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药妆娘子 > 第八十三章 好友赠妾
    安妘听了春韵这么些个话,只笑了笑,她起身:“是啊,去找太后娘娘的话,肯定会让太后娘娘左右为难,所以,我想着不如找人去寻了圣上身边的周总管,相信,周总管一定能和圣上一样杀伐决断、秉公执法!毕竟,你们只是在福宁宫有几分脸面,却不是在皇上面前有脸面吧。”

    春韵听了,也笑了:“我看你是不敢去太后娘娘面前吧,何况,皇上本身是让淑人给那宋大人陪葬的,如今没死,倒还又胆子在这里叫嚣!”

    安妘没有多言,抬脚要走出屋中寻人传话。

    秋蘅见了,连忙拉住了安妘,在安妘身侧跪了下来:“春韵她不懂事,还请淑人勿怪,您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现在才刚刚开始,何必我们这几个人置气呢?以后淑人有什么吩咐,只管找我们做就好。”

    那春韵在一旁还想说什么,却被秋蘅使了个眼色,就忍了下来。

    安妘笑得温和,将秋蘅搀扶起来,扭头朝春韵问道:“知道为什么秋蘅让我不去吗?”

    春韵硬着颈项,没有说话。

    安妘双眉一挑,叹气:“若是每个人都是秋蘅这样聪明识大体的人,那这世上岂不是能少了许多麻烦吗?”

    春韵不由看了一眼秋蘅。

    安妘微笑:“圣上当时赐死我,是因为迁怒导致。圣上乃难得一见的明君,是极为宽厚的,试问,这样一位明君难道不会为一位无辜女子的性命而产生恻隐之心吗?会啊!所以才会和太后商量,三等淑人照封不误,为的就是略作补偿。也是该好好谢谢圣上的,因他一时的恻隐之心,我年纪轻轻就得了诰命。”

    话到此处,安妘低头笑了一声,又抬头看向春韵,眼神柔和:“那么,你说,咱们俩到了皇上面前分辨,皇上会不会帮我?”

    春韵看着对面秋蘅的神色,不由低下了头,没再多说。

    安妘自然也知道春韵是看着秋蘅的神色才会如此,不由心生一计,她转头,从拿出来了五十两银子给倒了秋蘅的手上:“你是个好姑娘,办事稳妥又有耐心,这些银子是给你赏钱,日后差事办得好,我还会给你的。”

    秋蘅接了过来,旁边春韵看着秋蘅,眼中不由有了怒意。

    安妘扫了一眼二人,又将准备换金子的一百两银子给了秋蘅:“你带着春韵一起去吧,也让她长长见识,别一天到晚在我这屋子里呆着了。”

    秋蘅接过,只能福身应了。

    二人出门时关上了房门,安妘连忙轻手轻脚的走到了门前,仔细听着门口的动静。

    那春韵一出门便忍不住怨道:“真真是好人全让你当了,我为你出头打抱不平,反而一点好处都没落到,你早就知道此刻的安妘是该恭敬伺候的,为何还要引着我和她作对。”

    秋蘅手上拿着银子,蹙眉为难道:“谁引着你和她做对了,我何时引了?诶,我这些赏银要了也是一桩罪过,不如给你吧?”

    春韵将秋蘅的手一把打开,嫌恶至极:“算了吧!你稳妥会办事,这些赏银是你该得的。”

    一直守在门外的两个宫女叹气,其中一个道:“春韵姐姐,别气了,今儿的事情我们瞧在眼里,秋蘅姐姐确实没有引着你和宋淑人作对,是姐姐你浮躁了些。”

    秋蘅连忙轻声训斥:“春韵是你们能评断的吗?还不到一边守着?”

    春韵瞪了一眼秋蘅,也未多言,哼了一声便走了。

    屋中的安妘有些得意的坐到了一旁,心情好了不少,将银子收好之后,就推门出去到药房当中取了些月见草和玫瑰花,准备去做臻时玉容膏。

    宫内,安妘算是初步摆了这四个宫女一道,让领头的两个宫女互相闹了矛盾,以后只要多加重用秋蘅,待到合适的时机褒奖春韵做事利落再敲打一下秋蘅,这两个人必然会分心,只要分心,就能为她所用。

    恩威并施,赏罚分明,让员工互相竞争,而不是齐心协力来对付领导,方为用人之道。

    而宫外,宋悠已经组好了局。

    京城的仙居楼一共五层,前院是食客们吃饭的地方,后院便是住宿的地方,院中还有伶人歌女轻歌曼舞,风雅无限。

    仙居楼的菜品是上好的,也是贵的,寻常三个人来吃喝一顿,就要花上二两银子,能够普通农户吃喝一年,而像宋悠今夜组的局,在五楼开了雅间,推开窗户,还欣赏到院中舞女的绝妙舞姿,点的菜品也是珍馐美味,少说也要三五十两。

    其实请朋友吃喝一场倒不算什么,只是烦在还有个林子棠,若不是碍于面子,宋悠真是想把这林子棠给打一顿解气,现在为了解决麻烦,还得请他吃喝。

    正是酉时末刻,夕阳西下,日暮映在宋悠的白衣之上,给他染了一层橙红的光。

    周念白最先到的,推门而入,掷开折扇,轻轻扇了扇:“天变得有些热了啊。”

    宋悠瞥了一眼周念白,给自己倒了口茶:“还未到五月,你拿着扇子算哪般啊。”

    周念白笑吟吟的坐了下来,给宋悠扇了两下:“今儿我本来是要陪千雪的,千雪有了身孕,再过四个月差不多要临盆了,你这个时候把我叫出来,挺不人道的。”

    宋悠捏了粒花生米丢进嘴里:“还有四个月,又不是一个月,你至于吗?”

    周念白拿着将折扇一收:“等到你家那位有了身孕,你再说这样的话,诶,今儿都有谁啊。"

    窗外又歌女的吟唱的声音传来,宋悠随着音乐晃了晃头:“五殿下,安琮、还有林子棠。”

    周念白张大了眼睛,想起什么:“你听到那些谣言,还能把他叫来吃饭,你不腻歪的慌啊?”

    宋悠伸手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低声笑道:“有人上来了,小心背后议论人被听到啊。”

    话音刚落,门已被人推开。

    进来的,正是林子棠、慕瑾林和安琮三个人。

    三个人齐齐入座,小二探进来脑袋,笑嘻嘻的问道:“宋公子,这菜现在上吗?”

    宋悠颔首,笑道:“上,也记得把我安排的节目在适当的时候献上,让各位公子开眼。”

    小二连连点头,从屋中退了下去。

    慕瑾林眉梢微动,有些惊喜:“节目,什么节目?”

    宋悠眼睛一转,笑得开心,看向了林子棠:“专门给我这四妹夫准备的节目,这节目可是把我房里的宝贝都请出来了,当真是此物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的宝贝。”

    林子棠微愣,似乎是叹了口气:“宋三公子成了亲,就该收敛一些往日秉性,你这样不叫三姑娘伤心吗?”

    宋悠摸了摸鼻子,只想发火,但却还是笑道:“那你这样,不叫四妹妹伤心吗?”

    林子棠闻言,没有说话,这次倒是真的叹了口气。

    慕瑾林在一旁看着热闹。

    安琮一惊给自己倒了杯茶,面无表情。

    周念白拿着折扇抵在脑门上,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一脸的为难。

    这样的尴尬,直等到有人推门上菜才算缓和。

    几个贵公子高谈阔论,品尝着仙居楼的美味佳肴,待到菜过五味,酒过三巡之后,窗外忽闻宾客欢呼之声。

    宋悠眼睛一亮,朝窗外一指:“几位快看,我说的宝贝已经上场了。”

    当真如宋悠所言,是个宝贝,只见一名女子身着银红色的曼妙舞衣,露着纤细的腰肢,手抓红绫从楼上盘旋而下,身姿轻盈曼妙,说不出的动人。

    女子落在院中后,静了一瞬后,随即张开双臂,缓慢舞动着身体,遂有迷人歌喉响起。

    林子棠就坐在窗口,一时看着这女子,竟是愣住了,直叹道:“果然是只应天上有啊。”

    宋悠起身,踱步到林子棠身侧:“林小公子,这舞姿可还能够入眼?”

    林子棠缓缓起身:“我从未见过比这更好的舞者。”

    宋悠笑得眉眼弯弯,忽扬起声音:“诸位,这舞女是宋某从南方带回,早已脱了贱籍,林子棠与我是至交好友,一直央我将舞姬赠给他,现,我就将这色艺双全的舞姬赠与好友林子棠为良妾!”

    他内力已恢复七八,虽不稳定,但却中气十足,仙居楼中的众人,全部听到了宋悠所言,刚才沉迷于歌舞的宾客,都又欢呼了起来,大部人都说林子棠真是有福气。

    林子棠愣了一下,扭头看着宋悠:“宋三公子,你……”

    宋悠回头看向林子棠,故作为难:“啊,你不用给我钱了,我当时可是花了两百两银子才将人买回来的,又在我家学了好长时间的规矩,这些吃穿用度也不用你再弥补给我,你安心带走就好。”

    还不待林子棠再多言什么,这屋门口已经有人带着楼下跳舞的舞姬走了上来。

    推门入内,那舞姬眼角下的泪痣竟显得风情万种,我见犹怜了起来,这人不是欢娘又是谁呢?

    欢娘入屋中,到了林子棠面前,盈盈一拜。

    宋悠指着欢娘笑了笑:“你今后,可要好生做人家的姨娘,别让我这个媒人丢脸啊。”

    欢娘点头,应了一声。

    林子棠虽然觉得有些吃瘪,但看着面前美人可怜可爱,便也没有多言什么。

    宋悠见事情妥当,便转身回到坐上,谁知对着门口而坐的慕瑾林忽然站起,一把扯开了宋悠:“小心——”

    话一说完,一把剑已经没入了慕瑾林的肩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