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药妆娘子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一点慰藉
    且说安妘当日晚上看亥时三刻宋悠还未回来,就梳洗睡了。

    第二日早起一睁眼就看见躺在身旁的宋悠时,倒还愣了一下。

    宋悠之前是在江湖上行走过的,故而睡着了也比别人睡得浅些,听见安妘醒了,也便睁开了眼,将安妘的手轻轻握住。

    安妘有些诧异的看向宋悠,笑问道:“我吵到你了?”

    他摇摇头:“也该起了,还得去去早朝呢。”

    安妘看了眼外面刚刚亮起的天儿,转头笑了一声:“你的脾气确实比旁人都好些。”

    宋悠坐了起来:“怎么说?”

    她抿唇笑了:“要是我被人吵醒,会很生气的。”

    宋悠蹙眉,略微为难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你平时脾气就没多好啊。”

    安妘刚要发作,宋悠却伸手指了一下安妘:“诶!你小心啊,这样就生气,可不就证明我说的是实情了吗?”

    被宋悠这样将了军,安妘也是犹豫了一下,却下一刻伸手拧了宋悠的手背一下:“我就是脾气不好,你要是嫌弃我不如另娶啊!”

    宋悠吃痛叫了一声,也未说其他,只伸手将人抱住:“那是不行的了,咱们二人是天家赐婚,一般情况下是谁也别想摆脱谁了。”

    屋门前的丫鬟听见了里面的动静,也都打水走了进来。

    守门的碧霜进来后,宋悠和安妘也消停了些,二人梳洗一番,先吃了些简单的点心,宋悠便穿着朝服出了门。

    这人一走,碧霜就连忙将房门关了起来:“姑娘,那个茶韵昨天晚上一直站在院门口等着姑爷回来才去睡的呢。”

    安妘听后,正在梳头的手一顿:“等在院门口?”

    碧霜颔首:“可不是,还穿着一身碧色的衣裙等着,姑爷一到院子里,只当在那儿站着的是姑娘。”

    安妘听后,笑了一声:“这么喜欢穿?将我屋里所有碧色和浅绿色的衣裳全赏给她吧。”

    碧霜听后,连忙劝道:“这不好吧,姑娘一直很喜欢碧色和浅绿色的衣裳,何况那些衣裳都是主子们才能穿的。”

    安妘将梳子放到了一边儿:“她来这儿不就是想做主子的吗?既然这么想,那就让她先穿穿主子的衣裳得意一下。其实我也没多喜欢碧色,不过是不想再劳烦大家再做新的来。”

    碧霜听了安妘如此一说,方知安妘心中有自己的算计,只得点头应了:“那,我去找个裁缝过来给姑娘量量尺寸,从新做几套衣裳?”

    安妘瞅着碧霜笑得开心:“好丫头,就是会做事。你去吧,顺便将前儿太太赏下来的那匹碧色的云锦也给茶韵。你在先去告诉她,过会儿我去请安时再让小丫头们送过去,别让她觉得这赏赐太正式,也好让她心里有点忌讳。”

    碧霜听后,颔首应下,照着安妘所说去办了。

    碧霜推门出去后,院里的其他丫头也都起来了。

    那心漪走进来,看着安妘还穿着寝衣,便开了橱子去取衣裳。

    安妘瞧见心漪的动作,扬声交代道:“拿那套白色底子绣红枫叶的吧。”

    心漪依着安妘的话将衣裳取了出来,走到了安妘身侧:“奶奶平日里都穿碧色的衣裳,今儿怎么想换了呢?”

    安妘对着镜子笑了笑,将瓶中的护肤品倒在脸上擦了擦:“碧色的穿腻了,要全部赏给茶韵穿,以后我换换样子,不好吗?”

    心漪将话听在心里,只当安妘有意将茶韵扶上来,咬着嘴唇,手不由轻颤起来,一时站在原地竟呆了没有动作。

    安妘擦好了脸,透过镜子看着心漪的表情,心中叹气:“你们若是也喜欢,可以分一分,那个茶韵看着是温和好说话的主,肯定不会拒绝你们的。”

    心漪心中疼痛更甚:“奶奶赏的东西,岂能随意赠送呢?况且,也不是谁都有茶韵姑娘的好福气。”

    安妘站了起来,将心漪手中的衣裳接了过来:“你是个很好的姑娘,既稳妥又有见识,将来就是去做当家主母也是使得的,何必要搅这一滩浑水呢?”

    听着自己心事被主子说破,心漪顿时有些慌了,连忙摇头:“奶奶误会了,我,我就只是想伺候在您和哥儿的身边,我别无他想的,我也不奢求嫁人,哪怕能一辈子在这儿伺候你们,也心甘情愿的。”

    安妘蹙眉:“你糊涂了,谁还能当一辈子的丫头?就是碧霜,我将来也是要给她找个好人家许出去的,做个陪房就好,哪里能让她一辈子伺候我呢?”

    心漪咬了一下嘴唇,眼眶微红,声音也有些闷:“奶奶,我伺候您把衣裳穿了。”

    安妘还想要说什么,却瞥见了心漪眼中噙着的泪,便也打消了念头——再这么说下去,弄得自己好像个恶人一样。

    心漪伺候安妘穿好衣裳,梳好了头后,安妘喝了口茶就携着碧霜往梦安苑中去请安。

    周夫人和三个儿媳与几个孙儿说完话后,单独留下了安妘。

    如安妘所想,周夫人问起了那个茶韵的事。

    周夫人缓缓道:“你是个受教的孩子,只是那隆和郡主送过来的的那丫头,我昨儿也让人帮我去相看了一下,据说长得一副狐狸样儿,那眼中多情,能将一个男人的魂儿都给勾了去,三哥儿本就不是个安生的人,要是再受这样的妾室蛊惑,这后宅肯定不宁。”

    安妘听后,浅笑道:“婆母说的是,只是郡主给的人,我也不好亏待,只能是多劝着点,多盯着点了。”

    周夫人颔首,又不放心的说道:“这样,就还是依我之前和你说的,等分了府,就将该当姨娘的人扶上去,既然这个茶韵不能推辞,那就将玲珑和心漪也扶上去,也好过一人独大,不是吗?”

    安妘只点头微笑:“我这个人蠢笨,婆母说什么,我听着就是了。”

    周夫人叹气:“你平日里在宫里,那些娘娘们的手段比我高明多了,你也该学一两手,这后宅的人要是不安生,容易让人说爷们私德不修。再者,他一心若全在后宅的琐事上,这个家也就走不动了。”

    安妘内心腹诽:那就不能将后宅的人全部谴走吗?这样岂不省事?

    虽然如此想,但安妘却不能和周夫人说,只得乖顺的点了点头:“是,婆母。”

    见安妘乖顺听话,周夫人又交代了自己说完的事,便让王妈妈将小厨房做好的豆腐皮鲜笋陷的包子拿了一叠,让送到安玉堂给安妘当早饭吃。

    安妘出门前道了谢,方才回安玉堂中。

    路上,碧霜担忧的看着安妘的脸色:“姑娘,太太和您说什么了?”

    安妘叹了口气,心里愁烦的厉害,恰好正走到宋府的花园中,看着前面的小桥流水和花圃中正欲盛开的鲜花,摇摇头:“你陪我在这儿坐会儿吧。”

    碧霜没再多问,只得和安妘坐到了池塘边上的假山旁。

    主仆二人静静坐着,清晨的阳光洒在水面上,波光粼粼的有些刺眼。

    安妘眯眼看着水面,脸上面无表情,不知在想什么。

    有人瞧见安妘,拎着食盒朝这边走了过来,笑着喊道:“三奶奶,这大早上在这水边坐着做什么呢?”

    安妘闻声抬头,却见是宋思院子里的依烟,笑了一下:“你倒是挺忙,这么大早起来去厨房叫饭。”

    依烟摇头笑了一下:“三奶奶说笑了,我们竹安堂里没有主子要伺候,每日顾好自己就行了,哪里会忙呢?”

    安妘起身:“能照顾好自己就很好了。”

    依烟连忙伸手搀了下安妘,不由关切问道:“奶奶似乎有心事?”

    安妘微愣,否认道:“哪有什么心事,不过是发会儿呆,忙里偷闲罢了。”

    依烟蹙眉:“三奶奶,哥儿走之前和我交代了两句话,我想着,这时候正是告诉三奶奶的时候。”

    碧霜在一旁听着,脸色一白:“依烟,你……”

    安妘扬手,让碧霜不要阻拦,只看向依烟问道:“他和你说了什么?”

    依烟垂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其实奴婢是愚钝的人,哥儿说的话不能全部理解,但还是要遵照哥儿说的,一五一十的和三奶奶讲。”

    说话间,依烟看了眼安妘,缓缓说道:“哥儿说,每个人生下来,都一定有那么个瞬间想过一生一世一双人,但到最后阴差阳错有的能实现,有的却实现不了,三哥儿虽平日里荒唐,但也是个实心眼的人,夫妻二人不出意外都是要过一辈子的,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只要用诚心待对方,虽然到最后不一定一切如愿,但总能在不如愿中获得一丝慰藉。”

    安妘喃喃:“在不如愿中获得一丝慰藉。”

    依烟点了点头。

    安妘垂头笑了一下:“多谢你们哥儿的话了,你快回去忙吧。”

    说罢,安妘已经转身离了这里。

    碧霜跟在安妘身侧,见安妘依旧不言不语,担忧问道:“姑娘,你……”

    安妘知道碧霜要问什么,摇头笑道:“我没事,咱们赶紧回去让人去厨房叫饭吧。”

    说话间,二人已到了安玉堂门口。

    还未进到院中,忽然有人从被后一把抱住了安妘,笑道:“你今日打扮得甚是特别,娘子你穿这样的衣裳也甚是好看。”

    安妘自然知道这人是宋悠,伸手轻轻将人推开,朝院中走了进去。

    此时院中只有茶韵和心雨。

    茶韵就站在院门口,朝进来的安妘和宋悠福身拜了一拜:“哥儿,奶奶。”

    宋悠转眼看去,不由蹙眉:“你怎么穿着主子的衣裳?谁准你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