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药妆娘子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抛家舍业
    春花眼波一转,和秋月笑道:“我当自己眼睛花了呢,可那么一双漂亮的眼睛,也不是每个男人都能长得。”

    背着柴的小少年,拽了拽宋悠,没有拽动,便自己走上前去,挠着脑袋和两个人笑道:“二位姐姐,天底下再没有比你们长得更好看的人了。”

    秋月一把推开了那个小少年,和温玉阁的老板娘道:“你们这儿的下人也太没规矩了,人家想容堂虽然也是商铺,但都是规规矩矩的,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往上凑。”

    说罢,也不管这小少年会遭遇何种打骂,只朝着宋悠走了过去:“春花姐姐,真还别说,昔日那位被他成为三妹妹的人,那双眼睛啊,长得可比他好看多了。”

    都说桃花债是要人命的,宋悠如今才体会到了什么叫真的要命。

    宋悠见对方已经认出了自己,索性将柴放到了一边,将脸上沾着的胡子和痣扯了下来,笑着走了过去:“谁说的,醉月楼的春花秋月两位姑娘,名动京城,靠着的,就是这两双含情目,能被你们二人含情脉脉的看上一眼,天底下绝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还能保持理智。”

    春花抱着手臂走了过来,腰肢款摆:“喲,后来三哥儿可没再找过我们姊妹,我还以为三哥儿早把我们抛到脑后了呢,现在还能听见这样的话,真叫人意外。”

    的确意外,之前在想容堂中,这二人追着自己要胭脂,他偶遇安妘,后将安妘牵扯进了周念白和自己的争执当中。

    现在自己为了安妘的事情去了温玉阁查访,再遇这两个人,真是跟做梦一样虚幻。

    温玉阁的老板娘见这样的状况,观察了一会儿后便低声打发了那背柴的少年走了,笑着走了过来:“这位公子相貌堂堂,是两位姑娘的恩客不是?”

    宋悠眼睛一转:“是啊,我今儿去醉月楼找她们两个遍寻不见,才听人说她们到了你这里买东西,故而想方设法的要给她们二人一个惊喜。”

    秋月啐了一声:“谁知道是不是惊喜,你这个人为了查……”

    宋悠连忙伸手揽住了秋月的肩膀,笑着说道:“是啊,我为了查访书中所示之美景所在,踏遍千里,自己将那景色描绘成画,方知何为春花,何为秋月,正要与你二人一试呢。”

    秋月听后,娇嗔笑了一声。

    那春花也凑了过来:“听说爷这些日子总往哪个风雪馆中跑,那不知,是风雪馆的千芳尊好看,还是我和秋月好看啊?”

    宋悠心中尴尬一笑,遂笑道:“你们几个各有千秋,具体还得看细节。”

    那温玉阁的老板娘站在一旁,觉得实在不能扰了这三个人的兴致,便指了一下正屋的门:“这屋中里面是各样的香粉,两位姑娘和爷大可自己进去选。”

    宋悠听后,眼睛一转,遂春花秋月二人进到了屋中。

    一进屋中,他也就松开了二人,四处翻找。

    春花哼了一声,凑了过去:“你一个人看有什么意思?刚刚用我们姐妹二人脱了身,不该好好的感谢感谢我们吗?”

    宋悠想了想,没有接话,只问道:“你们以前不是最喜欢想容堂的东西,怎么今儿要来温玉阁来选香粉?可是因为今日京中谣言?”

    秋月的手搭在宋悠的肩头上笑了:“你记得倒是挺清楚嘛!其实呢,我们两个是不大相信这京中的谣言的,可有人给了我和春花五百两银子,让我们今儿一定要来温玉阁买东西,顺便再说些想容堂和尊夫人的谣言。”

    宋悠蹙眉:“是谁?”

    秋月:“一个人喽,一个女扮男装的人。”

    宋悠的声音软了下来:“究竟是谁啊,我的好姐姐?”

    春花眼波流转,慵懒道:“诶呀呀,我们收了人家的钱,总不能随随便便的将人说出来嘛。”

    宋悠摸了摸下巴:“女扮男装的客人,本就不多,我若去醉月楼挨个查问最近有没有女扮男装的客人,一定能问得出。”

    秋月眼睛一翻,哼了一声:“可醉月楼的那么多人,未必有人能注意得到有这么一个客人。”

    宋悠听后,笑道:“看来近期只有这么一个?”

    秋月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春花蹙眉看向秋月:“瞧你,被他这么一炸就炸出来了。”

    宋悠得意的往后退了退,伸手从旁边的架子上拿出一瓶香粉,打开在鼻尖闻了一下,很是轻松的笑着:“近期只有一个人,而且还去醉月楼中找了头牌的姑娘,这个人一定很显眼,很让人印象深刻。”

    说罢,他抬手将手中的瓶子丢给了离自己稍近一些的秋月。

    随手又拿了一瓶丢给了春花,给春花时他顺手还丢了一块银锭子过去:“两位姑娘真是宋某的恩人,这两瓶香粉就权当是宋某给两位的谢礼。”

    最后一个字的声音落下,宋悠已经从窗口跳了出去,不见人影。

    此时宫中的安妘手臂上已经被上好了伤药,也在太医院前院中的小屋里歇了下来。

    宫中太后、皇后的人都轮番来问过情况,而秋蘅的死,太后宫中的嬷嬷只是叹了两口气道了一句可惜也就罢了。

    待人远去,安妘心中格外冷静,沉下心来听着院中人的窃窃私语。

    只听门口的小丫头和春韵道:“春韵姐姐,秋蘅姐姐是不是因为前儿见了安婉和王妃娘娘,觉得自己有了比淑人更好的依靠,所以才这么干的啊。”

    安婉和王妃?

    安妘喃喃,念出了两个人名:“安婉和安妡,也对,安婉承诺秋蘅能被送去王府,就算得不到慕瑾林的同意,也该得到身为王妃的安妡同意才行。”

    只听外面又道。

    春韵冷哼一声:“秋蘅那个人,一贯会给自己找巧宗,今儿宋淑人恐怕在屋中时和她动了怒发了火,她才会下定决心这么干的。”

    另一个丫头听了,犹犹豫豫的说:“可是,秋蘅姐姐再找了新的依靠,也不至于杀宋淑人啊,是不是安婉和王妃……”

    春韵登时冷道:“诶呀,住口,仔细让人听到,拿你去问话!没听对面屋子里的那群太医们怎么说的吗,秋蘅中的毒很是奇特,非仙缘岛名医查不出来,万一宫里的主子们知道了这毒很是蹊跷,想知道是怎么回事,拿你我来问话可怎么是好?”

    屋中安妘正听得出神,忽然又听到院中有人请安问好的声音。

    是文乐公主来了。

    那文乐公主似乎是走到了屋门前,看着门前的春韵问道:“宋淑人的伤怎么样了?”

    那春韵低头道:“已经给淑人上过伤药了,淑人现在正歇着呢。”

    文乐公主轻声应了一下,随后像是瞧到了什么,随即笑道:“你是那个近日从仙缘岛来的不是?”

    原来,文乐公主正巧看到了从对面屋中走出来的脸生少年,方恒文。

    方恒文见到一身红衣盛妆的文乐公主后,微愣一下,遂点头道:“是。”

    他刚说完是,屋中又有位老者追了出来:“方大人,你再进去辩一辩,那毒是什么?要是连你也没有办法辩出,难道要我们这帮老骨头去胶东那边找你的祖师爷?”

    文乐公主听后,眼睛一转,好奇的问道:“是什么毒?”

    此时方恒文连忙转身和那老者道:“那恒文再去和诸位看看。”

    刚要抬脚进去,却没成想被文乐公主叫住了脚步:“诶?进去做什么?你进来再帮梦文姐姐瞧瞧,和我说说你们仙缘岛的事情。”

    方恒文闻声转身,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在明媚阳光下明媚少女的笑脸,那少女脸上零星有两三个小红点,此时看着竟也可爱了起来。

    不知不觉间,方恒文已经改了方向,随着文乐公主走到了那间小屋之中。

    屋中安妘已经倚在了矮榻上面,摆好了要见文乐公主的造型,见文乐公主和方恒文进来后,连忙给文乐公主请了安。

    文乐公主亲切的将安妘的手抓住,坐到了安妘旁边,抬头又叫方恒文坐下:“你坐下来,我问你些事情,宋思宋大人你认得吗?他现在过得可好?有没有说过何时回京城?”

    一时脱离了炙热的阳光,方恒文看着文乐公主那双炙热又欢喜的眼睛又冷静了下来。

    这样的眼神,他在宋思和他说安妘的时候,也瞧见过。

    方恒文下意识的瞧了一眼安妘,淡淡道:“小师叔,没有回京城的打算,他过得……”

    在说没有回京城的打算时,那安妘也抬起了头,看向了方恒文。

    那文乐公主的神色也是一变,明显有些失望了。

    方恒文看着二人神色,心中一瞬有许多想要倾吐之话,偏偏又只能冷静道:“仙缘岛在东边海岸附近,那里四季如春,药草鲜花遍地,平日里,小师叔与诸多江湖好友作伴,赏月吟诗。”

    这样的过法,该是好的。

    文乐公主听后,有些黯然的点点头,也没多想,便问了出来:“你小师叔不愿回京,可是因着受了情伤的缘故?难道他堂堂一个七尺男儿,真要为一个小女子而放弃大好前程,放弃兄弟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