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药妆娘子 >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两个选择
    安妘自然不会知道方恒文这样匆忙而出是为了什么,只摇了摇头,在药房当中将各宫主子需用的药材一一取了一些,便拿到了制药堂中去做。

    离着皇帝的寿辰不足半月,已经不能再耽误时间了。

    与安妘一样,宋悠也觉得不能再耽误时间了,故而向宫里呈了张帖子,要求见皇帝。

    但等来宋悠的,却不是皇帝召他进宫,而是派了周念白到熙园寻他。

    周念白到熙园的时候,宋悠刚刚给从京城禁卫军中调来的六个人分布了防守区域。

    他就坐在前厅后面那个没有提名的凉亭之中,坐在湖水之中。

    周念白见到舒服倚靠在凉亭上的宋悠时,三两步跳了进来,将手中的长剑转了一下,笑道:“啊,圣上赏给你的园子真好啊,可惜这么好的两个亭子,你竟然连名字都没提。”

    宋悠撇嘴,肩膀微耸,抬手倒了两杯酒:“我正打算叫他们无名亭一号,无名亭二号呢,不知道好友有何高见?”

    周念白将长剑扔到了石桌上面,伸手端起了宋悠倒满酒的酒杯,仰头一口喝了:“我来是有正事与你说,圣上给了你两个选择。”

    宋悠今日穿着一身浅蓝色的衣裳,围着红边绣云纹的白色腰带,他听后,理了理自己的袖口:“哪两个选择?”

    周念白笑道:“圣上说,你歇得时间够长了,现在才想起来给他递帖子请命,所以想给你一个难办的差事——让你替我运一批粮草去西北。”

    听了周念白的话,宋悠也端起酒杯将酒喝了:“你只说了一个。”

    周念白嘿嘿笑了两声,摇了摇手指:“第二个你不会喜欢的,去吏部报道,任御使大夫,彻查洛亲王府!”

    宋悠放下酒杯的手微微一顿,神色更是一变:“圣上要查瑾林?”

    周念白收了笑容:“是,这事情要么你办,要么我办。但我想,我办的话,总归还是比你的非议少一点,论忠,你该查,论义,你不能查,查了多少会让人诟病你之人品。”

    穿着黑色侍卫服的周念白抬手自己倒了杯酒,瞧了一眼宋悠还有些惊讶的表情,继续说道:“你做禁卫军副统领的时候,不是已经将看到的、听到的报给圣上了吗?里面有几个百夫长是洛亲王的人,禁卫军和大内侍卫是什么,是除了皇命皆不能从的皇帝死士,但凡有人想染指这两个势力,无论有没有叛乱的心,都会被除掉的。”

    宋悠的手指轻轻敲了一下靠着的栏杆,看向了潋滟的湖面,一时没有言语。

    见到宋悠这副沉默的样子,周念白又喝了一口酒:“不是吧,我的兄弟,慕瑾林对你做的那些事情,你还能将他当朋友和兄弟?你既然决定将在军营中探查的一切都报给圣上,就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话落,湖面上有一只雀鸟轻轻点了一下湖面飞过。

    湖水有一层层的涟漪漾开。

    宋悠将眼神从湖面上收了回来,沉声道:“不能,所以——”

    他看着周念白笑了一下:“所以,我很庆幸能有你这样的朋友,我的确不会喜欢去查慕瑾林,故而,只能帮你去押运粮草了。”

    “这样是最好的选择,但我要提醒你,我去查慕瑾林的话,很可能会让慕瑾林狗急跳墙,就像……之前造反的齐王,所以,你押运粮草的话,很可能又得遭遇一次生死危机。”

    宋悠叹气,抬手拍了一下周念白的肩膀,沉声道:“在京中办案的你,才更凶险……念白,熙园……”

    没等宋悠说完,周念白也拍了一下宋悠的肩膀:“你放心吧,熙园中的人,我会帮你守好的!”

    因周念白来时,已是午时,故而宋悠让厨房设宴招待了周念白一顿酒席,才将人送走。

    将对方送走后,宋悠坐在这无名亭中静静的想了很长是一段时间,最终决定修书一封给远在胶东海外的宋思。

    此去西北,大概是在皇帝生辰之后,周念白虽说会帮他注意熙园这边的事情,但周念白并不了解慕瑾林对安妘的念头,一定会有疏漏,可若是宋思的话,虽然并无功夫傍身,但身为医者又有当世轻功绝学,带着安妘逃命避险的功夫一定是有的。

    那天,从京城的驿站中,寄出了两封特殊的信。

    一封,是宋悠的亲笔信。

    一封,是文乐公主叫人仿照安妘字迹所写的信。

    它们寄给同一个地方,同一个地点,虽内容天差地别,但都有一个目的——让宋思回京。

    当信在落日之时出京时。

    安妘也在落日之时乘着马车回到了熙园。

    照例从熙园的东侧门进去,一下车便瞧见了等在门口的碧霜。

    碧霜走到安妘面前,抬手扶着安妘朝前厅后面的凉亭走了过去。

    “姑娘,经昨儿那么一闹,今儿那二位倒是在爷跟前挺安生,晌午的时候各人送了碗羹汤就都撤了,只是账房那边闹了起来,午饭过后,又找我和心雨来闹了。”

    夏季落日时候的太阳正晒,安妘抬手遮了一下,看着被阳光映得火红一片的湖面笑了:“闹就对了,我就怕他们不闹,是谁和谁闹得?厨房和采买胭脂头油的董妈妈闹得?”

    碧霜微微颔首:“可不是嘛,还有之前那个想采买胭脂头油赵妈妈今儿也来闹了,是向着厨房那边的。”

    安妘垂眸思忖片刻,随即笑道:“哦,是那个原本想要采买胭脂头油的赵妈妈?”

    “是她,姑娘好记性。”

    安妘听到这样的夸赞,只抬头和碧霜笑了一下:“走,咱们去厨房一趟。”

    碧霜应了,却也不由疑道:“姑娘去厨房那边做什么?”

    安妘撇嘴:“这一帮子人闹来闹去,偏我不在,又不能闹到宋悠那边儿,等了我一天了,且想着怎么辖制我呢,咱们去看热闹去。”

    听了安妘的解释,碧霜低首笑了一下,心领神会,转头交代了一下旁边的小丫头去鳒鲽院那边儿将心雨叫来厨房这里。

    厨房那边,的确很是热闹。

    正是等着各房主子们叫饭的时辰,一众婆子们帮两个厨子将常用的菜都洗好了放在一边。

    心漪院子里的莲儿和玲·珑院子里的小红,一同来了厨房这里吩咐饭食。

    两个人在厨房门口碰见,互相啐了一口才走了进去。

    安妘和碧霜远远的躲在弯道后面的树影后面,瞧见这一幕,不由笑了一下。

    只待两个丫头进去后,听着院里争吵了起来,安妘才带着碧霜和一行人走到了厨房的院子里。

    一踏进院里,正见到一个老妈妈蓬头乱发的拽着莲儿的头发往外推搡,那莲儿手上还拎着两只鸡,被背后的婆子轻轻一推,整个人朝前摔去,手中拎着的两只鸡“咕咕”叫着从她手中飞了出去。

    只见玲·珑院里的那个小红撸着袖子,插着腰指着莲儿骂道:“给我将这人给打出去,也不看看这园子里是谁做主,还敢在你姑奶奶面前耍威风,不就是爷昨儿在院子里多坐了会儿吗!整的好像自己是姨娘一样,别说你不是姨娘,就是姨娘,也是没脸的,待了一个多时辰,都没让爷碰一下,真是臊死人了!”

    安妘立在院门前,双眉挑起,笑着扬声问道:“哟,我听着这意思,姑娘你才是这熙园里做主的人了?”

    一众推搡打闹的人未曾想过安妘竟一回园子里,就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这厨房的院里瞬间安静了下来,众人静静的看着安妘。

    在院中推磨磨小米面的柳妈妈是唯一一个笑着的人,她连忙迎了上去,和安妘行礼说道:“太太怎么亲来了?”

    安妘见柳妈妈浑身上下干干净净,头发也不乱,又是从磨盘那边走过来的,也就知道刚刚打架闹事的人里面没有她,便和她笑道:“我不来,能见到这样的热闹?”

    刚刚站在厨房门口大骂的小红,连忙搬着椅子放到了安妘跟前。

    安妘转头看着小红笑了一下,意味深长。

    她坐到了椅子上,手指轻轻按着太阳穴,看了一眼院中的狼藉和洒落在地上的菜蔬和肉,啧啧两声,摇头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些东西都是那些庄稼人辛苦一年也吃不上的,全被你们这么糟蹋了,你们也太富贵了。”

    刚才拎着莲儿往外推搡的妈妈正是林妈妈,那林妈妈听见安妘这样说,将散落在耳边的头发捋到了耳后,笑着说道:“太太,您……”

    安妘没让她说完,挑眉问道:“你是玲·珑的姨妈不是?”

    林妈妈愣了一下,额角有汗掉了下来:“我……”

    心雨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院中,大步走到了林妈妈跟前,上去就是一耳光抽了上去:“谁准你我我我的,在太太跟前怎么说话,不知道规矩吗?你是玲主子的姨妈,可不是太太的姨妈!”

    这一耳光下去后,厨房当中的人头低得更低了一些,一片死寂。

    摔在地上的小红爬了起来,白净的脸上沾着灰尘,眼中有泪,跪行到了安妘跟前:“太太!奴才每次来厨房叫饭,不是挨骂就是挨打!心主子虽然没有这么好的姨妈,也不能被这样欺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