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你不要过来啊 > 第 29 章
    第二十九章

    “……”

    晨熙惊呆了。

    怎么回事啊!

    云飞扬这也太倒霉了!

    他是没想到,云飞扬怎么还能跟瑞比扯上关系。

    ……哦。

    其实也不是不能理解。

    毕竟云飞扬家里是做航天技术产业的,宇宙时代,做什么都离不开这一行。

    瑞比跟目前在这一行业做得最顶尖的云飞集团有联系也实属正常。

    可正常归正常吧……

    晨熙看着云飞扬满脸茫然的被带走,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楼狮,又看了一眼瑞比。

    两人一个啃兔头一个吃饭,半点都没有把注意力放在新闻上。

    淦。

    你们当过星盗的,果然都没有心!

    晨熙回过头,摸摸自己小小的良心,不禁思考了一下――如果他早知道云飞扬会被抓的话,还会不会做出撺掇楼狮去举报拿奖励金这个决定。

    晨熙认认真真的考虑了足足两秒,伸爪子,拿肉垫拍了拍楼狮的手背。

    楼狮偏头看他:“嗯?”

    晨熙指了指投影:“喵~”

    楼狮意会:“他不会出事的。”

    好!

    非常好!

    晨熙的良心顿时精神抖擞。

    惩恶扬善,激浊扬清!

    举报犯罪分子,匡扶社会风气,人人有责!

    楼狮看着不知为何突然兴奋起来的晨熙,收回了视线。

    云飞集团怎么会让他们的小太子出事,云家三个孩子,就云飞扬一个觉醒者,就算并不特别亲厚,也不会放着人不管。

    本来就是灰色地带的业务,早就做好了万全准备了。

    云飞扬的确有所准备。

    他也不是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翻车,所以他从接手家里这一方面的业务开始,就已经准备了好几手退路了。

    但他没想到,事情暴露得如此突然且毫无预兆。

    ――有一说一,他从来没有思考过这种被军警埋伏的可能性。

    开玩笑。

    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瑞比的临时据点!

    有个形容兔子的词叫什么来着?

    狡兔三窟。

    兔子生性胆小谨慎还多疑――虽然在瑞比身上看不出觉醒体对他的影响有多大,但总有那么几个微妙的点,是可以贴合兔子的习性的。

    以云飞扬跟瑞比合作多次的了解,会让瑞比确定为据点的地方,哪怕是临时的,也绝对是最隐蔽最安全的那一个。

    谁能想到会在这里翻车呢!

    云飞扬没想到。

    他是真的没想到。

    再怎么着,他也不应当遇到现在的情况。

    云飞扬坐在警车里,被带到了警局,事急从权,直接提讯。

    云飞扬冷静下来,他抬头看向提讯的警官,点了点头。

    “你去犯罪现场做什么?”

    这不是废话。

    那么明晃晃的一艘接近报废的小型飞船你看不到吗?

    云飞扬绷着脸:“客户联系要求维修。”

    “客户的名字是?”

    “抱歉,警官,我没有权利透露客户的信息。”

    警官一顿,翻了翻手边紧急整理出来的材料。

    “你的职务是总裁,为什么会亲自负责这项维修事务?”

    “大客户通常都需要特殊对待,我的履历上应该写得十分清楚,我学习的是小型飞船创新技术这一方面。如果我有时间的话,大主顾有要求,我都是会亲自负责的。”

    其实主要还是因为,要跟瑞比有所接触的工作,云飞扬不放心自己手底下的工程师自己去。

    瑞比传闻里是比较好说话的类型,但星盗到底还是星盗。

    退一步说,就算瑞比不搞出人命,光凭他当初设计飞船外形时硬生生熬秃了六个设计师的壮举,就足够让云飞扬心惊了。

    因为那六个顶尖的设计师,在遭受过瑞比的精神折磨之后,项目一结束就摸着自己光秃秃的脑壳,哭着辞职了。

    云飞扬怕他一转身,这三个工程师也被搞辞职了。

    毫无所获的警官轻啧一声:“你看到飞船上那些痕迹,好像并不觉得意外。”

    “警官,首先,我是一个顶尖的维修师,我在念书的时候就见过无数这种伤痕的飞船了;其次,我是个觉醒者,曾经接受过临时征调。”

    云飞扬说到这里,面上不动,心里大大的松了口气。

    好。

    小问题!

    这帮军警显然并没有掌握瑞比的动向和他们之间的联系。

    大约是发生了什么意外,让瑞比的据点暴露了。

    警官哗啦啦翻着手边的文件,找半天也没能找到什么漏洞来。

    那边对另外三个工程师的提讯也出来了,说法跟云飞扬的相去不大。

    几个工具箱的鉴定也已经完成,的确都是一些维修材料和工具。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云飞扬就是一个因为工作问题进入了案发现场而惨遭逮捕的无辜路人。

    不,警官先生十分严肃的思考。

    也有这么一种可能――云飞扬之所以被叫过来,就是那帮穷凶极恶的星盗为了混淆他们的视线而做的事。

    嘶,这么一想,真是下作!

    简直下作至极!

    警官先生问:“你知道你这位主顾是什么人吗?”

    云飞扬十分冷静:“私自调查公民个人信息是违法行为。”

    “你的这位主顾,是个星盗,云先生。”

    云飞扬露出一个演技十足的惊讶表情:“你们怎么知道的?”

    “我们收到了民众举报。”警官先生说道。

    “……???”

    云飞扬这次是真的惊了。

    什么?

    瑞比的星盗团不是已经荣升第一星盗势力了吗?

    瑞比在外边流传的无数形象,从通缉令到八卦小报,无一例外全都是假照片。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被路人发现还被举报的?

    这不可能啊!

    这不应当啊!

    云飞扬百思不得其解。

    于是云飞扬干脆不解了。

    瑞比的据点被不被端跟他又没有关系。

    这件事让他不爽的是,瑞比被举报,背锅的却是他。

    在上警车之前,云飞扬都看到外边有媒体了,等他出去之后,社交媒体上的内容肯定会很难看。

    警官先生收好材料:“行了,你先回去吧,但之后可能还需要接受传唤配合调查。”

    云飞扬微微皱着眉,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别让他知道是哪个憨批举报的,要是让他知道了,他第一个咬死他!

    云飞扬恶狠狠地想道。

    他刚拿回自己的终端,就接到了家里让他暂时先避避风头,等这件事结束之后再工作的消息。

    简单来说,云飞扬现在开始带薪休假了。

    云飞扬在门口呆怔片刻,下一秒,心里噼里啪啦的放起了礼炮。

    草!

    草草草!

    家里那几个周扒皮竟然放他假了!

    是喜事啊!

    大喜事啊!

    好,不鲨那个举报人了。

    举报人真是老子的小宝贝,大福星,救命恩人!

    不愧为良好公民,社会良心!

    云飞扬简直想要狂笑出声。

    但他十分坚强的绷住了,可那点喜悦是怎么都盖不住的,云飞扬大步往外走,连脚步都变得无比轻快。

    他满面红光,带着三个不明所以的工程师走出门去,看到除了公司派来接他们的车之外,还有另外一辆车停在路边。

    车窗放下来,一只白色的小猫崽子扒在窗沿上,往外探头探脑,发现他了之后,喵喵叫了两声。

    云飞扬两眼一亮,把三个工程师打发去公司的车里,抬步向晨熙走过去。

    车里不止晨熙,还有一个他不认识的人。

    以楼狮对他这个弟弟的重视程度,大概是保镖什么之类的。

    云飞扬猜测道。

    不过无所谓,不是楼狮就好!

    云飞扬想起楼狮上一次以觉醒体腾跃扑来的画面,不禁打了个哆嗦。

    那个画面给了他这只柔弱可怜的狗子一个无比深重的心理阴影。

    那时候巨大的雄狮一跃跳上了他已经离地两米的飞船顶,硬是把飞船按回了地上不说,还在顶板上捶了个大凹坑。

    靠。

    那可是能够扛得住突破大气层的冲击的材料!

    虽然定点冲击和表面压强肯定不一样,但是楼狮的力量也实在太强了一点。

    简直就离谱!

    云飞扬想到这里,脸上的笑容不禁微微一敛,问:“楼熙,你怎么在这里啊?”

    保镖先生被云飞扬喊出来的名字惊得手指一抽。

    他惊愕的看向小猫崽子。

    小猫崽子八风不动。

    嘁。

    区区改姓。

    熙熙已经在楼狮本人面前经历过一次羞耻性死亡了,根据人不能死两次的原理,保镖大哥是无法鲨他第二次的!

    晨熙对云飞扬“咪呜”了一声,勾了勾尾巴尖。

    嗨呀!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

    晨熙想着,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本来楼狮说云飞扬不会有事,晨熙就觉得还好。

    但后续新闻跟进报道里,说云飞扬会暂时停职等待调查,晨熙就坐不住了。

    停职等待调查这件事,在他眼里,已经是很严重的问题了。

    晨熙感到内疚:「我看新闻了,新闻上说你暂时停职了……」

    “对!”云飞扬答得干脆而响亮,脸上浮出了几丝明显的喜悦,“我放假啦!!”

    晨熙:……?

    晨熙愣住。

    ?

    不是。哥,你不是一直都一副要跟工作同生共死的样子吗?

    怎么听你这声放假了,就活像是高三生考完高考之后开始撕书的前奏。

    充满了纯粹的、即将起飞的快乐。

    云飞扬是真的感觉自己要起飞了。

    他忍了忍,终于还是没忍住脸上充满喜庆的笑:“你现在有空是吗?”

    晨熙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云飞扬的喜庆顿时从脸上蔓延到了全身。

    天助我也!!

    现在有猫没狮,前有放假后有伴,岂不正是突击甜品店的大好时机!

    云飞扬毫不犹豫的钻上了晨熙的车,催促道:“走走走,去红宝石商场顶层,那里两个月前开了一家冰饮店,我还没来得及去。”

    保镖看了一眼晨熙。

    晨熙低头翻了翻社交号,搜了一下红宝石商场顶层的冰饮店,看了一遍菜单和原料,确认没有可可制品之后,才点了点头。

    云飞扬看着晨熙查菜单的样子,感觉自己高兴得尾巴都快要晃出来了。

    要是这小猫崽子是他弟弟多好。

    可爱贴心关心人还可以吸,给楼狮真是可惜了。

    保镖先生在停车场里等,云飞扬抱着晨熙,再一次拿猫崽子当挡箭牌,绷着一张霸总脸进了冰饮店的小隔间。

    云飞扬还惦记着小猫崽子当弟弟,在等他们点的甜品上来的时候,忍不住嘀咕:“楼狮怎么能有你这么好的弟弟呢……”

    晨熙一愣。

    他抬头看看云飞扬,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小老弟,你怎么好像对我老板很有意见的样子?

    晨熙顿时就不开心了。

    他啪啪敲字:「我老……哥温柔慷慨善解人意,虽然不怎么爱开口讲话,看着还凶,但他真的是个很好的人啊!」

    云飞扬看着那一排字。

    怎么看怎么都不觉得像是在说楼狮。

    这话,放在他第一次见楼狮的时候,他是信的。

    但见过楼狮随身携带高伤害武器,还被楼狮袭击过之后,这话,云飞扬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晨熙看着云飞扬满脸不信的样子,继续敲字:「你都不了解我哥哥,他真的很好!」

    云飞扬:“……是吗?”

    晨熙:「是啊!他会给帮我梳毛给我剪指甲买猫窝猫爬架小衣服,还亲自教我捕猎!」

    云飞扬目露震惊。

    晨熙再接再厉:「他还拾金不昧两袖清风善良宽容正直诚恳刚正不阿,甚至还得到了表彰锦旗!」

    ?????

    云飞扬露出了震撼我妈的表情。

    「我出意外了他亲自来救我的!」晨熙疯狂吹捧,他运爪如飞,然后像是想起什么一样,他伸出爪爪,露出干净的肉垫给云飞扬看,无比得意地敲字,「我哥还给我剪jio毛!你哥哥做得到吗?!」

    云飞扬的震撼从妈妈上升到了全家。

    原、原来楼狮竟然是这样的兄长吗!

    可恶啊!

    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羡慕谁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