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你不要过来啊 > 第 28 章
    第二十八章

    瑞比简直惊呆了。

    瑞比知道,楼狮一直以来,都是个喜欢表面装正经,真的下起黑手来毫无下限的大狗比。

    但他没想到这人能贱成这样――

    他竟然向军警举报!

    向军警举报!!!

    我敲里吗的楼狮!

    瑞比几乎窒息。

    要不是他们向来不对外公开露面,连通缉令上的照片都是假的,瑞比第一时间就要暴露了。

    哦,这么想想,楼狮可比他要鸡贼多了。

    他记得,楼狮在通缉令上的名字,都他妈是假的!

    就不像他瑞比,顶天立地,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给星盗团改的名也无比响亮,就叫瑞比星盗团,从来不整那些花里胡哨的玩意。

    垃圾楼狮!

    瑞比看着楼狮毫不介意的接受了对方送的牌匾,然后等到人一走,就将那牌匾随意扔到了一边。

    面容憔悴的保镖先生礼貌的将人送走之后,回来,站在门口。

    他垂眼看向被扔在地上的牌匾,神情无比沧桑,看起来像是一棵被生活压弯了腰的枯草,再一次老了十岁。

    我脏了。

    我再也不是那个酷炫威武的星盗了。

    保镖先生忧郁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来,叼在嘴里。

    瑞比看到有人比他受摧残,心里顿时平衡了许多。

    他一咂舌:“这说出去可是个大笑话。”

    “笑话?”楼狮撸着猫,轻啧一声,“蠢货,这分明就是一石二鸟的好计。”

    瑞比微怔。

    而后微微瞪大了眼。

    可不就是一石二鸟的好手段嘛?

    用在别的地方,完全可以将对手的据点洗劫一空之后,再找军警举报一下,让他们把地给缴了,直接断掉对手在这里重新扎根的机会。

    而且还能两边拿钱,岂不是快乐无边!

    瑞比兴奋的搓搓手,飞速拉开星系图,开始寻找黑曼巴的浮岛星球。

    浮岛星球,指的是处于某一势力或者政体的本土星系范围之外,零零散散的落在四处、不成体系、也无法及时获得本土援助的星球。

    就像是在茫茫大海之上,远离大陆,孤立无援的浮岛。

    所以被称之为浮岛星球。

    瑞比看着那些星星点点,露出个无比温柔的笑容。

    看老子不搞死你个臭傻逼!

    瑞比走到院落远处,兴致勃勃的开始联络布置起来。

    这些浮岛星球吃下来,对瑞比来说也没有什么用处。

    他之前不对这些地方下手,是因为拿下之后,也腾不出手去守这些地方。但放着吧,又可能会被黑曼巴重新占据。

    现在好了,他可以找军警接盘,还能理直气壮的讹那些成天追在他屁股后边的军警一笔!

    啧啧啧。

    不愧是楼狮想出来的法子。

    真脏。

    瑞比感觉有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在自己眼前缓缓打开!

    至于这么干会名声不好?

    靠。

    搞笑吗?

    星盗要什么名声!

    要名声的星盗之一站在门口,看着瑞比被自家头儿三言两语的忽悠住,不禁陷入沉默。

    狮心不跟你作对,任由你发展,你却还一直都只是老二的原因,到现在心里都还没数的吗?

    保镖先生心中叹气。

    他俯身把一旁的牌匾抱起来,准备扔到垃圾处理处去。

    晨熙对他们的哑谜半点没听进去,他的目光紧随着保镖先生抱着的牌匾,满脑子都是那一百三十万。

    天鸭。

    一百三十万。

    晨熙吸了吸鼻子。

    要不是他现在的情况特殊,不适合作为举报人,这些钱钱就是他的了!

    一百三十万!

    还是不用交税,实打实的一百三十万。

    一百三十万能做什么?

    能买一辆很好的多功能车。

    能去大排档里搓到天荒地老。

    能租下海城市中心一个旺铺五年时间。

    放进银行里买个理财,一年能得到至少六万的收益。

    投资眼光独到的话,很快就能滚出第二个一百三十万。

    还能够在晨熙的老家全款买一套房。

    如果爸爸妈妈还有余钱的话,他们凑一凑,老家那边别说一套平层房了,花园洋房都能付个首付!

    呜呜呜。

    就这么损失了一套花园洋房。

    晨熙垂头丧气,蹭了蹭楼狮挠他下巴的指尖,心中一片戚风惨雨。

    罢辽。

    熙熙在海城多漂几年,说不定也能勉勉强强买个胶囊房。

    再不行,存个几年钱,回老家买套房子陪着爸妈也不是不可以。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

    哇!!!!

    晨熙没忍住,心中哭得天崩地裂。

    一百三十万!

    一百三十万!

    四舍五入一个亿了!!

    熙熙损失了一个亿!

    足足一个亿!!

    晨熙脑袋顶着楼狮的手指,整只猫都泛着肉眼可见的丧。

    楼狮勾了勾猫下巴:“心情不好?”

    “咪。”晨熙抬头看他一眼,又低头,有一下没一下的拿爪子踩着自己的尾巴。

    楼狮猜不透猫崽子善变的心情。

    他想起刚刚晨熙跟瑞比讨价还价的样子,问:“如果那家伙真的出那个价,你会跟他走?”

    晨熙一愣,他仰头看着楼狮,过了两秒,十分心虚的收回了视线,眼神乱飘。

    楼狮眯眼,隔着小衣服捏了捏晨熙的后颈:“嗯?”

    被扼住了命运的后颈皮,晨熙认真敲字:「老板,人往财处走,水往低处流。」

    楼狮有一下没一下的捏着猫崽子柔软的后颈皮:“我怎么记得这句话不是这么说的。”

    晨熙:「就职自由,离职自由,跳槽自由,我们……」

    晨熙敲到这里,突然大惊,把前面打的字都删掉,运爪如飞:「老板!我们还没有签过合同!!」

    “你现在可不是能签合同的样子。”

    晨熙哽住,低头看了看自己毛绒绒的爪子。

    草。

    还真不能。

    他抬起右爪,看着自己几个小肉球,软绵绵的,通透的粉色,可爱极了。

    晨熙盯了小肉球半晌,恨铁不成钢的打了一下爪子。

    可爱有什么用!

    连个合同都签不了!

    不争气的东西!!

    晨熙愤愤的放下爪子,然后伸到了楼狮面前。

    “?”

    「老板,我jio上毛毛太多了,要剪。」

    楼狮捏了捏猫爪子,看了一眼,的确要剪了。

    猫爪子上的毛太长的话,跑起来容易打滑,撞到东西会受伤。同时,肉垫还有散热的作用,被毛毛包住了会不舒服。

    楼狮转头,去抽屉里拿了剪刀过来,给晨熙剪爪子上的毛。

    瑞比在那边把事情初步的安排下去,又遣散了自己带来的两个属下,让他们自行躲避,然后托着腮,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

    但想不起来。

    他一边思考一边走回去,就看到了一大桌子的麻辣兔头和各种兔肉菜,红艳艳火辣辣的。

    瑞比:“……”

    楼狮这心眼儿可真没比针尖大多少。

    但你也不必如此。

    因为我并不介意吃兔兔,甚至还经常吃。

    毕竟好吃。

    瑞比一屁股坐下来,毫不犹豫的伸手拿了个兔头啃了一口,抬头看了一眼楼狮,却发现楼狮正细致的帮小猫崽子剪jio毛。

    猫崽子乖巧的蹲坐在桌面上,仰着脑袋,努力高举起一只爪子,配合着楼狮的高度。

    楼狮微垂着头,认真细致的给猫崽子把脚上多余的毛毛剪掉,顺手揉了揉猫爪之后,低声道:“另一只。”

    于是小猫崽子“咪”一声,收回那只爪子,举起了另一只。

    瑞比突然就觉得嘴里的兔头不香了。

    他忍了忍,没忍住:“你什么时候脾气这么好了?”

    楼狮嗤笑一声:“说得我跟你多熟似的。”

    瑞比:?

    好像也是。

    狮心的首领走的是神秘莫测的高深路子,亲眼见过他的人屈指可数。

    瑞比也是在跟狮心对轰了六年之后,在一次机缘巧合的情况下,第一次展开了跟狮心的合作,才得以跟楼狮进行了一次正儿八经的……视讯。

    那个时候瑞比就知道了楼狮是个脾气相当狂躁的家伙――哪怕视讯期间他始终压制着那份几乎要穿透投影,满溢而出的暴躁。

    但比起视讯,他们的交流更多的是文字。

    楼狮就连打字都是极其简短的,字里行间都能看得出他的不耐烦。

    这种平静甚至于说是温柔的状态,瑞比是从来没见过的。

    他的目光在晨熙和楼狮之间转来转去,啃着兔头,旧事重提:“小朋友要不要跳槽去我那里?你的条件我可以考虑一下。”

    晨熙一顿,转头看向瑞比,单爪敲字:「那,您公司包五险一金吗?」

    瑞比愣住。

    楼狮哼笑一声。

    他放下剪完了毛的爪子,起身去洗了个手,然后伸手揉了一把吃水煮兔头的晨熙。

    晨熙抬起头来。

    楼狮勾了勾他脖子上的终端:“财富账号。”

    晨熙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楼狮:“给你奖励金,主意你出的。”

    晨熙浑身一震,瞪圆了猫眼。

    ????

    我操!!

    我的老天鹅啊!

    我的老板到底是什么拾金不昧两袖清风高洁正直的神仙!!

    神仙您下凡辛苦了!!

    晨熙流下了感动的泪水,并无比迅速的交出了自己的财富账号。

    瑞比也浑身一震,手里兔头都惊掉了。

    他震惊的看向晨熙。

    ?

    什么?

    举报的主意原来是你出的?

    看不出这猫崽子一副可可爱爱的样子,心竟然比楼狮还脏!

    怪不得楼狮这么紧张这小朋友。

    敢情是因为这小朋友跟他臭味相投。

    瑞比重新拿了个兔头,看着完成交易之后抱着终端打滚的猫崽子,有点酸。

    怎么楼狮就总能找到这么好使的部下!

    晨熙抱着终端,看着财富号上的余额,还满心的不敢置信。

    他反复扒拉了两下财富页面,刷新确认刷新确认,然后捂住了自己的小心脏,终于确认了这的确是现实。

    草。

    晨熙感觉自己脚底发飘。

    他低头,给楼狮财富号打回去三十万,然后顿了顿,又打过去一千五。

    楼狮拿筷子的动作一顿。

    晨熙高兴的晃着尾巴尖:「还你营养药品、猫窝猫玩具还有房租,谢谢老板之前的慷慨相助,我是不是还少了?」

    晨熙也不知道楼狮在他身上花了多少钱。

    楼狮:“我不缺这点钱。”

    晨熙:「知道你不缺钱,但我也不能白拿你的呀。」

    楼狮提醒:“那你恐怕很难还清,你还欠着一件西装,你准备再举报几个星盗据点吗?”

    晨熙:……

    老板,您也不必总是这样玩真实。

    熙熙已经在努力的学习缝纫了,现在这不是条件不允许嘛!

    等条件允许!

    等条件允许,我就……先去买个百八十匹布练个手。

    对!

    没错!

    就是这样!

    晨熙重新抖擞起精神。

    熙熙现在还有一百多万,区区百八十匹布的练习成本,完全可以承受得住!

    说不定等熙熙练完,有把握给老板补那件贵到使人两眼发黑的西装的时候,都已经神功大成,练就一身服装制作的绝学了!

    现在的纯手工服装制作贵得吓人,做的款式好看的,更是贵上加贵,比人力资源有前途得多!

    晨熙想到这里,心中一惊,竟然觉得自己这幅蓝图勾得还挺不错,可行性颇高。

    他飞速打开终端,开始搜索起服装设计和手工服装制作相关的内容,为自己未来发家致富做准备。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多做准备,就能预见更多的机会!

    晨熙重振旗鼓,啪啪敲字。

    结果他还没来得及点下搜索键,就看到终端给他推送了一条今日爆点新闻。

    他随意扫了一眼,就在上边看到了非常眼熟的名字。

    「云飞集团总裁云飞扬于今日下午在钴蓝星被捕,军警指出,其疑似与“瑞比”这一作恶多端的星际盗贼团体有密切关系,希望犯罪嫌疑人能够配合调查。」

    晨熙浑身一震。

    云飞扬这憨批又搞了什么骚操作?

    他点开那条新闻的视频,把投影拖出来,点击播放。

    结果投影第一个画面,晨熙就相当的熟悉。

    是那个他刚离开几个小时的废弃仓库,云飞扬带领着三个维修师,拎着工具箱,穿着一身工作服走过来,对停在那个仓库外边、被炮火轰得破破烂烂的酷炫飞船进行检查。

    结果工具还没能从箱子里拿出来,被蹲点的军警逮了个正着。

    晨熙的投影是公放,瑞比也看到了。

    他满脸恍然,一拍脑壳,终于想起他忘记什么了――他忘记让属下提醒云飞扬,据点被发现,他用不着来修飞船了。

    楼狮瞥了瑞比一眼。

    瑞比仿佛无事发生,安静喝茶。

    晨熙看着投影里的云飞扬。

    云飞扬满脸都写着茫然和懵逼,像极了之前他觉醒期偷吃巧克力被抢救过来之后,接受新闻媒体采访时的模样。

    可怜,弱小,无助,且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