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你不要过来啊 > 第 33 章
    第三十三章

    晨熙低头看看自己并不锋利的爪子,想起嘴里也就刚够啃个小鱼干的牙,深吸口气。

    你妈的,为什么!

    晨熙要气昏了。

    他就说,怎么会有他这么菜的猫科!

    别的猫科都是靠扑杀和咬住猎物喉咙来捕猎。

    只有他,只有他!

    只有他是从一定高度的树枝上跳下来,利用冲击力偷袭猎物的!

    一击不中还得从头再来。

    之前他还觉得,也许是因为还没长大,觉醒体还不是成年体型,自然不会像成年的猫那样好使。

    毕竟他这个体型,放在动物身上,也就是个完完全全的幼崽。而幼崽是不需要捕猎的,它们只是需要学习和熟练而已。

    但现在,晨熙没那么确定了。

    他探头看看水里的倒影,有点怀疑人生。

    晨熙掐爪一算,他进入觉醒期也有大半个月了。

    象征着幼崽身份的细软绒毛已经完全掉光,牙都换过了一波,但他的体型好像并没有长多少。

    这就不对,这就很不科学。

    哪怕这个时候他还没有完全脱离幼崽的状态,但养过猫的也都知道,奶猫长大的速度跟吹气球没什么区别,一个月能大上个一两圈。

    两个月大的猫崽子还能一手掌握,但三个月的猫崽,只用一个巴掌是已经控制不住的了。

    但他呢?

    在这大半个月里,好像真的一点没长。

    最开始的时候他能被楼狮揣进口袋里,现在他仍旧能被楼狮揣进口袋里。

    不仅如此,他半点没觉得楼狮的口袋让他觉得挤了。

    这证明什么?

    证明他可能,真的,没有长过。

    晨熙:“……”

    操!

    这个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不能像狮子一样威武霸气就算了,难不成他连成年猫的体型都不配拥有吗!

    他现在的体型也就比松鼠大那么一倍左右。

    他能干嘛?

    剥松子吗?

    晨熙感到了几分崩溃。

    这到底是什么傻逼幻想种!

    还能更垃圾一点吗??

    是不是因为他不是云涟漪,就不配拥有牛逼哄哄的幻想种觉醒体!

    废物觉醒!

    还不如不觉!

    没觉醒的时候熙熙还很快乐,现在,快乐都被觉没了!

    晨熙两jio一蹬,躺在彩虹小白马的浮床上,表演了一个当场气死。

    楼狮伸手一拽,把浮床快速拽回来,拎起挺尸的猫崽子,上了外边的餐厅。

    楼狮的酒店所在的峡湾天然条件非常好,波涛平缓,风也很宁和,朝阳落在海面上,在凌凌波光之上融成了碎金。

    晨熙心气不顺,对着这番美景咔咔一顿拍,拍完之后又转头把楼狮面前的早餐拍上,然后发到了寝室小群里。

    彩虹屁指挥中心(4)

    晨熙熙:「[照片]x9」

    叶朗朗:「操,蓝湾竟然还有这么好看的地方!」

    任航航:「老四你mua的!大早上放毒,你恰得那么油腻不怕脂肪肝吗!」

    沈深深:「沙滩上竟然空无一人,我以为蓝湾的景色排布应该是“人从众众[风景]众众从人”这样。」

    晨熙熙:「毕竟是私人地盘。」

    叶朗朗:「胃酸翻涌。」

    任航航:「不知道为什么,柠檬他围绕着我。」

    晨熙熙:「:)」

    酸!

    都给老子酸!

    熙熙不高兴,朗朗深深航航也不许高兴!

    兄弟一生一起走,谁先快乐谁是狗!

    晨熙伤害完几个兄弟,终于感觉自己舒服了一点,他长出口气,转头看了一眼自己今天的早饭。

    之前吃得好好的猫饭,现在再看,突然就不香了。

    晨熙敲字:「老板,既然不是猫的话,我是不是用不着吃这个了?」

    楼狮觉得可能不行:“你的习性跟猫没有什么区别。”

    晨熙无比委屈。

    楼狮想了想,从自己盘子里切了一小块羊肉给他。

    这么一小块,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晨熙感动地吸吸鼻子:「老板你真好。」

    这就真好了。

    楼狮觉得这小朋友未免也太好满足了一点。

    他看着晨熙把碟子里的小羊排吃完,问:“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打算?

    能有什么打算。

    晨熙怏怏地拨弄了一下碗里的胡萝卜:「我最大的理想,就是成为一个蹲在格子间里摸鱼的社畜。」

    小时候也不是没有幻想过觉醒,但在觉醒失败并拥有了意外收获之后,也就没有那么渴望了。

    突然觉醒了之后,其实也还好,能自己扛就自己扛,扛不住就去觉醒学校,横竖不能跟自己过不去。

    遇到楼狮是惊也是喜,但总的来说,走向还是非常不错。

    说实话,晨熙一直都觉得自己运气挺好的。

    他心大,从小到大没经历过什么挫折,也没什么大的抱负,无忧无虑的长到现在这个年纪,始终都挺快乐。

    他觉得自己也应当一直快乐下去。

    说得更广阔,更大道理一些,就是人生短短几十年,乐是过,悲也是过。

    时间不会因为人的悲伤而停下步伐,既如此,人便理应用快乐去追逐时间才是。

    晨熙想了想,敲字:「我也不想去做登记,不图那些补贴,等觉醒期结束,我只想找个普普通通的工作就好了。」

    楼狮对于晨熙的打算是有所了解的,但晨熙真这么说出来,还是让他有点惊讶。

    这年轻人,心态怎么跟个老年人似的,一点冲劲都没有。

    “追求这么低?”他问。

    晨熙:「知足常乐。」

    楼狮挑眉:“觉悟挺高。”

    晨熙:「因为我很早就接受了自己只是个平庸普通人的事实。」

    这不是废话。

    世界的本质大喇喇的摆在你面前,你还能怎么着?换了心脏不那么大的,可能不是疯了就是要偷偷藏起来搅风搅雨了。

    但晨熙心大。

    路人NPC就路人NPC呗,当一个普通吃瓜NPC有什么不好的?

    小明的爷爷为什么能活一百岁?

    因为他不多管闲事。

    晨熙看得很开。

    他老气横秋:「能揣着点够花的钱混吃等死,也是挺不错的命了。」

    楼狮抬手揉了揉猫崽的脑袋,半晌,笑了一声。

    晨熙伸爪子把楼狮的手压下来,按在他手背上:“喵?”

    楼狮:“你这种心态很不错,在你这年纪,还挺少见。”

    那可不!

    晨熙被夸了,骄傲的挺起了胸膛。

    毕竟熙熙在十三岁的时候,就已经承受了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幼小的肩膀早早的压上了看透世界本质的重担。

    令人唏嘘。

    楼狮说:“你要没想好以后的打算的话,考不考虑一直跟我混?”

    晨熙一愣。

    楼狮垂眼,放下了手里的餐具,说:“我先前觉醒出了点岔子,这么些年来一直在寻找解决的方法,遍寻无果,直到我意外的遇到了你。”

    晨熙:?

    晨熙:!!!

    晨熙瞪圆了眼。

    晨熙恍然大悟!

    擦!

    就说楼狮脾气性格这么好根本不科学,敢情不是云涟漪在论坛里夸大其词,而是因为他这个觉醒体的特性吗?!

    晨熙震惊。

    等、等一下。

    这个设定不应该是云涟漪的吗?

    晨熙略一深思,而后细思恐极。

    操啊!破案了!

    原来熙熙就是个浓缩精简版云涟漪。

    所以云涟漪=晨熙plus!

    敲!

    这也太你妈卑微了叭!

    好不容易觉个醒,是个铁废物就算了,还可能是个替身!

    我的天啊!

    都什么年代了还玩替身梗!

    我鲨制作组!

    你们俗不俗?!俗不俗?!

    俗!

    简直俗不可耐!

    晨熙深吸口气:「原来是因为这……」

    晨熙敲字敲到这里,又一个字一个字的删掉了。

    想想也是。

    如果不是他对楼狮来讲大有作用,楼狮凭什么要对他这么好?

    他又不是云涟漪,甚至都不是一个女孩子。

    难不成还真就因为猫猫可爱吗?

    要是可爱就能让楼狮变得如此温和,云涟漪怎么可能会嗝屁那么多次!

    毕竟云涟漪进入游戏的时候是可以捏脸的!

    走可爱挂的云涟漪比比皆是。

    唉。

    成年人的世界果然充满了冰冷的金钱关系和肤浅的交易。

    楼狮对他好,竟是因为他是云涟漪的替代品!

    天啊!

    熙熙惨绝。

    晨熙心中十分唏嘘。

    他不甘心,忍不住再一次确认:「老板,那个肥肥……」

    “……”

    晨熙沉默的删掉了错别字,重新打:「老板,那个FF,真就没有别的用了吗?」

    楼狮看看晨熙一副不甘心的样子,试图安慰一下:“传说中的话,的确是没有了,因为这个传说记录比较偏门,但实际上……你比一般的猫更会爬树一点?”

    ?

    不是。

    我要会爬树干什么?!

    我是猴吗我?还是以后工作内容里有爬树?

    晨熙窒息了,他简直想掐死这傻逼觉醒,甚至想坐个时光机回到他出身那年,把觉醒的基因片段给删掉!

    晨熙哭丧着一张脸,十分卑微地说了实话:「可是老板,这觉醒真的好垃圾啊……」

    楼狮看着抱着尾巴自闭的猫崽,略一思忖:“辅助系其实很不错了,毕竟还有觉醒成虫子的。”

    晨熙猛地从尾巴里抬起头来,震惊地看着楼狮。

    楼狮确信:“有昆虫觉醒者。”

    晨熙在这一瞬间,精神大振。

    果然人跟人之间是要相互对比才能产生优越感的!

    他重新抖擞起精神,哼哧哼哧吃光了今天的早饭。

    楼狮看着重整旗鼓的猫崽子,忍不住觉得有点好笑。

    这也太好懂了。

    他伸手,指尖轻轻敲了敲桌面,发出哒哒的声响。

    “关于以后打算的回答呢?”他问,“要不要一直跟我走?”

    晨熙一顿,十分谨慎:「老板,你是个好人。」

    楼狮轻哼一声。

    晨熙:「但人这一辈子很长的。」

    楼狮闻言,眯了眯眼。

    他反复打量着蹲在餐桌另一边的猫崽子,深褐色的眼中隐隐现出一条兽瞳一般的细缝,紧缩而专注,像是雄狮盯准了毫无防备的猎物。

    被盯住的晨熙浑身一个激灵。

    他仰头看着楼狮。

    楼狮也垂眼看着他,而后扯了扯嘴角。

    一直以来的好心情与平和的皮囊骤然裂开了一条缝隙。

    危险与血腥的气味扑面而来。

    感官敏锐的猫崽子瞬间炸起了毛,控制不住的要逃。

    楼狮瞬间察觉,定了定神:“就是,你不愿意的意思?”

    晨熙没回答,警觉地看着楼狮,满脸都是惊疑不定。

    楼狮知道他多半是吓到这只小猫崽了。

    他顿了顿,向蹲在对面的晨熙伸出手。

    晨熙下意识“喵”了一声,耷拉着飞机耳,缩着脖子,往后一躲。

    楼狮手停住,在晨熙的注视下把手放下,然后向上摊开。

    猫崽子看了看那只粗糙的手,又抬头看了看楼狮。

    楼狮沉默片刻,说道:“你不能走。”

    “……咪。”

    “我需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