多杂乱,那林子棠此时也小心翼翼的朝着辅国公一家靠近。

    安婉拉着二姑娘安妡站在康夫人身边,安妘不爱凑这个热闹,站在后面,靠着墙边仰着头正准备看烟花。

    宫人们将地上的喷花点燃,喷花绚烂,就在地上燃放出一大朵金色银色的火花出来,一众人等发出惊叹,热闹非常。

    林子棠到了安妘身侧,看着她低声问道:“之前是你和宋悠在偏殿那里?”

    安妘看了前面正在专心看烟花的安婉,眉心一皱,道:“我与那等风流花心的公子哥去偏殿做什么?林公子纵然不喜我,也不该如此污蔑与我。”

    林子棠皱眉问道:“那你刚才为何站起来替他说话?”

    安妘抬眼,看着面前之人,想起之前的屈辱,不由心生报复之意,想着若是能搅一搅这个轻浮高傲的公子哥,心里也是舒坦。

    只见安妘低下了头,哽咽说道:“林公子,你这样问,是还对我有情吗?你知道的,当时你与四妹妹之事让我心如死灰,恨不得一死了之,若不是宋三公子救我,我怕现在连站在这里与你说话都是不能。”

    说到此处,她伸手轻轻拽了了一下林子棠的袖口,抬头看着林子棠的双眼,只见她双眼含泪,柔情万种:“林公子今日如此在意我的事情,我……我心里着实开心。”

    说完,安妘拿着绢子捂住了脸,转身小跑走进了殿中。

    后面林子棠没有追来,夜空当中炸开了一个红色的锦冠烟花,正如他的心也炸开了一般。

    他曾经嫌弃安妘,弃她辱她,如今她面貌恢复如常,却对他竟然毫无怨怼之情,还是满腔情意!

    而跑回了殿中的安妘站在殿门口看着夜空中接二连三炸开的烟花,脸上情不自禁露出了笑容。

    “星辰日越高天际,雪散烟花遍海隅。”

    听见有人在殿中吟诗,安妘循声看去,看到了一身姜黄色衣袍的宋思。

    他立在她的斜后方,烟花绚烂的光芒隐隐约约的照在他的身上,还有他柔和的面庞上面,他那双星河一般的双眼透着温柔的光芒。

    安妘看着宋思的样子呆了一瞬。

    宋思的视线从天上的烟花放到了安妘的身上,笑道:“三姑娘也在这里。”

    安妘笑了一下,眼神有些闪躲,道:“我打扰了宋大人的安静,是我该死了。”

    宋思摇头笑道:“再安静美好的地方,也要一个人分享才是,三姑娘来得正好,不早不晚,还将我的安静添了几分明媚。”

    她看着宋思认真温柔的样子,愣了一下。

    宋思朝她走进了一步,问道:“三姑娘怎么了?”

    安妘低头笑了一下:“我原以为,这样的话只能宋悠说得出来。”

    宋思眨了眨眼睛,低头抱拳道:“是我唐突了三姑娘,还请三姑娘莫怪。”

    她连忙上前一步,摇头道:“不,我不是这意思,我是说宋大人这样的谦谦君子说起这样的话来,倒真是撩人心乱。”

    宋思听后,脸上一红,又低下了头,一时竟想不出要说些什么才好。

    安妘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静静的转过了身,看着天上一朵朵绚烂的烟花,她的脸有些热。

    不知何时,宋思离得她近了一些,两个人彼此沉默着,只抬头看着天上的那些绚烂。

    那天晚上,烟花放完,安妘才离开了祥和殿内,随着辅国公和康夫人一行往宫外走去。

    及至到了宫外,一众人到了自己马车旁边正准备启程回府,安婉不知何时站到了安妘身边,和等着安妘上马车的碧果说道:“我和三姐姐上车说会儿体己话。”

    安妘扭头看了一眼安婉,又和正拧着眉毛瞪安婉的碧果说道:“无事,纵然四妹妹恨不得啃得我骨头渣子都不剩,也不能在马车上对我不利。”

    安婉扭头看着安妘,却见后面走过来几位官眷,拉着安妘的手,亲热温柔的说道:“三姐姐这话是气话,一家子的亲生骨肉,说的是什么?”

    说完,安婉便上了马车。

    安妘挑眉,也提着裙子上了马车。

    马车的帘子一放下来,安妘坐在安婉的对面,笑道:“别人家的骨肉或许真的亲密,和你做至亲骨肉倒真是让人觉得胆战心惊。”

    安婉看着安妘,目光微寒:“三姐姐,这话应该原封不动的还给你吧!”

    安妘缓缓将身体靠在后面的车背上,慢慢合上了双眼:“四妹妹有话直说,左右我也知道四妹妹瞧我不顺眼,我心里也记着四妹妹和我的嫌隙,何必再来这套?”

    安婉笑了一下,道:“三姐姐倒是个爽快人,我竟好像头一次认识三姐姐。”

    安妘眯着眼睛笑道:“四妹妹快问吧,忙活了一个晚上,妹妹不累吗?”

    安婉盯着安妘,缓缓说道:“三姐姐当真对林家哥哥依依不舍吗?若是真的,我可以宽宏大量让三姐姐进门做个贵妾。”

    听了这话,安妘笑出了精神头,看着安婉,问道:“什么?你不怕我进府之后,搅得你们天翻地覆,不得安生吗?”

    说完,还不待安婉回答,安妘又冷下了脸:“别说你同意,就算我愿意,父亲也定然不许我们任何一个人去给别人做妾!你当公府颜面是什么?在父亲和老太太眼里,那是比金子还重要的东西。”

    安婉咬牙问道:“既然如此,你何苦招惹他?刚刚大家看烟花时,看他魂不守舍的正寻你呢!定然是你招惹了他!”

    安妘眨了眨眼睛,笑道:“招惹?何为招惹?我二人本有婚约,现在我容貌恢复,他那样一个看重容貌美色的男人,就算我不招惹他,他也会记在心里,何况……”

    安妘将身子靠前,盯着安婉的双眼,缓道:“四妹妹,若论招惹,应该说是你先招惹了他!”

    这话一出,安婉抬手就要去打安妘,怒道:“你这贱人!”

    安妘伸手握住了安婉要打她的手,用力攥着:“四妹妹我劝你擦亮眼睛看看!看看自己费尽心机抢过来的丈夫是何种模样!若是真要这么喜欢林小公子,那就自己好好忍着!”

    说完,她用力甩开了安婉的手。

    安婉被甩的差点摔下坐去。

    她双手扶住坐上,抬头看着安妘说道:“人人都可以说我嫁给林家是为了荣华富贵,是为了得着尚书府的荣耀,唯独你不可以,你不可以!”

    她就那么盯着安妘,眼中竟然留下泪来,安妘看着安婉的样子,不由皱紧了眉头,难不成这个四姑娘安婉竟然还是真心喜欢林子棠不成?

    安妘正看着安婉在哭,外面有人喊道:“要从东角门进去了。”

    车内安婉慢慢坐直了身子,将眼泪擦干,掀开帘子和外面的人说:“进府了,我就下去走走,在席上一直坐着,乏得很。”

    马车停了下来,安婉从车上走了下来。

    安妘见人走了,方喘了口气,只觉得清净了不少。

    她那天晚上,躺在榻上一闭上眼睛,竟就好像能看见烟花盛放时宋思的脸庞,他这样温和的谦谦君子,什么时候都是难得的人。

    这日晚上是睡不了多少时间的,次日不过鸡鸣时分,安妘便起身穿了衣裳到老太太屋里去请安。

    大年初一的早上,一家子要聚在一起吃第一顿饭。

    安妘出门前让碧果带上了几罐擦脸汁子,说是有机会要送出去一些。

    出了听萧馆的门,已经能见到府中下人忙碌的身影。

    她一路走到万寿堂的时候,已经有人在了,因为她刚到万寿堂的院门口,便听见屋内有东西摔碎的声音,紧接着便听见了燕宁郡主的骂声:“你这没脸上不得台面的东西,真是自甘下贱!我就是死了,你也别想到那边去给人耻笑,让人笑话咱们公府教出来了个自甘下贱的胚子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