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药妆娘子 > 第四十四章 暗室解困见春意
    安妘再醒过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已经被人捆住了手脚,身处一间幽暗阴冷的房间之中。

    只见前方一个穿着宫装的少女背对着自己。

    那宫装少女和几个侍卫笑道:“这是凤仪宫中犯了事的宫女,皇后娘娘说撵出去之前不如赏给咱们平日里看守宫门的侍卫。”

    这声音,是春袖的声音!

    那几个侍卫笑道:“皇后娘娘好意,我们一定不会辜负。”

    春袖满意的点了点头,准备走时,后面安妘喊道:“你们不要听她胡说!我不是宫女,我是辅国公家的三姐儿。”

    那几个准备上前的侍卫听见安妘如此一说,不由看向了春袖。

    毕竟,犯事的宫女和公府千金,性质差得太多。

    春袖蹙眉,转头看着安妘,一脸嫌恶:“三姑娘现在正在凤仪宫里抄《女则》,岂是你这贱婢能比的?”

    安妘咬牙瞪着春袖:“你,你怕我说出来你和林子棠私通一事?”

    话一说完,一记耳光打在了安妘的脸上,直打得安妘耳边嗡嗡作响。

    春袖厉声说道:“贱婢怎敢胡言乱语!就算你再怎么耍花招,皇后娘娘也不会再怜悯你分毫!”

    不待安妘再说什么,春袖已经转身离开了这间屋子。

    春袖一走,几个侍卫笑着朝安妘靠近了过来。

    安妘急道:“你们别过来,我真的是辅国公家的三姐儿,你们放了我,我不会亏待你们的。”

    其中一个笑道:“春袖姑娘都说了你不是,你何苦在这里框我们?”

    说完,那人朝安妘欺压过来,伸手捏住了安妘的下巴。

    后面几个也凑了过来,其中一个人按住了安妘正挣扎乱动的双脚。

    安妘依旧没有放弃最后的希望,又道:“如果你们不信,现在可以走出这间屋子打听一下,想必宫中正在搜寻辅国公家的三姑娘,等会儿若有人找过来,发现你们奸污公府千金,定然会被治罪处死!”

    此话一出,有一个侍卫忙站了起来,道:“要不咱么出去先看看吧,万一这丫头真的是辅国公家的三姐儿呢?”

    安妘不由松了一口气:“对,你们出去看一眼状况,这么一会儿我也跑不了,若不是,你们……你们再来也不迟啊。”

    捏着她下巴的侍卫不耐烦的说道:“唧唧歪歪的,一看就是个油嘴滑舌的丫头片子,和这丫头啰嗦什么?”

    说完,这侍卫伸手撕开了安妘的衣襟,露出来了她胸前大片肌肤。

    凉意瞬间袭来,夹杂着绝望之感侵入到了她的心里。

    春袖真是好计谋,她被人玷污之后,这些侍卫会被处死,而她也会被这世道所唾弃。

    而春袖身为皇后贴身侍女,若要辩解什么,也比一个莫名其妙出现在侍卫处的女子说话来得可信。

    就在安妘咬着牙关,心生绝望之际,忽然听到这些侍卫的惨叫之声。

    她睁开眼,只见一个身姿挺拔的黑衣少年将围在她身边的侍卫一一用剑打开。

    那些侍卫有的被剑挑了脚筋,有的被剑挑了手筋,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都见了血。

    来者,正是宋悠。

    宋悠手中还提着剑,挡在了安妘身前,低头和这些侍卫喊道:“胆敢玷污公府千金,你们有几条命够死?”

    那几个侍卫听后,惊恐的张大了眼睛,其中一个是方才说不如出去看一眼状况的,上前拉住了宋悠的衣袍:“宋大人,我没有,我什么都没动过!我还劝说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宋悠踢开了那人的手,冷道:“给我在外面候着,好好想想怎么和我交代事情,我或许还能帮你们保住性命。”

    那几个侍卫听了,连滚带爬的出了这间屋子。

    宋悠转身把剑收入鞘中,将身上的外袍解开盖在了安妘身上。

    安妘脸上有泪,看着宋悠冷道:“帮那些人保全什么性命?”

    宋悠看着安妘眼中强烈的恨意,叹了口气:“他们也是被人利用,不过是些可怜的人罢了,况且我断了他们的脚筋手筋,从今往后不过是个残废罢了。”

    听了他的话,安妘别开了头,没有再看宋悠。

    她刚才心里极恨,只想着怎么让这些人去死。

    宋悠心里也有恨,却还保存理智。

    其实,她想说,就算是被人利用的可怜人,也大可不必做这样的事,能做这样事的可怜人,算什么可怜人!

    他伸手放到了安妘的脸颊旁边,却没有触及她,缓缓的又放下了手:“我听外面说三姑娘在皇后宫中失踪了,想起来春袖带着几个小宫女来了侍卫处,便猜到你可能在此,没想到你真的在。你是怎么和春袖结仇的?”

    安妘垂眸:“她是除夕宴和林子棠私会的宫女,她认出了我。”

    宋悠点头,摸着下巴说道:“你……拿这件事威胁她了?“

    她听后,转头和宋悠说道:“我没有那么欠得慌。”

    他挑眉撇了一下嘴,伸手将安妘脚上的绳子解开了。

    安妘看着他的样子,声音柔和了几分:“谢谢你。”

    宋悠将绳子扔到了一边,抬头和安妘笑道:“若是真的谢我,你好歹应该对我笑一下。”

    她皱起了眉毛。

    宋悠没有说话,朝安妘靠过来,张开手朝她身后伸去。

    安妘往后一缩,盖在她身上宋悠的外袍滑落了下来,露出了被人撕裂的衣襟和那一片肌肤。

    宋悠双眼一瞟,面上一红,嘴上却还轻松的笑着:“你放心,我现在不会对你做什么,毕竟,我还是喜欢和喜欢我的女人做这件事,用强,很没意思的。”

    说完话,他将手抽了回来,将捆在安妘手上的绳子也解了下来。

    安妘将宋悠的外袍拉了回来,转过身去,嗔道:“你比那些人更危险。”

    宋悠笑道:“你现在才知道?”

    他说话时,朝她凑近了一些,气息轻轻的从她耳边扫过。

    安妘伸手将宋悠推开,瞪着宋悠:“我要去皇上面前伸冤。”

    宋悠抱着手臂:“你就算不找皇上,皇上也会来找你,皇上让你去学闺秀礼仪,结果你却无故在皇后宫中失踪,最着急的,还是皇上和皇后。”

    她听后哼了一声:“皇上为了借辅国公一家警告诸位大臣,若有叛逆之人,哪怕不参与有了攀附之心照样不能被他容忍,现在倒还紧张起来了。”

    宋悠看着安妘站了起来,自己也站了起来,他道:“对,虽然是警告,但堂堂公府千金在宫中失踪,传出去,天下百姓你一言我一语的,一不小心民心生乱,也是件麻烦事。”

    安妘没有说话,披着宋悠的外袍就往外走。

    宋悠摇头:“你就这样去见皇上?”

    安妘点头:“对,我就这样去见皇上,让皇上知道那宫女春袖犯下何等恶行。”

    他伸手拽住了安妘的手臂,皱眉道:“你这样前去,是为了要直接将春袖致死,春袖知道自己必死无疑的话,恐怕会将除夕宴那天的事情说出,届时……”

    说到这里,宋悠眼神一变,有些得意:“届时,皇上说不定会为了将这件事压下去,将你许配给我。那我可就赚喽,毕竟那天之后,京城当中已经很少有人愿意给我说亲了。”

    安妘轻轻推开了宋悠的手,笑道:“你想多了,皇上为了你,只会将这件事压下来,皇上视你为左膀右臂,对我父亲心怀芥蒂,怎么可能会将我许配给你呢!”

    说完,安妘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宋悠拿着剑在手中转了一圈,无奈的摇了摇头。

    安妘在前,出了侍卫处便朝着仁和殿走去。

    宋悠在后,不紧不慢的出了那间屋子,本想要去找那几个刚刚想对安妘图谋不轨的侍卫,谁知却碰到了一个人。

    一个没有走,一直躲在暗处想要看安妘生不如死的人,春袖。

    春袖出现在宋悠面前的时候,宋悠脸上没有丝毫惊讶之情,他看着春袖笑问道:“不知道春袖姑娘想对在下做什么?”

    那春袖看着宋悠笑了笑,很是娇羞的样子:“我改主意了。”

    宋悠挑眉:“什么主意?”

    此时春袖距离宋悠有五步之远,在宋悠说完话后,春袖朝宋悠靠近了一步。

    春袖笑道:“我忽然觉得,如果我这辈子只能给别人为奴为婢,做妾做小,不如找一个有本事的人给他做妾。”

    宋悠听后,笑问道:“什么人?”

    春袖那双眼睛里含着情意,能融化冬日的冰雪:“比如,像宋公子这样的人中龙凤。”

    宋悠摸了摸鼻子,笑着摇了摇头:“我不是宗室子弟,不敢当龙凤。”

    春袖声音绵软,朝宋悠又走近了一步:“但我心里,却觉得宋公子是最有本事,最让人喜欢的人,我之前一直没发现宋公子这样让人喜欢,宋公子不会怪我吧?”

    他眼睛一转,笑道:“春袖姑娘要是觉得这样能让我改了主意,在皇上面前维护姑娘,姑娘可就错了。”

    春袖蹙眉,很是可怜的样子:“为什么,宋公子不是最心疼女孩子的吗?”

    宋悠叹气:“可我不喜欢女孩子太主动,尤其是突然很主动的女孩子,因为这样的女孩子不是想让我倒霉,就是想利用我让自己从倒霉之中脱离出来。”

    对面春袖听后,点了点头,也叹了口气:“那我就只能想想办法,让宋公子自顾不暇,倒一下霉了。”

    只见那春袖边说话,边解开了自己的腰带,将上衣一把拉开,露出了自己的光滑圆润的肩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