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你不要过来啊 > 第 2 章
    第二章

    白色的毛团子从背包后边探出脑袋,瞪圆了金色的猫眼。

    “?!”

    干啥啊?!

    楼狮怎么还想抓我!?

    楼狮坐在车里,看着那只小不点懵了两秒之后,转过身,磕磕绊绊的要跑。

    那迈一步滚三圈的背影,看着实在有点惨。

    晨熙也觉得自己很惨。

    他只是一个刚觉醒的、无辜可怜又弱小的、连路都走不顺溜的……不知道什么玩意。

    为什么会遇到楼狮这个大杀神!

    这不应当!

    这分明应该是云涟漪才有的殊荣!

    晨熙滚完第十八圈,跌跌撞撞的爬起来,感觉天旋地转。

    他晃了晃脑袋,还没来得及继续迈开小短腿,就被人拎了起来。

    晨熙觉得自己当场凉了半截。

    怎么这就被抓住了!

    我明明已经跑出了十万八千里!

    晨熙不服气的一扭头,发现自己跟背包才间隔大约两米的距离。

    晨熙:“……”

    操!

    这腿也太特么短了!

    晨熙蹬着腿,抬头看了看把他拎起来的保镖。

    对方目不斜视的,又俯身捡起了他的背包和终端。然后连人带包一起拎着,走向了停靠在路边的黑色车辆。

    “头儿。”保镖大哥的声音十分冷酷。

    楼狮应了一声,接过脏兮兮的小动物,把他放到了旁边的座椅上。

    小毛团子跌跌撞撞的跑到了距离他最远的地方,贴着车门,大概是受了惊,浑身毛炸得蓬松无比。

    这小家伙浑身雪白,看着像猫,但脖颈上却有一圈浓密的鬃毛,鬃毛的尖端上泛着漂亮的金红色。

    白色的大尾巴蓬松的垂落着,但长度远超身体,大约是身体两倍的长度。

    有点像是袖珍版的狮子。

    但比狮子可爱多了。

    楼狮轻轻点了点自己的终端,ai在进行过对比之后,给出了宇宙生物资料库查无此物种的答复。

    查不出来?

    楼狮微微眯起眼,打量着怂在角落里的小毛团。

    幻想种?

    “小朋友。”楼狮看着角落里的小猫崽,不由分说的把他拎起来,晃了晃,“叫一声来听听。”

    晨熙:“?”

    你让我叫我就叫?

    是男主了不起吗?

    是男主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晨熙冷笑一声:“咪。”

    没错,是男主就是了不起。

    晨熙挥舞着悬空的四只爪爪,听到自己“咪”的那一声,心中忧愁地叹了口气。

    是猫啊,好弱哦。

    怎么不是楼狮那样的大狮子。

    晨熙失望的抖了抖耳朵。

    他听到车载音箱里传来的缥缈空灵的吟唱声。

    这歌晨熙知道,是云涟漪的出道曲《海妖》。

    全程没有歌词,就是轻盈的哼唱。

    但人鱼天生的优势让她哪怕是哼两句哆来咪都宛如天籁。

    在楼狮这里听到云涟漪的歌声,晨熙并不意外。

    因为楼狮当年觉醒的时候出了岔子,导致精神不太稳定。

    而云涟漪的歌声能抑制楼狮的狂躁。

    啧啧,品品这设定。

    简直就是为了让他俩谈恋爱而生的。

    可惜楼狮的he至今没人打出来。

    至于原因?

    晨熙觉得可能是因为楼狮疯起来六亲不认。

    上论坛搜索一下“楼狮”这个关键词,十个里有八个是在哀嚎自己不慎撞到楼狮发疯,当场嗝屁的。

    攻略别人叫谈恋爱,叫玩游戏。

    攻略楼狮那叫与死亡共舞!

    搁以前,晨熙还会感慨一下策划宝才,玩家捡到鬼了,云涟漪真惨。

    但现在,捡到鬼的可不是云涟漪那个倒霉催。

    而是一只无辜的小猫猫。

    我好难啊!

    晨熙内心悲苦,他蹲坐在楼狮腿上,仰头看着对方。

    楼狮不愧是楼狮。

    作为狮心星盗团的首领,哪怕如今星盗团已经解散,他也披上了成功企业家的马甲,套上了一身西装,也盖不住他那一身的匪气。

    把西装外套当披风,衬衫也不好好扣,吓死人的伤疤大喇喇的露出来。

    嘴一咧,那笑容都带着一股血腥气。

    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是好东西的楼狮转头看向了放在旁边的背包。

    晨熙的学生证就大喇喇的摆在背包侧面的网袋里。

    这本来是晨熙图方便,准备快速办理租房手续而随手放的,现在倒是让楼狮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证件。

    楼狮扫了一眼上边的名字:“晨熙?”

    晨熙:“……咪。”

    楼狮随即看到了学生证上的年龄,颇为有趣的笑了一声。

    看晨熙刚刚猝不及防变成觉醒体的样子,十有八.九是刚刚觉醒还不会控制。

    但年龄却是二十二。

    众所周知,青少年的觉醒期在13~18岁之间。

    楼狮抬眼看向那条小巷的尽头,想知道晨熙原本的目的地。

    结果一眼就看到了“租房中介”四个字。

    意料之外的觉醒。

    而且还不想让别人知道。

    有趣。

    “我叫楼狮。”楼狮自我介绍,“做清洁能源的那个。”

    楼狮以前的身份是保密的。

    按照攻略的思路,就是好感度到了能谈恋爱的程度,楼狮的这个秘密才会暴露出来。

    “你要找房子?”楼狮问完,又说,“你现在没法找房子。”

    晨熙:“咪。”

    我当然知道现在没法找房子!

    楼狮:“我在这里有房产。”

    “?”准备开去酒店的司机,“头儿,你可能记错……”

    楼狮抬头,扫了出声的司机一眼,笑了一下。

    司机被楼狮这一笑笑得浑身一凉。

    旁边的保镖大哥已经摸出终端来,动作无比迅速的搜索并购买了五处合适的房产。

    司机手心冒汗,收到了保镖大哥发来的短信。

    保镖大哥:[头儿说有就是有,新来的,记住了。]

    司机连连点头。

    楼狮低下头来,重新看向晨熙。

    而晨熙对刚刚发生的暗涌毫无所觉。

    “我在这里有房产。”楼狮再一次说道。

    晨熙:“?”

    哦。

    那你可真棒。

    但你大可不必向我炫富。

    楼狮等了好一会儿也没等到晨熙的反应。

    对方仰头看着他,一张猫脸上写满了迷茫。

    晨熙:“?”

    熙熙感到累了。

    熙熙已经不想咪了。

    楼狮:“……”

    他已经很久没遇到这么不懂暗示的人了。

    “我的意思是,我可以租房子给你。”楼狮说道,“我也是觉醒者,觉醒期有很多需要注意的事情,我都可以教你。”

    晨熙一愣。

    怎么回事?!

    楼狮不是这种乐于助人的设定啊!

    “我很中意你,小朋友。”楼狮玩闹似的挠了挠晨熙的下巴,“觉醒者可是很难得的。”

    觉醒者十分珍贵。

    这一点,晨熙心里是有数的。

    他甚至还知道,楼狮的狮心星盗团足足有八个舰队之多,但这八个舰队的庞大人数里,觉醒者也就两个巴掌的数量。

    这两个巴掌里还包括了楼狮本人。

    其珍贵程度自然不必说。

    但晨熙不知道,起初让楼狮驻足的,并不是觉醒者的珍贵性。

    而是他在看到那道钻进小巷子里的身影的瞬间,突如其来的占据了他的头脑、身体乃至于灵魂的那一股“抓住他”的冲动。

    这想法毫无来由,是纯粹的本能。

    而前星盗头子向来随心所欲。

    随心所欲的结果是好的。

    他收获了一个疑似幻想种小朋友。

    而除了这个小朋友之外,目前为止有记录的幻想种,只有云涟漪一人。

    楼狮准备先抓住这个小朋友,再慢慢研究其品种。

    总归是能搞清楚对方为什么会让他有那么强烈的冲动的。

    就算最终的结果可能不那么令人惊喜,但能招揽一个觉醒者也是血赚不亏。

    “怎么样?”楼狮说着,向坐在前方的保镖伸出了手。

    保镖恭敬的将终端交给了他。

    楼狮拿过终端,把五处房产的投影拖出来,一一给晨熙看过。

    “你喜欢哪个?”他问。

    晨熙浑身一震。

    而后流下了贫瘠的泪水。

    我看这些投影,哪个都不像我租得起的样子。

    本贫民窟小猫猫哪敢说话。

    “都不喜欢?”楼狮轻啧一声,皱了皱眉,然后又松开,“再买几套。”

    晨熙:?????

    收手吧你!

    知道你有钱了!

    晨熙疯狂摇头。

    他拖出终端的打字面板,毛绒绒的小爪爪一下一下的戳着面板。

    [租金?]

    楼狮抬眼看了看巷子那边,在租房招牌下边,看到了一个1500。

    楼狮眉头一挑:“1500一个月。”

    晨熙震惊的看了一眼楼狮,又看了看那五幢大庄园。

    颤巍巍的发出疑问:[一个房间?]

    楼狮:“一个庄园。”

    晨熙:“……”

    楼狮:“贵了?”

    晨熙:[没有。]

    楼狮点头:“那你喜欢哪个?”

    晨熙摸摸自己的良心,敲字:[我觉得你有点亏。]

    楼狮哼笑一声:“一处房产换到一个觉醒者的好感,亏的可不是我。”

    我靠。

    这就是觉醒者的世界吗!

    晨熙深吸口气,感觉呼吸间都是柠檬的香味。

    酸气冲天。

    晨熙看了看那五处房产,最后看中了那个比较靠近市中心的。

    市中心交通方便。

    回头不稳定的觉醒期过了,好搬家。

    就在晨熙指向那个投影的时候,天际突然炸开一声响雷。

    晨熙被吓得一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下楼狮的腿,蹿在坐凳底下,惊恐万状!

    我就占了楼狮一个便宜,也用不着降雷劈我吧!!

    楼狮被他这无比迅捷的动作惊得微怔,反应过来之后看了看天:“只是雷暴,要下雨了,你怕打雷?”

    晨熙小心翼翼的从坐凳底下探出个脑袋,摇了摇头。

    楼狮看着晨熙那张猫脸上小心翼翼的神情,觉得这小朋友好好笑。

    他俯身,把晨熙从坐凳底下拎出来,看着变得更脏了小白猫:“去南丰庄园。”

    ……

    车子进入航道,驶出不远,暴雨便倾泻而下。

    晨熙坐在车里,低头看看自己脏兮兮的毛毛,忍了半晌,还是没忍住,低头舔起了毛毛。

    完了。

    晨熙一边舔毛一边想。

    他大概永远都变不回以前那个打完篮球还敢不洗澡直接睡觉的他了。

    他现在只想当一只爱干净的小猫猫。

    晨熙舔干净了毛,浑身舒坦的抬起头来,才惊觉他们堵车了。

    他探头看了看暴雨倾盆的前边,发现雨水里灯光排成了一条长龙。

    而坐在他旁边的楼狮面无表情,眉头皱着,侧头看着窗外的雨幕,神情十分不耐。

    晨熙悚然一惊。

    车载音响里一直在播放的云涟漪的歌,但楼狮眉宇间的不耐不但没有被压下去,反而堆积得愈发浓烈。

    空气中弥漫起一股令人焦躁的硝烟气。

    晨熙生怕楼狮发起疯来大家集体嗝屁,赶紧扒拉了两下终端。

    楼狮偏头看他,发现他认证不了终端之后,把自己的终端给了晨熙。

    晨熙两个爪子都用上了,啪啪敲字:[平时不堵车的,今天有云涟漪的演唱会。]

    楼狮应了一声,但脸上的不耐也没有褪去多少。

    他对云涟漪这个名字并没有什么特殊反应。

    晨熙:?

    啊?

    你俩没在搞地下恋情啊?

    那楼狮好好的帝星不呆,跑来钴蓝星干嘛?

    晨熙十分疑惑。

    他继续敲字:[我听说你要亲自来我们学校校招?]

    楼狮点头:“你们学校有只虎鲸,我正好需要他。”

    晨熙恍然。

    要招揽特定的觉醒者,怪不得楼狮会亲自过来。

    晨熙看看楼狮,发现自己跟楼狮聊天好像能转移一点对方的注意力。

    晨熙看看自己的爪爪,感觉自己的双爪掌握了全海城的未来!

    晨熙无比激情的投入了跟楼狮的聊天大业之中。

    ……

    车子慢吞吞的挪到了庄园,直接开到了房子正门。

    晨熙动作不太熟练的跳下车,由于还没习惯猫的身体,这一蹦直接蹦得脸着地,当场就打了好几个滚。

    楼狮看着滚了好几圈的晨熙懵了两秒,然后浑不在意的爬起来,摇头晃脑,没有因此而产生半点烦闷和焦躁。

    好脾气的小家伙。

    楼狮看着精神抖擞的晨熙,心头的不耐不知何时已经悄然消弭下去。

    晨熙并没有发现楼狮的注视。

    他下意识的抖了抖毛,重振旗鼓,看到旁边的小水洼,两眼一亮,迈开小短腿小心的走过去,探头看了一眼。

    水洼里倒映出来的猫咪雪白灵动,黑色的瞳孔因为暴雨昏暗的光线而溜圆溜圆,周围绕着一圈漂亮的金色。

    看看毛毛。

    油滑光亮,浓密顺滑。

    看看爪爪。

    粉嫩柔软,一jio一个小梅花。

    靠。

    不愧是老子!

    真可爱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