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药妆娘子 > 第九十四章 一同筹谋
    安妘倒吸了一口凉气,冲过去按住了文乐公主的手:“殿下这是做什么?”

    文乐公主往后缩了一下:“如果我的脸一直不好,你就一直离不开王宫,到时候,宋大人一定会想办法让你出宫的!”

    安妘愣住,看着文乐公主的双眼,忽然意识到,自己竟一不小心进到了一个死局里。

    文乐公主拉住了安妘的手:“你不要恨我,我没有办法,我只能这么做了。”

    安妘抽出了手,没有说话,将文乐公主手边的软布拿了过来,轻轻的擦干净了她的脸,将带过来的护肤品倒出了些许,轻柔的涂在了她的脸上。

    文乐公主抬手要阻止安妘,安妘却先克制住了文乐公主的动作:“殿下,不想被治好是你的事情,但治不治却是我的事情,你可以选择我涂完你再擦掉,但你不能当着我的面这么干。”

    她的语气坚定,文乐公主知道她的决心,没有再拦,只是安妘做完这些事后,文乐公主看着安妘收拾东西的身影,轻声问道:“何必呢?”

    安妘将盒子扣好,拎着东西要往外走,也轻声问了一句:“是啊,何必呢?殿下?”

    换来的,是长久的沉默。

    安妘眼睛转了转,笑道:“大家都有自己的不得已,总觉得自己除了这么做别无他法,我身份较之殿下,更有许多的不得已,殿下何必这么为难我。”

    文乐公主低下头去,没有再看安妘。

    知道文乐公主不会回答自己,安妘叹了口气,从昭阳宫走了出去。

    其实,对于安妘来说,在宫里的麻烦倒是不大,毕竟之前也在宫中住着,但现在一是慕瑾林不知何时还会纠缠,二是宋悠院子里的那些个丫头们个个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本来新妇进门,下人们多少都会有些不尊敬,现在可好,安妘还来不及管,就被调离了战场。

    宋悠那个人虽然大的方面错不了,干不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丑事来,但这个人心软又多情,谁知道会不会被那些丫头们勾走了魂呢?

    想到这些,安妘回到太医院时,放东西的力气都大了一些,真是恨不得冲到宋府里面,把宋悠打一顿。

    自从文乐公主拒绝治疗后,安妘也就放弃了给文乐公主调配面膜。

    每日,只早晨晚上盯着文乐公主用了自己的澡豆面和护肤品才走,虽然她一走,对方就擦掉,可总比不用好一些。

    如此一来,安妘用空下来的时间,做起了赵贵妃要的臻时玉容膏,偶尔有小宫女要洗脸擦脸的东西,安妘让人在上面签了字,按了手印,也现做一些。

    做这些事情,也好让自己在太医院里面不那么闲。

    连着七八日过后,她听闻宫外的宋悠也正式上任了,今儿早上刚上了早朝,这会儿下了朝去仁和殿里正谢恩呢。

    安妘听到的时候,在太医院里点了点头,随后叹了口气:“秋蘅,劳烦你让仁和殿门口的小太监和宋悠说一声,我在侍卫处那里等他。”

    秋蘅应了,转身去帮安妘传了个话。

    谁知,秋蘅刚一出门,便又折了回来。

    安妘蹙眉看着站在门口的秋蘅:“怎么,没去吗?”

    秋蘅低头笑了一下:“我恐怕是不用去了。”

    还不待安妘反应,门口有一个穿着官服的男子走了进来,笑嘻嘻的说道:“我还正想着一从仁和殿出来就去找你,谁知你竟要差人来找我了,真是叫人欢喜。”

    宋悠转头,轻轻推了一把身边的秋蘅:“来来,你们两个,快出去吧,别打扰我和娘子说话。”

    春韵撇了一下嘴,被秋蘅拉了出去。

    门已关上,宋悠便大步走了过来,将安妘拉起来一把抱住:“做梦都梦见你好几回了,今儿才见着!”

    安妘伸手推了一下宋悠,看了一眼门口:“你等会儿,我这屋子小的很,体己话还是别让外面的人听了比较好,咱们进去说。”

    说罢,安妘就将宋悠拉进了内室当中。

    宋悠进屋看着内室当中的瓶瓶罐罐,问道:“怎么样,文乐公主的脸快好了吧?你快回来了吧?”

    提起文乐公主,安妘不由叹了口气:“她的脸好不了了?”

    宋悠眉梢一动:“什么?”

    她抿唇:“文乐公主说,她的脸好不了,我就出不了宫,你要是想让我出宫,就得想办法。”

    宋悠啐道:“又是因为皇后!”

    安妘连忙捂住了宋悠的嘴:“你小点声,仔细让人听见了说你大不敬!”

    宋悠看着安妘的双眼笑了笑,将安妘捂着自己嘴的手轻轻拿开:“我与你说个主意,太医院的李太医,和宋思是忘年交,你若是装病,他能帮你离宫。”

    她蹙眉:“那宫里觉得我病快好了呢?或者不让我出宫呢?我总不能一直装病吧。”

    他摸了摸鼻子:“你自然不能一直装病,但你先从宫里出来,我才好放手去干。”

    安妘眼睛一亮,凑近了一些:“你有办法解这个局?”

    他将手搭在了她的肩上,笑嘻嘻的说道:“我自然是有,只是……”

    安妘连忙询问:“如何?”

    宋悠盯着她的双眼:“只是,这法子慢些,而且你又在宫里,我怕生变,所以也放不开手脚。”

    她缓缓点头:“所以,我装病离宫,让你没了后顾之忧,你就可以放手一搏了?”

    宋悠抱起了手臂笑道:“这是自然,我现在是禁卫军的副统领,能调用一些兵力,现在林家的大门前就放着十来个好手,每天轮番盯梢,总有端倪,即使没有端倪,也能设法制造一些端倪引蛇出洞。”

    看着宋悠有些得意的样子,安妘很是配合的点头笑道:“看不出来,宋家三哥儿这么运筹帷幄啊?”

    宋悠摩挲着手指,期待的看着安妘:“所以,你是不是应该配合配合我?”

    她将手搭在了他的肩上,笑得甜蜜:“你不怕我回去以后,打扰你那几个丫头吗?”

    宋悠哪里肯在嘴上落了下风,伸手轻轻捏了一下安妘的脸:“你要是再不回来,我就真的怕被打扰了。”

    她微微挑眉:“哦,那还是算了吧。”

    说这话,她将手抽了回去。

    宋悠眉心一皱,伸手揽住了她的腰。

    两人的身体忽然紧紧贴住,她的手不得不扶在他的胸口,宋悠的心跳就隔着衣衫传到了她的手掌中。

    宋悠低头凑了过来,安妘没有动作,却说:“你小心着点,万一有人进来,咱们这样合适吗?”

    对方轻轻的的碰了一下她的眼角,咬牙恨恨的说:“合适!没什么不合适!把一对儿新婚夫妇拆散两地,宫里的人都不嫌不合适,我怕什么不合适?我在宫里一没调戏宫妃,二没轻薄宫女,我亲自己媳妇儿还得问过别人?”

    他说着话,安妘不由笑了起来,下一瞬,宋悠却将安妘的笑全都堵了回去。

    双唇接触,不比上次轻柔,纠缠时的狂躁和热烈,连着一份气恼的思念也传递了过去。

    当她连气也喘不上来的时候,宋悠终于放过了她。

    她涂在唇上的胭脂已经被他全部吞进了腹中,却越发的潋滟艳丽。

    宋悠用手指轻轻滑过了这一双唇,低头又一下一下的触碰着:“这要是在家里就好了。”

    两人身体贴着,安妘自然能察觉他的不一样,笑道:“真可惜不是,你快回吧,我等会还得去昭阳宫找文乐公主呢。”

    宋悠没有松开她,笑得开心:“你这样让我回去,不怕我被被人勾走?”

    安妘听后,眉梢微动,将人推到了一边:“你看着办吧,大不了我就一直在宫里留着,我近期看了看情况,除了文乐公主,应该还有人一直想让我留在宫里。”

    他一听这话,自然知道安妘所说是谁,无奈的看向了安妘,将安妘又拉回了自己的怀里。

    宋悠声音沉着,面上也没了笑容:“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要是让别人知道,非得将你的皮给扒下来,让你这辈子都翻不了身。”

    安妘面上丝毫不惧,嗔道:“原是你激我,难道还不能让我激你吗?左右我也不在乎这些话被传出去,你要是觉得不丢人,你自己传出去呗!”

    看着她这幅样子,宋悠无奈的笑了一下,又亲了亲她的脸颊:“你记得我说的法子,尽快脱身回来,知道吗?”

    他说完,终于将她放开,安妘没有起身,面色平静,在他转身要走出屋子的时候,她终于开口说道:“宋悠,我这个人不开玩笑的,你要是有半点对不起我,我就加倍还给你。”

    宋悠的脚步停了下来,转头看着她异常平静的面容,心中一时有数不清的问题想问,最终却还是笑道:“我知道,毕竟打我一开始认识你,你就是这么个人。”

    此刻,安妘脸上才有了些笑容:“那你,就格外小心点。”

    宋悠负手,笑着往门口走去,叹道:“带刺的玫瑰不好拿,我会小心的。”

    听见宋悠开门走出去声音,安妘脸上也收敛了笑容,宋悠这一次升官,连带着赏下一处宅子,开府布置,立家规等事,当家主母也需要多做准备,的确不能在宫里拖得时间太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