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你不要过来啊 > 第 37 章
    第三十八章

    这股怒气毫无来由。

    像是领地被人入侵,所有物被人窃取,又像是失却了什么重要之物――总而言之就是像这样的,被冒犯的愤怒。

    晨熙敏锐地察觉到气氛有点紧绷。

    他从网页界面里抬头,看向了神情有点不对劲的楼狮。

    楼狮好像不高兴。

    晨熙感觉到了,但这怒气并不是冲着他来的。

    能让楼狮生气的东西那可真是太多了,晨熙想。

    有人挑衅、属下太蠢、饭菜不合口味、项目没有达到预期……甚至于有的时候,水珠落在屋顶上的声音,也会让精神常年处于焦躁之中的狮子暴起。

    晨熙没有亲身体验过楼狮这种毫无缘由的暴躁,不过他看过不少云涟漪记录的视频。

    晨熙曾一度觉得,会去打楼狮线的云涟漪,不是图鉴收集强迫症,就是抖M。

    但雄狮在短暂的休憩时间之中泄露出来的柔和,却又让人觉得,总有人宛如飞蛾扑火一样前赴后继的去攻略,实属正常。

    毕竟人类的本质就是双标。

    当一个人对别人都如同秋风扫落叶一样无情,唯独对你格外容忍甚至于温柔的时候,这种被摆在特殊位置上的感受,绝对是一种常人无法拒绝的愉悦。

    尤其是这人的身份地位还特别高的时候。

    不过晨熙对此倒没什么特殊的感受。

    因为他也没怎么见到楼狮是如何跟别的人相处的。

    云飞扬不算。

    云飞扬那只狗,就连晨熙都会觉得想鲨,别说楼狮了。

    但现在云飞扬也不在啊。

    楼狮怎么突然就生气了?

    不是说肥肥的特性是让人放下烦恼吗?

    猫崽子犹豫了一瞬,晃晃尾巴,“咪呜”了一声。

    楼狮的目光始终落在晨熙身上,他看着小猫崽子这么一副小不安的样子,半晌,收回了视线。

    “只是吃个饭而已,怎么就不回来了?”楼狮说着,打开了放在一边的营养药品。

    晨熙一周没吃这个,还保持高强度的运动,是需要大量补充的。

    晨熙听着包装药片的铝箔纸的响动,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好说的,他敲字:「因为准备吃四顿!」

    楼狮一顿:“嗯?”

    晨熙:「寝室四个人,一人请一顿,因为之后就要分道扬镳啦,下一次聚在一起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沈深要去帝星,帝星跟钴蓝星之间的距离,哪怕是乘坐当前最快的飞船班次,也需要一周的时间。

    再加上沈深是要去医院实习的,来回花两周就为了聚个会的性价比,实在是太低了。

    晨熙觉得以沈深那过于理智的性格,他十有八.九是连毕业典礼都不会回来参加的。

    他还没落实的各种证书,最终大概都会走邮寄,寄到帝星去。

    而叶朗朗和任航两个人,虽然一个拿到了楼氏的管培生资格,一个拿到了offer,但他们最后在哪里上班,也说不好。

    楼氏那么大一集团呢,往哪调都有可能。

    想到这里,晨熙感觉有点小失落。

    楼狮的怒气却在这时一点点消弭了。

    他气什么呢?

    学生时代所熟识的人,绝大部分都会消失在往后的时光里。

    步入职场之后,人生就相当于重新起了个头。

    这很好。

    楼狮想。

    这猫崽子人生中的新起点,是他的掌心,以后走的,也会是他掌控下的路。

    楼狮思及此,嘴角微微一挑。

    他手中的铝箔纸发出细碎的声响,把差不多分量的营养药片拆开之后,他又伸手把猫崽子脖子上套着的伊丽莎白圈给取掉。

    而后才缓声道:“分别是很正常的事。”

    晨熙点头:「对。」

    楼狮看着马上就将失落抛到一边,低头啃起了肉的晨熙,顿了顿。

    这恢复速度未免也太快了一点。

    但晨熙本身就是个苦恼留不到十分钟的脾气。

    比起为板上钉钉将要到来的离别感到失落,还不如多吃点肉来得实际。

    他都一周没有吃肉了!

    整整一周!

    晨熙撕咬着肉,想到他牺牲这么大,楼狮却根本没有察觉到他生气,就觉得怒由心中起。

    我敲!

    退一步越想越气,忍一时越想越亏。

    晨熙登时一拍桌子。

    楼狮抬眼看过来。

    晨熙顿住,他看着楼狮。

    楼狮正等着他说点什么,顺手把拆开的一小碟营养药片推给了晨熙。

    晨熙看了一眼碟子。

    碟子里的除了浅红色的营养药片之外,还有几颗白色的药片。

    楼狮顺着他的目光,解释:“消炎祛肿,你不是要去见同学吗?肿着不像样。”

    晨熙呆怔片刻,心里的小愤愤瞬间就像是被戳破了的气球一样消失得一干二净。

    他抬起还有些肿的爪子:「谢谢老板,老板你真好。」

    是熙熙太膨胀了。

    除了楼狮,他上哪儿去找这个好的老板!

    晨熙低头啃药片。

    想想吧,人楼狮是给他发工资的人,凭啥还要在意他闹不闹脾气。

    楼狮问:“你刚刚想说什么?”

    想说熙熙很生气。

    还想讨价还价说以后不许威胁熙熙,也不许强买强卖。

    但现在不想了!

    晨熙瞬间把刚刚想重申他很生气的打算抛之脑后。

    他敲字:「在想请客去哪里吃饭比较好。」

    这话楼狮没法接。

    他极少在外边吃饭。

    晨熙也没想楼狮会接这个话题。

    就算接了,楼狮提出来的地方,八成也不是他能消费得起的地方。

    晨熙像啃糖豆一样嘎嘣嘎嘣啃完了药片,又吨吨吨的喝掉了小半碟水,然后直接蹦下了餐桌,直奔着卧室去了。

    楼狮猜他八成是回去变人去了。

    他想了想,点开控制面板,准备让机器人送几套衣服来。

    觉醒者就这点不好,因为没有衣服,在觉醒体和人体之间变来变去非常麻烦。

    楼狮是不太喜欢变成觉醒体的。

    不方便,各种意义上的不方便。

    楼狮一边想着,一边在面板上输入了晨熙的尺码。

    虽然这么说有变.态之嫌,但晨熙的资料,楼狮已经快翻烂了,简直倒背如流。

    这小朋友的履历放在普通人里,也属于中等偏上的那一挂。

    称不上天才,但说一句优秀也是可以的。

    所以他的人生有迹可循,可以查到的东西也特别的多。

    从五岁参加镇上的文艺汇演儿童团,到大学里跟友校的篮球赛,都有录像。

    楼狮虽然没全部看完,但近期里的一些记录是有浏览过的。

    怎么形容呢……

    楼狮想起站在篮球场上,在最后五秒的时间里咬牙投出三分球的晨熙,不由轻轻敲了敲桌面。

    他将尺码和送衣服的命令发出去,又想到球赛得胜的投影里,小年轻飞扬的衣角,明亮的眼睛,勃发的生命力,还有湿透了的大背心。

    怎么形容呢……

    楼狮再一次这样思考。

    硬要说的话,就像是亲眼看着刚到了可以捕猎的年龄的幼兽,第一次成功捉到猎物时,所产生的那种切实的喜悦和快乐。

    虽然晨熙并不是第一次成功。

    但小年轻嘛,得到胜利的时候,那份喜悦永远都是最纯粹的样子。

    楼狮想着,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弹了弹眼前的水杯,发出“叮”的一声嗡响。

    楼狮喜欢这种纯粹。

    ……

    被楼狮喜欢的纯粹此时正披着浴衣,呈大字形躺在床上,沉思。

    一阵一阵细细密密的觉醒阵痛先放到一边,现在有个问题比较关键。

    人他是变回来了,但他发现,他有点不习惯两只脚走路了。

    有句话不是说,养成一个习惯只需要二十一天。

    二十一天,身体就会产生肌肉记忆,头脑也会跟着调整。

    晨熙算了算,他变成猫……哦不是,变成肥肥,满打满算也已经二十七天了。

    晨熙深深地叹了口气,他抬手想摸摸脑袋,手一伸却掏了个空。

    ??

    我操,我头呢?!

    晨熙一惊,仰头看了一眼,发现自己的手伸老长,远远超过了脑袋。

    晨熙:“……”

    毕竟适应了猫的身体。

    猫爪子才多长。

    晨熙不太习惯的收回手,摸了摸自己的脑壳。

    好。

    头还在,头发也还在。

    他低头,有点生疏的把浴衣带子系好,慢吞吞地往床下挪,然后扶着床站了起来,一步一顿的走到了镜子前。

    他抬眼,惊叹。

    天哪!

    镜子里这个帅比是谁!晨熙抬手摸了摸脸,“哎”了一声。

    快一个月没看自己长什么样了,没想到还是这么帅。

    不愧是我。

    晨熙看着镜子,看了两分钟。

    镜子里的人脸色逐渐发白,额头上浸着一层亮色的细小汗珠。

    晨熙叹了口气。

    还是疼。

    晨熙低头,拿出终端来,敲字:「老板,有止痛药吗?」

    楼狮看看社交号上蹦出来的消息:「有。」

    晨熙高兴了:「好,我就下来嗷!」

    楼狮想了想,好心提醒:「注意安全。」

    晨熙不明所以。

    他戴上终端,扶着墙,转头走了出去。

    晨熙的房间在二楼。

    楼狮给医疗机器人发去命令,除了止痛药之外,又追加了跌打损伤的药油。

    觉醒者刚变回人类的时候,拆家能力往往都堪比犬科觉醒者。

    具体体现在,控制不了力道、对身体感到陌生、无法摆脱觉醒体本能以及对自己的体型有所误解――这些方面。

    楼狮正这么想着,他敏锐的听觉已经捕捉到了二楼传来的“咔哒”声。

    晨熙懵逼地看着直接被他拽下来的门把手,愣了两秒,试图把门把手给按回去。

    结果他一使劲,不止门把手,整个门锁都直接脱落了。

    晨熙愣住。

    不是!

    这玩意儿这么脆弱的吗?!

    难不成是之前猫猫天天用体重开门给开坏了?

    他呆怔许久,俯身捡起门锁,不知所措的愣在原地,半晌,决定拿着罪证去找楼狮自首。

    楼狮坐在楼下,看着送来了衣服和药的两个机器人,还没来得及按下确认收货,那边叮铃哐啷的就传来的巨响。

    楼狮转过头去,眼睁睁地看着穿着浴衣的小年轻滚下了最后三阶楼梯,一翻身坐起来,愣在地毯上,一手拿着门把手,一手拿着门锁,满脸都写着茫然和懵逼。

    楼狮于是接过了医疗机器人送来的止痛药和药油,带着药走向了还没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惨案的晨熙。

    楼狮蹲下来:“伸腿。”

    晨熙下意识的伸出腿。

    腿上撞出了不少青紫,楼狮毫不意外,倒上药油直接上手揉。

    “嘶!”晨熙疼得腿一缩。

    楼狮抬眼看他。

    他的猫不管是人的模样还是觉醒体的模样都格外的好懂。

    这会儿他一手拿着门把手,一手拿着门锁,像是剑盾一样挡在身前,戒备的看着带给他疼痛的人。

    满脸都写着“让老子看看是哪个刁民想害朕”。