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药妆娘子 > 第六十一章 出阁悲声
    碧霜摇头不解:“姑娘要送些什么呢?”

    安妘沉吟片刻:“碧霜,之前林小公子还没有与我退婚时,应该会和我有书信往来,或者互相赠送过什么东西吧?”

    碧霜想了想,点头:“的确有,前两年的时候,姑娘您刚抽高了个,跟着太太和二姑娘到各家宴上那么一坐,京城当中的人盛传姑娘的美貌,那时,林小公子对您很是上心,几乎每半个月就托人到咱们听萧馆中送信来,后来您脸上起了红疮,终日不敢出门,那林小公子知道了,便再也没有给您写过信,我记得当时姑娘每天都拿着那些旧信来回的读。”

    安妘听后,笑了笑:“那些信件里想必写满了林子棠的情思,寄托着绮丽的想法,倒真是一段佳话了。”

    碧霜瞧了一眼安妘,蹙眉:“姑娘,您是想?”

    安妘挑眉,给自己倒了杯茶:“这样缠绵的东西,留在我那里也是浪费,林子棠现在还误以为我心里对他有念头,不如就在他心里坐实了这样的想法吧。”

    当下碧霜领会了安妘的心思,便二话不说跪了下来。

    安妘被吓了一跳,从桌旁站了起来:“碧霜你这是做什么?”

    碧霜抬头看着她,眼神之中全是担忧:“姑娘,您不能把那些信送过去啊,且不说姑娘现在本就不愿意和那林小公子有过多纠缠,就算心里愿意,碧霜也是不能让您这样做的。”

    安妘伸手去拉碧霜:“你起来再说。”

    碧霜摇头,推开了安妘的手:“姑娘,这信一旦给出去,那林小公子定会对姑娘你再有纠缠,虽然我知道姑娘心里是想要给四姑娘添堵。可,这样的事情做了划不来,到时东窗事发,那就是祸事一桩啊!”

    安妘坐了下来,紧皱着眉头,轻声说道:“我的确是要给安婉添堵,但这只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碧果的死,我要让她付出代价!”

    碧霜伸手抓住了安妘的手,语气越发急切了起来:“姑娘,你现在风头正盛,眼看着已经够上了姑娘要的一切,何必在为碧果的事情自苦呢?姑娘的日子安安生生的,无病无灾才是最大的事啊。”

    安妘转头,将手从碧霜的手中抽了出来,轻轻滑过碧霜的脸颊:“若是死的是你,我也会这么做的,杀人不偿命,天理不容!”

    碧霜眼眶一红,低头无力的说道:“可让人打死碧果的,是太太啊,姑娘。”

    安妘扯着手中的绢子:“谁说太太没有错了,太太自然也有太太的不对之处。”

    碧霜抬头,神色震惊:“姑娘!”

    安妘伸手将碧霜用力拽了起来:“去吧,咱们今天不还得搬到福宁宫旁边的春熙堂吗?搬完了东西,还得拾掇一下,准备回去庆贺四妹妹出阁,不是吗?”

    碧霜看着安妘想要说话,安妘轻轻握了一下碧霜的手:“去吧,你去忙吧,我过去和大姐辞行。”

    正说着,安妘已经推门走了出去。

    就算碧霜劝了如此之多,安妘那日回公府为安婉送嫁时,还是将林子棠之前写给她的信一一的都找了出来,除此之外,她还写了一封信。

    上面写着:

    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

    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

    躞蹀御沟上,沟水东西流。

    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

    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竹竿何袅袅,鱼尾何簁簁!

    男儿重意气,何用钱刀为!

    是卓文君写给司马相如的《白头吟》,当日司马相如有不专之心,卓文君写此诗相赠。

    如今,安妘将此诗相赠,但愿能搅得安婉和林子棠不得安宁!

    安婉被林子棠迎出府门时,安妘正和公府当中的一众女眷坐在后院的正厅当中,门口忽然有小厮跑了进来,直扑倒在院里的石台阶上。

    燕宁郡主被惊动,起身忙问道:“什么事情慌慌张张的?”

    那小厮喘着气说:“老太太,太太,公爷和大哥儿出事了,二人在南州和那些劫了朝廷赈灾粮的山匪们交锋数次,前儿夜里被那些山匪们给擒住了。“

    康夫人和珏大奶奶一听这话,登时站了起来:“什么?”

    珏大奶奶上前:“你说清楚些,只是扣住了人,还有没有其他的?”

    那小厮摇头:“没了,没别的消息,这消息还是刚刚从宫里传出来的。”

    康夫人听了这些,往后一倒,差点晕了过去,后面月影连忙扶住了她。

    那珏大奶奶转头看向了安妘:“三妹妹现在在宫中有太后娘娘照拂,三妹妹不如再去宫中一问。”

    一时间,屋中女眷全回头看向了安妘。

    安妘垂眸,声音低沉:“其实,现在问消息应该是问不出什么新鲜的,重要的,还是皇上派人过去支援公爷和大哥哥。”

    珏大奶奶听了,拿着绢子擦起泪来:“那,那可如何是好,圣上的心思,咱们如何好左右,万一派一个无能的过去,咱们,咱们……”

    她没有说下去,但每个人心中已经想到了最坏的结果。

    康夫人被月影扶着,抿唇眼中含泪:“枉我悬了半辈子的心教出来的珏哥儿,现在竟要这么离了我去。”

    提起安珏的生死,安妘不由抬头看了一眼珏大奶奶,珏大奶奶已经低声哭泣起来。

    燕宁郡主蹙眉看着安妘:“妘丫头,你既然现在能在太后娘娘身边走动,不如,你再求求太后娘娘,让太后娘娘和皇上说一下,让皇上派个能干的人过去,好歹把公爷和大哥儿救出来。”

    安妘本想拒绝,谁知珏大奶奶听了这话,走了过来,直跪到了安妘面前:“你救救你大哥哥吧。”

    被珏大奶奶这一跪,安妘一时心里发乱,便伸手拉起来了珏大奶奶:“大嫂子不可,我定然想办法去周旋,只是,也要让二哥哥多帮衬着些。”

    康夫人擦了擦眼泪:“琮哥儿那孩子还好说,就怕那边儿房里的人,就等着我的珏哥儿死了,好承了爵位!”

    燕宁郡主还皱着眉毛,沉声道:“这事你不用着急,且自招呼了琮哥儿过来,至于那个苏氏,就算儿子承了爵位,她也只能是个姨娘,还真当自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不成?”

    安妘听着燕宁郡主说了这样的话,总感觉好像意有所指,不由抬头看了一眼她,谁知对方的眼神刚好落在自己身上。

    意识到燕宁郡主对自己的警告,不由愣了一下,心中未免好笑,这满屋子里面,若不是因为珏大奶奶,她还真是不太想管这样的事,皇上有心让安琮袭爵,她犯不着非得拧着皇上去求情。

    安妘福身和燕宁郡主说道:“祖母,母亲别慌,我现下回宫中请求太后娘娘帮助。”

    燕宁郡主微微点头:”你去吧,我明日和你母亲也去宫中见见你大姐姐,你和你大姐姐在宫中千万互相帮衬,救公爷和珏哥儿脱困。”

    康夫人上前连忙握住了安妘的手:“妘丫头,你切记,要和你姐姐商量着来啊。“

    安妘再次福身:“太太放心,我一定。”

    说完,安妘便转身离开了屋中,一路朝着府外走去。

    碧霜跟在安妘身侧,不由问道:“姑娘打算怎么求太后娘娘?”

    安妘面色平静:“我不过初得太后娘娘宠幸,太后娘娘给了莫大荣宠让我做了个女太医,这宫里成千上万只眼睛正等着我出错,我现在分明走在钢丝上,稍有偏差,摔下去就是烈火坑,还真当我无所不能了不成?”

    碧霜没有说话,只看着安妘。

    安妘眼睛一转:“左右大姐姐肯定是着急的,我该去各宫里面那些主子娘娘们做脸还得去,晚上也要照常伺候太后娘娘,所以,只能是去给大姐姐出出主意了。”

    且说安妘回到宫中后,先拿着敷面做脸的东西去了凤仪宫中,先后给文乐公主和皇后都做了一次脸,文乐公主这些日子以来,脸上的痘痘少了许多,偶尔还会长出些新的,按照宋思开的方子喝药,保养身体,面色也白皙红润了起来。

    皇后看着文乐公主的脸心情也好,与安妘闲聊了两句后,便让安妘离开了。

    安妘离了凤仪宫,本想去宜春宫去找贞妃,却冷不防看到了朝自己走过来的周游人。

    碧霜低声说道:“姑娘,恐怕来者不善啊。”

    安妘叹了口气:“善不善的我不知道,但多半这个时候皇上让周游人找我,不是什么好事就对了。”

    说完,她却依然上前到了周游人面前,与对方行礼。

    周游人还礼:“三姑娘客气了,见了咱家不必如此。”

    安妘微笑:“公公是皇上身边的红人,自然众人都该对公公客气一些。”

    周游人笑得开心:“那,咱家要请姑娘去个地方,姑娘不知能否随咱家一起过去呢?”

    安妘微笑:“我要不要去,自然要看这是皇上的意思,还是公公的意思。”

    周游人点头,做了个请的手势:“那三姑娘还是不要推拒,随咱家去吧。”

    安妘点头,只能随着周游人的脚步走了过去,那周游人直领着安妘到了一间暗室当中。

    暗室当中坐着几个宫人,有低阶的,有高阶的,以及……贞妃!

    正当安妘想着是怎么回事时,周游人已经从屋中退了出去,将门锁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